谢国忠:通胀趋势不可避免


2010年陆家嘴金融论坛于6月25、26日在上海浦东举行,本届论坛的主题为“危机之后的经济结构调整与金融变革”。玫瑰石公司董事、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接受了媒体的采访。

问:之前看您的文章经常谈到关于通胀的形势,有人说现在国际经济形势包括国内货币收缩,然后说有可能有通缩的隐忧和二次探底的风险,您认为现在通胀和通缩的风险哪个更大一些?

谢国忠:对,因为世界经济局部地区有暂时的通缩,因为需求比较弱。但是从中长期来看,要看生产要素成本的上升和下降,还有货币政策,总的趋势来说是趋于通胀的。现在中国对货币政策也有一点限制,最近这一阶段看到贷款增加的速度跟去年是差不多的,所以也不能说是货币在紧缩。去年投放的货币积累的通胀压力是很大的,所以这几年我觉得通胀的趋势是不可避免的。

问:您刚才提到去年放了大量的货币,现在有些专家认为中国银行业因为信贷主要投向一些地方融资平台和房地产市场,所以银行业自己的恶化已经成为了必然趋势,您如何看待这个观点?

谢国忠:中国的贷款都是抵押贷款,抵押的主要是房地产、土地。土地市场最近一些地方涨了十几倍,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是加息以后的话,土地价格回调的可能性是非常大的,如果回调的话会有一定的不良资产。现在银行也在融资扩大股本金,这对以后应付这样的问题也打了比较好的基础。我觉得这一次不良资产不会像十年前那么高,十年前到了40%的水平,这次不会这么高,只要银行今年和明年能够成功的增加他们的股本金,应该是能够度过这个难关的。

问:有人说今年的房地产成交量萎缩的时候有可能会出现价格下跌,有人说明年会跌到15%至25%,不知道您对房市怎么看?

谢国忠:这次调控跟过去两次区别并不是很大,主要是通过信贷政策来限制某些人来买房子,上两次最后都是政策转变然后销售大幅度增加。因为有这样的预期,所以现在开发商并没有想要降价销售,而银行业没有向开发商逼债,所以两头都没有压力,所以房子是在积累存货,但是预期是政府最终改变政策。因为政府的财政对于房地产依赖很大,现在的政策还看不到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所以政府靠什么吃饭的问题还没有解决,这也是为什么市场有这样的预期。房地产市场量缩小价格变化不大这样的情况,可能会维持一段时间。

问:谢老师您认为新一轮的汇改需要达到哪些目标呢?

谢国忠:我觉得中国汇率政策并没有根本的变化,中国金融体系是国有的,就是形成自由浮动的兑换汇率的条件是不存在的,所以中国的汇率最终是要控制的。至于现在的汇率稍微有点浮动,是应对世界政治环境,中国今后几年主要变化并不是升值,因为升值对收入分配的改善和财富分配的改善是没有什么帮助的,只有通过工资大幅度上升,才能解决中国消费需求过低、收入不平衡的问题。

问:谢老师您在会上谈到的问题是人民币汇率方面的,而且外面有人也说人民币汇率在这次G20峰会上影响很大,您怎么看这一点?您觉得这次峰会会达成什么样的效果?

谢国忠:人民币可能会成为一个话题,因为美国议会政治上有压力,但我觉得这不是唯一的议题,很可能也不是最重要的议题。最重要的议题应该是美国和欧洲应付现在经济危机的不同政策。美国的经济比较弱采取的是扩张型政策,财政赤字非常大,而欧洲现在的共识是降低财政赤字,所以它是一个收缩型的政策。因为欧洲的经济几乎是中国的3倍那么大,所以今年最重要的还是欧洲财政紧缩的政策,所以欧洲和美国之间在这个问题上的分歧应该是G20最重要的话题。

问:我看到一个内地地方融资的平台的报道?

谢国忠:是的,因为有很多地方经济不好,地方政府又想发展,所以它融了很多钱,想通过先投资,投了以后其他的公司都会来了,这种先造起来等别人来的政策,在很多小地方最终是不会成功的。中国现在的核心问题是城市化遍地开花的问题,很多小城市的发展是不应该发生,它没有条件发展,投资最终是一个浪费,所以这是政策要注意的。但是中国城市化以后应该走的是大城市化的道路,所以在基本分配上面,怎么样能够从现在的局面,就是每个地方政府都去融资,到有限制只有某些政府能够融资,这个过渡非常重要。不然的话地方政府债务出现危机是早晚的问题,而且这个以后也会推动货币继续的扩大,因为如果地方政府有问题,最终不可能地方政府破产,还是中央政府要提供援助的,这种援助很可能又通过放松货币政策来达到,所以这对通胀又带来很大的压力。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