磨刀霍霍向法官

2010-07-10 23:00 作者: 余地

手机版 正体 5个留言 打印 特大

6月8日,“广西梧州六名法官遭泼硫酸,法院院长受重伤”的特大新闻,在新浪、中新、网易、搜狐等各大门户网站被迅速删除,只有在网页快照里才能看到。不 少网友表示:这就对了,不要去杀无辜的孩子,多杀几个贪官。屏蔽这样的新闻,是因为维权艰难的社会现实导致一边倒的“磨刀霍霍向法官”的网络民意,当局担 心发生连锁反应。

“民不与官斗”的古训,被黑暗的现实全面遮蔽。官官相护、踢皮球、截访、被精神病、被黑监狱、被劳教,正当的司法救济渠道成了骗局和陷阱,耗光了访民的时 间、精力、钱财,维权之难,难于上青天。绝望的人们,面对不公不义、家破人亡、无处伸冤、无法申冤的惨像,仇恨的种子一旦发芽,就是冲天的怒火。

“秋菊打官司”,反映了文人对现实生活浪漫幼稚的幻想。何为一党专政?政法委书记、公安局(厅)党委书记必须进省、市同级党常委班子,从制度安排上就决定 了党在国上、党大于法,公安司法怎么可能独立得起来?贪官污吏各种纷繁复杂、狼狈为奸的利益缠绕,牵一发而动全身,草民在庞大无比的国家机器面前,真的是 连个屁都不算。

别说个把人的冤屈,毒奶粉搞出数十万“结石宝宝”,当局为打压“结石宝宝”家庭合理合法的维权行动,竟罗织罪名,构陷毒奶粉结石患儿的父亲、毒奶粉受害者 维权联盟“结石宝宝之家”的发起人赵连海,以杀一儆百;6月9日,谭作人因参与四川地震灾区调查,中共新仇旧恨一起算,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将他判刑5 年,支持谭作人的民众在法庭外即与便衣发生冲突。

愤恨、压抑等负面情绪是一个日积月累的过程。触目所及,皆为司法黑暗和腐败,草民一旦受到不公待遇,天下乌鸦一般黑,上哪儿讨说法?政府、信访、司法、公安穿的都是连裆裤,拖和踢,把你折腾个够,再不行就直接劳教或罗织罪名构陷。

物不得其平则鸣。如果连“鸣”都要遭到打压,只能于无声处听惊雷:首当其冲的就是代表权力的官员、警察、法官、城管,“民不畏死,何以死惧之?”结果对于双方来说都无比惨烈。

1978年9月26日,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绍兴知青蒋爱珍无端被领导诬蔑有“作风问题”,伸冤无果,越描越黑,激愤之下,枪杀3人(包括1名团级干部)。 1979年10月20日《人民日报》发表《蒋爱珍为什么杀人?》,轰动全国,蒋爱珍被兵团“土皇帝”害得杀人泄愤的悲惨遭遇引起国人的普遍同情,在当时反 左、反文革的政治背景下,蒋爱珍被轻判15年徒刑并获得多次减刑。

2010年2月21日,身负13起命案、包括杀死杀伤多名警察和治安员的成瑞龙一审被判处死刑。成瑞龙曾言,他“痛恨警察,始于劳教中受过看守的电棍击打”,这与白宝山因轻刑重判而产生报复社会、杀军警泄愤的心理极为相似。

2008年7月1日在上海杀死6名、重伤4名警察的杨佳,被国人誉为“大侠”,通过褒扬、赞美杨佳来发泄对中共极权的愤怒。正当的维 权路径被全部堵死,怎样才能获得公平和正义?杨佳的“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就给你一个说法”,成为当年网络的流行语。

2009年10月14日,因土地纠纷、法院“量刑过重”,29岁的何胜凯冲进遵义市中级人民法院,30秒内砍死1人砍伤3人;18 日,何胜凯到法院指认案发现场时,激动地大喊:“他们都是贪官,他们残害人民,(我)没有办法的!”(http://v.ku6.com/special /index_3760440.html) 何胜凯在遗书中表示自己是在模仿杨佳袭警。

2010年1月,因土地纠纷、连续上访,山西临县村民马继文竟被判敲诈勒索政府获刑3年!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听说有“敲诈勒索政府”的罪名!4月24 日,四川峨眉山村民因征地问题不惜以自焚维权,竟被警方认定是“袭警”;5月12日,上海两名自焚未遂者被法院以“放火罪”论处。多么神奇的土地,多么 “喝血”的“盛世”!

如刺杀法院工作人员的何胜凯所言:“法官是社会正义和良知的最后一条底线,竟然如此腐烂、卑劣,不铲除大乱之期不远。”

6月1日,湖南永州邮政局零陵分局押钞队队长、46岁的朱军手持3把枪冲进湖南永州零陵区法院,打死3名法官身亡、打伤3名干警后,饮弹自尽。媒体和知情 人士普遍认为,因司法不公,锰矿纠纷及10岁的干女儿被轮奸和强迫卖淫100多次无法得到公正解决,是朱军大开杀戒的真正原因。

6月8日,陈宏生、廖凤娟夫妇因经济纠纷,向前来强制执行法院判决的广西梧州法院、公安干警泼下硫酸,致使6名干警不同程度烧伤,长洲区法院院长廖克东、 执行局局长吴志斌伤势严重,两人都有一只眼睛面临失明的危险。可以想像,如果不是有重大冤屈,或是法院判决严重不公,陈宏生、廖凤娟夫妇何至于要与权力机 关拼个鱼死网破?

血,流得够多了。独裁体制是个逆淘汰体系,从彭德怀、胡耀邦这样的庙堂之上,到地方法官的江湖之远,官员越是公正不阿、为民请命,越是没有好下场。 1994年陕西富平县法官王亚光,因在一起简单的行政诉讼案中,被指认违背审委会决议制作判决书,从此背上了 “抗上”的黑锅;又因他进京“告状”,免职、旷工扣发工资、公务员考评不称职、待岗,被修理了12年不得翻身!

想奉劝那些不良法官的是,即便你们把“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踩在脚下,至少也该为自己和同行掂量、掂量,屁民感觉不到太阳般的公平和正义的光辉,但你最好 也别把事情做得太绝,不给别人一丁点希望和温暖,别人就很可能“磨刀霍霍向法官”,让你也品尝一下黑暗和残酷的滋味。

制定法律,不就是为了杜绝丛林社会的弱肉强食吗?让强者与弱者都能在公开、公平、公正的平台上展开法律对话,即使法院判决不是每次都能得出正义的结果,但 蒙冤受屈者至少还应当有伸冤的渠道和信心。一些地方政府公然树立“非法上访一次拘留,二次劳教,三次判刑”的标语,把司法救济的渠道全部堵死,其结果只会 催生出更多的杨佳和朱军。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