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争内幕:抛尸他乡(图)

2010-07-27 21:39 作者: 齐先予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人的本性是怕死的,但共产党教育人“一不怕苦,二不怕死”——不怕别人替自己去送死。六十年前的“抗美援朝”,中共以人海炮灰战术造成百万中国人抛尸朝鲜,而战事起因只为了共产阵营要与自由社会较量……

这场被韩国称为“6.25事变”的战争,在北韩称为“祖国解放战争”,中国称为“抗美援朝”,而被美国称为“被遗忘的战争”。位於亚洲东部的朝鲜半岛,二战前的半个多世纪沦为日本殖民地。1945年夏天,美国和苏联以北纬38度线为界,分别占领了南北两半。北边面积占总面积的57%,占总人口的40%,以工业为主,南边主要是粮食产区。

1947年11月由美国提出丶联合国决议通过,在美苏管辖区同时举行选举,美苏军队撤出朝鲜半岛,由当地人民自己管理国家。1948年8月大韩民国宣布建国,9月9日,北方选举了金日成为首相,成立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於是半岛上同时出现了两个意识型态敌对的政权,但双方都认为,朝鲜半岛上只存在一个国家,国家统一是双方追求的目标。

史达林的借刀杀人

据苏联解密资料透露,早在1949年9月,金日成即向史达林提出“统一朝鲜”的作战计画,但被史达林否决,史达林担心美国会乘机插手朝鲜局势。在史达林头脑中始终有一条《雅尔塔协定》画下的“实力平衡”界限,他不敢主动逾越。

事情很快出现了变化。1950年1月5日美国总统杜鲁门的声明丶国务卿艾奇逊1月12日在记者俱乐部的讲话,均公开表示,美国防御图范围不包括台湾和朝鲜半岛,美国不会为了保卫这些地方而采取直接军事行动。於是史达林这才敢於支持金日成发动战争。

正如毛泽东所说,朝鲜战争前,史达林视毛为“半个铁托”,因为毛的性格很难久居人下。为此,史达林想通过扶持金日成而进一步控制东亚。随着大连和旅顺港口从苏联手中回归中国,史达林需要在太平洋有个出海口,以便与美国和日本对峙。当时史达林最希望中国与北韩能消灭并牵制大量美国军队,使世界权力平衡倒向对苏联有利一边。後世很多人评论说,中国人与其说是在帮北韩人作战,更深层来看,是在帮史达林作战。


6月25日,一位韩国居民走过首尔军事博物馆里的一副画像,像中三人为金日成丶毛泽东和史达林,正是他们发动了朝鲜战争。(AFP)

阮铭在《韩战悲歌》中评论说:“爆发韩战的近因,是杜鲁门丶艾奇逊的失言和史达林的误判,其远因则是自由国家总是幻想以向共产阵营退让和牺牲人民的自由来换取虚假的和平,结果总是导致战争和自由的毁灭。历史的教训是,国际社会对於极权制度在任何时候丶任何地点对人类生命与自由的威胁(无论是中国丶韩国丶缅甸丶苏丹或台湾),都不能纵容和退却。”

联合国决议出兵

1950年6月25日是星期天,朝鲜军队在没有发出任何警告丶也没有宣战的情形下,越过38度线进犯韩国。韩国军队虽然英勇抵抗,但十二万韩军根本不是配备各种苏式重型武器和俄制T-3型坦克的二十万朝鲜军队的对手,更何况主力还是中共支援的四个精锐师。金日成偷袭成功,一个多月後就长驱直入攻占了90%的韩国领土,并一直打到南部海边大邱附近的洛东江才暂时被控制住。

26日,杜鲁门总统命令驻日本的美国远东空军协助韩国作战;27日,为维持台湾海峡的中立,美国第七舰队驶入基隆丶高雄两个港口,以防止台湾的中华民国国军渡海反攻大陆。面临灭国的韩国向联合国求救。美国向安理会提交了动议案,授权组成联合国军队帮助韩国抵抗朝鲜军队的入侵。在苏联代表故意缺席丶放弃否决权的情况下,动议以13对1(南斯拉夫投了反对票)的表决结果得到通过。


美国菲律宾海号航母参与韩战。(维基百科)

由二十一个国家组成的联合国军,其中派出战斗部队的有十六个国家,支持医疗及设备的有五个国家。除美国外,参战国还有英国丶土耳其丶加拿大丶泰国丶新西兰丶澳大利亚丶荷兰丶法国丶菲律宾丶希腊丶比利时丶哥伦比亚丶埃塞俄比亚丶卢森堡丶南非。

9月15日,联合国军在麦克亚瑟将军指挥下,在仁川出其不意成功登陆,并於9月26日进入汉城。韩国总统李承晚为实现统一的愿望,主张往北挺进。9月1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发表讲话,对韩国的统一问题采取肯定的态度。9月27日美国许可联军越过38度线展开军事作战。但为了防止强大国间的全面战争,严格禁止地面部队或空军越过苏联和中国的国境。

中国借志愿者名义出兵

毛泽东事後曾说:“抗美援朝出兵在中央最高层最初表决结果中,只有『一人半』支持出兵。”即他和半个周恩来支持。当时反对呼声最高的是被誉为“常胜将军”的林彪,他在反对无效的情况下,托病拒绝出任中国赴朝志愿军司令一职。他认为,美国要想占领中国,早在国共两党三年内战时期就介入了。同时,朝鲜战场上美军具有完全的制空权,大炮优势是40比1,如参战,志愿军必会大量伤亡,并且美国可能因此轰炸中国大城市及工业基地,甚至可能朝中国扔原子弹,更不利於解放台湾。

但在史达林一再的压力下,出於地缘政治和共产国际与自由社会两大阵营的较量,一向把中共地位看得比百姓性命重要的毛泽东,最後决定以正规军冒充志愿者的名义,参加了这场名不正言不顺的战争。其实早在1949年7月,毛泽东就把解放军中的朝鲜族士兵,组成相当於四个师的精锐部队秘密派遣到朝鲜,冒充朝鲜人民军打先锋。朝军的很多师长也是解放军干部。

五次战役 死伤惨烈

1950年10月19日晚,以彭德怀为司令的中国人民志愿军,从丹东丶河口丶集安等多处秘密渡过中朝界河鸭绿江,并於10月25日打响了第一次战役。据美国政府新近解冻的数千份韩战秘密资料显示,当时联合国部队根本没有想到中国真的会出兵卷入朝鲜战争。联军被打得措手不及,全面撤退至清川江以南。

由於苏联只派出少量飞机护卫在鸭绿江边,且志愿军缺少现代化空军编制,使朝鲜战场没有所谓前线与後勤的区别,整个战线几乎暴露於联军的狂轰滥炸中。开战初期,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就因为吃不惯乾粮,想煮点米饭吃,结果在志愿军司令部被炸弹烧死。

第一次战役惨败後,麦克亚瑟依然坚持中国出兵只是象徵性的,他建议大规模轰炸中国东北地区,但杜鲁门从中国的主动出兵中意识到,弄不好可能会引发第三次世界大战。他抛弃了之前要一鼓作气统一朝鲜的策略。11月25日,双方第二次战役打响。志愿军采用中国内战时期的“大胆迂回丶分割穿插”等战术,再次击败联军。如志愿军38军113师,十四小时强行军七十三公里,有效的阻击了联军。此役使联军十天内败退三百公里,全线南撤至38度线,并於12月5日弃守平壤。

此时彭德怀要求停下来,原因是“目前部队粮丶弹丶鞋丶油丶盐均不能按时接济,主要原因是无飞机掩护,随修随炸。”很多士兵由於衣服单薄被冻伤,这占了战伤的一半以上。如19军有个连队在长津湖地区作战,清理战场时发现许多士兵们依然呈战斗队形埋伏,但人却冻死在冰面上了。然而12月13日,毛泽东不顾士兵死活,回电说:“我军必须越过38度线。”

12月31日,中朝军队发起第三次战役,推进至38度线以南五十英里处,并再次占领汉城。此时美国政府与联军指挥官麦克亚瑟之间的冲突加剧,後者只顾军事上的胜利优先,甚至提出动用原子弹轰炸中国东南沿海大城市,以及邀请台湾军队参战等,但遭杜鲁门一一驳回。4月11日,杜鲁门宣布由李奇微将军接任麦克亚瑟,并於1951年1月13日提出停战建议。然而毛泽东拒绝了停火建议,他指示彭德怀说,现在停火“将给政治面上以很大的不利”,要求打铁趁热,统一朝鲜半岛。

人海战术遭遇火海战术

由於军需紧缺,彼时的志愿军已很难再往前推进。接下来的第四次战役中,志愿军由胜转败,被迫撤回到38度线以北。由於後勤的落後,志愿军的弹药粮食全靠自背。枪支丶子弹丶手榴弹丶军用铁锹丶铁镐丶雨衣丶棉被要背四十公斤左右,只能再背五天炒面(乾炒杂粮面粉),五天後再挨两天饿就得後撤往回跑。长期吃炒面缺乏维生素,士兵普遍患上夜盲症,因此而失足落入山涧死亡的很多。

联军针对志愿军的“礼拜攻势”与“月光攻势”,趁机发动“屠夫作战”与“撕裂作战”。李奇微采用拿破仑的用兵哲学,不以攻占领土为主要目标,而将重点放在消灭对方的人员上。他充分利用联军在炮火丶装甲及空中的优势,设计了一种称之为“铰肉”的战术,即把中朝军队驱赶到开阔地带,然後以猛烈的炮火和空中打击予以歼灭,用火海战术来应对志愿军的人海战术,为此中朝方损失惨重。1951年3月14日,志愿军撤出汉城。第四次战役以失败告终。

4月22日,志愿军发动第五次战役,由於军备实力相差太悬殊,联军用五倍於正常量的弹药量攻击中朝军队,如历时四十三天的上甘岭之战,被称为朝鲜战争中最激烈的一场战役,双方反覆争夺,死伤都很惨重。在3.7平方公里的地面上,联军共发射炮弹超过230万发,岭上泥土平均被炸翻出至少三米。奉命孤军断後的60军180师,因失去联系陷入包围中,全师近万官兵,失踪丶伤亡丶被俘的共计7,644人。

有统计指出,在那三年里,拥有制空权的联合国部队,对朝鲜投弹六十九万吨,相当於对日投弹量的四倍;朝鲜北部每平方公里平均落弹五吨,密度超过美英二战期间对德轰炸。


位於华盛顿的朝鲜战争纪念馆。走过的人们,更觉今日自由的可贵。(Getty Images)

共产国际内部的狗咬狗

2004年《大纪元时报》和博大出版社联合举办了“红朝谎言录”全球有奖徵文大赛,荣获二等奖的《韩战回忆录》作者今钟先生,当年是志愿军某部的参谋长。回忆录中他真实记录了各种见闻,是难得的第一手资料。

“进入朝鲜,学会的第一支歌便是《金日成将军之歌》。歌中唱到:『长白山,蜿蜿蜒蜒,洒满鲜血!鸭绿江,弯弯曲曲,飘着鲜血!』志愿军以为这是歌颂中朝人民友谊的,谁知在金将军眼里,长白山是属於朝鲜的。”今钟在部队医院里偶遇朝鲜人民军的一位电报密码译员,“他知道的内情比军级干部还多”。

该译员透露,在美军登陆仁川三个月前,毛泽东曾电告金日成,准备派解放军最精锐的三个军入朝,扼守仁川,以逸待劳,被金日成婉言谢绝。原来铁杆亲俄派的金日成,一直对中共存有戒心。当年在中国打游击战时,朝鲜籍的中共党员中,比金日成资格老丶水准高的人大有人在,“只是别人没有他领袖欲强,没有人更得史达林宠信。”後来那些威胁金日成统治地位的战友们都被他一一清除。金日成还把朝鲜文字中的汉字取消。

志愿军入朝後,彭德怀多次要求组织中朝联军司令部,统一调度中朝军队,都遭金拒绝。第三次战役後,中国军队伤亡大半,弹尽粮绝,彭德怀要求与休息观战已经两个月的朝鲜人民军换防,也被金拒绝。金日成还以史达林为後盾,一再批评彭德怀民族利己主义不肯牺牲,强烈要求中国疲惫之军独自前去“解放”南朝鲜。

历时两年的停战谈判

第五次战役後,双方最後在38度线附近再次陷入僵持状态。1951年7月10日双方同意停火,在开城举行了第一次谈判。由於停火分界线的分歧,谈判破裂。

为获得谈判有利条件,联合国军进行了夏季和秋季攻势。经过两个月激战,联军平均推进了两公里。李奇微意识到无法真正取胜,於是在10月25日重新恢复谈判,地点改在了板门店。1951年11月27日,双方达成停火协议,“以双方现有实际接触线为军事分界线,双方各自由此线後退两公里以建立停战期间的非军事地区。”由於种种原因,停战谈判整整进行了两年。

其间,中朝方称美国动用了化学武器和生化武器,引起国际社会一片哗然。当国际红十字会要求实地调查时,人们才得知这是中朝散布的谎言。

王树增在《远东朝鲜战争》後记中提到:“在这两年中,在双方的防御线上,密集地部署着二百多万人的大军,构筑了人类战争史上最漫长的丶最复杂的丶最坚固的防御工事。联军用火炮阵地丶坦克群丶步兵以及空中支援组成的立体防线,被称为『一道不可逾越的死亡深渊』;而数十万志愿军则建成了世界上最浩大的地下防御工程,其土石方总量,能开凿数条苏伊士运河。这些在地下枕戈待旦的中国官兵被称之为『闭居洞中的龙』。”

如今柏林墙已倒塌二十一年,而朝鲜半岛上的38度线却依然戒备森严。1953年签订的临时停战协议也在天安舰事件後,遭到北韩的片面撕毁。人们担心,在未来朝共新的领导率领下,另一场嗜血的战争又将爆发。


美国韩战纪念碑的大理石壁上,用镭射镌刻着两千馀名阵亡将士照片,时隐时现。所有这些脸部都是根据韩战新闻照片中美军各个兵种的无名士兵的真实纪录临摹的。(Getty Images)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