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云专栏】一周要闻述评(2010/07/26-08/01)

2010-08-01 20:06 作者: 李立云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记者李立云报道】上周,广州街头千人聚会捍卫粤语,是近年来出现的不同以往的抗议示威活动。震动全国的南京爆炸事件倒是炸出一个网络“直播门”来。新疆的维族温和人士海莱特遭重判,中国知识界群起声援。北京要求公安机关制止迫使妓女游街示众,被指为轻描淡写推卸责。上周还发生了记者因报道上市公司交易内幕遭全国通缉,深圳产妇疑因少送红包被缝上肛门,吉林逾千只化工原料桶被洪水冲入松花江,大连新港漏油6万吨远超政府数字,安徽六安市舒城县南港镇发生严重警民冲突流血事件,长沙税务分局大楼被炸4死19伤,五部委下令玉树地震公募捐款统一交由政府使用等等,这里不做过多述评。

*"制煲冬瓜我地撑粤语"广州街头千人聚会捍卫粤语*

广东人捍卫广东话的行动有所升温,广州市街头25日出现逾千人的集会,其中大多数是八零后的年轻人,他们高呼维护岭南文化的口号,甚至千人齐声高叫“抵制煲冬瓜(即普通话的谐音),我地(们)撑粤语”。当局一度出动数百名公安和防暴警察维护秩序,但每当公安试图骚扰或逮捕集会人士时,即遭到其他群众以广东粗话责骂。集会行动在傍晚7点后和平散去。

广州今年稍后将举行亚洲运动会,有广东省政协委员建议为了增进广州的国际形象,广州的媒体应该停止使用广东话,一律改以普通话广播,而广州一些过去使用广东话广播的电视频道,最近亦响应建议将节目改用普通话播出,使得不少广东人恐怕岭南文化将蒙受打压。

令事件火上浇油者,就是当局不久前在东莞明代名将袁崇焕像前的一句广东话铲走。据了解,本身是东莞人的袁崇焕,其像前雕了一句广东俗话:“掉哪妈!顶硬上!”据传袁崇焕打仗时,常用这句比较粗鄙但却可以振奋军心的说话鼓励将士用命。

群众在广州海珠区江南西地铁站开始聚集,由于集会消息广在网上流传,警方事前亦做好准备,在地铁站周围派驻公安监视,不少青年看到情况都以为集会将因此而流产,有人更在网上留言说警察早有准备,活动可能取消。

不过,到了下午4点多,来自四方八面的人群开始聚集,大多是八零及九零后的年轻人,带头的几个青年更用丝袜蒙头,高举抗议标语,警方曾试图骚扰和逮捕集会的领头人,但遭到上千群众高声以广东话“掉哪妈,收皮(即不如收工吧)”高声喝止。

由于当局禁止这次集会,群众于是以步行方式表达不满。一名以丝袜蒙头的男子举著间接批评广东省委书记汪洋的标语:“汪洋老师,赞成你以‘文’化人,但普通话怎能是文化代表?”汪洋早前曾说过,广东人要接受教化。其中一名蒙头男子说,他们不愿以真面目示人,是因自从在网上发起这次活动,被当局打压,有人被公安带走问话,另有人被公安请去公费饮茶,被迫签下不参与活动的保证书。他们因看不过眼,又不想公安认出找他们麻烦,所以蒙头都要出来表达意见。他们批评当局将普通话当中国文化代表很荒谬,并认为当局“不能用粤语当作推广亚运的代价”。

步行集会开始时的口号本来相当斯文,不时齐喊“广州话、广州话”、“我爱广州话”、“广州话起锚”、以及“抵制煲冬瓜,我地撑粤语”等,期后由于公安不断加派人手增援,并有数车戴头盔的防暴公安赶到场,筑起人墙维持秩序,引起抗议人士的不满。其间,有民众发现有公安企图抓身穿敏感标语或记者时,变得激愤,不时向公安高喊:“掉哪妈”、“收皮”等口号。

现场参与的八零后不断在微博上转播现场情况,有吉他手带头表演高唱香港乐队Beyond的粤语歌曲《光辉岁月》,当公安上前阻止时,群众即高喊“掉哪妈”将公安骂走。一名衣服上写着“论无罪”的青年到场时,又有公安上前骚扰,引发人群和公安发生肢体冲突,许多青年怒吼:“放人”、“掉哪妈、顶硬上”等口号。人群在傍晚7点后陆续散去,结束了首次的维护广东话运动。

广东人本身有着对自身文化很强烈的认同维护感,特别是自改革开放之后广东首先尝试起步,一举成为全国经济发展领头羊,同时伴随着香港影视剧与歌曲风靡全国,曾经出现过举国上下模仿说粤语赶时髦的现象,广东人也因此增强了自身优越感自豪感。这次上级部门为了能确定粉饰太平的亚运会发挥最大效果,不惜要停止广东电视台的粤语播音,然而广东民众并不买中共政权“服从中央号召”“顾全大局”的账,愤然群起站出来维护自身文化权益,反映出广东人也不是仅仅认钱的,这项措施是伤了广东人的面子。加之当今中国社会矛盾重重压抑积怨倍增,人们随时寻找着对中共当局发泄不满的契机,渴望走上街头表达自己的意愿,于是通过网络酝酿成型了此次抗议行动。

虽然此次抗议活动并不涉及政治意图,但中共政权深深恐惧于一切不受当局控制的群众自发运动,一方面是中共政权唯我独尊的个性使然,一方面担心此类事件向着反对政府的方向发展,所以也想倾力打压。但如今的社会形势也不容许中共肆无忌惮的行恶,中共镇压民众前也不得不思量后果量力而行。这次抗议行动由于牵扯全体广东人的权益,中共当局也难明显找到打压的借口,所以中共警方虽然事前压制,事发时严阵以待并进行骚扰阻碍,但并没有采取大规模镇压行动。预计8月1日群众还将组织更大规模抗议活动,同样是给中共当局出了不小的难题。

*南京爆炸事件电视台直播被省委官员当场叫停,网上传播引发民众不满*

7月28日上午发生的南京工厂爆炸,至少已致10人遇难300余人受伤,举国震惊。爆炸事故发生不久,江苏电视台在现场进行直播。此时,江苏省的观众看到了这样一幕。在江苏省委书记身边簇拥的一群官员中,向摄像机方向跑过来一个身穿白衬衫的中年官员。

他质问记者:“你是哪个单位的”,记者表明身份,“我们是省台的,正在直播”;官员又说:“你叫什么名字,把电话给我,哪个让你直播的……”记者无奈之下切断信号,停止直播。

随后,江苏省几个电视频道对事件的直播都纷纷被叫停。

许多网友随后将这段直播贴到各大视频网站,但很快都被删除,目前在中国的网络管制部门无法触及的境外视频网站,仍可见到这段视频。

网友对这位官员进行了“人肉搜索”,有说此人是南京市宣传部长叶皓,也有人指,此人是江苏省省委书记梁保华的大秘书,省委办公厅副主任徐光辉。

无论这位官僚是谁,其傲慢都令人厌恶和鄙视。

有媒体人评论说,严重的事故发生之后,不是忙于组织救援和调查原因,而是忙于盯着记者和控制媒体,灾难现场立刻着手向媒体“灭火”,这样的场面公众并不鲜见。

比较少见的是,官员竟然无视直播,敢于在众目睽睽之下质问媒体并强迫切断信号,哪个单位的,叫什么名字,把电话给我,谁让你直播的?

感谢电视台没有立即切断直播信号,直面镜头的带着威胁意味的紧紧逼问,将官员的傲慢和霸道展现得淋漓尽致。但遗憾的是,在权力的淫威之下,直播还是结束了。

南京此次爆炸事件不仅震动了整个南京城,也在全国造成震撼性影响并波及海外。本来这次单纯的工作事故还不至于直接引发民众对中共政权的不满,当然如今频繁不断的天灾人祸在动摇着中共所谓和谐盛世的宣传。可事故发生后中共当地政府官员的一系列举动措施,却在引爆全国民众的热议与强烈不满。当地官员在如此破坏力巨大伤亡惨重的特大事故里,依然采取了控制消息,隐瞒事故真相与伤亡人数,封锁现场禁止记者直播采访,限制媒体报导等等行径。然而在互联网信息发达的今天,不但事故真相隐瞒不了,而且当地官员的卑劣举动也被在互联网上曝光。一句“哪个让你直播的?”,成了网民们新的流行用语,招来了大量的批评指责,事故现场照片与视频在网上广泛传播,一些真实信息也被通过不同途径披露了出来。

这里可以看出,当地官员依然抱着旧的思维模式,以为按照以往维护中共政权的方式便可相安无事。然而如今社会形势已不是当年情形,中共官员去做维护中共政权之事,很容易就会被曝光传播,反映出来就是恶事丑事,招致民众的普遍不满反弹,所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回南京爆炸事件一出来当地官员想隐瞒事故损失程度,来降低自身承担的责任,可又能瞒得住谁呢,瞒中央也瞒不住,全国各地都有中央的国安特务,随时监控汇报当地的官员作为与社会状况。瞒民众也很难,总有知情者或当事人通过各种渠道把消息发布出去,人们也热衷于互联网的传播与议论。到头来展现出中共官员只计较自身官职能否保的住,枉顾民众的安危死活,对新闻自由的打压管制,对记者的蛮横无理威逼施压都充分的表现出来。所以南京爆炸实际上就由一个单一事件演变为两个关注点,前者让人惊恐悲痛,后者让人愤怒不满。一次工作意外事故也朝着对中共政权不利的方向发展,也许这就是冥冥中的天意。

*中国知识界发起联署呼吁释放海莱特,对温和人士竟遭重判表达不满*

7月30日,23名中国学者、作家在一封联署公开信上签名,呼吁中国当局释放新疆记者海莱特-尼亚孜。公开信认为,海莱特等新闻工作者因言获罪,与“国家尊重与保障人权”的宪法承诺相违背,与中国宪法明文保障的公民言论自由的精神相冲突,与中国已经加入的《世界人权宣言》等国际人权条约背道而驰。

海莱特-尼亚孜(Gheyret Niyaz,身份证名字为海来提-尼亚孜)最近被新疆乌鲁木齐中级法院以“泄露国家秘密”罪名判刑15年。他生于新疆塔城,毕业于中央民族学院,曾担任《新疆法制报》总编室主任、《法治纵横》杂志社副社长。

海莱特-尼亚孜长期坚持在互联网上用汉语撰写文章,曾是网站“维吾尔在线”的编辑和管理员,以及维吾尔在线论坛的版主,逐渐成为众多网民关注的维族知识分子。

海莱特对新疆问题既有切身感受,也有系统研究。

据《亚洲周刊》报道,2009年广东韶关事件发生后,他关注网上维族人的反应,认为七月五日要出大事,于七月四日下午八点,向有关部门提出预警;并于七月五日上午十点,面见新疆自治区政府主要领导,当面提出三条建议,但没有被采纳。

海莱特认为事件的诱因是推行双语教育和政府组织维人外出务工。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反映了如上情况,随后还披露了9.3事件的一些事实。而接受境外媒体采访,居然成了海莱特“危害国家安全”罪名的主要行为。

他撰文指出,维吾尔民族在经济上享受不到资源优势带来的各种实惠,被日渐边缘化、贫穷化,而且,近二十年来新疆政府反恐政策的扩大化,意识形态领域里反分裂斗争的扩大化,以及大面积非人性化的人身检查、设卡盘查,严重伤害了维吾尔人群的感情,使他们处于高度紧张的心理状态,加剧了民族矛盾。

公开信称,海莱特是一个保持独立精神、长期关注国家和民族命运、关注民生问题的维族知识分子。他主张维汉民族应该加强理解,其政治文化观点一直温和理性。

作者认为,海莱特“甚至被认为明显具有亲体制的倾向,这样的知识分子对民族沟通和民族和解都是非常重要的。”

公开信认为,“对海莱特以莫须有的罪名判以重刑,势必会助长极端化情绪和行为,把更多的人推向对立面,极大地伤害包括维族、汉族在内的各族人民感情。”

联署人获悉,“还有其他一些维族的网站管理者和新闻工作者因为言论和观点而被捕或判刑”,他们表示“对此深感忧虑”。

公开信作者认为,海莱特等新闻工作者因言获罪,与“国家尊重与保障人权”的宪法承诺相违背,与中国宪法明文保障的公民言论自由的精神相冲突,与中国已经加入并且生效的《世界人权宣言》等国际人权条约背道而驰。

公开信呼吁,“有关部门”能够尊重法治,有魄力、有智慧地创造保障公民自由和尊严的基本条件,这也将是化解民族矛盾、维护社会和平与国家统一的坚实基础。

公开信的联署人包括王力雄、茅于轼、崔卫平、伊力哈木等23人,以身在北京的学者为主,并开放网友投书联署。

从上面的描述看,海莱特是一位非常温和的独立知识分子,没有什么过激言论,并且致力于同中共当局保持亲善互通,甚至不能算是一个明显的异议人士。从行为上讲没有泄露国家机密,没有煽动民族对立情绪,而且还会见中共当局领导提建议力图化解冲突,应该说还是对中共当局有功的。至于接受境外媒体采访是否构成危害国家安全最根本不成立暂且不说,在国内异议人士中接受国外媒体采访批评政府的也不在少数,但只是一部分人遭到抓捕判刑,如果不是一律对待本身就说明司法不公。

上面还反映出的一个问题就是,中共当局事先已经知道可能发生的骚乱,对海莱特的建议置若罔闻,是开始放任了冲突发生结果来了个血腥镇压,很像是一场政治阴谋。而镇压后采取乱抓人乱判刑的措施,力图为镇压找借口,海莱特也成了其中的倒霉者之一。海莱特善良而又无知的认为自己的温和均衡能换来中共当局的宽容与理性,可还是没有清醒认识到中共政权本就是邪灵一个,无论是反对人士、中间人士、还是亲善温和人士,甚至包括同伙,都可能根据需要拿来迫害。这次知识界发声明倒不可能改变中共当局对海莱特的判决结果,但也向外界表明了中共政权的违法践踏人权行径。

*北京要求公安机关制止迫使妓女游街示众,惺惺作态无益改善警方形象*

今年7月初,东莞警方用牛绳牵着赤着双脚、戴着手铐的卖淫女的照片曝光在中国网民中引起强烈反响。为应对舆论指摘,东莞相关派出所负责人被点名。中国官方英文报纸《中国日报》周二报道,中国公安部已针对此事发出通知,要求警方对犯罪嫌疑人给予更多尊重。

法新社周二引述中国官方媒体《人民日报》河南频道报道,称公安部已下达通知,要求各地公安机关在查处卖淫嫖娼违法犯罪活动时,制止游街示众等有损违法人员人格尊严的做法。

7月初,东莞地方媒体披露两张警方用牛绳牵着赤着双脚、戴着手铐的卖淫女的照片,引起网民热议。一些民间活动人士近日也在网上发起行动,要求停止这种做法。

东莞警方的这种行为当然要制作,但这种行为本身已构成人身侵害的违法犯罪,这并非仅仅是一个是否尊重人格的问题,甚至算是虐待罪犯吧,对比一下曾经发生在伊拉克阿布格莱得监狱的美军虐囚事件,发现会有相似之处。做为警方人员应该更加熟悉法律条规,而中国公安部针对此事轻描淡写,既没对相关警察进行惩罚,也没对当事人赔偿道歉。这次公安部也只是对这个极其轻微的事件才象征性的做了个表态,并不能表明中国警方有什么改善举动,像警察对人刑讯逼供,对上访人员暴力殴打这种普遍存在的严重违法现象,中国公安部是提也不敢提的。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