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京生:“《中国的出路》之十八

2010-08-04 02:43 作者: 魏京生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特务统治的方法,除了拉进来打出去之外,还有另一类可以叫做拉出去打进来,人数比拉进来打出去的更多,是最普及的类型。

著名作家章诒和最近有一个著名的说法,叫做卧底论,说的就是这种类型。西方文化习惯于把这种人叫做告密者,但在中国现代的共产党文化的氛围中,他们的表现完全不同,已经异化为不同的类型,应该更像卧底而不是告密者。
 
古代划分告密者和卧底的界限,就是没有任务和有任务的区别。大家看古代小说或者古装电视剧,可以看见这两种类型。告密者们或者是因为有仇;或者是因为谋财害 命等等原因,揭人隐私,害人性命或夺人名利。这种害人者一般不负有任务;单纯是为了个人原因去害人。可以说是损人利己型的告密者。
 
另一 种类型更像孙子兵法中所说的间谍。无论是否有个人恩怨,主要是负有某种使命;伪装成某种假面目,或者更多情况下是利用天然的假面目骗取对方的信任,主动去 刺探或者骗取对方致命的信息,达到毁灭对方的目的。古代叫做间谍,现代为区别于名正言顺的间谍,把这种出卖朋友的小人叫做卧底,应该是比较准确的定义。
 
为了军事、经济等等目的的卧底,是小说家描写的主要对象。为了政治目的做卧底,而且成为一种普遍现象,是中共实行洗脑政策,从灵魂深处进行恐怖统治的结果。 这个结果就是让大多数人患上斯德哥尔摩综合症,自觉地以统治者的利益为准则来指导自己的行为。甚至不惜违背自己个人的利益,出卖朋友被鼓励而且被认为是正 常的、甚至是高尚的行为。这就是作家章诒和描述的卧底们的思想根源。
 
培养洗脑型卧底的方法就是搞运动。在中共垄断了政治、经济和文化信 息资源的前提下,每一次运动不管表面上的理由是什么,真正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整人。整什么人呢?整那些不听话的人。各级官吏都可以找出一批不听话的人, 把那个模模糊糊的正式的理由扣在他们的头上。理由必须是不合理的,这样才能告诉大家一个明确的信息:不打勤的;不打懒的;专打不长眼的。所谓的长眼,就是 凡是揣摩上级的用心和目的,当一个合格的奴才。这种奴才心态,就是现代西方心理学所描述的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经过反复的运动,大多数人都看明白了:不管真 的假的,或多或少,你必须随时把自己的心态调整到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状态,才能保住自己的小命儿。久而久之就成为全民族的正常心理状态,正常的心理疾病 了。
 
知识分子作为人文领袖,舆论指导,更是中共重点整治的人群,所谓的重灾区。反复地人人过关;自我批评,自损人格,造就了几代识字的 奴才。他们在人面前冠冕堂皇,利用中国传统文化对知识分子的尊重博取名利。背地里卑鄙无耻,争先恐后地出卖朋友,出卖人民,向党组织争宠求荣。这就是章诒 和描写的那些典型人物。不用看章诒和的小说,大多数中国人都熟悉这种现代型的知识分子。只不过认识的多少而已。
 
剩下极少数人格尚存,真 心保护党的原则的傻瓜,在那儿做党的诤臣,为党建言,为党分忧。最终落得个林昭、张志新的下场。好一些的,也不过是过一段时间被平反一次,蹲了若干年监狱 后还要凄凄惨惨地感谢党的关怀。或者在那儿抱怨车越坐越大,房子越住越小。总之是因为没有悟出共产党文化的真谛,没有调整好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心态。不是 个好奴才,当然也就仕途不顺了。
 
这些自觉的奴才遍布社会各个领域,越是上层知识分子中越密集。包括各个人群中的反对派人士中,也经常可 以观察到奴才心态的蛛丝马迹。在我所知道的一些被认为是特务的所谓异议人士中,大多是因为这种习惯性的奴才心态被真正的特务所利用。最后一步步地被拉下了 水,上了共产党特务的贼船。这就是我所说的拉进来,打出去。一旦被拉上了贼船,就只剩下了半个人格。公开的场合仍然是人模狗样,骗取公众的信任。私底下有 另一半的人格掌握在特务机关的手中,想不做鬼也难。为了公开场合能够假装做人,不得不暗地里给共产党做鬼。他们比正牌儿的特务更甚一层的是:不为名不为 利,不给钱也干。而且六亲不认,四六不论,不择手段。因为他们剩下的半个人格,和共产党的命运绑在了一起。他们是除了共产党本身和在中国获利的国际资本以 外,剩下不多的和共产党同舟共济的人群了。
 
由于利害共享,他们不但出卖朋友,出卖民运和反对派组织,而且会主动配合共产党的越来越狡猾 的宣传攻势,瓦解反对派的舆论,培植对共产党有利的舆论。包括反复推广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培植奴化心态。为那些屈原式的自觉的奴才歌功颂德。久而久之竟然 还形成了一套不要去敌视暴君和暴政的理论。试图从心理上瓦解全民族的反抗心理,对全民族的反抗实行心理战。其恶毒和恶劣远远超过了拿钱办事的正规的特务。
 
不仅仅是反对派阵营,所有的人,特别是各种引导舆论的媒体,如果不看清楚这些卧底们对全民族进行的心理战,反而助纣为虐地帮助他们培植不抵抗的心理,那么即使共产党垮台了,最大的可能是建立起一些新型的专制政权。建立民主的希望微乎其微。
 
看看西方国家建立民主的血泪史就可以知道:没有普通百姓的敢于抗争,没有仁人志士们的敢于流血,靠那些娘娘腔的秀才们去午门上书、广场下跪,根本就没有建立 民主的可能性。已经存在的绝大多数范例都说明,如果不能靠美国大兵的刺刀帮助建立民主,就只能靠我们自己人的流血牺牲精神了。没有不畏强暴,杀身成仁的传 统民族精神,就没有中国的民主化,就没有中国的出路,只能继续周而复始地继续走向新的专制。


(文章只代表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