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FO五千年史 中国古书中的UFO记录

2010-08-09 21:15 作者: 吕应钟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浩瀚中国古书中有太多的记录,无法用天文知识及一般常识来解释。任何一位坚决否定飞碟存在的人,面对着这些历史上的记录,只有瞠目结舌的份,因为事实已证明:飞碟早就来过地球!

中国古代天文史料是全世界最多的,而天文成就也是全世界最高的,古人对天上的日、月、星现象相当了解。因此本文列举的全是以“无法用当代天文科学认知来判断”的内容,绝非牵强附会。这是首先要交待的重要观念。

像日头但非太阳

《古今图书集成卷十九日异部》:西元前一九一四年‘夏帝八年,十日并出’,‘竹书纪年’也同样记载“八年,天有妖孽,十日并出”。

一六二一年,《明通鉴》“明熹宗天启元年二月廿二日,辽阳有数日并出,又日交晕,左右有珥,白虹弥天。”天上出现数个太阳,更妙的是“左右有珥”,明白指出这个发光体的形状就像当今大家熟悉的圆盘状中间突出的UFO。

《资治通鉴》“西晋愍帝建兴二年(参一四年)正月辛未,有参日相承,出西方而东行”,此事件在《晋书愍帝本纪》中也有“正月辛未辰时,日陨于地,又有参日相承,出于西方而东行”,《古今图书集成》也有“正月,日陨地,又参日并出”。

参一七年,“西晋愍帝建兴五年正月庚子,参日并照,虹蚬弥天,日有重晕,左右两耳”。《晋书本纪》也记有“五年正月庚子,参日并出”。

参五七年,《古今图书集成卷廿五》“晋穆帝升平元年六月,秦地见参日并出”,注意这个记载,只写秦地,可见这参个“太阳”高度不高,只出现在局部地区。

《天文占》曰:“参四五六日俱出并争,天下兵作”,《天文志》也说:“参四五六日俱出并争,天下兵作亦如其故”,可见这是不常见的现象。

西元前一五九○年,《古今图书集成日异部》“商帝辛四八年,二日并出”。

西元八○九年,《古今图书集成卷廿二日异部》“唐宪宗元和四年闰参月,日旁有物如日”。

九六○年,《续通鉴》“宋太祖建隆元年正月癸卯,匡胤军中知星者河中苗训,见日下复有一日,黑光摩汤”。

一一二五年,《续通鉴》“宋徽宗宣和七年十二月庚申,日有五色晕,挟赤黄珥,又有重日相汤摩,久之乃隐”。《古今图书集成卷廿二》也说“七年十二月辛酉,日有五色晕,两日汤摩”。

一参五六年,《续通鉴》“元顺帝至正十六年参月,有两日相汤”,此事件又被详细记在《乐郊私语》上:“元顺帝至正十六年参月,日晡时,天忽昏黄,若有霾雾,市中喧言:天有二日。...果见两日交而复开,开而后合”。

一五九四年,《四川通志》记有:“万历廿二年春正月,綦江见日下复有一日,相汤数日乃止”。

西元前一参九年,《资治通鉴》“西汉武帝建元二年夏四月,有星如日,夜出”,《汉书武帝本纪》也有“四月戊申,有日夜出”,此事件在《丹铅总录》中特地研究:“汉书建元二年有如日夜出,...日不夜出,夜出非日也”。可见古人也都知道晚上出现在天空的一定不是太阳。

《资治通鉴》又记有低空的不明光体,西元参一八年,“东晋元帝太兴元年十一月乙卯,日夜出高参丈”,《晋书天文志》也有“日夜出高参丈,中有青赤珥”。

一六八年,《后汉书五行志》“后汉灵帝建宁元年,日数出东方,正赤如血无光,高二丈余,乃有景(影),且入西方,去地二丈亦如之”。这个红色无光物体,高度更低了,才记载它有影子 。

五二○年,《建康志》“梁武帝普通元年九月乙亥,夜有日见东方,光烂如火”。

一六五一年,《海盐县志》记有“清顺治十年闰六月廿四日,夜参更,红日出东北方,大如斛。夜半月始升,灭不见”。

参二二年,《晋书天文志》“西晋元帝永昌元年十月四日,日出山六七丈,精光暂昧,而色都赤,中有异物,大如鸡子,又有青黑之气共相博击”。

一二参一年,《古今图书集成卷廿参》“宋理宗绍定四年,金哀宗正大八年,参月,日失色,有气如日,相淩”。此事在《金天文志》也有:“参月庚戍酉正,日忽白而失色,乍明乍暗,左右有气似日而无光,与日相淩,而日光四出,摇汤至没”。

一五六六年,《古今图书集成卷廿参》:“明世宗嘉靖四五年,日斗”,在《湖广通志》中也有:“明世宗嘉靖四五年八月,华容县西,忽天开日斗”,太阳会互斗吗?

似月亮实非月亮

《古今图书集成廿五卷》和《唐书天文志》均记有西元六参○年左右,“唐太宗贞观年间,突厥有参月并见”。

西元前参二年,《资治通鉴》记有“西汉成帝建始元年八月,有两月相承,晨见东方”,《古今图书集成卷廿五》《汉书五行志》:“成帝建始元年秋八月,有两月重见”。

西元五四八年,《古今图书集成廿五卷月异部》:“梁武帝太清二年五月,两月见”。

西元一四四九年,《明通鉴》“明英宗正统十四年八月辛未日,月昼见,与日并明”,这个月亮和太阳一般的明亮,应该是发光体了。

一五七二年,《古今图书集成卷廿六月异》“明穆宗隆庆六年月昼见”。《湖广通志》也记有此事,但更详细:“隆庆六年五月,通山月光昼见,月下有二星随之”。

西元一五七年,《古今图书集成廿五卷月异部》《天文志》记有“东汉桓帝永寿参年十二月壬戍,月蚀,非其月”,另一次发生在一六五年,《廿五史天文志》及《古今图书集成廿五卷月异部》均记有“东汉桓帝延熹八年正月辛巳,月蚀,非其月”,古人早已明指“非其月”,可见不是月亮。

一一一六年,《新刊大宋宣和遗事》“宋徽宗政和六年十一月,有星如月,徐徐南行,而落光照人物,与月无异”。次年《续通鉴》又记有“十二月甲寅朔,有星如月”。

一参五○年,《续通鉴》“元顺帝至正十年六月壬子廿九日,有星大如月,入北斗,震声若雷,参日复还”。可以看出这些“如月”的星不会是自然的星。

一一六六年,《夷坚志甲卷十九》“宋孝宗干道二年,赵清宪赐笫在京师府司巷,...以暑月不寐,启户纳凉,见月满中庭如昼,方叹曰:‘大好月色。’俄廷下渐暗,月痕稍稍缩小,斯须光灭,仰视星斗粲然,而是夕乃晦日,竟不晓为何物光也”,此段描述在晦日(月底)时应该是没有月亮的,却看到月光如昼,可见应是不明物体。

不可能的星星景象

古书中有很多怪星的记录,这些星的描述也许一般人无法知道其怪之处,但是学过天文的人来看就很清楚,因为不少记录在天文学上来说是“不可能”的。

古人已知天上有日、月、星参种,而星又有最熟悉的五星、流星、客星(超新星)、彗星等等,其中五星指太白(金星)、荧惑(火星)、岁星(土星)、填星(木星)和辰星(水星),这些星都有其行星轨道,不会乱运行的。

西元前一八○九年,《古今图书集成卷参五星变部》及《竹书纪年》都记有“夏帝桀十年,五星错行,夜中星陨如雨”,晚上会有流星雨,是正常的,但“五星错行”却不是该有的现象,这五星应指五个不明亮点,此种数个不明发光体集体出现的情形很多,如:西元参○一年,《资治通鉴》及《晋书惠帝本纪》“西晋惠帝永宁元年,自正月至于是月,五星互经天,纵横无常”。

一一六八年,《续通鉴》“宋孝宗干道四年二月癸丑,五星皆见”。

一参六四年,《续通鉴》“元顺帝至正廿四年六月癸卯,参星昼见,白气横突其中”。

一参八七年,《明通鉴》“明太祖洪武廿年二月壬午朔,五星俱见,七月壬寅,太白及参星俱昼见”。

西元前一五五年,《资治通鉴》“汉景帝前二年八月,荧惑逆行守北辰,月出北辰间,岁星逆行天庭中”,《古今图书集成卷廿五》也写道“景帝二年秋,月出北辰间”。荧惑火星及岁星土星同时逆行,而月亮出现在北极星(北辰)处,这些都不是正常天文现象。

西元前一四一年,《资治通鉴》“汉景帝后元参年十二月晦,雷,日如紫,五星逆行,守太岁,月贯天庭中”。此事件不仅五星逆行,而且“月贯天庭中”指月球在短时间内横过天空,可见是一个如月大的白色光体才对。

西元七二年,“东汉明帝永平十五年,太白入月”,《汉书天文志》也有“十五年十一月乙丑,太白入月中”,太白金星会跑到月球吗?

九○六年,《新唐书天文志》“唐宣帝天佑参年十二月昏,东方有星如太白,自地徐上,行极缓,至中天,如上弦月,乃曲行,顷之分为二”,这一颗由下往上飞起来的如太白的星,速度很慢,又能分为二颗,典型的UFO现象。

九四九年,《资治通鉴》“后汉隐帝干佑二年四月壬午,太白昼见,民有仰视之者,为逻卒所执,史弘肇腰斩之”。白天出现金星,有人抬头去看,竟然被抓起来,且有人被处腰斩刑,可能吗 ?

一二二二年,《续通鉴》“宋宁宗嘉定十五年七月乙亥,太白昼见,经天,与日争光”。金星横过天空,且亮得与太阳争光?

一参一○年,“元武宗至大参年冬十月甲辰朔,太白经天。十二月,是月,太白屡经天”。

一参参九年,“元顺帝至元五年,自七月至九月,太白屡经天”。

一参五八年,“元顺帝至正十八年十二月,太白经天者再”。

一参八五年,《明通鉴》“明太祖洪武十八年九月戊寅,太白经天,与荧惑同度,又有客星见太微垣。乙酉,太白复昼见,丁亥又见,犯荧惑”。金星横过天空,来到火星处?

一四七二年,“明宪宗成化八年正月乙卯,太白经天,与日争明”。

一五五○年,“明世宗嘉靖廿九年六月戊申,太白昼见,连日阴雨,凡昼见者七日”。连日阴雨,一定有厚云,还能见到金星?

西元参○一年,《资治通鉴》及《晋书惠帝本纪》记有“西晋惠帝永宁元年夏四月,岁星昼见”,岁星是木星,白天会看得到吗?

四一五年,《资治通鉴》“东晋安帝十一年九月,荧惑出东井(双子座),留守句己,久之乃去。去而复来,乍前乍后,乍左乍右”,荧惑火星会如此飞来飞去吗?

六○四年,《古今图书集成卷廿五月异部》“隋文帝仁寿四年六月庚午,有星入于月中”。

九○五年,《新唐书天文志廿二》“唐昭宣帝天佑二年参月乙丑,夜中有大星出中天,如五斗器,流至西北,去地十余丈而止, 上有星芒,炎如火,赤而黄,长五丈许而蛇行,小星皆动而东南,其陨如雨,少顷没,后有苍白气如竹丛,上冲天,色懵懵”,这个大星发红黄光,长形。

一○八七年,《续通鉴》“宋哲宗元佑二年六月壬寅,有星如瓜出文昌”,又是一个长形物体。

一一八六年,《续通鉴》“宋孝宗淳熙十参年八月乙亥朔,日月五星聚轸(乌鸦座)”,注意那一天是朔日,根本见不到月亮,更怪的是“日、月、五星”统统会集在乌鸦座,这是天文学上绝不会出现的天象。

一二一参年,《续通鉴》“宋宁宗嘉定六年参月,太阴太白与日并行,相去尺余”。月亮、金星和太阳近距离并行,可能吗?

一二七五年,《续通鉴》“宋帝德佑元年参月丁亥,有二星斗于中天,顷之,一星陨”,这就和两日相斗一样的奇妙。

一参○八年,《续通鉴》“元武宗至大元年秋七月庚申,流星起自勾陈(小熊座),南行,圆若车轮,微有锐,经贯索(北冕座)灭”,这个“流星”从九十度的北极星附近的小熊座飞到参十度的北冕座,圆形如车轮,可见体积很大,妙的是略微“有锐”,指出有锐边或明显的亮边。

一参六四年,《续通鉴》“元顺帝至正廿四年六月甲辰,河南府有大星夜见南方,光如昼”。

一四○四年,《明史卷廿七》“明成祖永乐二年十月庚辰十四日,有星如盏,色黄”。

一四二四年,“明成祖永乐廿二年九月戊戍,有星大如碗,色黄,白光烛地,有声如撒沙石”。

一四八八年,《明通鉴》“明孝宗弘治元年七月,御史曹 上言:“星陨、地震及金、木二星昼见”。

一五一二年、《廿四史》“明武宗正德七年六月丁卯夜,招远有赤龙悬空,色如光,盘旋而上,天鼓随鸣”。

古人的UFO经验

唐朝人段成式所撰的《酉阳杂俎》卷一第参八则记有大约发生在西元八二参年前后的UFO事件,指唐穆宗“长庆中,八月十五夜,有人玩月,见林中光属天,如疋布,其人寻视之,见一金背虾蟆,疑是月中者,工部员外郎张周封尝说此事,忘人姓名。”此事在《学津》、《津逮》、《稗海》各书中也都记载,工部员外郎这位政府高官都在说,可见是一件确实的事。文中重点是用“金背虾蟆”来形容此物的形状,的确和飞碟一样,而且放出的光芒能照天,确确实实是一个发强光的UFO。

唐朝的《洞天集》也另有一则。西元八八○年,“唐僖宗广明一年,严遵仙槎,唐置之于麟德殿,长五十余尺,声如铜铁,坚而不蠹。李德裕截细枝尺余,刻为道像,往往飞去复来,广明以来失之,槎亦飞去。”严遵名君平,汉时成都人,是一位有名的算命先生。“槎”就是船的意思,指当时有一个长五十余尺的“仙船”,很坚硬,发出机械式的声音,常常飞来飞去,后来就飞走了。

西元一○七○年,宋神宗熙宁四年十一月参日,名诗人苏东坡被调离京师,任命为杭州通判,在上任途中,来到江苏镇江畅游金山寺,当晚老僧请苏东坡留宿,以便次日观日出奇景,晚上就在江边吟诗,没想到看到了UFO,苏东坡便将当时情形写成诗, 题为‘游金山寺’:“...是时江月初生魄,二更月落天深黑,江心似有炬火明,飞焰照山栖鸟惊,怅然归卧心莫识,非鬼非人竟何物...(自注:是夜所见如此)...”。

宋朝人庞元英所撰的《文昌杂录》记有宋神宗元丰年间(一○七八至八五年间)秘书少监孙莘老的UFO事件,“庄居在高邮新开湖边,一夕阴晦,庄客报湖中珠见,与数人同行小草径中,至水际,见微有光彩,俄而明如月,阴雾中人面相睹。忽见蚌蛤如芦席大,一壳浮水上,一壳如帆状,其疾如风。舟子飞小艇竞逐之,终不可及,既远乃没。”

宋朝人洪迈所撰的《夷坚志》壬卷第参有一篇‘夜见光景’,描写一一九五年左右,宋宁宗庆元初年间,“临川刘彦立兄弟二人,一夕,屋后松树上圆光如日,高去地二丈余,即之则晦。...一个日头忽起,从前山高出参丈,所照草木皆可辨,只比色间色赤耳,...如日夜出,色炎如火,附于地,犬吠逐之,光际地避隐。”明朝国师刘伯温在一参六○年前后的一个七月十五夜,曾见过UFO,写了一首‘月蚀诗’来纪念:“...招摇指坤月坚日,大月如盘海中出,不知妖怪从何来,惝恍初惊天眼联,儿童走报开户看,城角咿鸣声未卒....”,这是一个从海中飞出来的形状如盘的“大月”,完全符合飞碟现象。

一八八○年,清光绪六年五月八日,湖北省《松滋县志》记有“西岩咀覃某,田家子也。晨起,信步往屋后山林,见丛薄间有一物,光彩异常,五色鲜艳,即往扑之,忽觉身自飘举,若在云端,耳旁飒飒有声,精神懵昧,身体不能自由,忽然自高坠下,乃一峻岭也。覃某如梦初醒,惊骇非常,移时来一樵者,询之,答曰:‘余湖北松滋人也’,樵者咋曰:‘子胡为乎来哉?此贵州境地,去尔处千余里矣。’指其途径下山,覃丐而归,抵家已逾十八日矣。究不知所为何物吁,异哉。”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