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中剑专栏】雅俗不代表善恶

2010-08-09 21:19 作者: 存中剑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最近中国骤然兴起了一股反“三俗”运动,所有的矛头一起指向近年深受群众欢迎的草根艺人郭德纲和他的德云社。不但所有的媒体都“奉旨”封杀郭德纲,所有的“五毛”都跳出来谩骂郭德纲,就连郭的所有音像制品都被下架。据说北京城里的“衙门”已经吊销了德云社的营业执照,而且派遣税务稽查部门入驻查账,一时间黑云压城,大有文革再临,横扫一切草根文化之势。

在中国的历史上,即使是最高雅的魏晋时代,最正统的宋明时代,“俗”都从来没有被当作一种罪名,更没有被当朝权贵用来剥夺草民欢乐,摧残草根文化。存中剑从来就不是一个喜欢低俗、庸俗和恶俗的人,冯小刚的电影最红火那几年,我都压根没动过花几块钱买一张冯的盗版电影来看的念头,就是嫌他太俗。雅与俗,各有各的粉丝,各有各的圈子。桥归桥,路归路,从古到今,一向如此。可是我却坚决反对权贵势力把“俗”当做一种罪名,借反“三俗”为名摧残草根文化,行文化霸权主义之实。

从本质上说,雅俗不代表善恶,只是表达方式的差异。比如说,“令堂大人”是一种很雅的表达方式,而“你老娘”是一种很俗的说法,可是二者所要表达的是同一个意思,都是指对方的母亲。习惯说“令堂大人”的,我们可以称之为雅人;习惯说“你老娘”的,我们可以称之为俗人。然而雅人不等于善人,俗人也未必就是恶人。

《水浒》中拳打镇关西的鲁智深,他是个大俗之人,可是我们大家都喜欢这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好汉。而那位当朝权贵蔡京,他是个大雅之人,素有才子之称,不仅是北宋的大书法家,而且精于诗词、歌赋、散文、茶道等艺术,也因此而受宠于艺术家皇帝宋徽宗,可是他玩弄权术,横征暴敛,最终导致国破君亡,是历史上有名的奸佞。由此可见,行侠仗义的俗人远胜于贪腐弄权的雅人。

民族英雄袁崇焕当年带兵打仗时有句粗俗的粤语口头禅“掉哪妈!顶硬上!”。而汉奸汪精卫某次演讲时满篇都是高雅的“与时俱进”。如今袁崇焕的粤语“粗口”已经被从纪念园里“和谐”了,而汪精卫的“雅口”却神奇地充斥在各级政府官员的报告里。要不怎么说这是一个神奇的国度呢。

郭德纲确是一个俗人,他只会说“偷拍不挨打,此事古难全”。他不会“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可是毕竟人家郭德纲也没当着日本人的面说出“如果需要感谢的话,我倒想感谢日本皇军侵略中国”的无耻汉奸言论,也没有亮出“日本皇军是我们中国共产党人的好教员,也可以说是大恩人,大救星”的底牌呀。

就算他郭德纲出身寒微,没什么文化底蕴,纯粹暴发户一个,没有“浦江两岸生巨变”的资本可以夸耀,可是人家毕竟身家清白,也没有“二奸二假”的严重历史问题呀。就算他郭德纲占了几十平米公用绿地,就算他能占上一辈子,哪怕他郭家子子孙孙能一直把这几十平米的地儿一直占下去,那不也是咱中国人自己的地儿吗?他郭德纲何曾把中国数百万平方公里的神圣领土永远割让给俄国老毛子了?

中国究竟需要反的是什么?是粗俗,还是罪恶?即使要反粗俗,也应该等到清算了罪恶之后吧。可至今感谢日本皇军侵略中国的那个无耻的民族败类还在被我们的政府捧作“伟人”,他的尸身还被供奉在中国的“靖国神社”,他的大头像还挂在天安门城楼上,他那个弱智的孙子最近还被升了少将。多少年来这些罪恶一直沉重地压在中国人民的头上,可是我们的政府今天却装出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来,要对一个草根艺人大动干戈,美其名曰“反三俗”。这个星球上再也找不出第二个如此神奇的国度了吧。

为什么我们的政府和那些“喉舌”媒体就不能把它们用来对付郭德纲的那股子狠劲儿用来声讨感谢日本皇军侵略中国的那个民族败类,用来查清“二奸二假”的历史问题,用来追究向俄国割让数百万平方公里国土的卖国罪行呢?既然你要和郭德纲较真,那咱们老百姓也来和你较一较真。吕加平长年以来多次向胡主席上书,要求处理“二奸二假”的严重历史问题,你胡主席究竟是怎么个态度?你不给老百姓一个说法,是不是在等着我们给你一个说法?

2010年8月9日

http://bbs.kanzhongguo.com/viewtopic.php?f=31&t=10247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