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传郭德刚最新段子:《我三叔!》


昨夜星辰,月朗星稀,晴空万里,几度夕阳红。

浪淘沙,菩萨蛮,风乍起,吹皱一池秋水。
夜梦周公,创作一个新段子,先发在博客上,以飨各位看官。

《我三叔!》

子曰:君子慎独,每日三省吾身。首先,要告诉大家的是,近日德云社演出暂停,并非江湖上传言的“风沙”的原因。众所周知,京都自古以来就是风沙蛮大的地。近日高温烤验,南方多雨,昨日舟曲泥石流。水有源,树有根,冤有头,债有主。风吹来的沙,是捏不成曹家糕滴。

近日,德云社,黑云压城城欲催,城头变换大王旗。并非外界风传的风沙令德云社停止演出,主要是忙于接待各界领导的视察。先是文化界的领导就社会文化的方向性问题,与德云社全体演职人员举行座谈会,要告诉大家的是,目前,座谈会正在友好的气氛中交流。知无不尽,言不由衷。

除了文化界方向性交流外,“睡务”局领导也来讨论“睡务”问题,首先要请三叔人士切务多想,睡务问题并非在床上交流。我在此郑重声明,睡务问题不是床上能解决的问题,但是是上床可能解决的问题。所以,请关注德云社的各位纲丝,不必担扰,稍安勿躁。

据小道消息:消防、安监、缉毒、妇联、计划生育、关心下一代等等有关部门的有关领导,还将与德云社举行友好的座谈活动,所以德云社的演出,敬请期待。

近日,德云社横生占用绿地风波,滋生打记者门,丛生“记者如妓者”的偷拍门,出生某某挥别德云社门,最终发生郭德纲三叔门。门里来门里去,不再多论,占用绿地,是源于人类骨子里的私俗,与生俱来,贪小便宜人之常情。打记者,偷拍不挨打,此事古难全那是古训。记者如妓,谐音河蟹,现场砸挂,突变现场证据。某某挥别德云社,业界传闻属于“无间道”,此地无银,无可奉告。

今天,着重要谈本人“三叔”的问题。郭家家史清白,人口众多,有二大爷,自然就有三叔,四大叔。四大叔是治胃的,三叔是治思想的,主治精神病的。

德云社全社之重,接待领导的同时,主要认真学习有关部门的相关文件。特别是三叔的有关文件。对照解剖如下:庸叔、低叔和媚叔。世上本无事,庸叔自扰之。本人庸叔的历史源远流长,打小学相声段子,淫词浪调,靡靡之间,耳濡目染,岂不庸叔透顶乎?!

远近高低各不同,低叔自古伤离别。自从藏秘排油开始,我就开始便秘,本想排油,怎料排毒;本想通便,怎料便秘。其实我从小并不想学说相声,因为我从小知道这是下九流。我想当运动员,可是由于营养不良,个没长起来,高不成,成了低,没运动,光有圆了。您说,我不低叔,王侯将相,宁有低叔乎?!

各位看官,如果仔细研究郭德纲的话,应该发现,郭德纲很有女相。男有女相,此为贵人之相。本是哥哥,却像妹妹。外界流传的“妹叔”,就是称呼我这样的大叔的。长有女相的大叔,简称“妹叔”通媚叔。

此前世界有个朝鲜的演员,叫郑大世,让世界内牛满面。后来好事的网友人肉说我是他表哥。我们是有点连相,而且都属于苦大仇深的那种款式,而且我们同时生活在社会主义国家。但是我认为,我长得比郑大世好看,因为我脸虽然胖,但我笑起来还若隐若现有酒窝。郑大世爱哭,郭德纲爱笑,所以,我要如实地告诉各位看官,我真的是个卖笑的。大家来看德云社,就是看笑的。我就是制造销售承包笑话一条龙服务的,我喜欢大家笑,因为笑可以年青。

不过,此一回的笑话有点冷,看过我主持的节目后,每次表演后都会让贵宾讲一个笑话,如果讲得不好,天空就会飘下雪花,表示有点冷。

这一回在博客,我亲自上阵给大家讲一个段子。也可能是我讲的最后一个笑话,因此,请大家珍藏。这只是一个笑话:这个段子有点老,讲什么呢,讲的是,从前有座庙,庙里有口缸(通纲》,缸里有口锅(通郭),锅里有碗水,水很深,风沙来了,得(通德)了得了,罢了罢了,我把水喝了,风沙把我吹了,缸翻了,锅扣了,我的故事讲完了。

此时,天空飞出雪花片片,燕山雪花大如席。
此时,立秋刚过,京都第一场雪。
此间,气象台预报,这是由屎以来,最早的一场八月飞雪。

(卖笑的郭德纲)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