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抵制三俗:又要折腾

2010-08-11 23:45 作者: 横河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新道德运动”已经开始动手整改的一个是电视相亲节目《非诚勿扰》

中共它过几年不折腾就不自在,所以现在又开始搞运动了。这一次是所谓的“抵制三俗”的新道德运动。我们今天就来讨论一下。

反三俗拿谁开刀

这事情起源于中共政治局在7月23日进行的集体学习。中共政治局它经常搞一些名堂,政治局集体学习的名堂,这个是关于讨论文化体制改革研究的问题。中共中央总书记胡锦涛他就谈到了深入推进文化体制改革,而且是要从战略高度来认识文化的重要地位和作用。其中他讲的几句话就引发了讨论,特别在新华网上放在很重要的位置。他说的是什么呢?说的就是,文化工作者和文化单位要自觉的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这个社会主义核心价值,就是他提出来的一个要害,然后要坚持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前进方向,这就是他把需要推进的,推动的文化就已经定性定在所谓社会主义的文化上面了。然后说到就是要坚决抵制庸俗、低俗、媚俗之风,这三个就是后来被称作“三俗”。

新华网当时报导所用的题目就是叫做“胡锦涛: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新华网为了这个发表了系列文章,为这一次新的政治运动造势。但是很奇怪的是,引起海内外高度关注的并不是新华网的系列文章,而是新华网摘要的香港《明报》的文章,香港《明报》发了一篇文章题目是“中国高层发声抵制三俗全国掀起‘新道德运动’”。这是中共的一个惯用的伎俩,就是说把一定的消息推到香港,或者是海外的某些中共的喉舌媒体上,发表以后再出口转内销,由新华网再转载。

《明报》在这里列举了两个就是当时已经被整改的例子,就这个“新道德运动”已经开始动手整改的,一个是电视相亲节目《非诚勿扰》,还有一个就是新版的《红楼梦》。在反低俗的同时呢,《明报》还说了,说是官方希望努力倡导先进性的文化。什么是它的先进性的文化呢?就在8月3日到9月4日,北京要举行国家艺术院团优秀剧目的展演,据说是10年来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的一次集中展示。官方把这个叫做发挥国家艺术院团的导向性、代表性、和示范性作用。

从这里可以看出,这一场运动实际上它的一个政治目标是非常明确的,就是中共领导下的、中共所认可的所谓文化是被叫做社会主义文化,而且是被称作是要推广的。

中央电视台后来又针对知名的相声演员郭德纲发动了这个“反三俗”的攻势。郭德纲的徒弟因为近期牵涉到殴打媒体,受到公众的瞩目。但是这个事情特别有意思的是,为什么会正好在中央要发动抵制三俗的“新道德运动”的时候,发生这一件由北京电视台的媒体到郭德纲住的地方去要求采访的这个事件?央视在它的这个节目里面就表示,说是这个事件当中另外一位文艺界的公众人物,徒弟动手打人,而他自己则用骂人的方式为徒弟张目撑腰。然后就是说在我们身边更多的公民面前,作为公众人物如此的庸俗、低俗、媚俗的表现是多么的丑陋。所以他把这个“三俗”一下子就套到了郭德纲的头上。

在这里很有意思的是,央视谴责的是郭德纲对徒弟撑腰的方式三俗,然而对郭德纲进行的惩罚却不是法律对他徒弟涉嫌打人的这个法律诉讼,或者是行政拘留;惩罚的是,把郭德纲所有的图书、音像制品全部封杀,而且他所创的这个德云社停演整顿。

这就很有意思了,因为本来这只是一个电视台和郭德纲的徒弟,或者郭德纲本人的纠纷,这个纠纷在一个法治国家是应该由法律来处理的。封杀他的音像制品,封杀德云社显然已经远远超出了北京电视台的职权范围,而且也超过了法律诉讼所要惩罚的范围。因为如果他的徒弟违法的话,他徒弟接受法律制裁。可以是罚款,可以是刑事处罚,也可以是法律惩罚,跟郭德纲的音像图书制品应该是没有任何关系的,这是出版管理部门的职责。你像封杀图书音像制品,是北京新闻出版局,甚至可能是中央的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职责;而德云社停演整顿很可能归文化部或者是北京市文化局管,已经牵涉到了两个以上的部门加入了封杀的行列,当然一定是有更高层的介入。

所以它对郭德纲的所谓“三俗”并不是在于他为徒弟张目撑腰的方式三俗,而是对他以前所有的艺术表演的一种惩罚;而他徒弟打人这件事情反而在这里变得不那么重要了。那么可见就是,郭德纲不管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被卷入了这场抵制三俗的“新道德运动”,而且变成了打击目标。

精神文明建设的成败

那么我们看一下在中共的统治历史上在精神领域的清洗。从表面上看,似乎现在是中共需要对目前文化领域的它所谓的不文明的现象进行一次清洗。那么这种清洗以前有没有过?有没有起作用?在“文革”结束以前,当然在中国大陆它实行的是无产阶级专政下的继续革命,是毛泽东搞的阶级斗争,在这里它不存在所谓精神领域的清洗的问题。这是到了“文革”结束以后了,搞经济了,不再搞政治运动了,中共它不搞运动它就不舒服。当然大的有89年的六四天安门的镇压,和99年对法轮功的迫害。这期间除了搞经济以外,它其实搞过很多政治运动。这些运动是以精神文明的方式来进行的,比如说1981年所搞的“五讲四美”后来加了个“三热爱”,到了1983年搞的“反精神污染”,1987年搞的“反自由化”,2006年搞了什么“八荣八耻”,现在又搞一个“反三俗”。从81年开始,也就是说从改革开放开始没有多久,就开始搞这些所谓精神文明建设了。结果在官场上,贪污腐败是愈演愈烈,从贪污几十万发展到现在动辄几亿;而全社会的社会风气也愈来愈糟。

有一个典型的就是,现在不管是地沟油或是三聚氰胺的奶粉又重新进入市场等等,各种食品基本上都没有一个是安全的,没有人敢吃,几乎是没有不放毒的,这也就是说人人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的这么一种社会了。也就是可以肯定的说,这些搞的所有精神文明的建设都是失败的,这个失败是从人类道德的层面上来看,中国社会的道德风气愈来愈糟糕了。

但是从另外一方面看,这正是这些精神文明建设的必然后果。因为中共搞这些精神文明建设,它并不是要提高人的道德,它的整个目的实际上是要毁掉中国的传统文明、传统道德,而建立起一个反人类的中共自己的文化道德体系。从这个方面来说的话,其实中共的目的在一定程度上是达到了的,就是说随着社会风气愈来愈糟,社会道德愈来愈下滑,中共的目的是达到了。每一次中共搞的这个精神领域当中的政治运动,它都打压了一批敢言的作家和艺术家,压制的是反映人类普世价值的文化艺术,而加强了的是中共党文化的因素,所以导致官场的腐败和社会的道德水准下滑是必然的结果。

低俗化的始作俑者

这一个整个社会文化体系的庸俗化,或者是低俗化的这个过程,其实始作俑者其实就是中共自己。因为中共的革命它本身就是对人类文化的破坏,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当中所反映出来的就是痞子消灭斯文的过程。在中共夺取政权的斗争当中,从第一次所谓土地革命开始到跟国民党争夺全中国时候的内战,在占领区进行的土改斗地主,它都是让中国基本的农村结构里面受过教育的维系中国传统道德体系的斯文扫地。

在建政以后,通过杀地主、杀反革命、三大改造、反右,一直到文革,对中国传统的文明和现代的文明,进行持续不断打击。受过良好教育的,无论是受过传统教育的,还是受了西方文明教育的,都变成了打击的对象。不仅仅是屠杀,不仅仅是肉体折磨,更多的是精神上的消灭。就是它在整个社会形成了这么一种风气,就是文明变成了耻辱。

毛泽东所谓的高贵者最愚蠢,低贱者最聪明,就是这种行为最真的写照。在红色高棉把中共的政策又发挥到了极限,当时他们对反革命份子对资产阶级的处理就是处决。怎么算资产阶级呢?读了初中了,就算资产阶级了,所以戴眼镜的都可以作为枪毙的罪名。

那么在中共的这个政治当中,我们可以看到文艺为政治服务,就是现在所谓这种低俗文化的基础,最著名的就是在延安文艺座谈会和延安的文艺整风以后,整个的中共统治下的文艺路线就是为中共的路线服务。其它的只要偏离这条路线,或者是不在这条路线上的任何文化艺术形式就必须是批判,严重的就是肉体消灭,枪毙了,像在延安被枪毙的王实味。

当政治一旦挂帅以后,在中国艺术的空间就没有了。它有一些部门是专门设置来扼杀艺术的空间的,比如中宣部、文化部、新闻出版署等等,这些部门对中国的文化艺术出版业各种规定的条条框框就是一个目的,把自由创作的空间要彻底扼杀掉。而好的文化作品、巨著它一定是基于自由创作的基础上的。在规定了这么多条条框框以后,没有人能够写出好的作品来。

这种扼杀呢,不说远的了,我们就看看比较近的,像2006年对章诒和的《往事并不如烟》的封杀,当时是由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的副署长在举行通报会议上面宣布的,说因为她的题材越线,而被列入扫黄打黑的对象,禁止继续发行。当然一起被禁的还有一些前央视记者的《我反对:一个人大代表的参政传奇》,还有《风云侧记:我在人民日报副刊的岁月》等八部敏感题材的作品。这都是一些现实的回忆录,这些作品反映的是在中共统治下中国知识界的真实的遭遇。

另外还有一些作品都是反应现实的,像廖亦武的《中国底层访谈录》,得到了国际社会广泛的关注,被翻译成英文、法文、瑞典、荷兰等多种文字。但是在中共的统治下却被封杀,连作者受邀参加法兰克福书展都被禁止出国。

我们知道一些伟大的,经的起历史和时间检验的作品,主要是二大类,一类是表现神的,这个不管是东方和西方都不例外,像在法国、在义大利,我们看到欧洲那些文艺复兴时代前后的作品,相当一部份都是表达神的,还有人对神的敬仰;在中国的敦煌,重庆的大足石刻,乐山大佛,还有各地由各个朝代遗留下来的石刻、造像等等,都是表现对神佛的崇拜。

对这一类的艺术中共有两个作法,一个作法是禁止人们创作对神佛崇拜的作品;第二个是对历史上遗留下来的这类作品进行彻底的破坏。这种破坏发展到最近这些年改变了形式了,它从把它砸碎变成了用表面的包装,但是抽掉了内涵,而所有对神佛崇拜的这种艺术文化的形式一旦抽掉了信仰的内涵以后,它的表象其实是没有生命力的,这就是中共对于这一类艺术作品的态度。

另外一类的艺术作品,经得起历史时间检验的是反映时代的变化,特别是这种时代的变化当中表现出人性的,像欧洲大革命时代一些很著名的作品,像雨果的《悲惨世界》等等。这种作品其实在中国的题材应该是相当多的,因为近代中国发生了重大的变迁,这里面包括中共建政60年以来的历史,它有无数题材是表达人性的,尤其是在苦难当中的人性。

但是由于政治方面的压力,使得中国的作家在很多创作的过程当中是有意的避开这些题材,特别是反映中共建政60年来苦难当中人性的作品,那就是对中共残暴统治的控诉,所以是禁忌的,于是有很多人就避开了。而敢于去碰题材的这些人又往往被封杀,作者不是坐牢,就是劳教,甚至最严重就是被杀。在这种情况下,能够经得起历史检验的一些伟大的作品,几乎不可能在中国现在的政治环境下面产生出来,或者是传播出去。

文化艺术本来它就是有各种形式的,有的是少数人欣赏的,有的是大众欣赏的,早在屈原生活的春秋战国时代,楚国就有阳春白雪、下里巴人之说。在一个正常的社会,各种文化形式,无论是雅的、俗的都有欣赏的人群,都会有人去创作,去满足社会的需要。

那么这里有一个问题,就是所谓低俗的文化,会不会带动整个社会向下?我们这里指的不是通俗的大众文化,而是真正低俗的。我认为在一个正常的社会是不太容易的,这里有二方面因素,一方面的因素是由信仰所维持的,人的道德观会对这社会大多数人的文化艺术欣赏起到约束作用、规范的作用,因为如果这个社会绝大部份人信神的话,那么他们在相信神的时候,他们就会相信神对人所规定的道德观,因此就会影响到整个社会大多数人对文化艺术的欣赏,这是在信仰层次上。

另外一方面就是整个社会精英阶层的取向,他对社会的消费包括文化方面的消费,是有引领和示范作用的。这里有一个不太恰当的例子,就是西服、领带的普及,不管这个西服和领带它的起源如何,但是在欧洲基本上由贵族上层社会接受了流行了以后,然后定型,然后再大众化的。结果西服、领带成为了西方社会的正式服装,而且后来被东方各个国家所接受,包括现在的日本、南韩和中国。

在中国这几个方面就有很大的问题了。在思想领域上,中共的唯物主义的意识型态,和人对神的信仰,它是对立的。因此从唯物主义衍生出的今天的极端拜金主义和物欲横流,就使得高尚的正统的文化艺术,无论是在政治层面,在经济层面,都处于极端困难的境地。同时由于政治因素,这个政治因素到今天都没有改变,不管中共怎么想让人认为它改变了,事实都没有变,就是官方对大量的领域设置了禁区,使得文化艺术创作的空间变的非常小,而通过历次政治运动又消灭掉了承传民族文化传统的社会精英阶层,像地主阶级。

中国现在的所谓政治、经济和文化精英集团,基本上是在中共统治以后,在中共的党文化氛围下教育成长起来的一代和几代人,对社会的文化艺术引领示范,基本上局限在中共党文化的范围之内。而少数能够突破党文化的这个范围的就很轻易的被中共给封杀了,这是中共目前的文化艺术所面临的外围的大环境。

低俗化是中共维持统治的需要

在政治上,这完全是中共维持统治的需要。在89“六四”以后,中共急于要把人民的注意力转移,特别是从政治上对体制的不满、对统治阶层贪腐不满的情绪上转移掉,因此它在文化艺术方面是故意的向低俗偏移。在99年7月以后对法轮功修炼团体的迫害,也包括了对其它气功团体和信仰团体的迫害,又加强了中共推行低俗文化的需要和紧迫性。在这方面,央视每年的春晚可以是一个代表。

你想想看,一个羞辱和丑化信仰者,歧视残疾人、丑化农民、弱势群体等小品,居然可以年年上演,不管观众有多大的意见,年年不落,成为央视春晚的品牌。所以无怪今年在春晚以后,观众在网站将小品《捐助》评比成最烂节目以后,有人就不满意,说不应该让观众去选,而应该让自己随意去填,这样的话就可以填最烂的,就是“春晚”本身,而不是哪一个节目了。

在这个概念上我们说,中共就是低俗文化的倡导者和推行者,典型的就是小品和相声。小品和相声本来就带有讽刺、幽默和针砭时弊的功能,在美国其实有很多这种类型讲笑话的,其中就有针对政治的、针对名人的、甚至针对总统、针对政府政策的,也有就是讲家庭生活的,还有一些可以被认为是很低俗的。但是在主要的电视台,最大牌的节目,最大牌的主持人,像NBC的杰.雷诺、康纳欧布莱恩、CBS的大卫.雷特曼,这些人其实都是相当正规的。也就是说在多样化的情况下,最主流的它是有一定标准的。但是这个标准不是哪一个定的,而是主流社会人群的道德和欣赏标准,这不是哪一个政府规定的,也不是哪一个总统一拍脑袋能想出来的。但是这类的节目它不大可能在中国大陆演出,如果在中国大陆演出,首先它面临一个问题,大概有2/3以上是肯定通不过监管部门的审查的,还有不到1/3演出以后要检讨的,因为这些主要是对时政,对一些大人物开的玩笑。

相对而言,低俗的节目对中共统治就没什么威胁,所以当局实际上它是鼓励和支持的。对于像相声小品和语言方面的节目,如果不能针砭时弊,不能够取笑政治人物,不能拿社会上的恶习和陋习开玩笑的话,只有拿社会上的弱势群体开刀了,就像春晚的小品。如果那个人还没有那么堕落,就拿自己和自己搭档的缺陷开玩笑,就像那个非常有名的相声演员所做的。为什么不能拿社会上的恶习、陋习开玩笑呢?因为社会上主要的丑恶现象就是中共的官员,就像郭德纲的相声里面说的,警察和流氓互相分不清了,官和贼互相分不清了。像这种时弊它当然不容许你去针砭。

从另外一方面,我们可以从“谷歌”和“百度”的发展战略也可以看出来。中国的互联网和世界上最大的区别,是中国的互联网是世界上封锁的最严格的互联网,同时也是娱乐、色情、盗版最发达的互联网,包括党的喉舌媒体在内的主流网站都有相当数量的隐性色情,这在世界上是少有的。而中共用于封锁的,像“绿坝”软件它封锁的主要就是针对法轮功的网站,测试显示对“法轮功”、“六四天安门”、《九评》、“退党”等等的封锁都在95%以上,而对色情网站的封锁只有不到10%。

中共现在是搞运动的,它搞运动的特点就是扣政治大帽子,而不是按照法律一条一条对照。说起来的话,如果说哪一个是违反了关于低俗的规定,那么什么叫低俗?应该是有非常严格的规定的。对于中共来说,它的方便之处就在于不给解释,因此它可以任意解释。像春晚上面那种不男不女的作态,它可以说这不是低俗。如果那个不是低俗,什么是低俗呢?

不仅如此,中共反对中国传统文化,推行低俗党文化的运动,还扩展到了海外,那个丑化残疾人的小品就曾经到海外来演出,结果在纽约等地遭到了华人的抵制,因为这违反了这个国家基本的道德价值;另一方面,中共又对真正复兴中国传统文化的“神韵艺术团”在各地的演出去竭力的打压。这也就说明中共对文化艺术的态度,并不在于高尚还是低俗,而完全在于是否能为中共的政治服务,这恐怕是中共这个新的政治运动的真正的目的。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