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专栏】反三俗是党文化抽筋

2010-08-12 22:01 作者: 唐子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近日,所谓中国高层(其实就是“涛声依旧”的胡歌一声吼)发声:“坚决抵制庸俗、低俗、媚俗之风”,风声从香港《明报》放出,首先整改江苏电视相亲节目《非诚勿扰》,继而指责使相声起死回生的郭德纲江湖匪气,据说全国要这样子掀起一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道德运动”。这玩的是什么鬼花样?


反三俗,玩的什么鬼花样,恐怕胡锦涛自己也搞不清楚,只是女人或小孩子似的觉得不反庸、低、媚这“三俗”,他倡导的“八荣八耻”就掀不起浪花。可问题在于,无论《非诚勿扰》,还是郭德纲纵徒打人或德云社的什么问题,都走在合法的道路上。所谓反三俗其实就是中国共产党一如既往的反法律制度,这种公然挑战公民文化的做法本身就极不道德。所以,根本没有什么“新道德”运动,就像所有党头儿搞的所谓新玩艺最后依旧是宣传党文化,换着形式蹂躏道德。

既然是蹂躏道德,这就跟奸淫女人一样,无论唱什么花腔——让这个女人不白活,让那个女人活得爽,诸如此类——那都是流氓话语,跟什么道德都无关。什么样的文化形式高雅?古代中国儒家文言散文和汉赋唐诗就很雅,很少的话语里就包含着丰富的思想。沉鱼落雁、平沙落雁;花容月貌,闭月羞花;满招损,谦受益;退一步海阔天空。经典的格言、警句、成语中的道德教诲可以让人领悟一辈子,甚至相传世世代代。而这却让中国共产党搞土改、反右派、破四旧、大文革给一步一步毁坏并彻底变异了,带着这些运动种植在人心灵深处的恐惧能讲出什么荣誉和耻辱?现代英国的绅士文化也比较雅,却是英国封建时代骑士文化和资本主义过程中新贵族文化的遗留,岂是黄土地上借华夏族身躯复活了“一斗到底、战天斗地、雅俗共反”的党文化精神(灵魂)的共工族想学就能学到的?

国民党在中国大陆搞国民革命文化,白话文小说《狂人日记》、《祥林嫂》、《子夜》、《家》、《春》、《秋》等把明清时期并不入流的市井小说,通过报刊媒体推向全体市民;话剧《雷雨》等引入西方戏剧形式,跟电影相结合,通过自由追求已将性、恋爱和婚姻等国民解放的思想意识引入大陆各大中小城市。

俗文化就这样首先被国民党推波而起。共产党继而助澜,在毛泽东《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的指令下,通过赵树理、丁玲等革命作家,将城市反礼教伦理道德的思想文化革命运动推广到共产党控制的北方农村地区。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大陆成立后,通过《三里湾》、《茶馆》、《三家巷》、《苦斗》、《红旗谱》、《红岩》、《野火春风斗古城》、《林海雪原》等话剧和小说,在全国范围宣传党文化。这些革命小说以及戏剧和电影,将中国礼教小说戏剧挤到边缘。共产党的革命斗争文化本质上就是庸俗文化,改革30年不可避免地低俗和媚俗化了。

由君主国到共和国,俗文化为主流不可避免,看中华民国从大陆到台湾的历程就知道了。中华民国在台湾的言情小说、武侠小说以及相关联的电影电视都走的是俗文化的路子,只是淡化了斗争革命的思想内容,结合了中华礼教。俗文化非精英文化,必然偏向平庸,趋向低俗和媚俗,中华民国在台湾也是如此,只是没有大陆这种党国政府非法的运动式的折腾,是法制下自发或经营的状况。

大陆革命文化一开始就是面对广大农民的,例如《小二黑结婚》、《李有才板话》、《东方红》、《南泥湾》、《浏阳河》、《刘三姐》等。这些在新社会的追求理想和前商业化时期,庸俗被革命政治内容掩盖着(可依旧存在)。动物似的低俗和商业社会的媚俗,还没有政治的“推土机”和经济的“挖土机”来拓宽道路。但30年改革开放一路过来,《春节联欢晚会》、《欢乐大本营》、《非诚勿扰》之类电视栏目和节目水到渠成地出现,三俗代表赵本山闪亮登场。

改革之前30年的共产主义工农革命文化,通过歌剧《东方红》、电影《闪闪的红星》、小说《金光大道》展现的革命文艺,就是原始部落时代共工族反华夏族的斗争精神,借苏联马列主义意识形态的指导而复活的庸俗文化。1980年代共产主义工农大同理想破灭之后,改革开放年代国人被天津禹作敏的“一切向钱看”乡镇企业建设思想引领,共工教徒们堂而皇之走向低俗。1989年共产党通过六四血案公然拒绝在大陆实现自由民主宪政,1990年代在“发展就是硬道理”的经济改革思想指导下,“革命小酒天天醉,喝坏党风喝坏胃,喝得老婆背靠背”与“家里红旗不倒、家外彩旗飘飘” 贪官腐败生活被世人瞩目、企望;1999年“七•二零”事件迫害法轮功公然挑战“真善忍”的做人标准,权大钱多是老大,媚俗文化大旗被共产党的官员和民众合力高举,迎风飘扬。

综上所述,庸俗、低俗、媚俗的三俗文化,就是共产党在大陆破坏儒家礼教文化之后,由共工部族偷天换日替换华夏民族之后在30改革开放时期创建的病态的邪教文化,是共产党在破坏中华正人君子的礼教文化正统之后,跛脚邪跳30年的必然结果。邪的三俗文化是不好,却也不是不好就要反、就能反的文化。三俗文化,如同宗教寺庙一样,不是想砸和说砸就能砸的事物。宗教在,寺庙就会香火难熄。文革时代人为熄灭,改革时期又听之任之了。只要共产党在,“猫改革”和“三个代表”还要笑傲江湖,三俗文化不仅存在,而且必须邪恶,如同1990年代之后赵本山年年央视春晚称王和近年来小沈阳扮人妖走红之必然。

由此可知,反三俗建立不起新道德文化。反三俗绝不是来建立新道德文化的,而是共产党的抽筋文化展示。毛泽东在其1931年填写的《鱼家傲》一词里最后代表共产党向国民党代表的华夏民族宣告:“唤起工农千百万,同心干,不周山下红旗乱。”国共党争,共产党争夺国民党中央的领导权,就是其抽筋开始。此后湖南农民抢田、上海工人夺城、南昌军人暴乱等不务正业的活动和相关的思想文化宣传,就是继续抽筋。如此抽筋活动,通过江西苏维埃政府和陕北延安假抗日政府的战争和革命宣传一直持续,主要在中国农村地区,而且是局部。所谓中华人民共和国——共工部族(邪教)祸乱中华民国儒家礼教的假新中国——成立之后,抽筋在全国范围开展,党文化由此创建。反三俗不过是又一次党文化抽筋。

既然胡锦涛当前反三俗,不过是继承毛泽东开头的党文化抽筋,那么天然就不具有任何道德内容,只是共产党在黄河和长江游泳中的新的抽筋折腾。共工党族邪教历史告诉我们,所谓新道德其实就是邪教无真理、无原则的折腾做法的创新。每次运动折腾之后,暴力和谎言合成的党文化必定是、也只能是更加庸俗、低俗和媚俗。道德犹如陈酒,总是陈年古老的好,越非法无礼运动,越无道德。

整改掉江苏的《非诚勿扰》,今后的春节联欢会必定更加妖魔。整肃掉郭德纲的相声和草民匪气,是不是要给赵本山和小沈阳开拓更广大的市场空间?中国大陆的道德是绝对运动创新不出来的,堵水必积泥沙,“反三俗”必聚文化垃圾。共产党所有反这反那的活动,就是共工族的“堵”的历史传统的继承。看共产党的历史,“反三俗”活动,只会是内部恶斗。通过行政力量为共产党主旋律影视节目和党八股式的《新闻联播》争观众,水中捞月一场空之后,恐怕最后胡锦涛都得出场扮演潘冬子了。“咱”胡锦涛60大龄,老年童发,正在走向“新三俗”。

共工族历史上治水是堵为主,华夏族在大禹治水之后,采用了疏导治理。中国大陆的道德一直在中华民国,曾在1920年被英国哲学家罗素高度赞美过:中国“有最伟大的智慧”,中国人有“豁达的心胸”和“实事求是的态度”,没有把事实扭曲成“一种特定的模式”。因此,解决大陆的三俗问题,需要的不是反,而是解体共产党的红色文化,像意大利文艺复兴那样,复兴华夏族的先秦文化。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