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封杀郭德纲

2010-08-17 21:14 作者: 孙文广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近几天,国内反“三俗”,官方媒体发起了批判相声演员郭德纲的“运动”。自由亚洲电台报道:央视CCTV把矛头对准郭德纲,《人民时报》发文章说:“郭德纲把自己骂下了舞台”。中国曲艺家协会党组书记姜昆指责郭德纲会“遭到公众的抛弃”。BBC记者说:郭德纲成了“运动的靶子”。 南方周末报道:随后郭德纲“节目在北京台停播,其作品在图书市场下架,而《德云社》也进入了停产整顿,郭德纲一夜之间销声匿迹”。种种迹象说明,中国的强势集团要封杀郭德纲。

(一)相声的灵魂是讽刺丑恶,揭露时弊

郭德纲是中国的著名相声演员,他的很多段子广受观众喜爱。有些段子,引起人们思考深层问题。传说有一段郭德纲自称“不让播的段子”内容如下:

“这年头,警察脾气特横,说打就打,说骂就骂,越看越像流氓;流氓啥事都管,组织纪律性不断提高,越看越像警察。你能分得清,谁是警察,谁是流氓吗?

这年头,官员黑手常伸,得拿就拿,得搂就搂,越看越像小偷;小偷衣冠楚楚,风度翩翩教养十足,越看越像官员。你能分得清,谁是官员,谁是小偷吗?

这年头,导演生性风流,玩了这个,再玩那个,越看越像色狼;色狼和蔼可亲,循循善诱诲人不倦,越看越像导演。你能分得清,谁是导演,谁是色狼吗?

这年头,流言飞遍天下,基本属实,极少掺假,越看越像新闻;新闻一屁俩谎,隐瞒真相胡吹乱侃,越看越像流言。你能分得清,哪是流言,哪是新闻吗?

 

这年头,电影枯燥乏味,从头到尾都是宣传说教,越看越像政治广告;广告越拍越精,画面优美引人入胜,越看越像艺术电影。你能分得清,哪是电影,哪是广告吗?”

郭德纲这样的演员,讽刺当局,揭露丑恶,当然不会受到上层的喜爱,上面示意,打手到处都是。多年来社会上有个顺口溜:“我是D的一条狗,站在D的家门口,D教咬谁就咬谁,叫咬几口咬几口”这是打手的写照。

相声的讽刺是其灵魂。8月12日 “报刊文摘”上登了一幅漫画,刺猬宝宝问他妈:“自从我剪了刺,别人都来欺负我、嘲笑我”,这形象的说明了过去几十年中国的相声和小品脱离了讽刺灵魂,走进死胡同的根本原因。

(二)中国为什么出不了文艺大师

温家宝曾问中国为什么出不了文艺大师,看来总理为大师出世而焦虑。为此我在2007年2月写了一篇《建议温家宝看伶人往事》的文章(见网上《孙文广文集》),在《伶人往事》中章诒和女士既描写了1949年之前中国文艺界的繁荣,也揭露了在这之后的悲残经历,著名艺人,有的自杀,有的潦倒,数以百计的戏目剧团被封杀、解体,泥石流下,何谈大师?

20世纪在中国文艺遭封杀的事例层出不断,40年代延安整风,王实味因为写了一篇《野百合花》,讽刺当时的领导人:衣分三色,食分五等,结果遭到围剿,最后被枪决。

1949年后的五十年代,先是全国批判声讨电影《武训传》,57年把一批著名的作家刘宾雁、流沙河、王蒙等打成黑五类,使他们沉默22年。“文革”中文艺受到全面的封杀,最后只留下了九个样板戏,“文革”结束,80年代出了一批较好的电影,像《芙蓉镇》等,也有一批讽刺“文革”的相声很受欢迎,中央极左派忙着出来打压,反对“自由化”、“精神污染”。白桦写的《苦恋》,内容是揭露“文革”黑暗,结果受到自上而下的批判,封杀。 全面围剿。当时关在监狱中的我,实在看不下去,愤愤不平,1981年写了两篇“上书”一篇叫《关于“香火熏黑的佛像”——对批评《苦恋》的反批判》、另一篇是《讨论《苦恋》及有关“批评”的建议》,这两篇都是为白桦鸣不平,(已收入香港出版的《狱中上书》)。

今天批郭德纲和当年批白桦很类似,都是杀一儆百,要把文艺纳入歌功颂德、粉饰太平的轨道上去。不同的是当年批白桦是说他“反党反社会主义”,今天批郭德纲是说他搞“三俗”。有人问,现在有些演员的俗气,比郭德纲有过之而不及,为何他们可以上春晚,红得发紫,善于拍马逢迎,歌功颂德的演员都是当今的喜爱,他们常得奖励,倍受推崇,名利双收。郭德纲之“俗”与他们有天壤之别,现在却受到全面封杀。

有正义感的人们应该为郭德纲仗义执言。郭德纲做为一名相声演员有他创作、演出的自由的权利,有为自己辩护的权利。郭德纲不是没有错误,出现一些分歧应该摆事实、讲道理解决,如果犯了法要依法处置。任何仗势欺人,依靠垄断的权力封杀异见的行为都应受到谴责,甚至受到法律的追究。

在中国,在文化专政下是无法出现大师的。

(三)艺术应该雅俗共赏

现在有关领导,要反对艺术的三俗(庸俗 低俗 媚俗),何谓低俗、何谓庸俗各人解释不同。艺术当中有比较高雅和比较通俗的,发展艺术应该有个雅俗共赏的氛围。高雅有高雅的市场,通俗有通俗的观众,各有各的爱好,各有各的欣赏。雅俗之间可以包容共存,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不要强求一律。两者不应该偏废。对京剧,有人欣赏,有人看了就睡觉,古人有云:君子不夺人之美,不强人所好。社会大众当然欢迎那些讽刺丑恶揭露黑暗的作品。有些人劳累一天回到家中,想看些通俗、逗乐、搞笑的节目。为什么不可以?

(四)艺术的生命是自由

发展艺术,繁荣文艺,最重要的是:保障创作自由,演出自由。习惯于专制的人去管艺人、去领导文艺,那是文艺的灾难。

自由是艺术的生命,谁要剥夺了作家、演员、观众的自由权利,那就是历史的罪人。聪明的领导人,应该尊重民间喜好,不要为文艺打造样板、制造清规戒律。2010年又出现了围剿郭德纲的事件,说明当局对待文艺,仍然没有端正态度。仍然没有养成尊重文化人权的习惯,仍在坚持专政思维。

一个政权,如果它既不能接受法治的监督、制约,也不容忍文艺的讽刺、揭露,那么最后等待它的只能是彻底的腐败、腐朽,即使其外表被粉饰得多么伟大、辉煌,也逃脱不了坍塌的命运。让它最后倒下的可能是一根稻草,一阵微风,或者像雪崩前的一声枪响、一声怒吼。不论是古罗马、清王朝或苏联,其崩溃的主因都是内部、整个机体的腐烂。

2010年8月16日 于山东大学 0531-88365021 13655317356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