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为何喜欢纪登奎憎恶彭德怀?(图)

2010-08-25 19:55 作者: 李悔之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纪登奎

同样是毛泽东,有一位下属在他面前坦承“整过人”、“整错过人”;还承认“杀过人”、“也杀错过”……然而,不但没有受到毛泽东的指评,还为此受到毛泽东的器重。从此官运亨通。从一位党的中层干部成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

这就是纪登奎。

而另一位就是众所周知的彭德怀元帅,因为在庐山会议上向毛泽东讲了真话,但却被打为“反党集团”头子。直至遭迫害致死。

同样是讲真话,为什么得到绝然不同的下场?

这就是本文试图探讨的。

只要年上五十岁、长期关心时事的中国人,相信对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的纪登奎老人都不会陌生。他与华国锋一样,都是在地方任中层领导时,经毛泽东发现、长期观察并一手提拨为“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众所周知,被毛泽东赞为“厚重少文”的华国锋是因为长期任毛泽东家乡的“父母官”,经常与毛泽东接触而被被赏识、器重和提拨的。而长期在河南任中层干部的纪登奎是怎样被毛泽东看重和提拨的?且看《毛泽东为啥信任纪登奎》一文中的一段文字:

对1951年春,毛泽东乘专列由北京沿京广铁路南下视察,途经许昌时,停车听取许昌地区领导人的工作汇报,着重想了解县、市一级党的建设和宣传工作情况。

纪登奎当时是许昌地委副书记兼宣传部长。他登上列车,见到毛泽东,不免有些紧张。他自报家门,说:“主席好,我是纪登奎。”

毛泽东见是一个年轻小伙子,示意他坐下,说:“你年纪不大嘛,有30岁吗?”

纪登奎回答:“快了,今年28岁啦!”

我58岁,过两年就是耳顺之年了,你还不到而立之年。”毛泽东说着,点燃一支烟:“路过这里,想听听你们这里的情况介绍。”

纪登奎先扼要地介绍许昌地区的地理人口、历史文化、乡土风情、资源物产等方面情况,汇报土改、治淮、抗美援朝、农业生产和互助合作等工作,然后,着重汇报许昌地区如何建立党的宣传网,以宣传工作为龙头,带动其他工作蓬勃开展,密切党与人民群众联系的经验。

 纪登奎操着一口带山西腔的河南话,说得非常流利。他本来准备了一个稿子,因为这些都是他工作中经常接触的东西,很熟悉,用不着看稿子也说得很清楚。在说到一些数字和具体事例的时候,他有意放慢速度,放缓口气,以便让毛泽东能够听得更清楚。

纪登奎一口气讲了一个多小时,如果不是给他规定的时间已到,他还会滔滔不绝地讲下去。

不过,要汇报的主要问题他还是都汇报了。

毛泽东对纪登奎的汇报比较满意。他看着这个不到30岁的地委副书记兼宣传部长,听着他的工作汇报,常常不住地点头,还不时在本子上记着。

纪登奎汇报完,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就在这时,毛泽东突然向他发问:“你挨过整吗?”

纪登奎感到十分突然,把杯子放下,不知道毛泽东为什么问他这个问题。

他抬头看着毛泽东,毛泽东也正看着他,等待他的回答。

纪登奎未加思索,立刻直言不讳地说:“挨过,挨过两次。”

毛泽东对他的坦诚感到满意,马上联系到自己,坦率地说:“我挨过三次,比你多一次。”接着又说:“挨点整,有好处。”像是在安慰他。

说完,毛泽东看着他又问道:“人家整你,是整对了,还是整错了?”

纪登奎说:“整错了。两次都整错了。”

毛泽东注视着他,没有说话。

纪登奎从毛泽东的眼神中,似乎觉得在问他为什么整错了。接着,他简略地介绍了自己在冀鲁豫两次挨整的经过。

毛泽东听了,话题一转,又反问他:“那么,你整过人吗?”

纪登奎依然诚实地说:“整过。整人比我挨整要多。”

“整错过没有?”

纪登奎说:“有,也整错过。”

毛泽东突然严肃地问道:“你杀过人没有?”

纪登奎稍稍怔了一下,心想主席怎么问起这个问题。毛泽东的眼光正对着他,他没有再犹豫,立刻答道:“杀过人。剿匪,反霸,镇压反革命,杀了不少人。”

毛泽东又盯着他,问:“杀错过人吗?”

纪登奎答道:“也有杀错的。”

他见毛泽东听得那么认真,便进一步解释了杀错的原因,说那是在情况非常紧急时发生的,没有来得及做调查就把人杀了。最后承认:“是我的工作没有做好。”

……

毛泽东对纪登奎的回答十分满意。认为这位坦承“整过人”、“整错过人”;还承认“杀过人”、“也杀错过”的年轻人是一位品质诚实的好干部。也就在这次会见后不久,纪登奎便被任命为中共许昌地委书记。该地区管辖17个县、市,时年纪登奎仅28岁,是全国最年轻的地委书记。

这时,有人或许会问:毛泽东不是因为彭德怀在庐山会议上讲了真话,而被毛泽东打为“反党集团”头子的吗?为什么他又喜欢讲真话的纪登奎?这是否矛盾啊?

其实,这个问题一点也不矛盾。毛泽东是一位极富心计的政坛枭雄、权谋家。他当然极希望部下对他讲真话。憎恶下属用假话骗他。但是,他极希望听到真话,并不意味着他虚怀若谷,更不意味着他开明和民主。而是因为他作出任何一个决策、对策和权谋,都须要真话——真实的情况作重要的参巧依据。否则,他就成了瞎子、聋子。所以,这是一位统治者必须具备的权术和统治手段。

也即是说,作为至高无上的领袖,毛泽东与所有最高统治者一样,并不是任何时候都要听真话。换言之,讲真话的先决条件是他希望听真话的时候——要了解真实情况的时候。而不喜欢、甚至不容忍下属不分场合讲真话。因为这有可能损害领袖一贯英明正确形象,进而动摇领袖的地位。所以,如果有人不善于“揣摩圣意”乱讲真话,下场往往是可悲的。纵然像最高领袖的老朋友梁漱溟、老战友彭德怀,也难免挨整,乃至终生受迫害。

这就是非民主体制任何时候都不能消除的弊端。

纪登奎其实骨子里并非是一位迂腐的老实人。而是一位善于观颜察色、擅长权术变通的聪明官僚。他当初之所以在毛泽东面前坦承“整过人”、“整错过人”;还承认“杀过人”、“也杀错过”等难得的“老实话”,是因为他内心敏锐地觉察到了面前的最高领袖对他的工作汇报发生了好感,因而进一步考验他的品德和忠诚。而后来随着地位和形势的变化,他的本来面目就暴露无遗了——

“文革”开始了,这时已是河南省委领导之一的纪登奎,被红卫兵当作“走资派”进行揪斗。据后来纪登奎向毛泽东报告:“挨斗不少,有几百次。坐喷气式飞机就是把头低下,两只胳臂背向后面,就跟割麦子差不多吧。”……

然而,这时毛泽东发表了一句“最高指示”——“纪登奎是我的老朋友”。此话一出,不但使纪登奎立即得到“解放”,而且被“选”为“河南省革命委员会”第二副主任(第三把手)。在不久的“九大”上,还被“选”为中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

“感遇皇恩”的纪登奎这时从一个极端走到另一个极端了。在“九大”发言之时,纪登奎这时完全忘记了“文革”是如何将他斗得死去活来的。更无视他亲闻目睹的种种罪恶,而是倾情称赞:“这次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太好了。对我教育太深了。”在短短10分钟的发言中,居然有37处提到毛泽东。他在发言的最后,一连呼了许多革命口号,其中一个口号是“紧跟毛主席就是胜利”!

“好的制度可以使坏人变好人;坏的制度可以使好人变坏人”。历经诸多政治风云之后,在讲真话最终要吃大亏的严酷现实面前,纪登奎最终一步步从一个相对敢讲真话的人,变成一个毫无原则的阿谀奉承之徒了。

(本文资料出自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毛泽东为啥信任纪登奎》。)

来源:博客中国

本文短网址: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荣誉会员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加入看中国会员

神韻作品
donate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