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云专栏】一周要闻述评(2010/09/13-09/20)

2010-09-21 11:08 作者: 李立云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记者李立云报道】上周,江西抗拆迁自焚事件又有了一些新的变化进展,人民网开通新栏目“直通中南海”能否实现官民对话;买菜刀要登记,广州亚运会新安保措施比较让人啼笑皆非;北京出现专职暴力截访的保安公司,好一个商业化运作模式;中共宣传部下令各地都市报解散,党中央机构可以肆意妄为;抗议豆腐渣河坝,舟曲民众走出伤痛走向抗争;“9•18”周年,中国多处现反日示威成为本周最大热点。

*江西抗拆迁自焚事件 网民谴责官方倒打一耙的说法*

传出以自焚拒绝强拆而在场官员阻止救人的江西省抚州市宜黄县,县政府十二日晚上发表说明,指钟家三人并非自焚,而是以泼汽油威吓前来动员的官员时不慎烧伤自己;但涉事的钟家家人称,政府的情况说明是倒打一耙,毫无根据。而网友亦倾向相信烧伤者,更指责政府冷血。

一家三口抗拒拆迁自焚事件十日发生,自媒体十二日曝光后,事发地的宜黄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同日下午在网上发表题为《关于“宜黄县一拆迁对象泼洒汽油不慎烧伤”的事实情况》的说明。《情况》称:拆迁对象钟家“故伎重演,将早已准备好的汽油泼洒在二楼窗户、墙壁和自己身上。但因风吹溅起的火星点燃了叶忠诚身上的衣服,叶忠诚慌忙将着火的衣服脱掉甩出去,不慎点着身边的罗志凤,二人其实并没有自焚意图。”《情况》续称,从二楼丢下一个像人形火球的,其实是钟如琴扔下的一件已经点燃的泼洒了汽油的衣服,而她本人亦被火星溅到身上引起燃烧,跳下地面。

另外,《南方都市报》的网上调查表示,一个早上已有近四百人投票,当中近九成仍认为伤者是有意自焚,只有約7%相信政府版本,更有网友留言,指政府冷血,“什么时候都忘不了狡辩。没有一丝一毫的人性”;又有人指,“不管是不是有意自焚,强拆总是违法的!”;另亦有网民指,官字两个口,“专门吃百姓,吃了还不认账”。

点评:

黄县人民政府办公室发表的声明显然是漏洞百出站不住脚,声明中说“钟家人将早已准备好的汽油泼洒在二楼窗户、墙壁和自己身上。但因风吹溅起的火星点燃了叶忠诚身上的衣服,叶忠诚慌忙将着火的衣服脱掉甩出去,不慎点着身边的罗志凤”,从以前的报道和照片上看,叶忠诚与罗致凤是在屋顶,在屋顶泼汽油能是有意往二楼窗户与墙壁上泼吗,那可是非常难于操作的,之间还隔着三楼呢,真要那样去做,就应该在二楼的阳台去做,是不是这个道理呢。

说风吹溅起的火星点燃了叶忠诚身上的衣服,这个火星从哪里来,没有已经燃起的火源风再大也吹不出火星来,如果火是叶忠诚点起来的,应该是泼完汽油再去点火,那么叶忠诚究竟把汽油泼到哪里,如果泼到二楼窗户叶忠诚应该到二楼去点火怎么可能在屋顶。衣服上如果不是事先淋了汽油等易燃液体,还不至于到了沾个火星即着的地步。还有以前报道说三人烧伤严重有生命危险,那么是需要一段燃烧时间的,假如说是火星点燃了叶忠诚的衣服,刚开始肯定火势不大,叶忠诚又马上把衣服脱掉,那么即时有烧伤也是很轻微的。

接着又说叶忠诚甩出的衣服不慎点着身边的罗志凤,姑且认为是这样的情况的话,那么罗致凤就没有自焚意图应该自救脱衣服或者灭火吧,叶忠诚在旁边也不会袖手旁观应该出手相助,那么罗致凤也不会被严重烧伤,而照片上显示罗叶二人同时燃烧,而且保持一段距离,那么依此推断官方的说法不能成立,至于钟如琴的情况判断也是跟罗叶二人类似的。还有自焚发生后的另一篇报道说一名记者闻讯后伪装成钟如琴亲属进入医院与当地几名官员的对话,当时的谈话中官员被记者质问的理屈词穷,并没有用引火上身来为自己进行反驳辩解,这也可以佐证官方的说法是后编出来的。

由此可见当地官方摆出一副睁眼说瞎话将流氓进行到底的态度,在继续引起民众的愤怒与反感。事件当前还在继续发展之中,自焚着当中会不会有人死亡,房屋还会不会被强拆,钟家还将如何为了自身权益而抗争,当地政府又将如何耍流氓,舆论也在继续高度关注之中。

*中国网民“直通中南海”没有一条得到回复*

中国政府9月8日罕见地开通1个网路留言板,让民众可向最高领导人表达意见,而老百姓也一点时间都不耽误,立即对政府提出异常坦率的批评。留言板上週开通以来,已有成千上万条网民意见,除了预期中对共产党领导的歌功颂德,也包括对言论自由、官员贪污以及政府房屋政策的抱怨。有网友表示:留言板虽好,效果有待观察,希望能等到各位领导人的回复才是真的好。

综合法新社和中国媒体报道,人民网出现了一个新栏目“直通中南海”。点开该栏目,右侧是中央政治局9位常委的照片,照片下有留言按钮。此外在中央政治局委员及书记处书记的名字一侧也有留言按钮,网友点击按钮即可进入留言页面。在同一个页面,网友还可以给各中央机构留言,包括中纪委、组织部、宣传部、政法委等机构在内,网友均可以点击进入,在留言框内输入留言内容。

网页上,红色的“中南海大门”敞开,“为人民服务”几个大字下端正地写着:“直通中南海”。网民想对中央领导人和中央机构说什么,尽可在上面直抒胸臆。

据了解,留言板无须注册就可留言,既可以用个人身份,也可以用党组织(单位)身份提交,网民还能对其他留言进行讨论和点评。

留言板上週开通以来,已有成千上万条网民意见,除了预期中对共产党领导的歌功颂德,也包括对言论自由、官员贪污以及政府房屋政策的抱怨。

“直通中南海”的开设,受到了网友们的欢迎和热捧。但也有网友表示观望,留言板虽好,效果有待观察,希望能等到各位领导人的回复才是真的好。

点评:

现在还不能确定人民网开通这个“直通中南海”的真实意图是什么,但是却十分怀疑这个栏目的建立真的出自中共政治局9个常委的意见吗,如果9个常委都有同网民对话的意愿,起码针对这件事也得开一次政治局会议来商讨落实这件事才行,如果意见都不统一哪个领导人先尝了螃蟹,都可能在中共高层引出一场风波。

实际上跟民众对话这件事也很难做成,抛开中共领导人是好是坏不说,中共领导人确实每天工作繁忙,因为中共领导人生怕权力旁落,事无巨细只要是在权力范畴啥事都想插手拍板,对下面也不那么放心松手,每天的危机感随时伴随。中共领导人除了每天处理公务,另外得花相当心思在预防政权危机与党内权力争斗下,那还有多少心情去上网回答民众问题呢。中共领导人习惯了事先安排好的民众会面来作秀儿,这样直接面对网民提出的棘手问题,恐怕哪个领导人也不肯抛头露面,哪怕是平时总喜欢作秀儿的。

如果领导人真是忙的脱不开身,完全可以由秘书或办公室来处理,可如今无人理睬。所以这个“直通中南海”整个就是一个幌子,并不能代表中共领导人的想法,现在只能猜测是中共哪个部门授意下搞出来的,很可能是中宣部。用意可能一是搞些冠冕堂皇的表面样式应应景,二是利用它来测试一下如今的社会民意如何。不过成千上万的或赞扬或批评留言都得不到回复还是要招致批评与不满的,也证明了中共政权一贯作假的本来面目。

*买菜刀要登记 胡温新政一景*

广州主办亚运连菜刀都得管制!据广州日报14日报导,广州市公安局起草《广州市人民政府关于加强刀具安全管理的通告(征求意见稿)》,虽公告仍在征求意见中,但已有超市开始试行买刀“实名制”,购买菜刀、大型水果刀等都得登记个人资料,网友笑称:“每家都有菜刀,该不会要补登记吧?这是反恐吗?要不干脆限制到亚运结束前不准煮饭。”

买菜刀登记6项资料

报导中指出,数月前开始,广州市某些区域就已提前试行“买菜刀实名制”。购买者需填写姓名、地址、身份证号、购买刀具的种类、数量以及用途等6项数据。家住天河区天润路的王伟,8月到番禺石基镇访友时,朋友就指着身边刚买的菜刀说:“得凭身份证买。”超市营业员要求他得“拿身份证来看,还要登记号码,这是派出所要求的。”至今番禺已有多个地区的辖区派出所试行此措施,广州市已逐步试行此条例。

买菜刀实名遭异议

实名制买菜刀就能安保?网友回应:“谁家都有菜刀。以前谁家买菜刀也没进行过实名登记。难不成还要像手机实名制那样进行遥遥无期的‘补登’?谁规定犯罪分子行凶非要买新刀?某些黑恶势力可能已持有管制类刀具,没必要到亚运期间才‘临时抱佛脚’。”一语道破实名制买菜刀的荒谬乖诞。

网友直言:“如果一个地方平时治安状况不佳,治安联防与预警能力不足,遇到重大活动搞突击‘整顿’,那才是‘临上花轿现扎耳朵眼’。买刀时填写‘姓名、地址、身份证号、购买刀具的种类、数量以及用途’有多少安保效果?即便个别人怀有不轨之心,会如实填写‘要行凶’吗不使用?如果反恐从实名买刀开始,买锥子、捡砖头是否也需要登记?当局管理者的思维,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有分析人士更指出:“这样做不仅不能降低亚运期间的风险,凸显出的是目前中国的百姓对政权的不满和当局内心的不安与惶恐,解决不了任何实际问题。”

点评:

广州亚运会即将临近,当局又变得高度紧张起来,就是害怕面子工程丢了面子,弄的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总要做点啥事平衡一下心理。对于当局来说,人力不用白不用,资源不使白不使,反正也不当是自家的。管它成效如何,百姓是否有怨言,遭冷嘲热讽也不在乎,为的是应付上级,只要搞出声势,搞出规模,把民众折腾一番,嘴里骂着还不得不服从,目的就算达到了,运动会不光是运动员运动,借机可以运动一下老百姓。从奥运国庆到世博亚运,中共的一个个露脸工程经常令当地民众怨声载道苦不堪言,不过到了明年也就可能没有什么活动了,风水轮流转,希望该转到老百姓折腾中共的时期。

*北京出现专职暴力截访的保安公司*

北京出现受地方政府信访机构雇佣委托,专司暴力截访,并将信访者非法拘禁后,交由信访官员带回的专职保安公司。最新一期的《财经》杂志报道说,至少有七个不同省份的十多名来京上访者反映,近年来,他们遭遇到一家保安公司的非法拘禁。这些人的遭遇相似,突然被一群身穿深蓝色制服,头戴“特警帽”,左右胸前挂有黑底白字“特勤”标志的不明身份者带上车后。然后,他们的手机和身份证会被没收,并被带到隐秘地点关押,直至被属地官员接走。上访者被关押的执行者其实是北京市一家保安公司:北京安元鼎安全防范技术服务有限公司。这群身穿深蓝色制服、戴“特警”帽、胸牌印有“特勤”二字的人,其实是安元鼎的保安。

许多被关押者获得自由后,仍不知道自己被关押的地点。少数人通过路牌等印象重新找到这些地方,有访民获得自由后报警,但安元鼎依然无恙,业务照旧。

目前已知安元鼎的关押地点至少有三处,一处在北京南三环和南四环之间的成寿寺路;一处位于南城更偏僻的一个村庄内的废旧仓库,“高墙、大铁门”;其总部则在北京朝阳区南四环红寺桥附近。而更多地点过于隐秘,无从寻找。这些关押地点散落在北京城各处,环境脏乱、安保严密,被关押者不仅行动、生活不便,内心的恐惧犹胜生活条件的艰苦。

《财经》杂志记者调查发现,安元鼎公司的大股东是自然人张军,占股60%,其余四名股东耿天丽、万树祯、张杰和梁增斌,公司2008年年检资料显示,当年的营业收入高达2100.42万元。

2007年,安元鼎获得了由人民日报社等12家单位联合授予的中国保安服务“十大影响力品牌”。安元鼎目前有保安3000余名,它将公司旗下的保安分为普通保安和特保,特保就是特勤人员。

要成为“特保”,必须“身体强壮,至少要1米75以上,上访的闹事要制服得了”,此外,在北京市保安网,安元鼎的招聘启事要求应聘人“家庭成员无涉法涉诉上访”人员。

安元鼎的截访业务甚至已进入上海、成都等地。2010年8月5日,江西访民揭辉民在入沪前的检查站被发现带有上访材料,当天即被安元鼎四名“特勤”押送回家。

2008年,北京邮电大学教师许志永曾发动志愿者举报“黑监狱”(即涉嫌非法拘禁访民的关押点)。这一度让相关关押点行事谨慎,同时也变得更加隐蔽。2009年8月,21岁的安徽上访女李蕊蕊在北京聚源宾馆被驻京办雇佣的看守人员强奸,更引起轩然大波。

2010年7月后,北京官方要求各地撤销县级驻京办,但有相当多的地方政府出于维稳、信访压力而保留了相关人员,“隐形驻京”。一位中部省份的县级驻京官员介绍,李蕊蕊事件后,其上级领导一度要求他们不要将上访者交由他人看管。

这位官员认为,安元鼎正是在地方政府巨大的现实需求下产生:有截访与看管的需求,就有人专门做这种生意。

当记者以信访官员身份与该公司联系,在被问到“把几个不听话的上访的、放你们那多少钱一天”时,对方答复:“头天300元,以后每天200元”。

对方还称,“可以提供正规运输发票。”

点评:

中共地方当局的暴力截访行为,就是中国政权黑社会化的具体表现,暴力截访与黑帮绑架没有什么本质区别。各个驻京办的截访人员未必就是公安身份,那么没有拘捕他人的权力。就算是公安,上访人员也不是法律认定的犯罪嫌疑人,也是不能随便拘捕押回本地的,所以这些都是属于政府的非法行为。

后来因为地方当局暴力截访造成的形象影响十分恶劣,北京官方要求各地撤销县级驻京办。使得北京出现专职暴力截访的保安公司,那么中共当局的黑社会特色也没有变,而这家保安公司则彻底沦落为名副其实的黑社会犯罪组织,那么就出现了官商两股黑社会势力互相联合利用的情况。

这家黑社会保安公司被人举报后安然无恙,并非因为中共当局不了解情况。中共当局的国安特务遍布天下,社会上的风吹草动都在掌握之中,包括自身官员们的举止行为。现在是如果处理这家保安公司就得牵扯到地方政府的问题,又将牵扯中共自身的形象,暴力截访这个问题十分敏感触碰不得,也有可能中共当局就是暗自希望这样的公司替他们行使作用,所以这家保安公司胡作非为中共当局就只能装聋作哑了。

*中共宣传部下令各地都市报解散*

中国媒体消息人士14日表示,中国共产党宣传部曾在9月上旬,针对中国大陆各地以“都市报”为名的商业平面媒体,下达解散命令,但消息至14日才得以揭晓。

这名消息人士说,中国政府这麽做的原因,除了对这些以报导各地商业新闻,主张在地新闻,并且彼此串联的媒体充满警戒心之外,也希望藉着这道解散命令,增加国营通信媒体新华社在各地媒体的引用率。

受到解散命令的各地“都市报”,都是“都市报联盟”独立组织的成员。截至目前为止,各地的“都市报”都是由当地记者采访当地新闻,除了在当地“都市报”刊登外,也提供其他的商业媒体使用。各地的“都市报”可以在不使用新华社报导的情况下而独自营运。

点评:

中宣部其实从名称上看是个中共的党务部门,性质上不是国家部门也不隶属于国务院。一个党派拥有自己的宣传机构对外阐述自己的政策主张也算是正常的,职权范围也该归于党内才对,然而在中共政权统治下搞的党国不分党政不分,使得中宣部可以插手国家事物管理,并拥有相当大与相当广的指挥操控权力。

在民国时期无论是北洋政府还是国民政府统治,中国民众都拥有极大的新闻,言论、出版自由,全国可以民间独立办报两千多家,有批评抨击政府的言论也不会怎么遭到打压禁止。然而中共建政后就全面控制了中国的新闻出版宣传机构,目前中国大陆的所有新闻出版媒体几乎都是国有企事业单位,私营机构被禁止存在并被定为非法。

各地都市报其实本来也都是在中宣部控制下的的党的喉舌,但也会考虑一下经济效益而发展些自身特色,也懂得多发些贴近民声的新闻评论才能争取更多的民众去订阅购买,然而这也是中宣部所不能容忍的,就动用强权加以解散,就算先不谈该不该解散,解散也本该由国务院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来决定,现在中宣部以党权压国权,这也使得早已臭名昭著的中宣部又增加了一桩罪状。

*抗议豆腐渣 河坝舟曲官民冲突*

数百舟曲灾区民众昨日聚集县政府大楼前,声讨拦河大坝的豆腐渣工程,是导致泥石流的人祸。

甘肃舟曲泥石流灾区数百民众怀疑山中的拦河坝质量有问题,指灾害是人祸所致,昨天到县政府讨说法。官民双方一度激烈争辩。至中午12时,民众不满官员说法,拉横幅抗议,直至下午3时才陆续散去。

数百人县府拉横幅

据当地消息透露,昨晨9时,包括月圆村幸存者在内的近百名民众前往舟曲县政府,质问灾害原因。县官员以“天灾”回应,但在县长面前,请愿民众用手将搜集到的拦截坝水泥块,像面粉一样捏碎。官员再以“调查结果,需3个月时间”回应,引起民众不满,双方一度发生激烈争执。

河坝水泥块一捏就碎

12时许,愤怒民众冲出县政府大楼,在门前广场拉横幅、持拦河坝现场抗议,引起过往民众响应。参与者薛先生表示,“早期修的水坝都完好,最近几年修的坝都塌方。亲人已逝,豆腐渣工程害人,誓要为逝去亲人讨公道。”

8月7日深夜,近200万立方米泥石从上游三眼峪等处涌出,三眼峪中7道拦河坝全部被冲毁,造成近舟曲2000人死亡。虽然当局多次解释事件为“天灾”,但民众认为是“人祸”导致,多次向政府追讨调查结果。

点评:

今年9•18临近,人们在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民间如何举行抗日示威之时,不曾想舟曲这个2010年难以让人忘却的地方又发生了民众抗议政府的示威。今年舟曲发生的泥石流灾害之惨烈轰动了全国,震惊了世界。灾害发生不久人们就开始对造成灾害的主要原因纷纷发表看法,天灾还是人祸各方意见不一,政府也大量在各处刊文阐述灾害是由天灾造成,而民间则不以为然,强调是人祸造成的结果。那时双方还只是在网上引起的文章争论。

这次舟曲民众主动站出来抗议示威,一定程度说明了人祸造成论很得人心。由于泥石流对大坝的冲击力不会高于洪水,从洪水带来的泥石流不会含有巨型石块,不像从山上落下的泥石流由于高度差现成的冲击力那么大,在水中泡着的泥石流密度是相当稀释的,并没有洪水的压力更强,甚至对洪水的冲击力起到缓释作用,然而七道堤坝都被泥石流冲毁,笔者似乎也没听说过世界其它地方堤坝有被泥石流冲毁的先例,甚至有些文章讲到『在日本的山区,拦截坝是一种防治泥石流的通常手段』,这样看来舟曲的堤坝真可以说是不堪一击。

这次舟曲抗议示威可能还要继续下去,经历了群体亲人丧失之痛的民众不会怎么畏惧当局的打压与利诱,能够拿出足够的勇气进行抗争,而当局难以在这个引起同情关注的悲伤之地施行镇压引发外界的愤怒与不满,也很难给当地民众再扣上什么栽赃陷害的帽子,所以这次抗争预目前估会使得当局做出妥协。

*“9•18”周年 中国多处现反日示威*

钓鱼岛撞船事件仍未解决,中国多处城市有民众乘“9•18”事件79周年之际举行反日示威。

北京、上海、深圳和发生“9•18”事件的沈阳都有民众示威。参与群众要求日本释放被扣留的中国渔船船长詹其雄,并高喊“日本人滚出钓鱼台”、“美国人滚出亚洲”的口号。

中国警方在日本各驻华使领馆外戒备。来自香港的报道称,深圳警方对当地反日游行进行干预,带走了数名示威者。与此同时,中国各主要城市也同时举行了官方的“9•18”事件纪念活动。

此前来自日本的报道称,中国民间保钓团体申请在北京举行大规模反日示威,并已获得批准,但是中国民间保钓联合会否认策划了示威。

自钓鱼岛“闽晋渔5179”号撞船事件发生后,中国官方采取了强硬态度与日方进行交涉,双方关系迅速恶化。

但是此间分析认为,中共当局担心2005年的反日怒潮再现,最终反而危及中国社会稳定,因此将设法阻止示威规模扩大。

日本使领馆此前促请在华国民注意自身安全,呼吁日本人避免到人多的地方,在与中国人接触时最好注意言行。

防空警报

今年的“9•18”事件周年由于适逢9月第三个星期六,是中国法定“全民国防教育日”,因此多处城市都拉响了防空警报。不过上海市本周宣布今年不组织防空警报试鸣活动,引起了不少网民的批评。

上海市政府解释称,由于正在举行世博会,为免在参观游客之间产生恐慌和混乱,因此今年破例不拉响防空警报。

1931年发生的“9•18”事件被视为日本入侵满洲以至于整个中国的转捩点。

日本于事后全面进攻中国东北,至1937年再发生卢沟桥事变,中日战争至此全面爆发。

二次大战结束至今65年,中国民众的反日情绪仍然普遍存在。

点评:

这次示威活动事先就已经被炒的沸沸扬扬引人关注,但从出现示威的城市数与参加人数看,都还少的可怜,虽说有中共当局对此次游行示威的严格限制,有05年反日浪潮遭到镇压的教训,但相对中国民众普遍对日本侵华与占领钓鱼岛的痛恨,此次反日示威规模如此之小,倒说明外界认为中国民族主义高涨并非如此。大多数中国人还是显得漠不关心只在乎自身利益,或者也有这些年来对参加群众运动的陌生,冷淡与顾虑害怕。参与者只是少数怀着强烈反日情绪的,有行动勇气的,好表现自己的人士。

从笔者本人的预估情况看,这次反日示威闹过之后,中日之间的对立关系,无论是官方还是民间,都不大可能朝着纵深方向去发展,以后一段时间可能趋于平稳与降温。中国当局害怕民众借机造反不会再火上浇油,日本当局经过中共这番假模假样的强硬表态也会有所顾忌,不会有进一步使事态升级的举动。那些参加反日示威的带头人气也出了火也发了态度也表达了,也难于继续发动下一步反日行动,或者只能寻找等待下一个引发抗议行动的时机。中国社会民众可能会把目光转向下一个关注点,那就是即将召开的中共新一届党代会。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