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云专栏】一周要闻述评(2010/09/27-10/03)

2010-10-05 04:26 作者: 李立云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记者李立云报道】上周,中国发表人权白皮书招惹来的是更多不满与批评,《南方都市报》的漫画编辑邝飚的私人创作却遭到工作单位的处罚显得不合情理,北京的安元鼎保安公司被立案查处也未必能改善访民的境遇,揭露当地色情业的网络小说竟被扣上淫秽作品罪名引发关注,樊奇杭被执行死刑杨金柱律师一怒冲天誓要最高法院院长下台。

*中国发表人权白皮书自诩有长足进步*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26日发表《2009年中国人权事业的进展》白皮书,声称中国在加强民主法治建设、完善人权的司法保障体系、积极开展国际人权交流与合作等工作上,都有长足的进步。白皮书特别以城乡按相同人口比例选举人大代表的颁发,凸显它所形容是“扩大了人民民主权利”。

白皮书说,截至目前,中国现行有效的法律234件、行政法规690多件、地方性法规8800多件,已基本形成了以宪法为核心的法律体系和人权保障法律制度。

白皮书指出,2009年1月至2010年3月,全国人大及其常委会共审议了25件法律和有关法律问题的决定草案,通过了18件,修改了选举法、邮政法等8部法律,进一步加强了人权的立法保障。特别是2009年3月第十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三次会议作出的关于修改选举法的决定,明确规定城乡按相同人口比例选举人大代表,增加了人大代表的广泛性,更好地体现了人人平等、地区平等和民族平等,进一步完善了选举制度,扩大了人民民主权利。

此外,白皮书指出,中国依法惩治犯罪,保障公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和其他各项人权不受侵犯。2009年,检察机关共批准逮捕各类刑事犯罪嫌疑人941091人,提起公诉1134380人。各级人民法院审结一审刑事案件接近77万件,判处罪犯接近100万人,执结各类积案340万件,依法维护了被害人的合法权益。

此外,公安机关出台进一步规范执法措施,公安部去年制定《公安机关执法细则》,明确规定公安机关办理行政、刑事案件的具体操作规范;发布《关于修改〈机动车驾驶证申领和使用规定〉的决定》,进一步放宽对下肢残疾、手指残缺和听力障碍人员驾驶机动车的身体条件规定。

在推进国际人权交流的工作上,白皮书说,中国积极开展国际人权交流与合作,努力推动国际人权事业健康发展,当中包括中国积极参与联合国人权机构工作,发挥建设性作用,推动各国以公正、客观和非选择性方式处理人权问题。

白皮书说,中国去年首次接受人权理事会国别人权审查。在审议中,中国以严肃和高度负责的态度全面介绍中国人权事业的发展、面临的挑战和努力目标,与各国进行了开放、坦诚的对话。白皮书宣称,中国在人权领域作出的努力和取得的进步受到许多国家的肯定。

《2009年中国人权事业的进展》是中国政府自1991年以来发布的第九份人权白皮书。

点评:

先从文中的内容上看,说制定了多少多少条法律法规就能代表人权进步吗,二者之间也没有必然联系,中国秦朝时实行法家统治制定严刑苛法特多,可秦朝是中国古代历史上最为黑暗暴政的时期。拿现代社会来说,新加坡可能是世界上制定法律法规最多的国家,但新加坡也不是人权状况很好的国家,时不时的也会受到些侵犯人权的指责。中共政权今天前说制定这个法,明天说制定那个法,中共统治了中国六十年还不能使自己的司法制度基本完备,这不就很是个问题吗,对比一下推翻了萨达姆政权才几年的伊拉克,虽然恐怖袭击与民族教派冲突时有发生,可人家的司法制度人权状况却已经没什么明显可指责的了。

文中提到了明确规定城乡按相同人口比例选举人大代表,这又有什么值得吹嘘的,这应该是制定选举法一开始就具备的,何来60年后才要做起。农村情况不清楚,笔者跟绝大多数城里人一样,几十年也没机会或条件参与过投票去选举哪怕是区人大代表,没见政府组织过什么投票活动,据说几年前泛蓝联盟的张子霖要独立参选人大代表,结果遭到打压。城市公民可以选举的一般就只能是居委会主任,还是近年才执行。人大代表基本上属于官员企业家与社会知名人物,由上级领导指定产生,民众哪有什么真正的选举权。

又说中国依法惩治犯罪,判了多少人结了多少案,那不能说明人权改善,反倒说明中国社会犯罪率高人权难有保障,这其中由于公安机关刑讯逼供与严打运动造成的冤假错案又有多少,有权势的贪官污吏又被处理了多少。中国有民谣称:中国处级以上的贪官拉出去挨个枪毙有冤枉的,隔一个枪毙肯定有漏网的。

说去年才制定《公安机关执法细则》难道不觉得晚了点,老百姓的口头语“现在的土匪在公安”还是一成不变,没有有效的权力制衡监督,制定再多的法律也是摆样子。像放宽残疾人驾车限制这种鸡毛蒜皮的事也能拿上来显摆,不是在避重就轻吗,不觉得在国际社会丢人吗。多少关键重大的人权问题怎么不去改善呢。

白皮书中称,2009年,全国信访总量同比下降2.7%,连续5年保持下降态势。可是新出台的信访条例怎么规定的呢,越级上访算违法,超过三人上访算违法,访民在京城敏感区示威抗议算违法,再加上地方当局与京城黑保安公司的暴力截访,这样导致的信访数量下降是要受到指责的。

中共还说积极展开人权合作人权对话,中共政权难道自己不知道如何改善人权吗,自己做好了,就避免了别人的指责,那样也就没什么合作与对话了,难道非得要别人去教去说自己不懂吗。

*《南都》漫画家针砭言论受压反被降级处分*

中国《南方都市报》的漫画编辑邝飚,由于在其个人微博创作了一幅漫画声援被降职的同事长平,日前遭到报社方面处分,除了罚款以外,还被降级。长平本来是《南方周末》新闻部主任及《南都周刊》副总编辑,原名为张平,2008年因为在《南方都市报》上发表“西藏:真相与民族主义情绪”等系列文章,引发舆论争议,并受到民族主义者猛烈的批判,最后被报社停职。

而身为南方都市报视觉中心漫画编辑的邝飚,则在上个月在其新浪个人微博网页刊登了一幅创作,显示长平的脖子遭人用手猛扼,身子又被绳索捆绑,象征长平的言论自由受到严重打压。

这幅漫画很快就在大陆的网络上流传,引起当局关注,不久前南方报系集团以报社编辑委员会的名义,对邝飚的漫画“风波”进行调查,并做成处分的结论。

根据外界取得的南方都市报(2010)38号的文件,邝飚因为“仅凭道听途说,创作了一个存在导向偏差作品,传到个人网络平台新浪微博上,漫画内容涉及敏感事宜,违反了新闻宣传纪律及报社相关规定,造成负面影响,报社发现后紧急做了删除处理,并及时请新浪协助删除帖文,尽量将负面影响降低”。

文件又指出:“本报编辑委员会多次强调,报社员工必须严格遵守新闻宣传纪律,树立高度的大局意识,责任意识和政治敏感。邝飚擅自创作和传播的漫画,不但授人以柄,也给集团和报社的有关工作造成被动,带来负面影响。”

在结论中,编辑委员会在经过研究和决定之后,“给予邝飚全报社通报批评,除以罚款1500元,并从中级编辑降为普通编辑”。

《南方都市报》一向被视为是中国相对敢言的中国传媒,过去曾因为大胆的言论得罪政府而受到整肃,一般相信这次长平被降职以及邝飚受到处分,可能是该报系集团再一次受到政治压力的相应动作。

点评:

《南方都市报》虽然是受到政治压力的相应动作。但是这么处理实在不尽合理,邝飚在其个人微博创作了一幅漫画,那是业余创作的个人行为,不是工作上的错误与偏离,业余行为与工作行为应该区别对待,邝飚的漫画也不是给《南方都市报》创作的,算什么违反了新闻宣传纪律及报社相关规定,一个漫画家难道就不能有就不能有个人创作了吗,就算这幅漫画本身存在问题,那算违法违规,相关处理部门应该是新浪网站或者是公安机关,也轮不到《南方都市报》的。但新浪网站顶多可以做的是删除图片关闭微博,公安机关对其立案显得小题大做站不住脚,所以只能拿邝飚的工作单位来施压。

《南方都市报》迫不得已给予邝飚的处罚还算比较轻微的,并不能损害邝飚的声誉,反而让他一夜成名,得到的是更多的关注与声援,对于邝飚是十分划得来的,可以说为他的未来前途投了一笔巨资,相反中共政权与《南方都市报》倒是形象受损。

*北京的黑监狱恐日子无多*

北京当局终于向非法经营的“黑监狱”采取行动了。所谓的黑监狱,就是中国地方政府与一些所谓保安公司勾结而设立,目的是用来阻拦和关押到北京上访的民众。据内地传媒报道,北京的安元鼎保安公司,已被北京警方以涉嫌“非法经营和非法拘禁”立案侦查,其董事长张军和总经理张杰已在警方控制之中,但北京警方只表示已介入调查,却未证实任何细节。

据报道,除了警方调查之外,工商部门也表示将介入调查该公司是否超范围经营。报道指出,北京安元鼎保安公司与一些地方政府签订合同收佣金,在京设立多处黑监狱,拦截关押上访人员。由于该公司注册的经营范围是“技术服务、技术开发;专业承包;工程勘察设计;劳务派遣;销售电子产品”,并未包括安保服务,因此海淀工商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将调查安元鼎公司是否存在超范围经营。

位于南四环肖村桥西的安元鼎公司,有目击者表示25日看到有人正拆除公司标牌,但公司人员称仍在正常营业。该公司业务咨询员否定有“安置上访者”的业务。

据内地媒体的报道,不少到京上访的各地民众,还没找到伸冤途径,就已莫名其妙被一些穿著黑色“特勤”制服男子扭送控制,然后用一辆写著“安元鼎护送”的客车送到黑监狱。

其中一个黑监狱是位于南四环外一座破旧仓库,里面可以容纳200多名上访者。上访人员会被搜走随身物品,稍有不从,便招来“特勤”的拳脚交加。据《南方都市都》记者调查,安元鼎公司在北京市区及周边,设有多个黑监狱,专门用来关押各地上访人员。

报道指出,南四环小红门也是截访的黑监狱之一,其中75岁的杨培耕是被关押人员中年龄最大的。这位老人家说,最多时住了100多人,有20个左右女的,有时候男女也不分房,都在一个屋里。关在院里的访民以重庆、四川和云南的居多,每天的伙食是馒头咸菜,大米饭,给一勺菜。

据报道,一些地方政府与安元鼎公司签订《委托书》和《特保护送服务合同》。由安元鼎派出“特勤”将上访者控制并关押,再按要求押送回移交给当地政府。进过黑监狱的上访者称,他们被关、被押送返乡,保安公司都是明码标价收钱的。每个人每关一天,地方政府要付给安元鼎伙食费、维稳费、强制费等。而押送返乡,安元鼎公司的价格是每人每天食宿费300元,还要加上押送等费用。

点评:

继上周《财经》杂志因报道保安暴力截访遭警方调查,那时许多人士包括笔者都为《财经》杂志捏了一把汗,因为按照以往惯例都会认为,《财经》杂志及其编辑将遭到当局诬陷打压的可能性比较大,然而没过几天,形势发展比较出人意料,北京的安元鼎保安公司,已被立案侦查,其董事长张军和总经理张杰已在警方控制之中,确实颇具戏剧性。

要说北京的安元鼎保安公司如果被中共当局包庇也有很多理由,因为限制打压上访民众并暴力劫持遣返,符合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政府利益,让保安公司代劳可以减轻政府负担并推脱责任。安元鼎保安公司之所以敢于承揽这项极具风险与政治敏感度的违法犯罪性质的业务,不得不让人怀疑其公司背后有着很强大的中国高层背景势力支撑保护,何况这些年不断有被劫持访民获得自由后报警,但安元鼎依然无恙,业务照旧。要说中共当局事先对此并不知情也说不过去,中共的国安特务遍布全国各地,有明的有暗的监视着上至高层官员下至黎民百姓,访民的一举一动还属于重点监控对象,怎么会不知情呢。另外立案侦查安元鼎牵扯到一些地方政府的暴力截访违法犯罪事实,涉及面很广也很严重,一旦公开中共政权的虚假威信将大受损失。

然而安元鼎遭到处理又该如何解读,表面看就是《财经》杂志的揭露造成了巨大轰动反响,中共当局也下不来台必须收拾残局,但《财经》杂志为什么能刊登这篇报道呢,《财经》杂志是国内相当知名具有影响力的报刊,当然也是国家下属非私人独立媒体,背后可能也是归中央一级的管辖,要登这样的文章自然要考虑影响,何况《财经》杂志顾名思义就是主要登载经济金融类内容,登这样文章与其风格又不相符,所以笔者是有些怀疑这其中有幕后推手。

后来北京警方来《财经》杂志调查时不惜熬到深夜,双方会谈结果并未公布,过后警方解释说,“有高层批示调查”被该杂志报道的保安公司安元鼎,这批刑警是来了解情况的,但一开始公安的态度不好,所以引发了“误会”云云,竟然还发了道勤声明。随后几天北京警方便快速的对安元鼎做出立案侦破逮捕公司最高领导的措施,所以笔者个人推测有可能从《财经》杂志发文到北京警方采取行动这一前一后事先早就有了中共高层的安排,一派利用此事件打击另一派的可能性也是存在,目前有传闻说胡锦涛欲把爱将汪洋调往北京任市委书记,那么也就可以大胆推测一下,胡锦涛有可能利用安元鼎事件来指责一下现任北京市委逼退刘淇,同时为汪洋上任后甩下了一个背黑锅的包袱。当然这其中真实情况还是显得扑朔迷离,尚需要以后进一步观察。

*东莞警方以涉嫌“传播淫秽物品”抓捕网络小说作家*

9月26日,东莞市厚街镇公安局警员从佛山市顺德的北滘中学抓捕了教师袁磊,将其带回东莞后,刑事拘留于东莞第二看守所。警方理由是,这名在业余时间,以笔名“天涯蓝药师”,在网络上连载小说《在东莞》的高中语文老师,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罪”。

据本台上海特约记者曹国星报道,东莞警方对媒体表示,“袁磊所写的网络小说引起了东莞警方的注意,该小说传播影响较大”。警方认为,该小说“损害了东莞的形象,已经达到追究刑事责任的程度”。

网络舆论认为,“这是继谢朝平以后,又一个极其恶劣的文字狱案例。”

袁磊的妻子阮芳介绍说,这部小说是2009年6月份开始写作,一共花了近4个月时间,原名《80年代———睡在东莞》,一共155节,39万余字,在天涯论坛连载后,点击超过两百万,先后有十余家出版社联系元平,要求出版此书。书稿的一审二审都通过了,三审却始终无法通过。后来天涯杂谈的版主建议元平更改个别敏感字眼,同时小说更名为《在东莞》。

阮芳认为,“这个小说,完全不涉及色情,只是一个现实批判性质的小说。”虽然小说描写东莞桑拿行业,但他本人从没去过桑拿场所。
《在东莞》小说主要描写东莞的桑拿色情行业的商战及从业者的情感,虽然描述性工作者的生活,但并不聚焦于性描写,笔调幽默,文笔颇有特点。

天涯“舞文弄墨”板块的首席版主“蜘蛛1”认为,这部小说描写的“东莞的城市生活,有揭秘桑拿行业和夜生活内幕的性质”。他强调,“《在东莞》是文学作品,不是黄色小说。如果是黄色小说,我们也早就删除了。”

26日下午,袁磊在办公室被警方带走时,他的妻子并不知情。晚上6点许,她接到警方一个电话,通知去当地北滘派出所。在那里,她看到了袁磊,但二人没能说上话。

当晚,袁磊被东莞警方押回东莞,阮芳已为他向学校请假,并聘请律师。丈夫被带走后,阮芳一度听取律师建议,利用丈夫的账号登录,要求天涯论坛管理员删除《在东莞》。此后,她经过思索,认为此举完全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又要求管理员恢复原帖。

关注与媒体维权和表达自由的北京律师周泽认为,中国《刑法》第三百六十七条明确规定,“包含有色情内容的有艺术价值的文学、艺术作品不视为淫秽物品。”

周泽认为“是否淫秽物品,应该交给文学艺术专家去判断,而不应该由警察来判断。警方简单将一个作品认定为淫秽物品可能损害创作自由。”事关创作自由,需慎之又慎。

昨天,广东省公安厅在网络上表示“已经注意到此案”。

点评:

同谢朝平遇到的情况一样,东莞公安虽然已将袁磊逮捕,但要定罪判刑依然不那么容易,对小说的指控非常站不住脚,此事件又一次引发国内外关注,虽然袁磊不一定获得社会知名人士的声援,但也会获得一部分数量网友的支持的,东莞警方如果到时硬要对袁磊判刑,引发的社会反响一定强烈,当局也会十分为难的。

无论是谢朝平事件还是此次的袁磊事件,反映出中共地方当局处理问题上还抱着僵化固有的观念不放,以为只要是维护本家利益,随便给谁安个罪名就可轻易迫害,现在也不完全是文革时那种社会情形了,中共做什么事也会有顾虑受制约,不能那么过份的为所欲为。那么东莞警方逮捕袁磊扣上传播色情作品的罪名就显得一厢情愿太过轻率,无论最后结果如何是判是放,都是损害了中共当局的名声,又一次展现了中共在压制言论自由侵犯人权上的恶行。

东莞警方本意是压制小说中揭露的东莞色情业泛滥事实,其实呢,即使没有这部小说东莞那些事情已经在全国民众中广为传播,现在通过这次事件又在海外媒体上报道出来,可以说又在世界范围内曝光。警方给小说扣上色情的罪名,反而会极大激起相当一部分读者的观看欲望,客观上对此书起到了巨大的宣传作用,将来此书一定会被纷纷转载,如果能出版发行也一定流行畅销,袁磊将从一个业余作者一举成为知名作家。

*湖南杨金柱律师呼吁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辞职被省司法厅警告*

湖南省律师杨金柱昨日(9月29日)在博客上发出文章,对重庆打黑案的嫌疑人樊奇杭死刑复核案中,最高人民法院的程序与裁定不满,指最高法院不走法律程序,“草菅人命,制造冤案”,他“敦请”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辞职。

在最高法院的公开信中,杨金柱律师历数樊奇杭死刑复核案中,最高法院的不合程序,逾越法律的作为。

朱明勇律师于2010年7月16日用特快专递将樊奇杭死刑复核辩护词和樊奇杭在重庆铁山坪看守所受到严重刑讯逼供的证据视频资料,邮寄给了王胜俊和最高院刑四庭庭长,最高院签收了该两封特快专递。

根据《刑事诉讼法》及相关法律、法规和司法解释的有关规定,最高院刑四庭樊奇杭案死刑复核合议庭是必须要“召见”朱明勇律师的,并制作朱明勇律师谈话笔录并且附卷的。

9月26日上午,杨金柱仍在重庆华龙网上看到文章知道樊奇杭被处决的消息。杨金柱当即转告朱明勇律师。他转述说,朱明勇律师听到后连问我三声:“是真的吗?”,又说,“这怎么可能?我还没有去谈话啊!”

杨金柱律师质问,执掌最高法院的王胜俊,“尽管你是政治家而不是法学家”,但“怎么毫无半点对法律的敬畏之心”,“怎么敢不走程序、不走过场”。

杨金柱称,将在10月8日起启动非暴力抗争活动,敦请王胜俊辞职。

直至王胜俊主动辞职、全国人大撤销其职务或者王胜俊先生任职届满;或者中央成立专门调查委员会对樊奇杭死刑复核案进行调查之日;或杨金柱律师被关押、被失踪、被自杀等情形。

公开信在互联网上发布后,杨金柱律师受到了湖南省司法厅的巨大压力。他表示,湖南省司法厅领导今天(9月30日)上午紧急召见通程律师所领导。

省司法厅要求,如果杨金柱从网上把公开信撤下,并且承诺10月8日不启动“非暴力抗争”,“尚可争取杨金柱、事务所、司法厅三方三赢之局面”。如果杨金柱“不撤文章、不作承诺”,司法厅下午四点后召开会议决定对杨金柱的处置办法。

在今天下午发布的回应文章中,杨金柱称,首先,写博客文章纯系个人行为,与通程所无关。在网上发表文章受宪法保护,他不同意从网上撤下文章。其次,为避免连累他所在的通程律师所近百名执业律师被连累,杨金柱决定退出通程所,将于2010年10月8日向省司法厅申请注册个人律师事务所,待批准之后再办理最终离所手续。

杨金柱表示,湖南省司法厅如果认为杨金柱违反了律师执业纪律和职业道德,可以对杨金柱处以吊销律师执照的行政处罚,但杨金柱将依法维权。而司法机关如果认为杨金柱触犯刑律,随时可以抓捕杨金柱,但他将依法维护自己的合法权利。

杨金柱又说,“如果杨金柱失踪或意外死亡,都是被失踪、被自杀。”如果杨金柱一旦“被关押、被失踪、被自杀”,他的遗书夫人或弟子在互联网上公布。

点评:

在今年七八月份的时候,五十名中国律师与学者发起联署,要求最高检察院对重庆打黑进行调查。根据樊奇杭的辩护律师朱明勇公开的视频证据,樊奇杭在侦查阶段“受到了极为严重的刑讯逼供”。联署信还指出,据朱明勇公开的资料,同案还有其他被告人同样遭到了刑讯迫供。可如今最高法院却无所作为,樊奇杭依然于近日被执行死刑,自然引起了律师界的不满。

对于重庆打黑与樊奇杭案的质疑调查都将直指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由于薄熙来妄图与中共最高层争夺权力,并且在重庆打黑中得罪了中共高层许多人,所以中共内部有人也愿意看到薄熙来受调查遭打压。可最近有海外媒体放出消息,说李长春要把位置让给薄熙来接管中宣部,并且也获得了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的支持,反应出上海帮有意跟太子党结盟与团派争权。如果消息属实的话,让薄熙来入主中央政治局常委也得尽早消除他在重庆打黑中遗留的隐患问题,所以可以推测政法委可能操控最高法院对于樊奇杭案不按程序办事不作为,尽早把樊奇杭执行死刑以便杀人灭口。

然而最高法院明目张胆的徇私枉法也确实激怒了中国律师界的一些人,随着社会形势的变化,真有人可以不惧当局威逼打压不惧生死勇于站出来讲话。这次杨金柱律师大义凛然的要求最高法院院长王胜俊辞职,虽然受到了湖南省司法厅的巨大压力,但是杨金柱律师为了此次正义行动早已做好了应对各种艰难险阻的准备,包括准备应对失去生命的代价,这样真是获得了更大媒体与民众的支持与赞颂,杨金柱律师也成了一个新的关注点,中共目前的行政打压措施不见效果,采取黑社会流氓暴力手段不见得有胆量,如果给杨金柱定罪也是出师无名,所以中共目前对杨金柱也有点无计可施,何况这件事依然一定程度牵扯到高层权斗,所以此次事件走向如何目前还不明朗,有待进一步观察后续情况。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