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10余蒙面男子因产妇死亡持枪扫射办公大楼(图)


产妇之死引发枪击事件

枪声再次在地处粤东沿海的小县城惠来响起。

大街上,十多名蒙面男子手持霰弹枪,对准当地一家运输公司办公大楼疯狂射击。这段监控视频后来流传网络,震惊世人。事情的缘起,是当地一名产妇的非正常死亡。

这是今年发生在惠来县的第三起枪击案。就在3个多月前,当地两名交警因深夜遭遇歹徒枪击刚刚殉职。

10月23日,广州亚运火炬在揭阳市传递。

而就当天下午,揭阳辖区内一座县城里响起一连串鞭炮似的枪声。在揭阳市区西南方向不到100公里远的惠来县,一个由上百名男子组成的团伙,持枪、刀、棍袭击了当地的一家运输公司。

街头枪击案

10月23日下午,3点45左右。

十几辆面包车、卡车、摩托车、三轮车载着100多人,沿着惠来南环路由西向东行驶,车牌均用黑胶袋或黑布遮盖。车队在检验检疫大楼附近调了个头,停在了海关门口的人行道上。下车的一群人横过马路,目标锁定在惠来县金洋运输公司(以下简称金洋公司)的大楼。

大楼一楼拐角处的一个监控摄像头,拍下了接下来让所有过往行人都目瞪口呆的场面:

一名蒙面男子拿着一把霰弹枪,从路边的绿化带冲了过来。他率先朝大楼开了一枪,然后迅速转身撤离。两名紧随其后的男子也以黑布蒙脸,冲到楼下开枪之后返回。接下来,绿化带树下的多名男子也开始将枪口对准大楼进行射击。

据目击者称,在现场至少有十几支枪,枪声大概响了20声左右。

从监控录像的画面里,可以清晰地看到枪口腾起的团团青烟。

一至四楼的不少窗户被打破。部分子弹穿过金洋公司董事长吴汉林办公室的玻璃后,直接射向天花板,留下了数十个如蜂窝般的弹孔。

事发之时,吴汉林正在办公。他听到枪响之后,随即吩咐其他工作人员以及住在大楼里的职工家属转移到大楼安全的地带。因此,枪击事件未造成人员伤亡。

枪声之后,袭击尚未结束,更多的人朝大楼冲过来。他们挥起各式长刀、长棍、钢管,朝停在楼下的小车进行疯狂地打砸。车窗被击破,玻璃碎片散落满地。总共8辆小车遭到了不同程度的破坏,其中不乏有价值上百万的奔驰、奥迪等高档小轿车。并排停在一旁的摩托车也未能幸免,被重重地推倒在地。

一名男子冲到一楼的茶叶店前,又将子弹扫过的橱窗砸了个稀烂。

约10分钟之后,袭击大楼的这批人乘车离去。

而此时,司机小宋正开着金洋公司的大巴从广州回惠来。小宋说,当时车上有二三十名乘客。下了高速路口之后,在南环路桥西约200米的路段,小宋正面遇上了袭击金洋的这伙人。他看到有一群人拿着铁棍和刀冲过来,觉得情况不妙,但是后退已经来不及了。

小宋开车门让惊慌的乘客下了车。手持凶器的那伙人抡起刀棍朝大巴猛砸,没多久,车上便再也找不到一块完整的窗玻璃。

吴汉林称,此次袭击共造成金洋公司直接经济损失500多万元。吴汉林指认,监控录像里,在袭击现场穿白色上衣、蓝色裤子的指挥者,即为惠来县人民医院保安队长方俊廷。吴汉林认为,其背后的主使是该医院院长方国宏,而此次的枪击打砸事件与一名产妇的死“有直接联系”。

产妇之死

产妇来自惠来县惠城镇洋美村。

10月20日上午8点,40岁的翁秀华到惠来县人民医院妇产科,经检查,确定临产并进入接生程序。医生告诉她的丈夫吴少强,由于婴儿体型较大,建议剖腹产。吴少强认为妻子是高龄产妇,且家庭经济困难,连住院预交的1000块钱都需向亲友筹借,因此只同意自然分娩。

中午11点50分左右,翁秀华产下一名九斤多的男婴。医生表示产妇体征良好,产妇还喝下了家人煲的粥和汤。翁秀华在病房里还教别人,以后生孩子要怎样配合医生。让吴家始料未及的是,产后一个小时,翁秀华出现大出血。医生开了单,告知需马上输血。

吴少强的堂哥吴焕说,手术室的陈医生打了几个电话催促供血,但一直无血送到手术室。心急如焚的家属几次找到院长方国宏,请求他想办法供血。吴焕说,院长一直称“血库无血”。

下午两点多,医院才送来几百CC的血,家属交了300元钱。但对于大出血的产妇来说,送来的这点血只是杯水车薪。陈医生和妇产科的林医生再要求增加大量补血,但院长方国宏依然表示医院无血。下午4点多,家属通过熟人又找来几百CC血,他们签名交了900元钱。

傍晚6点多,产妇翁秀华死亡。

悲痛的家属提出几点质疑:作为二级甲等医院,为什么血库里没有储备一定量的血;为什么方国宏开始称说血库无血,而后又有几百CC血供给;即使血库无血,为什么不向附近县、市医院调血,为什么不及时建议大出血的产妇转院?

去年11月4日,溪西镇山头村村民唐海漂妻子,在同一家医院剖腹产两个小时后大出血,院方也称血库无血。待院方从同县的慈云中医院调来的血到达时,产妇已经大出血三个多小时而死亡。据唐海漂年迈的母亲说,唐家与亲属以及部分山头村村民找医院理论,却遭到院方雇请的打手毒打。十几个人被打伤,其中四个亲戚重伤住院。事后,院方赔了唐家三万块,但单单亲友的医疗费就花了唐家一万多块。

吴焕认为,这两起事故共同原因是家属没给医生送“红包”。唐海漂一家当时只包了200块钱,而吴少强连住院预交款都需筹借,“红包”钱更是拿不出。不少当地人说,给医生送红包是“潜规则”,生男孩的红包“行情”应在七八百到2000之间。

吴焕还向记者透露,翁秀华死后,院方就找家属收走了所有的病历、收据等医疗证据,而当时,吴少强也没有意识到它们的重要性。

谈判无果

吴家认为,产妇是由于供血不及时,失血过多而死,院方的行为即使不构成医疗事故,至少也存在医疗过错。10月21日,产妇的十几名家属找医院“讨公道”,却被院长方国宏一句“与医院无关”挡了回去。

次日上午,洋美村上百名村民随吴家一起前往医院要说法。

吴焕说,村民都是出于同情自发去医院,且多数是妇女和老人,他们只是希望医院能出面治好婴儿出生时挫伤的左臂,并适当地给予贫困的家属一些补偿,而不是如院方所说的“有人组织策划闹事”。

当天上午9时左右,惠来县公安局副局长方国强在金洋公司加油站加油的时候,与吴汉林谈起了产妇翁秀华死亡的事情。吴汉林也属洋美村人,他说,方国强认为他在当地比较有威望,所以希望他去医院劝村民以理性方式解决问题。

由于吴汉林常年在外做生意,大部分本村人他都不认识。因此,吴汉林让当过洋美村村委会主任的二弟吴汉波出面。

在去医院的路上,吴汉波碰到了副县长黄镇城,黄镇城吩咐他“尽量把这件事压下来,别扩大化”。

10时许,吴汉波到达医院。他看到“村里去了一百多人,在医院旁围观的人也特别多,医院没人出面答话,不过整个场面还挺安静的”。

吴汉波找到医院九楼院长办公室但没找到人,最后在保安室里找到方国宏。此时,公安局副局长方国强、惠城派出所所长、卫生局方副局长等也到了医院现场。

在保安室里,吴汉波与院方几位代表商谈解决的办法,政府部门的相关人员也都在场。吴汉波说,当时保安室里的“气氛还不错”,院方态度也“挺好”。但是,保安室外的村民情绪却在不断激化。

吴汉波听说,11点多有几个妇女想要到3楼妇科闹事,被村干部和公安局人员阻止,尚未发生冲突。

快到下班时间时,县卫生局一方姓副局长与主治医生准备开车回家,这将村民本来压下来的情绪再一次点燃。几位村民以为医生要跑,遂拦在车前和侧边,想把车掀翻。吴汉波、吴焕与几位公安局工作人员立马上前阻止。

吴汉波接着看到有三四个村民一边喊着“方院长在保安室,叫他出来”,一边要进保安室拉方国宏。然后,保安室里便传来了“噼里啪啦”扫把打破窗玻璃的声音。

公安局领导觉得事态严重,将吴汉波拉到保安室另一个无人的房里,吩咐吴汉波“赶快组织几个人把村民劝走,否则没多久一定会发生‘流血事件’。”

吴汉波找了村里几位比较有威信的长辈,其中包括早前也当过村主任的武童。吴汉波描述:武童站在村民中间,高高地挥着双手大声说“乡亲们,听我说,大家留几个人下来解决问题就行了”。

这一招很有效,大部分村民陆续离去,只留了武童带领三个村民陪几位家属留下。吴汉波也于中午12点多时离去,他强调自己“至始至终没有组织、带头这个事情”。

留下的吴焕说,当天下午院方并没有代表来同家属谈判。相反,亲属吴国明被七八个人拿刀棍追打,追了将近一公里。吴焕表示,当时在场的公安局和派出所相关人员都可以证明,他们还追着去阻止追打吴国明的人。

26日晚,县卫生局方副局长打电话提醒家属尽快申请尸检,因为“死后24小时之内若没冰冻或冰冻时间超过7天,尸检将无效”。但吴焕说,22日晚7时,翁秀华的遗体已被院方强行拖走后,吴家至今不知道遗体的具体下落。

矛盾升级

10月23日下午2点左右,正在理发的吴汉波突然接到了一个陌生来电。县人民医院院长方国宏在电话里质问吴汉波昨天为什么打他。

吴汉波辩解自己没打过人,然后挂了电话。之后,方国宏又给吴汉波打了三个电话,吴汉波没接。吴汉波理完发,开摩托到金洋公司找大哥吴汉林。14点54分,吴汉波在上楼时,给方国宏回了电话。

吴汉波说,方国宏接起电话就以粗话骂他,两人在电话里对骂了几句。最后,方国宏问吴汉波在哪里。吴汉波回答“在金洋公司”的时候,正好走进吴汉林的办公室。

“方国宏在电话里说‘好,你在那里等着,我找人揍死你!’。”吴汉波说。吴汉林听到了吴汉波与方国宏在电话里的对骂。吴汉林担心方国宏真派人来金洋找吴汉波闹事,于是叫吴汉波回避。

没多久,15点45分,吴汉林在办公室里便听到了鞭炮似的枪声,公司的大楼和车辆遭到枪击和打砸。

吴汉林说,这些人根本不是来找人的,因为开枪前根本没说要找吴汉波,反而更像是来闹事、报复的。

金洋公司大楼和楼下车辆被砸后,已经离开金洋公司的吴汉波,又接到了医院保安队长方俊廷的两个威胁电话,方在电话里称要把金洋公司所有的车都砸掉。

吴汉林表示,吴汉波与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公司董事长是吴汉林,四弟吴汉奎是股东,但二弟吴汉波“在公司没参股也没领一分工资”。

事后,惠来县政府与公安局成立了两个专案组,分别处理产妇翁秀华之死与金洋公司遭袭两案。

当《新周报·周末版》记者拨通惠来县人民医院院长方国宏的手机,表示想要了解事情的具体经过和细节时,方国宏让记者“去找政法机关”便挂了电话。

随后,记者又拨通惠来县公安局副局长方国强的手机,听到记者表明身份和来意后,方国强也随即挂断电话。

枪击案阴影下的小城

截至目前,死者家属和金洋公司均未得到关于处理方案的答复。

金洋公司遭枪击、打砸之后,本就没有安全感的惠来居民们愈加胆战心惊。人们一边自嘲“这么多持枪的人可以组成一支游击队了”,一边忧虑如此多的枪支是从何处获得,又将会给当地造成多少危害。

今年7月5日,揭阳市交警支队惠来高速公路大队两名民警在深夜遭遇歹徒枪击殉职。枪击案留给人们的悲痛和创伤尚未平复,此次惠来县城南环路再次传来了枪声。

当地一位不愿具名的人士告诉记者,金洋公司事件是今年发生在惠来的第三起枪击案,其规模也是在惠来历史上最为重大的一次。记者随机采访的几名惠来居民,对此事也都能描绘上几句。

不少当地人认为,此次打砸金洋公司的“黑社会势力”背后还有更大的主使,此人在惠来当地势力强大。但当记者问其人姓名以及更具体的背景时,被访人都因怕遭报复而三缄其口。

记者采访的多数人都表示,除了枪击案,持刀棍抢劫事件在当地更是普遍,“几乎随时都有”。

吴汉波说,就在一个月前,金洋公司加油站的一名职工在上班时,电动车被三个劫匪劫走,人也被打成重伤,至今依然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昏迷不醒。

金洋公司大楼一楼的茶叶店老板在枪袭打砸事件发生之后,也跑回了福建。附近的一些小店老板也表示,连金洋这么大的公司都会遭袭,他们的小本生意就更没保障了。

现在,经过金洋公司大楼前面的行人,都忍不住要侧目盯着大楼被打碎的窗户和被砸坏的小车看。在多数惠来人的心里,遭袭后的金洋公司大楼更像是这座小县城一个新近的伤疤。

来源:新周报

本文短网址: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