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报到时的冷遇

2010-11-21 23:08 作者: 黎学智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1963年7月27日早晨,东北师范大学毕业生黎学智我从吉林省长春市动身,到通化地区长白县教育局报到。经过六天五夜的奔波,终于到了县教育局。我提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学校毕业生派遣证、共青团员组织关系介绍信、派遣毕业生工资关系介绍信、户口迁移证明、城镇居民粮油关系证明,经查验无误之后,发给长白朝鲜族自治县教育局工作安排介绍信。接待的同志看了我的档案,用一只尚未削过的铅笔在我家庭出身“地主”栏里若有所思地敲打多次,然后阴丧着脸、拖着长音冷冷地说:“热烈欢迎你到山区工作,到朝鲜族中学报到去吧。”我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寒颤,似有不祥之感。

“请问,到朝鲜族中学怎么个走法?”我问。“那我给你挂个电话吧,让他们派人来接你。”阴丧脸拿起话筒,说的是我生平第一次听到的朝鲜语。不多时,学校党支部组织委员兼学校第一教导主任金永旺来到教育局,同样是阴丧着脸,看样子非常不高兴,不冷不热地说:“欢迎到我校工作,跟我走吧。”

“金主任,请问,学校有多少个班级,多少名学生?”我边走边问。“这跟你黎老师大概没有什么关系吧,你的任务就是教课!”金主任十分不解地看着我说。

“金主任,请问,学校有多少名教职工,其中有多少名党员?”我继续天真地发问。“黎老师是党员吗?”金主任这次实在是不耐烦了,不无讥讽地反问我。

“我不是党员,但我想靠近党组织,经常找党员汇报思想和工作。”“噢,原来如此。”金主任终于明白了。

两人默默无语地走着。我不知道金主任心里想的是什么,而我的内心却充满了自责,悔不该向领导同志盲目提问。

到校后,金主任把我介绍给出纳员小郑。小郑也就20岁多一点,反正只比我小不比我大。他两眼对我射出敌视的目光,我十分反感,同时又感到莫名奇妙。他问话的方式和用词则更加令人不寒而栗:“姓名,年龄,哪年哪月参加工作,请出示工资关系介绍信!”

我把所有的介绍信和证明都交给了他。小郑首先查看了我的户口迁移证明和城镇居民粮油关系证明,忽然冒出来一句令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话:“看来你是准备在长白落户了?”我没吭声,心里想:“一个小小的出纳员,他有什么权力审问我?”

当他看到我的共青团员组织关系介绍信时,顿时显得怒不可遏:“你是共青团员吗?”“是。”

“你们学校毕业生都是共青团员吗?”“不全是。”

“那你怎么就是共青团员呢?”“上级批的。”

“哪个上级?”“可能是学校团委吧。”

“你们学校团委有权力批团员吗?”“我不知道。”

“告诉你,我到现在还不是共青团员呢。”

郑出纳的最后一句话,使我如坠云雾之中。我入团有我的情况,他没入团有他的原因,我在长春入团与他在长白没入团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件事。后来我才知道,他对一个地主能入团和一个贫农不能入团十分气愤,十分不满,因此心理失衡。接着,他又审查我的工资关系介绍信:“你是七月下旬报到的,所以只能发给你七月份的半月工资,有意见吗?”“没有。”我接过工资后问:“那我的路费呢?”“你来长白的旅差费已经超支,我们不能补发,你得回到长春去原单位报销!”

我的天哪,我从长春来到长白乘火车坐汽车整整用了六天五夜的时间,让我回长春再回长白,这长达十几天的时间谁来准假?这途中的巨额开支由谁负责?

我到二楼教导处找到金主任,向他陈述了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学校毕业生派遣费的报销规定,原则上是多退少补:如果派遣费超过旅差费,剩余部分退给接收单位;如果派遣费少于旅差费,超出部分由接收单位补发给毕业生本人。金主任说:“你告诉郑会计,就说我同意报销。”

我从二楼回到一楼,向小郑转达金主任意见,小郑说:“我不敢肯定这是不是金主任的意见。”我第三次从一楼走到二楼,向金主任转达郑出纳意见。金主任说: “你叫郑会计上来,我跟他说。”然后我走到一搂,又第四次同郑会计一起从一楼走到二楼。金主任与郑出纳用朝鲜语争论了几个回合,我第五次从二楼走到一楼的总务处。最后小郑极不情愿地把三十几元路费钱甩给我,嘴里嘟囔着:“给你,比我一个月的工资还多。第一天参加工作就学会告状!”

就这样,我领到了平生第一次工资,报销了平生第一次旅差费,从此开始了我的教师生涯。我的见习工资是每月49.5元(一年后转正工资为59.5元),而初中毕业后留校的出纳员小郑的每月工资为31.5元。这本来是国家有关工资政策规定的,与我毫无牵连。

补白:我出生满月时,我妈抱我回娘家。一进村子,认识我妈的人向我妈打招呼:“生了个儿子还是女儿啊?”我妈说:“是儿子。”我妈的亲二婶刚好从旁经过,马上大声喊:“生了个儿子有什么了不起,还不是当女儿养,将来有老婆娶吗?!”我妈的二婶一向恨我妈不听话,不和我爸离婚。几十年来,我妈的娘家人,包括我的两个舅父,都不停怂恿我妈跟我爸离婚,令我妈几十年来都在矛盾和不安中度过。我读小学时,祖母常对我说:“你读完这几年小学就会没书读了。上中学要推荐,我们出身不好,成分高,就不用想了。你必须在这几年尽量学多点东西,等长大了你们自己去找门口,看哪里有纯女户要招郎入舍,你就落脚吧!呆在家里你们会成为寡仔的! ”地主群体本来是农村的精英,一直以来都有非常优秀的遗传基因,按理他应该可以获得最好的婚配。可是现在他们不得不娶一些残障女子为妻,累及后代。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