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命大!3斤早产儿被扔17小时 穷爸爸捡(组图)

2010-11-26 03:03 作者: 吴华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父亲将初生女儿扔进垃圾箱 垃圾填埋之际获救
垃圾箱

1、垃圾堆里拾荒者刨出个娃娃

11月19日下午,遵义县城生活垃圾填埋场,一个青年男子朝记者走来,他怀抱着一个小婴儿,婴儿脸蛋红红的,正在熟睡。“这个娃儿五官长得好叻!”旁边一位中年妇女接话道。

青年男子名叫敖登学,中年妇女叫陈宗群。陈宗群和丈夫张成波承包这家垃圾填埋场的垃圾清理工作才两天。

30岁的敖登学和女朋友王福英每天都到这里淘宝,属于拾荒一族。

11月18日上午11点30分左右,张成波、陈宗群、敖登学、王福英及敖登学的房东等七八人正在清理一辆环卫车刚刚倾倒下来的垃圾。陈宗群手中的两齿钉耙挖下去,垃圾堆里突然传出一阵“哇哇”的婴儿啼哭声。

陈宗群觉得奇怪,垃圾堆里怎么可能有娃娃。仔细一听,还真是孩子的哭声,清晨的寒风中,这哭声显得非常微弱。陈宗群不由打了个哆嗦。

陈宗群喊了一声,张成波连忙赶过来,敖登学和王福英等也围了过来。

他们壮着胆子循声看过去,一堆黑塑料袋装的垃圾里,钉耙挂出来一床醒目的红色旧被子,凑近一看,被子里面裹的好像是一个婴儿!婴儿头上还有血,一看,是个刚出生的女婴。身上没有穿衣服,只是裹了一张尿不湿。天有点冷,只见孩子的小脸已经冻得又青又紫,哭声已经变得断断续续,两只小手还试图往上捞。他们翻了一下,连一个奶瓶都没有找到。

敖登学伸手把婴儿抱了出来,女婴儿全身青紫,他连忙脱下衣服把孩子包好交给王福英,他则和张成波、陈宗群一起在附近找了些纸板、木材等烧起一堆火。

火生起来后,敖登学就抱起孩子靠近取暖。

两个小时过去,婴儿的脸蛋逐渐由青紫转为红润,在怀中对着敖登学笑。这一笑,敖登学就再也放不下这个孩子了,他当场和王福英商量,把这个弃婴抱回家再说。

敖登学说:“我不能眼鼓鼓地看着她死,她父母不要她,我要救她。”

11月18日下午2点20分左右,敖登学和王福英将婴儿抱到出租屋中,烧了一锅热水,把孩子冲洗干净。房东及左邻右舍的人一听敖登学拾荒拾回个孩子,都赶过来看。有的拿出了家里小孩的衣服给娃娃换上。看到婴儿啼哭不停,一个在哺乳期的妇女又给婴儿喂了奶。不一会儿,小家伙便又酣然入睡。

昨日,敖登学等又在垃圾堆里重新进行了检查,连个纸条都没找到,孩子的出生日期等都无法确定,不过据有经验的人推断,孩子出生不超过3天。

2 垃圾来自医院是谁丢弃了娃娃

张成波夫妇说,有婴儿的这车垃圾是郭建平师傅从遵义县医院拖来的,是医院的生活垃圾。

昨日下午,记者找到了郭建平,郭师傅提起这事气愤不已:“不知道是谁作的孽呀,把活生生的婴儿扔进垃圾箱。太狠心了!”

“生下来又不负责,为什么还要生呢?即使不想要了,也不能扔进垃圾桶呀!”

“这个女婴的命真大!就算成人在垃圾堆中屏气几个小时,恐怕也活不下来。”

“这个女婴被垃圾袋裹着数小时,又臭又憋气,这个女婴竟然能成活!”

采访中,在场的人你一句我一句,感慨不已。

据郭建平介绍,当天上午,因修路堵车,路又不好走,他从遵义县医院吊起这车垃圾箱,从县城经过40多分钟的颠簸才赶到距县城约四五公里的垃圾填埋场倾倒。

敖登学说他在遵义县城的生活垃圾填埋场拾荒已经四五年了,从垃圾堆中掏出活生生的婴儿还是头一次。

到底是谁丢的婴儿呢?记者采访了遵义县医院。

遵义县医院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11月18日清晨,该院产房确有一住院的产妇诞下一女婴,但生下不久,产妇家属就把该女婴抱离了病房,至今没回医院。

3、东家送奶粉西家送衣服孩子目前挺好的

昨日记者来到敖登学的出租屋,30平米的房子里挤满了人。房东说,这两天,敖登学家人来人往,可热闹了。有送婴儿衣服的,有送奶粉的,大家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记者注意到,敖登学的左邻右舍,以及房东大多也是拾荒人,家家经济条件都不好,但大家都在尽力帮助这个小生命。

据王福英介绍,18日下午,他们把这个孩子抱回家后,当天晚上婴儿吃了三次奶,大便正常,但至今还没有解过小便,她发现婴儿的下身有点红肿。他们想等手头宽裕点的时候,把孩子带到医院做一下全面检查,看是否健康。

记者离开时,敖登学的左邻右舍又有人来给孩子送奶粉、衣服、包被、尿布等。

4、孩子情况有所好转

“孩子能正常大小便了!”昨天下午5点,敖登学拨通记者的电话,声音里透着欢喜。

敖登学告诉记者,他把这个孩子带回家后,发现孩子双手和双脚红肿,而且近30小时没有小便。心里十分担心,生怕孩子不健康。11月19日晚上,他及女友和房东一道把孩子带到附近的一家私人诊所看了医生。吃了医生开的药,目前孩子已能正常大小便,但下身还是有点红肿。他按诊所医生及一些年长者的建议,用温开水给孩子泡脚、洗身,现在孩子双脚的红肿基本消退,只剩左手掌还有点肿。在好心邻居们的帮助下,敖登学和女友昨天专门在县城给孩子采购了有吸管的奶瓶,以及婴幼儿常用的痱子粉、葡萄糖、尿不湿、洗澡液等婴幼儿用品。

5、遵医附院:愿为婴儿作免费体检

遵义医学院附属医院党办主任张义看到本报报道后,十分关心这个弃婴的情况。

张义是一位长期从事儿科临床的专家,这两天她正在务川自治县义诊。她昨晚约谈记者时表示,孩子不能正常小便,有可能是长时间脱水等原因造成的。她告诉记者,她所在的医院领导看到本报报道后,拟在星期一免费对孩子作一次全面的身体检查。

6、遵义县医院:请警方介入调查清楚

遵义县医院院长汪明飞正好在贵阳公干,昨天下午看到本报报道后高度重视,辗转与记者取得了联系,并连夜赶回遵义,约见了记者,表示一定要把这事弄个水落石出。

汪明飞院长约见记者后,赶回医院让分管的副院长连夜抽调儿科主任、院办等相关部门的负责人组成调查组,连夜展开调查。他们已经决定明天清晨向辖区派出所报案,请求派出所介入调查。对于当天该院新生儿科生了几个新生儿、每个新生儿的去向、目前状况都要请警方查个一清二楚。总之,一定给这个可怜的弃婴一个交代。

弃婴的生父在派出所值班室里,他似乎觉得不好意思,把戴着手铐的双手往膝盖下藏。

父亲将初生女儿扔进垃圾箱 垃圾填埋之际获救
就是他把孩子扔进了遵义县医院的垃圾箱。

昨天傍晚,记者得知弃婴的生父已被抓获,立即赶到遵义县公安局象山派出所。

在一楼值班室,记者看见了犯罪嫌疑人。似乎是怕人看见,他把戴着手铐的双手放在了胯下。他已经承认,就是他,把亲生女儿塞进了垃圾箱。

7、爸爸亲手把女儿塞进了垃圾箱

据遵义县医院保卫科科长陆远伍介绍,11月21日清晨7点,县医院紧急向遵义县公安局象山派出所报了案,民警迅速赶到县医院。随后该院紧急召开会议,通报了弃婴的情况,医院纠风办、保卫科、防保科、妇产科、儿科等相关部门的负责人和派出所的办案民警组成调查组。

调查组对照11月17日至11月18日在该院出生的新生儿的体征,展开逐一检查,复核体重。

通过排查,一位姓冉的产妇所生的女婴引起了调查组民警的注意。医院病历记录显示,这个产妇所生的女婴与弃婴的体征相似,体重1.5公斤。

这个产妇所生的女婴刚生下不到3小时就被其家属抱离了医院。但这个产妇还处于昏迷状态,正在重症监护。民警依法讯问了她的丈夫吴某。吴某说,他家住遵义县喇叭镇合力村。孩子生下不久就被家人抱回老家,在途经遵义县龙坪时病死了。

民警发现,吴某言词闪烁,于是将其请到派出所协助调查。在大量证据面前,吴某终于交代,是他把孩子扔进了垃圾箱。

据吴某供述,11月17日晚上7点左右,孩子出生不到3小时,他就把仅裹着一张尿不湿的孩子用一件旧披衫包好后装进一个黑塑料袋,扔进医院的大生活垃圾箱,由于怕孩子发出声响,他还特意把孩子塞进垃圾堆中间。

8、妈妈至今昏迷不知情

11月22日晚9点20分,警方向本报通报了调查情况。

11月18日上午11点40分左右,今年31岁以捡拾垃圾为生的敖登学,到遵义县南白镇和平村遵义县城市生活垃圾填埋场内捡拾垃圾时,发现了一尚存气息的女婴,脸色青紫。敖登学见孩子可怜,便将该弃婴抱回家喂养。

警方通过进一步查证了解到,11月17日中午,吴某之妻冉某住进遵义县人民医院,当天下午5时许,冉某剖腹产下一名女婴后住进重症监护室。吴某家中已有一个男孩,加之家庭极为贫困,医院又催促交纳冉某生产的医疗费用,吴某便产生了丢弃该女婴的想法。当天傍晚6点30分左右,吴某趁天黑之机,准备将该女婴丢弃在县医院住院部,因住院部人多而未得逞,晚上7点,吴某将该女婴扔进遵义县医院垃圾箱。11月18日凌晨,南白镇环卫车辆将遵义县人民医院的垃圾拉到南白镇和平村“遵义县垃圾填埋场”,女婴也同时被运到了填埋场。

11月21日晚上,吴某因涉嫌遗弃罪被遵义县警方刑事拘留。

记者昨晚11点发稿时获悉,吴某的妻子冉某,目前还处于昏迷状态,尚在重症监护中,她根本不知道她的女儿的遭遇。

10、说家里穷,爸爸仍然坚持不要女儿

审查中,民警连续问了吴某多次“现在知道孩子还活着,是否愿意把孩子要回来自己抚养?”

吴某的回答是:“我家里穷,养不起她,我不喂!”“我供不起,没有办法,有心养她,但是养不起。”……

记者注意到,在派出所民警调查中,当吴某知道是前来配合警方调查的敖登学收留了自己女儿时,他突然眼角湿润,眼睛红红的。

吴某转身对民警说:“我养不起她。这个兄弟有心拾她,就请这个兄弟把她喂起!”

接着,吴某又乞求地看着敖登学:“兄弟,既然你都把她抱回了家,就把她喂起!”敖登学当面答应:“你不要,我就养她啦!”

临别时,吴某还细心地问敖登学,这几天给孩子买东西没有,孩子一天吃多少奶粉等。

记者在县医院采访时,一些认识吴某的人说,他是想再生个男孩,但老婆生的是女孩,所以他才不想要。

11、有了新爸爸,孩子目前好得很

从吴某扔掉亲生女儿到11月18日上午11点40分敖登学发现弃婴,这个孩子已经在又臭又脏又冷的垃圾箱里呆了17小时,下午5点左右敖登学才在他人的指引下开始给孩子喂食糖水。而且这个孩子从医院被环卫车拖到遵义县城生活垃圾填埋场,经历了40多分钟的长途颠簸。

知道这个婴儿情况的人都啧啧称奇:“这个孩子的生命力太顽强了!”

遵义县医院的医护人员用救护车把这个弃婴接到医院,作了一次全面体检。经检查,孩子没有残疾,身体健康,目前体征正常,就是体重轻了点,是个早产儿。

“一贫如洗!”遵义县医院保卫科科长陆远伍如此评价敖登学。

昨天他去了敖登学的家,十分感慨:这么冷的天家里连一个火炉都没有。但就是这样的贫苦人做出了一般人不愿做的义举,太不平凡了!

陆远伍说,敖登学主要靠拾荒维持生计,收留弃婴这4天,敖登学因为忙于照顾孩子,没有出去,少了一大笔收入。因为家里没有火炉,敖登学专门到房东家烧火炉的客厅里借了一块地方,以方便孩子烤火取暖。

昨晚11点,敖登学打电话给记者,他已经借到300多元,准备买一个火炉,以方便照顾孩子。俨然初为人父的他激动地告诉记者:“孩子好得很,听话得很,很少哭闹!”

12、一家人全靠低保金过日子

亲手将自己亲生女儿塞进垃圾箱的吴永奇,究竟来自一个什么样的家庭?昨天,记者驱车兼步行4个多小时,来到遵义县城东南部的喇叭镇合力村水井村民组,在两位村干部的陪同下找到吴永奇的家。

这是一座不起眼的简易木房,歪歪斜斜的靠在山墙上。吴家没有人在,院内纸箱、旧物杂乱无章地堆在门外,使本不宽敞的院子显得更加拥挤脏乱。吴永奇家就住在这个木房的一角。村干部陈远中说,木房的另一半以及院落另一角那栋整齐的木房属于吴永奇的哥哥们。

吴永奇的房子可以说千疮百孔,看上去摇摇欲坠。陈远中说,这房子经相关部门鉴定是危房。农村的危房改造,修一栋有3间房子的平房要花5万元,政府补助2万元,因为吴永奇自筹不起3万元,所以吴家的房子一直没有进行危房改造。

同行的另一位村干部陈克铭介绍说,吴永奇共有4弟兄,他是老四。吴永奇一个哥哥在十多年前挖煤遇难,另外两个哥哥一个在遵义县的团溪,一个在遵义县的虾子安了家。吴永奇还有一个妹妹,因犯杀人罪在坐牢。

陈远中告诉记者,因为吴永奇哥哥们的房子都好好的,又空着,镇政府和村委多次做他们夫妻的工作,让他们搬进去住。但都没有做得通,据说是因为他们兄弟间感情不好。两位村干部介绍,吴永奇家的大儿子11岁,在上小学。吴永奇家人均年收入在1176元以下,是低保户。

13、孩子妈妈病情不稳大家不敢告诉她实情

这次冉某怀孕,因为身患心脏病,不敢随便打胎,计生部门就出了证明让她到县医院检查。11月17日上午,冉某出门时突然晕厥,村委会联系车把她送到县医院,当天就早产了一个女婴,也就是后来被吴志奇塞进垃圾箱的婴儿。

吴永奇的父母已去世多年,他和妻子到医院后,是他的岳父岳母在帮他们照顾大儿子。现在他们知情的亲友、同室的病人及当地的干部群众均没有告诉其岳父岳母他扔女儿的事,也没有告诉二老冉某的病情。

昨天上午,记者赶到遵义县医院产科时,被值班的护士挡在了门外,说产妇刚刚苏醒,说话还迷迷糊糊的,血压高,降不下来,不能受任何刺激。不准任何人打扰。主治医生陈医生告诉记者,冉某怀胎7个月早产,产前有抽搐、头昏、伴有视物模糊。产后就立即转入重症监护室。

这几天,冉某全靠弟媳胡某照顾。胡某告诉记者,冉某时昏时醒,迷迷糊糊中,她常要求见孩子和丈夫,大家只能骗他,说吴永奇回家干农活去了。孩子也好好的,叫冉某好好养病。

14、好心人照顾孩子无微不至

昨天,记者还再次拜访了捡到弃婴的拾荒人敖登学。

看到记者来了,敖登学热情地打开了屋门,招呼记者进屋。走进屋里,敖登学有些尴尬,小小的屋子连个让客人坐下的地方都没有。这是敖登学租来的房子,每月40元的租金及日常开销让他们时常捉襟见肘。

20多平方米的房间里放着一个回风炉,一个电磁炉、一个小电饭煲和一张木板床,屋内没有沙发,没有电视机。

回风炉是11月22日上午敖登学卖掉拾荒收来废铁等,再借了点钱买来的,因为刚升好火,室内烟雾弥漫。一张床占去了房间的三分之一。火炉占去了小屋的四分之一,床上只有一床薄薄的被子和几件衣服。

一个椅子上堆放着奶瓶等婴儿用品。屋子很狭窄,地上摆着3个破旧的小板凳。敖登学从房东家借来张椅子让记者坐下,自己却拘谨地站着。一旁,他的女友抱着拾来的弃婴。这个临时的一家三口虽然苦但看上去其乐融融。

据敖登学介绍,他从金沙老家来遵义县拾垃圾已经近5年,每天早上7点半出门,开始拾垃圾,一直到下午的四五点钟回家,晚餐后,下午6点出门跑摩托车载客,晚上10点左右回家。

邻居们都说,自从敖登学把这个弃婴拾回家后,整个人好像变了个样,看起来一下子年轻了许多。他和女友每天都细心照料这个孩子,可谓无微不至。

15、吴永奇:抛弃女儿是因为无力抚养

吴永奇扔掉亲生女儿的行为,让很多人觉得不可理喻。昨天,记者找到机会面对面地采访了他。

记者:你为什么要抛弃女儿?

吴永奇:主要是家里太穷。我家有33岁多病的妻子和一个11岁正在读书的儿子。我前年砍柴时被石头砸伤,腿被砸断,基本失去劳动力,妻子又经常生病。除了种点庄稼,家中没有其它收入。到现在为此,今年收获的庄稼已经几乎卖完,就连喂养的两头猪也卖了一头为妻子治病。现在家居住的一栋木房,几乎要倒塌,且房屋多处已漏雨,每当下雨家中连睡的地方都要用东西接水。

记者:家里这么穷为什么要生第二个孩子呢?

吴永奇:平时没采取任何避孕措施,妻子就怀孕了。想到大家都还年轻,就准备要这个孩子。

记者:既然你们夫妻都有了准备要这个孩子,为何生下来又要抛弃她呢?

吴永奇:妻子怀上这个孩子后,病情更加严重。孩子才怀到七个月,妻子就全身水肿。没有办法,我才借钱来县医院。到医院后,医生要求对孩子进行了剖腹产,然后妻子住进重病房,孩子也因为早产需要进行保温养育,就连妻子的医疗费我都无法解决,我根本顾不上这孩子,于是就决定抛弃她。

记者:如果是男孩子你会抛弃他吗?

吴永奇:我当时没有想那么多,只考虑到穷的事,这次医治妻子的病花的钱都不知道怎么办,我再也没有能力去抚养这个孩子。

记者:你抛弃了亲生骨肉后,连看都没有看一眼,你觉得内疚吗?

吴永奇:我决定抛弃她后,我就多处寻找地方准备抛弃她,当时只有抛弃到垃圾箱里才不会有人注意。抛弃后,我心里也难受过,但我怕被别人知道,同时又忙着照顾妻子,所以就没有再去看孩子,不知她是何时被拖走的,也不知她的死活。

记者:今后你准备怎么办?

吴永奇:我希望我的妻子坚强点,病好后回家为我支撑住我的家,我要好好接受政府的教育,认罪服法,今后好好做人。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