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云专栏】一周要闻述评(2010/11/22-11/29)

2010-12-01 10:43 作者: 李立云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记者李立云报道】上周,涉及到的维权事件较多。维权人士赵连海的辩护律师突遭解聘,显示出这一毒奶粉维权事件还在曲折变化之中。艾未未发起上海大火遇难者名单调查,上海大火引发的抗议维权活动也在没完没了的持续之中。李刚门判决下来了轻到不敢相信原来中央有人?这一沸沸扬扬的撞人事件倒可能在愤怒与不满中就此偃旗息鼓。万人公开信呼吁还谢朝平自由,与田喜不申请取保候审盼有公正判决,使得这两个涉及三门峡移民与艾滋病维权的事件,沉寂一段时间后重新风云再起。

*维权人士赵连海的辩护律师突遭解聘*

被中国判监两年半的毒奶粉受害儿童家长代表赵连海,上诉期限今天届满,一直不获与赵连海会晤的辩护律师突然接获解聘书。辩护律师李方平表示,赵能上诉的机会甚微,忧虑随着公众关注度下降,赵要刑满出狱;但香港有法律学者估计,赵可能与当局达成一些私下交易,减刑机会更为乐观。

中国维权法律学者许志永曾期望“结石宝宝之家”创办人赵连海及其家人不会被逼放弃上诉权利,但赵的两名辩护律师李方平和彭剑早上到北京大兴区看守所查问赵连海的上诉事宜后表示,仍然未能与赵连海会晤,但所长向他们递上一张有赵连海署名和打指模的字条,声称解除两人辩护律师职务。

由于解聘书的签署日期是十七日,彭剑表示,这意味他们在上周三之后所做的任何努力均告白费。

李方平则对事件感到震惊,声称上周较后时间酊看守所,要求与赵连海会面时,狱方只文出字条,说赵连海不见他们,现在却突然说赵在十七日解聘他们,慨叹司法不公。

曾声言不放弃辩护权利的李方平接受本台长途电话访问时表示,赵的家人其后又苦笑面交解聘书,期望他明了他们的状况,他已着实不能为赵案进行辩护。

以现时的情况看来,赵连海上诉机会甚微,最坏的可能性是随着公众关注度下降,赵的案子就这样“落下了”,意即要坐满两年半的牢;最乐观的可能性是在某个时候让赵保外就医或在没那么受关注的情况下让他上诉减刑。

在香港,中国政法大学客座教授王友金接受本台访问时则倾向乐观,他说,赵连海可能受到公安和法院的引诱、压力和利益而解聘辩护律师,当中应涉及“台底交易”,赵的减刑机会应该更好,甚至可能连孩子上学的问题也可解决。

他不忧虑当局日后出尔反尔,认为有关私下协议不光是公安自己作出的。

新华社罕有发文章回应港人关注

赵连海被指干犯寻衅滋事罪,被判囚两年半,事件在香港引起巨大回响,连港区人大代表亦联名要求当局重新量刑。官方新华社昨天以《赵连海一案在香港引起关注》为由发表报道,引述原审的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提出,赵连海早有前科,指他在1990年非法侵入他人住宅而被行政拘留十日、95年重伤他人身体而判囚两年。

报道又指,赵的儿子因饮用问题奶粉,左肾患有小结石,已获院方免费治愈,当局更从人道主义出发,将他的儿子列入“轻症患儿”的赔偿范围,但赵仍利用这一问题,先后组织、煽动、纠集一些人在北京市五个地方采取呼喊口号、非法聚集等方式起哄闹事,严重扰乱上述地区的社会秩序或交通,故此依法判刑。

不过,新华社的报道未能释取港人疑虑和中国维权人士的争取。

曾替赵连海寄出寄存的上诉书的中国维权法律学者许志永,昨晚随即撰述题为《人不能只为自己——驳斥新华社香港分社关于赵连海案的报道》一文,指报道由始至终都没有提赵连海“组织、煽动、纠结”了什么人,也不敢提赵连海借什么“其他事由”滋事,他其后在推特上指出,新华社不敢讲的是,赵连海煽动纠结的“一些人”是三千万奶粉受害者家长的勇敢代表,滋事的“其他事由”是黑监狱中访民被强奸无处报案。

许志永在文章中续称,赵被定罪的所有行为,都是行使公民正当权利。“有些人站出来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大家。”他质疑,如果这叫寻衅滋事,那未,所有路见不平行侠仗义的公民,是否都是寻衅滋事?况且,赵的行为并没有引起混乱,批评报道没有法治逻辑,并要求新华社说话时问问自己良心。

香港方面,早前去信最高人民法院要求翻案的港区政协委员刘梦熊批评新华社报道是一面之词,是为法院的错误判决,保驾护航。他表示,如果赵连海在上诉限期届满时仍未能提出上诉,他会以个人名义致函国家主席胡锦涛及总理温家宝,以严厉措辞指出赵连海被判监是“非法的法,无罪的罪”。

时事评论员刘锐绍指出,新华社翻赵连海旧案,是抹黑之举,亦是惯用技俩,希望损毁赵的人格,即使所指的罪行是真的,亦不应与现时的维权案混为一谈。他不愿估计新华社报道对案件的影响。

点评:

本周赵连海案件依然在继续发酵之中,面对外界相当大的压力,中共政权似乎还不想让步,因为这几年来中共政权对维权人士频繁打压,判刑了许多重要人士,到赵连海这几乎可以看作是最后一块重要阵地了,但在社会舆论的强大反弹中,中共也开始调整策略,使用更流氓无耻的招数应对,但这种行为只能继续暴露中共政权的邪恶与招致更多的愤怒与不满。

大陆活跃人士上官如烟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他认为赵连海的解聘书存在着三大疑点,是中共当局通过不正当的手段制造出来的,是又一起冤假错案的开始。他质疑,“一是早已写好的解聘书为何要到律师约见的时候才出现?”“赵连海是个坚强的汉子,有血性的男人,入狱之前承受过当局多次的打压,拒不低头,顽强抗争。被中共关押后,怎么突然变得软弱了?”他并怀疑当局施加了酷刑。上官如烟还表示从赵连海的解聘书事件中,可以看到中共当局的种种不齿行为,分化瓦解维权群体,打压迫害维权领导人物,开动宣传机器颠倒黑白。所以,这份解聘书分明是中共当局通过不正当的手段制造出来的,是又一起冤假错案的开始。

大陆公盟负责人许志永撰文“人不能只为自己”来驳斥该报导。文中他指出新华社香港分社自始至终没敢提赵连海组织煽动纠结了些什么人,“一些人”就是三聚氰胺奶粉受害者,是结石患儿家长中勇敢的代表,是为3000万受害者、30万结石宝宝的公义而呐喊。文中他还指出新华社也不敢提赵连海借什么“其他事由”滋事,其实就是为北京黑监狱里的一起强奸案的受害者报案。

他还表示有些人站出来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大家。赵连海帮助弱者,举报犯罪,本是公民的权利,也是公民的义务,如果这叫寻衅滋事,那些围观非法暴力拆迁、抗议城管打人、揪出官二代交通肇事等等所有路见不平行侠仗义的公民岂不都是寻衅滋事了?如果这样的公民被定罪,我们的社会还有什么“见义勇为”?还有什么天理?人不能只为自己活着,不能太自私太贪婪,请新华社说话时问问自己的良心。

如果说赵连海是由于遭受酷刑折磨、身患疾病承受不住,或者是家人受到胁迫的情况下做出妥协,是情有可原能够被人体谅理解的。但如果是单纯相信了中共承诺的减刑或保外就医,就是值得商榷的了,因为中共政权从来就是满口谎言,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任何承诺都得不到兑现。远的不说,举近20年来发生的几个例子:八九六四前,中共当着国内外媒体的面,公开承诺绝不秋后算账,结果在大屠杀后就立即通缉抓捕判刑民运学生领袖。90年代出民运人士魏京生被释放后,美国官员希望与之在北京会面,结果中共国安给魏京生承诺只要取消会面就可答应其他一切条件,会面没有实现后就立即变了卦。99年720之前,中共透过媒体公开的三番五次讲了人民有炼功信仰的自由受法律保障,后来一夜之间就风云突变。一年前的李庄案,据传也是当局事先让其放弃自我申辩可获得减刑,结果还是遭到重判。现在从情势上预测,即使中共政权能让赵连海保外就医也会采取软禁的方法,因为还要禁止赵连海继续发声。

就在赵连海案还在备受瞩目,双方较力尚未尘埃落定之时,中国又爆发一起新的毒牛奶事件。根据英文版“中国日报”等其它中国官方媒体报道,湖南远山乳业有限公司生产的乳酸玉米奶三聚氰胺严重超标,已经大量进入湖北襄樊市场。那么这两件事就碰巧形成了休戚相关的警示作用,预示了中共政权这边打压迫害赵连海,导致了那边毒奶粉又从新泛滥。

*艾未未发起上海大火遇难者名单调查*

造成58人死亡的上海静安区大火,市政府至今拒绝公布死者名单,曾发起调查四川5.12大地震遇难学生的中国著名艺术家艾未未,在其推特上发起对大火遇难者名单的公民调查行动。今天中午前,已确认44人名单,并以此质疑政府指三成死者家属不愿公开死者名字之说。

在中国,大型灾难的死伤者数目不时受到质疑,上海静安区11.15大火亦是这样,但市政府公布每位遇难者将获约96万元人民币(折合约10.8万欧元)赔偿和求助金时,仍拒绝公布名单,指公布名单需征得死难者家人同意,但有超过三成遇难者家属表示不愿公开。当局已将遇难者名单上报国务院事故调查组。

艾未未不满政府以保护私隐为借口来掩盖公共事件真相,但践踏公民私人隐私时,当局则强奸民意舆论,于是由昨(二十四)日早上起,在推特发起公民调查遇难者名单。他说,”96万元不但买下了一条条生命,还买下属于这个生命曾经存在过的痕迹,让他们的名字消失、被遗忘。当上海政府用纳税人的钱来搞定它的过失时,公布逝者名单是不可回避的义务,让我们一同追问吧。”

他补充,知情权是行使监督权的先决条件,亦是公平公正的前提,不能容许市政府“破你的财,免他的灾”的事发生。

直至昨晚七时,艾未未工作室公布,共收集到60个遇难者名字,今午已经确认44人;在待确认名字中,有一位日本籍人士,日本驻华使馆仍待验证牙齿资料。

艾未未指出,若真有三分之一的遗属不愿公开死者名字,以他们收到60个遇难者名字计算,即遇难者应有近80人,比新华社报道的死亡人数多。他又指,称家属不愿公开是“上面又在捣鬼”,是维稳的做法。

上海市静安区胶州路本月十五日发生特大火灾,政府指造成58人死亡,71人受伤。

艾未末曾于零八年的四川大地震后进行遇难学生公民调查,结果确认5212名学生遇难,并把他们的名字放在网上,又每日在其博客上公布当日冥辰的死难学生名字。

点评:

上海11.15火灾的余波还远远没能结束,不久前中共政权对艾未未的软禁与拆毁其在上海的工作室,惹得这位艾大爷愤然发声批评政府,这回借着这场大火之势,艾未未展开回击,艾未未以独特的行为艺术维权,知名度蜚声海内外又拥有大量粉丝,在跟中共巧妙周旋中,令其难以抓住明显把柄,也使得中共政权目前还没有对艾未未实施严重的迫害与打压。

现在也不大好理解为什么上海政府不公布火灾死亡名单,那今年发生的伊春空难死亡名单不也公布了吗,那时可曾去征得死者家属同意?如果确实因为死者家属不同意公布,那么艾未未搞的这个死者名单调查,就会遭到死者家属的反对,可现在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这样看来,上海政府给出的理由比较站不住脚。

笔者也觉得这场火灾隐瞒死亡人数没什么太大必要,本来已经死亡够多的了,再多加二三十人恐怕也不足以影响事件的性质。然而上海政府就非要隐瞒,可能一方面是中共政权的本性使然,它干什么事几乎都要造假隐瞒,形成了一种习惯性动作只会这样做。另一方面是上海官场真的被这场火灾吓破了胆,人民有不满反抗,上面可能还要追究责任,所以它是能瞒一点是一点,能压一点是一点,什么都不做倒连心理安慰都没有了。

不过将来艾未未把真实死亡名单调查出来了,如果跟上海政府宣布的结果有差距,倒真是给了上海政府一锤重击。艾未未的这次行动还只是火灾余波的冰山一角,在其他方面,比如事故调查、责任追究、政府不作为、人民抗议,官场变动等方面,以后可能还会有一些发酵演变事件发生。

*李刚门判决下来了 轻到不敢相信 原来中央有人?*

李一帆(又名李启铭)因交通肇事罪判有期徒刑三年,监外执行。是监外!!!赔偿被害人家属三十万伤者五万。李一帆被实习单位开除,李刚被调往其它分局做副局长。张晶晶已经给河北大学及保定公安局北市区分局软禁在医院,禁止媒体记者采访。同时河北大学已经将死者和伤者的同一宿舍室友女生(现大一)全部保研。转发你所有的群,让人都看看天理何在!!!李刚的岳父的确是副省长,但这是次要的,李刚的舅舅的女婿是北京某局长,而此局长的爸爸是中央常委....监外执行???????这样的人判监外执行

此贴目前正在大陆网站传播

点评:

判决结果下来,等于当真做实了“我爸是李刚”这句话,肇事人背后不但有个当公安局长的爸爸,还有个中共政权为其撑腰。本来这个案件已经大白于天下,李刚父子都上焦点访谈公开亮相了,社会舆论广泛谈论报道,中共政权明智些也该顺应民意公平处理,牵扯的不过是个地方公安局长父子而已,也不是什么特大严重事件,就算公平处罚也不至于过重。可这次中共政权偏偏罔顾民意,判的如此之轻,监外执行等同于没判,肇事人有什么理由符合监外执行呢,身患重病吗,还是年龄过小,都算不上,对于像维权律师陈光诚这样的盲人为什么就不能监外执行呢。还要软禁伤者隔离同学,确实做的十分离谱叫人感到气愤。

要说中共处理一些反腐败案件,都能对一些省市及中央官员重判甚至是死刑。那么对这个案件的处理,还不像是单纯的包庇问题,真正用意可能就在于要打压社会舆论民意力量,摆出来跟人民对着干的架势,这么做倒是又一次暴露了中共政权的邪恶本质。有些民运份子好把中共跟满清放到一块,其实怎可同日而语,拿晚清时的杨乃武小白菜案件来说,牵扯一百多名大小官员被朝廷定罪、流放或革职。如今在处理李刚门事件上,胡锦涛等中央领导当真比不了慈禧太后。改动九评上的一句话来说:有些专制政权是为了维护统治而行恶,而中共政权是为了维护行恶而统治。

目前看来李刚门事件似乎有就此结束的趋向,人们的关注度也逐渐降低,又没有了哪个人或团体去带头声讨,可能会不了了之了,当初虽然被网络炒得沸沸扬扬,但终归还算不上一件性质特别严重牵连广大的事件,不过去年发生了杭州宝马撞人事件,今年发生了李刚门,都是官宦子弟开车撞人受到了中共当局的包庇,那么谁还能保证以后不会发生类似的惨剧呢。

*万人公开信呼吁还谢朝平自由*

因撰写陕西三门峡库区移民的报告文学《大迁徙》,披露了官方在移民问题上的行政不作为以及涉嫌各种贪污腐败问题的北京作家谢朝平,虽被渭南检察院不予逮捕,但一直处于取保候审阶段。日前,三门峡库区的上万名移民写公开信,呼吁解除对谢朝平的取保候审。他们并准备近日前往北京设法把信息传递给中央。

描写陕西三门峡库区移民血泪史的报告文学《大迁徙》的作者谢朝平,9月17日结束29天的关押,被渭南有关当局以取保候审释放,两个多月来,谢朝平没有人身自由,警方可以随时对他传唤。日前,三门峡库区的上万名移民向渭南有关当局发出了呼吁书,要求解除对谢朝平的取保候审,真正还谢朝平自由。

其中一位移民代表董先生周三对本台表示,谢朝平给我们写的半个世纪三门峡库区移民的历史纪实,上面写的都是真实的,我们有万名移民签字,叫中央、当地政府取消他的取保候审,因为关押、抓捕谢朝平的渭南当地政府领导滥用权力,他没有按中国的法律来。我们过几天还要到中央去。

记者:把这个签名交给中央?

移民:对,交给中央。

记者:大概多少个代表去,知道吗?

移民:要去的人多得很,能达到几千人要去,但是当地政府用强硬的手段,谁到北京上访,他就法办谁,他这敲锣打鼓在这里压制。

记者:现在你们有没有准备好多少人去?什么时候动身?

移民:准备好了,我的电话政府监听,在电话里对你不好说。

据悉,谢朝平的律师周泽日前也写信给渭南市有关当局,要求解除对谢朝平的取保候审。

周泽周三对本台表示,我提交了申请,要求他们撤销案件,撤销对谢长平的取保候审,我是前天给寄过去的,寄到检察院,公安局等部门。我认为,他这样的行为根本构不成犯罪,对他的立案侦查根本就不应该,这种立案应该撤销,取保候审也应该撤销。

移民代表董先生说,国家对他们三门峡库区60万移民极不公平,他们在移民过程中没有得到国家的移民优惠。他说:我们移民这50年所受的罪,政府定的不平等的政策,对三峡移民每人是四万五千块钱,对我们三门峡移民85年中央定了“三自方针”,自搬,自迁,自建。

一位了解三门峡移民状况的不愿透露姓名人士对本台表示:国家对他们的优惠政策,给他们的资金,该享受的东西享受不到,地方政府官员把他们的利益全给侵害了,包括中央给移民下拨的移民专项资金,被地方政府,各移民部门把资金乱花,乱用,乱投资,乱入股,包括在广州炒房地产,把移民资金损失了好多。再一个,国家给移民的土地,他们(官员)当礼品送人,把移民的利益都伤害了。

三门峡移民早前就生活在离渭南市区数十公里处的渭河、黄河夹角地带,为了修三门峡水库,从1956年开始,大量移民迁往外地,有的移民搬迁了多次,最多的达八次,给他们的生活造成了极大的困难。到目前为止,有的移民还没有住房,有的仍在建造中,贷款还要经过漫长的岁月才能还完。

三门峡移民五十多年来在动荡中生活,所忍受的痛苦是无法想象的,谢朝平就是把移民五十多年来的痛苦,官员在移民问题上存在的行政不作为,以及涉嫌各种贪污腐败问题写成报告文学而惹上官非。

点评:

在此之前,中共当局已经迫于压力对谢朝平取保候审,但中共当局出于从不愿认错的本性,以取保候审使案件悬起来没有最后定论,这样就可一定限度保住面子,但这样做对谢朝平实在不公平,一直似乎是个待罪之人,当然当初抓捕关押谢朝平就更不应该了,好在这回移民动起来了,人多力量大,中共政权也最怕普通民众的觉醒与聚合,形势估计会向着谢朝平有利的方向发展,当局应该会迫于压力撤销对谢朝平的追诉,如果中共政权敢采取收紧镇压策略,必将引起更强烈的轩然大波。

本来中共当局想让谢朝平案件缓一缓就不了了之,但是人民也不答应,当时没处理完,这次就酝酿出万人签名事件,三门峡移民事件这次被曝光了出来,谢朝平将来获得了真正自由也不是结束,中共政权欠下三门峡移民的这笔血债,迟早还是要被追究的。

*田喜不申请取保候审 盼有公正判决*

河南艾滋病维权人士田喜因涉嫌“故意破坏财物罪”,上周被地方法院裁定中止审理,并交由上级法院处理,其律师周三到看守所探望,田喜表明不申请取保候审,期望公正的判决。另外,临近世界艾滋病日,北京一民间组织呼吁政府保护人权,不要打压及拘捕艾滋病维权人士。(自由亚洲电台海蓝报道)

田喜代表律师梁小军周三(24日)到河南上蔡县看守所探望田喜。梁小军表示,早上与田喜会面大约一小时,对于新蔡县法院的中止审理,他认为是拖延的藉口,他不申请取保候审,因为保释后也是有限度的自由,他要得到完全的自由。他说:他在里面要等候判决,这可能也是他们拖延的一个办法,他觉得很快得到公正的判决,他希望得到公正的判决。

梁小军又指,田喜的精神状态还好,三个人住一个囚室,食物没有蔬菜,但药物得到保障。

田喜父亲田德民则表示,周二他曾到新蔡县人民法院,院长对他说案件巳移交最高法院,并将会宣判,不会再拖延,可能很快有结果。现时田喜的情况尚可以,家人送的衣物,他都能收到。他说:院长说肯定要快,肯定不会拖延时间,具体时间他没有说,我们说明、后天再来,他说不要来,下星期再来看看。

田喜自8月17日被新蔡县公安带走后,曾被软禁在县第二人民医院两天,相隔6日后家人才接获公安的刑事拘留通知书。8月23日,田喜因涉嫌“故意破坏财物罪”被正式逮捕。两日后,新蔡县检察院向法院提出起诉,案件9月21日在新蔡县法院审理,并于11月16日裁定中止审理。

另外,12月1日为“世界艾滋病日”,关注中国艾滋病问题的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周三发表声明,呼吁政府履行责任,在艾滋病防治工作中,落实加强人权保护。声明中指,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去年确定2009年及2010年世界艾滋病日主题以“普遍可及和人权”,而中国艾滋病办公室日前发出有关2010年的工作通知指,今年中国的艾滋病日的主题是“遏制艾滋、履行承诺”,旨在加强领导及采取更有效措施防治艾滋病。但该组织认为,缺乏人权保护,将不利于艾滋病防治工作。

声明中列出,当局以维稳为理由,打压及拘捕艾滋病维权人士、对艾滋病民间组织的打压及骚扰、就业岐视剥夺艾滋病感染者的生存权利、忽略立法对人权保护成为艾滋病防治工作的重大障碍。该组织又要求该民间组织参与艾滋病防治工作及释放田喜等。

现旅居美国的北京爱知行研究所负责人万延海表示,艾滋病跟人权的公共健康问题,二十年前联合国为疾病流行专门人权的国际意见,中国艾滋病流行巳20多年,广泛影响社会,但中国社会对此远远未做好准备,特别在政治制度方面,专制引起各种腐败问题。万延海又指,其实艾滋病对社会影响很广泛,它需要各种团体参与协助,专制制度形成障碍,很多问题未能解决。

他说:比如说腐败的问题,导致很多污血案件,很多人卖血输血,当很多人去寻求正义的时候,这个专制不是去保护受害人的利益,而去保护政府部门的利益。

万延海表示,另外,没有人需要为公共卫生灾难承担法律责任,国家的法律可以放在一边,令政府部门为所欲为,例如赵连海事件及田喜案件,当局把维权受害人送到监狱去,及大批污血事件受害送去劳教所,有一个问题是中国人要政府干什么,如果人民的政府是伤害人命的,这样的政府可以不要。

点评:

目前田喜案也令中共政权比较为难,判了吧,会令艾滋病维权人士产生很大反弹,目前中国国内的艾滋病受害者人数众多,艾滋病维权力量也不算十分弱小,艾滋病问题受到全世界的关注。现在田喜还是关押在看守所,犯人少地方相对宽敞,如果将来判刑关押到监狱,犯人众多地方拥挤情况复杂,对于一个艾滋病人来说,将威胁到犯人甚至狱警,虽然艾滋病有其特定的传播条件,但人们对艾滋病谈虎色变的恐惧,依然容易引起邻近人群的恐惧,中共关押个艾滋病人面子上也说不过去,所以即使判刑以后获得保外就医的可能性依然较大。

如果中共地方法院宣布无罪释放田喜,那就推翻了原来对田喜的指控,这也是中共政权不愿看到的,一般情况,它是不愿在表面上认错的。但迫于压力,有时会做背后做些妥协交易,依然维持原判,但不公开的以各种名义或释放或保外就医或驱逐出境。田喜这里选择不跟当局妥协,笔者认为也是正确的,给中共当局造成了难堪,目前中共当局想给田喜判刑还面临很大压力,想用取保候审一直拖下去,那么以后中共可能还要等待合适的时机继续迫害,而且田喜在这种情况下就很难继续争取自己的权利,在取保候审的情况下中共当局还可能对田喜实施软禁。田喜现在争取的不是避免被中共继续迫害,而是在争取讨还公道,即在替自己也在替千千万万艾滋病受害者争取权益,所以不惜冒着被判刑的风险,也要跟中共抗争到底引发社会对于艾滋病受害者给予关注。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