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云专栏】一周要闻述评(2010/11/29-12/05)

2010-12-07 14:54 作者: 李立云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记者李立云报道】上周,中国民运人士秦永敏12年刑期届满获释返家,中国民运界今后应该有了一个新的看点。大陆网民热议美国泄密文件涉中国内容,揭露中共真实面目又增加了一个角色。佛山两警察穿制服烧香拜神被处分,谁错谁对值得思考。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从中国大陆传来的方方面面消息还是令人悲伤与气愤。

*中国民运人士秦永敏12年刑期届满获释返家*

中国国内的反对党「中国民主党」创党人之一的秦永敏,今天在湖北服完12年刑期,获释返家。警察告诉他,获释后不要接受记者採访,也不要和其他异议人士来往。当局还不准他把在狱中写的自传和书信等带回家,这些书稿都被没收。秦永敏说,在劳教所内多次遭到毒打,导致左侧睾丸碎裂。

秦永敏等人在1998年发起成立“中国民主党湖北省筹备委员会”,并到湖北省民政厅申请注册,之后又成立中国民主党湖北省党部。随后他被警方逮捕,同年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2年。这是57岁的秦永敏第3次因民主活动服刑。

秦永敏从1970年代末开始参加民主活动,曾主编民主刊物《钟声》,1980年起参与成立中国民主党筹备小组事宜,1981年被捕,1982年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判刑8年,1989年出狱。1993年联合国“世界人权宣言”发表45週年前夕,秦永敏又参与起草“和平宪章”,主张平反“六四事件”和释放所有政治犯等,结果被以“扰乱社会治安”罪判处劳动教养2年。秦永敏在1997年曾发表致中共领导人江泽民的公开信,要求中共15大进行政治体制改革,实现民主宪政。1998年他在武汉创办《中国人权观察》通讯,发表的新闻被外国媒体广为引用。

点评:

秦永敏出狱了,做为尚在国内为数不多的老牌民运领袖,虽然还很难马上给国内沉闷的民运事业带来一丝光明,但总还会引起一阵波动的。人们与媒体开始对秦永敏重新关注,以前的一些秦永敏为中国民运事业百折不挠坚持不懈的奋斗事迹被回顾出来又一次激荡人心,一些中共当局对秦永敏的迫害也被揭露了出来,当局对秦永敏这样一个老人多次毒打,导致左侧睾丸碎裂,听来实在令人发指。而中国当局有强行没收了他多年在狱中辛苦写下的文稿,更是倍加让人气愤。这里除了继续谴责中共政权的毫无人性,笔者也借此为秦永敏送上一份敬意与祝福。

目前秦永敏虽然出狱了,但可以预料中共政权还会对其继续打压,包括软禁、监控、骚扰、隔离等等,但秦永敏亦会坚强抵抗不会屈服继续为民主事业奋斗。不过在当前如此艰难的环境下要想发挥大的作用还是不容易,现在还很难预估他以后能有多大限度发声宣传。不过秦永敏出狱的时机正处于即将迎来辛亥革命一百周年,与中国发生革命风云的前期,同时秦永敏的所在地也是当年武昌起义爆发的地点,如今的武汉当地不法官员的违法乱纪鱼肉百姓已经搞的民怨沸腾,武汉地区将来也会像个中国的火药桶一般,假如这个地区将来可能爆发革命的话,那么秦永敏就很有可能当仁不让的的被推举为当地革命领袖,如今很像是一种巧合,埋下了一个伏笔,就看将来的局势如何演变了。

*大陆网民热议美国泄密文件涉中国内容*

维基解密网站泄露25万份美国外交机密电文,引来外交尴尬,其中不少内容涉及中国外交内幕,期后网站遭到黑客攻击。大陆网民指,他们没法登陆维基解密网站,但透过其他渠道看到密件,泄密内容惹来网上热议。另外,网络技术人士表示,维基解密所遭的黑客攻击不算大型,一般黑客可进行攻击。

自维基解密网站周日起陆续公布机密外交电文,中国网民自周一起没法登陆该网站,该批电文所泄露的机密内容不乏涉及中国敏感讯息,包括政治局官员指使攻击谷歌、西方及达赖喇嘛网站、新一代领导人对朝鲜的判断及态度,以及涉及朝鲜向伊朗转让导弹交易等。

褔建网民屠夫表示,维基解密官方网站周三仍然没法登陆,但对网民影响不大,因为一般网民不懂英语,不会登陆官方网页看,大部分网民是透过推特、微博看翻译的文件,论坛都有讨论这话题,引来网上热议。

屠夫又指,也有网民把涉及中国的密件内容发布新浪微博上,例如谈及中国赞成韩国统一,没有被删除,不过,涉及中国领导人的内容,可能巳过滤因此没法在微博看见。

他说:国内的网民主要是八卦心态看这个事情,它现在陆续出来了一点,像朝鲜的事情及2009年是政治局的人直接要求攻击谷歌,因为它还未完全出来,每个人都像我一样,都是很期待内里是否有一些国内见不得阳光的事情。

屠夫又指,大陆网民大多在讨论中国与朝鲜的问题,例如接班人的问题,中国对朝鲜的真实态度,都令网民感兴趣,大家都加推及纷纷贴在网上,在期待更多中国外交内幕消息。

另外,法新社报道,维基解密周一宣称再度遭到电脑黑客DDOS攻击,攻击力度每秒超过千兆比特,网站因此暂时瘫痪。负责承载部分维基解密伺服器的瑞典网络公司Bahnhof总裁透露维基解密网站的IP地址目前巳转到美国亚马逊网络公司的服务系统。

中国网络人士野渡表示,从技术分析,这次维基的DDOS攻击不算大规模,每秒超过千兆比特力度攻击,等于1击(1G)流量,可以是黑客组织攻击。例如独立中文笔会及维权网遭到的攻击,起码4击以上,维基解密更换IP地址后,可以恢复登陆。不过,在大陆登陆维基网站,一定要翻墙,如该网站巳经恢复登陆,而中国网民没法打开,那便是被中国防火墙阻止。

野渡说:以1G流量来说,应该是黑客组织所为,而不是国家政府行为。浏览维基网站一般要翻墙,如翻墙仍打不开,那是它本身的伺服器有事,只要它把IP地址转向便没事。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周二表示不评论事件,而美国国务卿希拉莉表示,披露这些文件不仅对美国外交政策及利益的攻击,也是对整个国际社会的攻击。而美国司法部长霍尔德也表示,巳经就事件展开刑事调查。

这是维基解密网站第三次泄密,25万份机密外交电报,来自为美国外交部及其他政府部门的机密文件。另外,它于今年7月及10月分别公布9万多份阿富汗战争机密文件,以及大约40万份伊拉克战争机密文件。

外电报道,国际刑警组织周三表示,巳经向近期泄密的维基解密网站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发出国际通缉令,并是醒各成员国逮捕阿桑奇。

另外,大陆最早期的微博网站饭否在关闭一年多后,周二重新开放。饭否创办人王兴曾向媒体表示,网站无法登陆是技术问题造成,饭否去年7月被关闭前大约有一百万用户。中国博客莫之许向记者表示,饭否重开也很难生存,因为它的伺服器在中国,网民喜欢使用微博,它具有强大的威力,当局一定会严管,饭否很难免被封杀、过滤及审查,这需要强大的人力财力去支撑,饭否这样小型网站可能难以应付此事。莫之许又指,因此饭否重开,他没有再使用,也有不少网民不使用,因为不看好它的前景。

点评:

如今维基解密事件可谓轰动全球吸引着全世界的目光,由于以前维基解密揭露的基本上是美国政府的一些机密,中共政权可能还对此沾沾自喜,认为可以打击对手,甚至还自己做了一些宣传,可如今这把火也烧到了自己头上,引起的恐慌恐怕要超过美国,也在采取各种措施防止泄露的机密扩散,由于泄密内容是电脑黑客从美国政府的机密文件中盗取的,中共政权也很难去否认泄密内容的真实性。

由于维基解密揭露的大多是涉及中共外交方面的内容,其实有些早被西方一些国家掌握,但这些国家或摄于中共淫威,或受与中共经济交往限制,往往是秘而不宣。然而纸保不住火,维基解密这次就出了头,将中共的某些方面的丑恶顺势暴露了出来,还是令中共政权形象受损。影响到其他各国民众对于中共政权的认识态度,可能逐步施压到各国政府对待中共政权的态度,如今中共政权在许多领域如朝鲜问题、伊朗问题、气候问题,汇率问题、国内人权问题、民族问题等等正遭受越来越多国际社会的不满与围堵,那么这次维基解密事件,也算同样给了中共政权一次小小的恐惧性打击。对于中共这样的邪教专制政权,靠的就是以谎言来生存,最怕的就是真相被揭露,所以这次泄密事件虽然是属于主要针对美国捎带出了中共,但最大的输家还是中共政权。

对于经常使用破网软件的国内翻墙用户来说,维基解密的中共外交内容引不起太大兴趣,也早已见怪不怪了,中国民众更希望解密一些诸如六四事件、官员贪腐丑闻、高层内斗等等这类事情,如果维基解密能做到这个倒会引起更大吸引力。不过国内尚有大量网民不知破网软件,而维基解密倒很大程度普遍知晓了,现在看看维基解密事件能否更大激发中国网民突破封锁探寻真相的兴趣。

目前考虑由于维基解密网站本身也触发众怒,有可能处于自身难保状态,维基解密很可能在热闹一阵之后面临着偃旗息鼓,对于中国国内的局势变化,还得期待新的热点事件发生。

*佛山两警察穿制服烧香拜神被处分*

近日有网友发帖称广东佛山两名警察穿制服烧香拜北帝。佛山警方回应称这二人当天被安排赴寺庙执行安保任务,事毕后随其他市民一起参加其父活动,目前已对二人提出批评并要求检讨。

日前,佛山祖庙百年修缮竣工仪式举行,大批市民向朝庙内的北帝像烧香祈福。网友“捕风捉影”在网上发表了一个名为《北帝北帝保佑我》的帖子。其中三张照片上,有两名身着警服的民警双手合十,和众市民一齐烧香祈福。

11月29日上午,佛山祖庙举行全面修缮竣工仪式现场,两名民警身着警服烧香拜北帝的照片被网友拍下,并在网上疯传。佛山市公安局警务监督处在得知此事件后,立即组织相关单位深入调查,并于1日公布了调查和处理结果。据警方介绍,11月29日上午,佛山祖庙举行全面修缮竣工仪式,禅城公安分局组织警力开展安全保卫工作,确保了仪式的正常秩序。涉事两名民警当天被安排在祖庙内执行安保任务,他们在执勤过程中认真负责,没有擅离职守。安保任务结束换岗后,两名民警身着警服随着到祖庙参加民俗活动的众多市民,一起参加祈福活动。

鉴于两名民警穿着警服上香祈福的行为违反了公安机关的内部管理规定,禅城公安分局已给予两名民警黄牌警告一次,发通报批评,并责令二人作出书面检讨。

点评:

不知道中国的公安内部是否真有这样的规定,不让民警穿警服烧香祈福,相信绝大多数中国民众没听说过这样的规定,笔者也没有去进一步考证,不过即使有这样的规定,也是不合理的,是利用行政干预信仰自由的表现。其实中国国内民众经常在欧美战争影片中看到这样的镜头,在战前或战斗进行中,士兵还在胸前划十字祈祷呢,也没说违反了哪条军规纪律不被允许,既然人家军人在打仗时都可以做祈祷,凭什么我们警察在执行完任务的业余时间做祈祷就要受处罚呢,而且人家的军队里都可以配随军牧师,中国著名的八九学运领袖熊炎就到美国当了随军牧师嘛。

人家美军可以信仰自由随便做祈祷配牧师,也没影响了军容军纪战斗力,中共政权的国家机关军队警察是不允许公开有宗教信仰的,可这些部门如今却成了最腐朽堕落的场所,一句{如今的土匪在公安},大陆的老百姓都耳熟能详说起来琅琅上口。现在穿制服祈祷的警察受处罚,而穿制服到娱乐场所嫖妓的警察也大有人在却无人管。如今这两个警察能够祈神拜佛,说不定说明此二人还有一点善心佛性在,总比那些口吐酒气蛮横无礼的警察要好的多,用中共自己的话讲,也算是深入群众中去,跟群众打成一片嘛。看看人家台湾搞政党选举时,都有候选人招摇过市请记者相伴到庙里祈神拜佛,反倒对选举有良性作用,这些都不是什么坏事,可到了中共哪里,就变成了不允许受惩罚,到底谁错谁对呢,正应了这样一句话:打击善的一定是恶的。

网友去传播这张照片,一方面觉得新奇,一方面借此讽刺中共的队伍自身信仰全无,并不见得就是指责警察,可中共政权觉得自己丢了脸,中共自己讲唯物论无神论,还强制推行到政府工作人员中去,两位警察还未必就是党员,中共自身的信仰站不住脚是骗人的,还不允许成员有其它信仰否则受惩罚,只有邪教与黑社会才会这么干。如果穿着制服就不能搞这些活动,那么中共士兵上前线或抗洪抢险时向党旗宣誓算什么呢,一样很像是宗教活动,只不过人家是向神佛祈祷保命保平安,而中共让党员对着党旗宣誓不怕牺牲生命,穿透迷雾回头再看,多邪恶啊。

*世界艾滋病日综述*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同样也做为艾滋病重灾区的中国大陆,在此前前后后都发生了哪些事情呢。

中共前高官罕见揭真相

中国退休卫生高官于28日公开举报,揭露爱滋病灾难源自“血浆经济”,而非中共官方一直所称的性传播。78岁的原中国健康教育研究所所长陈秉中致胡锦涛公开信中直指,中国爱滋病大范围爆发祸起血浆经济。并直接批评了现任中共高层李长春和李克强,指出他们在任职河南时严重失职、中共当局刻意隐瞒真实的爱滋疫情并对爱滋病维权人士进行打压。

陈秉中说,这个事情的起端,是发生在大约十七、八年前了,所以很多事情我都了解,积累了很多资料,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严重。当年河南省爱滋病采血感染最严重的阶段,当地的血头甚至到田间地头拉人来采血卖血。

与这封公开信相同内容的文稿曾经在今年9月份发给中纪委,但未被受理。之后又于10月13日再次向胡锦涛进行举报,也未获得任何回应,在这种情况下,陈秉中认为,再给他们写信没什么用了,因此在28日将这封文稿转为公开信,呈诸于全世界大众。

文章指出河南“血浆经济”最大的获利者和受害者、始作俑者是何人。河南因“污血案”至爱滋疫情爆发并蔓延至全中国其它省份,文章也揭露当局对爱滋病患者家庭救助不力的不负责任态度并打压爱滋维权人士。其中直接指出时任河南省领导的李长春在当地推行“血浆经济”,导致爱滋病暴发,但此举报在当时未被受理。

“良心医生”揭中国爱滋疫情真面目

10月7日,由博大书局主办的高耀洁医师新作《揭开中国爱滋疫情真面目》发表座谈会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举行。高耀洁在发布会上介绍,这是她从大陆带出的三本书稿中最重要的一本。她曾亲自租车走访云南、贵州、四川、广东等省份,发现卖血的情况非常严重。中国的爱滋病传播主要在卖血和输血感染,目前中国爱滋病防治的主要问题是卖血转入地下。高昂的利润,巨大的需求缺口,加上农民实在缺钱,使得农民卖血成为全国普遍性的事情。而所谓的血站,首先是政府的背景,是各地政府搞起来的,不是民间的也不是个人的。

中国爱滋病病毒携带者的确切数量尚无准确数据,几年前有防爱人士估计大约500万,高耀洁说现在怕有千万了。高耀洁介绍,在爱滋问题上不仅充斥着假药、假医生、假律师、假维权,而且中共政府甚至培养假爱滋病人,利用媒体上演政府关怀、病情缓解的丑剧。

16年前,河南省太康熊大叔成了响应所谓“卖血救经济”的大血头,如今一家14口成血浆经济受害者,这几年家里人像是得了血瘟,一个一个走。熊大叔对希望之声表示,在1990年,河南省当局开始实施血浆经济的时候,他是当地带头找血源的血头,当时只要500cc的血就可以换50元人民币,对穷了一辈子的老百姓来说,简直是致富的好机会,每个人抢着卖,政府还发了卖血证,几乎搞起了全民运动。

中国报累计艾滋病死亡人数6万8

中国的艾滋病疫情一直引人关注。中国卫生部最新公布,全国累计艾滋病毒感染者和病人死亡总数为6万8千多个。

据中国卫生部的最新数字,截至2010年10月底,中国累计报告艾滋病毒感染者和病人37万多例,其中病人13万多例,死亡6万8千多例。中国青年艾滋病网络总协调人常坤先生认为,这些数字是比较保守的数字。

“我们民间工作者,我们认为是远远高于这个数字的,因为在我们大陆这个环境下,很多感染者处于一种不被知道的状态。”

虽然近年来中国有民间人士估计,中国的艾滋病毒感染者和病人总数多达百万,但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世界卫生组织和卫生部2009年联合评估显示,当时中国的艾滋病毒感染者和病人估计约有74万人,2009年新发感染者为4.8万人,因艾滋病相关死亡约2.6万人。

中国官方媒体报道说,随着艾滋病宣传教育、咨询检测和抗病毒治疗工作的加强,发现的感染者和病人越来越多。

常坤先生说:“这个检测以前它合作项目多的话,他们可能签的合同多一点,比方像前几年的音乐会在中国就是搞检测。检测一个人给你多少钱,项目多的话,汇集基金多的话,开个会更检测多一些。其结果是检测人越多,发现这种感染的可能性就越大。”

河南数十名艾滋病患者及感染者进京维权

11月30号,40多名从河南来京维权的艾滋病患者及感染者在北京与媒体见面,表达其改善自身生活现状的诉求。一位患者家属表示,他们能够聚到一起面对媒体,就是希望在国际艾滋病日这天,得到外界的更多关注,“如果这一天都不能让更多的人了解到我们的处境,其它的日子就更难了”。据《新京报》昨天〈12月1日〉的报道,这是一群大多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病毒的人,他们全部来自河南,大多数是农民。其中最小的患者是一名由于母婴感染的3岁孩子,年龄最大的则是一位因为做手术输血感染的61岁农家妇女。

在这个媒体见面会上,每个人都简短介绍了自己的感染经历,说到难过处,有的人放声痛哭。这些患者和家属纷纷表示,他们都曾到相关部门寻求解决因输血感染艾滋病后,带来的一系列生活和就医问题。有的人希望得到治病所需的药物、治疗也能全部免费;有的人提出,家庭因此所遇到的困难应由有关部门给予救助,有的人则诉讼赔偿无门;也有人认为,目前的低保标准太低,希望能够提高城镇低保的最低标准。据艾滋病患者杨正兰介绍,她于1995年12月因子宫肌瘤切除子宫时输血感染艾滋病,多年来索赔无果,而看病已经花去家中的一切,现在一直借住在别人家。

报道又说,对此,多次接触艾滋病患者赔偿案件的北京律师李方平深有感触。他说,那些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患者在寻求赔偿时,面临的最大难题就是无法立案,无法进入法律程序。李方平在河南省某县法院要求为此立案时,被告知不能立案,目前只能通过行政途径来解决。而行政途径一般情况下就是上访,于是,受害者又成了上访者,同时也成了地方政府“维稳”的对象,他们的赔偿之路只能走得更加艰难。

在活动最后,大家纷纷在留言册上写下寄语,每人都在开头的第一句话写下了“希望”两个字,希望能早日康复,希望得到帮助,希望回家团圆……。

大陆草根艾滋救助机构处境艰难

11月26日,中国艾滋病救助活动人士曾金燕在博客上写道:“昨天接受国税询问,情况不太好,想不到今年以这样的方式迎接世界艾滋病日2009-2010的主题(Universal Access & Human Rights)。中国特色的口号应该是:查税,为艾滋病家庭的关怀和救助纳税。”

就在此前两周,曾金燕宣布,她2004年以来担任法人代表的北京爱源信息咨询中心停业。在世界艾滋病日当天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曾金燕说:

“爱源本来就是一个艾滋病关怀和救助机构,它的生存是很艰难的,结果国税,地税又轮番稽查,想把爱源代收代付的儿童生活款和助学费认定为收入,让我们缴税,我觉得这个事情是非常困难的。另外,去年公盟因为被国税地税稽查,被罚款142万,而且法人代表和出纳都被抓了,这个事情是个前车之鉴,让我很警惕。目前这种情况下,因此我们采取了这种应对方法,但是,国税、地税的稽查还没有结束,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

法律咨询机构公盟2009年被国、地两局处以高额罚款,法人代表许志永被抓的事件被视为中国政府打压民间维权运动的标志性案件。直到今年8月,北京公安局才撤销了公盟涉嫌偷税一案,并取消对许志永的取保候审。

爱源信息咨询中心的主要关注对象是农村的艾滋病患者和受艾滋病影响的儿童,其中大部分是孤儿。曾金燕不希望爱源成为公盟第二,但她希望支持爱源的志愿者们能够继续他们的工作。她说:“爱源作为一个机构承受的压力很大,经不起任何经济损失,但是爱源的很多工作都是靠志愿者完成的,所以只要有志愿者在,虽然没有这个法律注册的机构,他们的很多工作还是可以继续进行。”

曾金燕表示,爱源注册资金只有3万元人民币,机构平均年流水资金不到20万元,和中国的其它草根机构一样,爱源的法律地位也是工商注册的集体所有制企业。她说:“要知道,在中国,草根NGO和社会救助团体生存空间非常小。而且中国草根NGO没有公募的机制,不允许公募,又有外汇管制,所以在钱的问题上是很困难的。”

而资金问题还不是爱源这样的草根机构所面临的唯一难题。一旦艾滋病草根救助机构投入艾滋病患者的维权工作,就会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从政策上讲,中国比起01,02,03年是有很大的进步,但一个难题就是,社会公正不能实现。当年很多人是因为输血感染艾滋病,尤其是在医院输血感染艾滋病的人,他们如果想进行司法诉讼,得不到任何立案,得不到一个说法,更得不到赔偿。这么大群的人,他需要实现社会正义,从司法救助也好,从国家赔偿也好,应该给一个明确的说法,但现在却没有。当年的血头,非法血站还有医院输受污染的血给病人、给产妇,现在都没有一个说法。”

而对艾滋病患者救助不力的现状更折射出中国根本的体制性问题。曾金燕说:“对于艾滋病,中央有些政策是比较好的政策,但到地方根本不行。都给中间的官僚机构挪走了,比如100块钱的救助款到了地方家庭只有几块钱,7,8块,6,7块,都有这些情况。这个问题就不是简单的艾滋病问题,而是贪污受贿,以及操作不透明的问题了。”

田喜案被终止审理 律师家门被灌胶

国内爱滋病疫情持续上升,知名北京爱滋病防治工作的非政府组织-北京爱知行研究所却被迫“放假”,负责主理法律项目负责人江天勇也被采“安保措施”。对这波当局打压行动,为此一个多月未回家的江天勇律师表示,当局紧张的事情太多,不清处打压原因具体哪一项。而爱知行帮助处理外界关注的田喜案,法院裁定终止审理、不可抗力。

12月1号世界艾滋病日来临之际,民间艾滋病防治团体,北京爱知行研究所不断遭到当局警察骚扰,不得不在1号当天放假。在京的艾滋维权人士则被以各种方法强制离开北京。

对这波打压行动原因,负责主理爱知行研究所法律项目负责人江天勇对看中国记者表示:“很多原因吧!我们搞不清楚到底是哪一件,他们(当局)紧张的事情太多了!一个是,我在爱知行工作,他们一心想打压消灭这个机构,同时很多爱滋病感染者在北京上访、还有,我们长期关注“田喜案”,在帮助做这事,案子到现在没结果;还有刘晓波获奖后我们一直受到打压。”

江天勇表示10月以来比较紧张,警察一直对维权人士骚扰,包括跟踪、守门监控,他的家门锁孔也四次被灌注强力胶水。他苦恼的说:“对他们的行为,我说这违法,他们不管,说‘上级的指示’。”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