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爸是李刚”事件被复制


当“爸是李刚”事件还余音震耳之际,温州永嘉县近日又传来充满权力蛮横的“我叔是金国友”。在中国,这一切说明了什么?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闻剑的采访报道

中国温州市永嘉县近日发生一起本来普通的交通事故。当地酒后驾车的金建兄与另一辆正常行驶的车辆发生刮擦。金建兄纠集多人,不仅围殴赶往事故现场处理事故的交警和协警,打砸与之相撞的车辆,而且还口无遮拦地叫嚣“我叔叔是金国友,跟老子作对的话非弄死你们不可”。为此,从事过新闻记者工作的中国浙江网络作家昝爱宗表示,“我叔是金国友”彰显特权在中国不受约束的严重程度:

“只要是官家子弟、官家亲属,他们那种霸道。认为自己有权力可以不受监督,可以乱来。在小地方更是天高皇帝远。”

经中国相关媒体查证,金国友曾经担任温州永嘉县公安局副局长和交警大队大队长,现在已退居二线,酒后驾车的金建兄的确是金国友的侄子。

旅居美国的中国问题观察人士张伟国表示,“我叔是金国友”折射出中国共产党手中的权力已经异化到什么样的程度:

“只要跟他有一点牵连有点关系,他都可以拿出来做保护伞,拿出来做不遵守法纪的一个理由。这个事实上就反映出这个政权它的法、它的本质是保护官僚集团以及他们的家属这样一个特权。它这个权力不受监督,彻底地异化,这个我想是一个主要的本质了。”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曾经强调“坚持立党为公、执政为民”;”坚持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然而,昝爱宗表示,“我叔是金国友”透露的则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只要解决这个特权沾一点边,就不可以使用,可以拿着这个权力为非作歹,你可以乱来。受到只是轻一点轻微的处罚。如果没有办法强大的舆论压力专制政府一般内部处理一下算了。从这一点来说,当领导的法律对他没有多少作用。所谓依法治国在实际面前是很难做到的。”

中国有评论说,从“我爸是李刚”到“我叔是金国友”说明如果某些人手中的权力得不到根本性的制约,那么包不准那一天还会有类似的事件发生。那类似的事件在当下中国社会中能否得到约束?张伟国为此表示:

“只会更严重,这个是没办法救的。你如果有办法救的话,等于是要改造这个政权,做一个彻底的政治改革。比如讲经过选民的选票并且开放舆论的监督。这些它都做不到。那现在以维护稳定为名来维护既得利益集团、维护共产党的统治,变成了它的一个第一需要。所以像这样一些公正性、法律的普遍性的这些东西,它就顾不过来的。牺牲这样一些东西,在他们讲起来等于是一个没有办法的办法了。而且这个是中国共产党一党专制、官本位在今天这个社会的一个真实的写照。”

公权力变得肆无忌惮。于是,中国有网友调侃地说,“管住自己儿子,才知道侄子不管也不行”。“我叔是金国友”比“我爸是李刚”更可怕更嚣张。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