冉云飞、老虎庙:公民无须为乐清事件“权威定论”

2011-01-02 22:46 作者: 冉云飞、老虎庙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冉按:这次乐清钱云会惨案值得做一点标本性的分析,因为它和以往一些群体事件和恶性事件表现有所不同,不同在哪里呢?在于官方一时半会儿默认了一些非官方人士的调查,此点玄机掺杂其中,颇有值得分析的地方。我并不认为我的分析就一定对,我的分析或许也只是盲人摸象,但我将谈出一些我的看法。这些看法或许对此次案件的分析或者将来的公民调查,有点帮助和借鉴作用。

一:慎言自己所得调查为真相。真相在我们目下社会高压和信息强力管制的社会,再加上利益贪墨和各级政府的强势维稳,真相基本上是不可得的。政府所谓的“真相”固然大多不可信——甚至有绝不可信的倾向,哪怕从实际例证的数据来分析,政府给出的真相不可信的程度是相当高的——但个人和机构仓促临时前往,在很多证据无法获得、证人无法采访,甚至被案件管制者遮掩的时候,你不匆忙得出结论,而且断定你的结论就是“真相”,那么这样的“真相”不仅不是真相,而且这样“真相”会断绝你的公信力。

二:尽量提供多方证据证人。证据和证人互相矛盾,往往是同一事件常有的事。我认为将诸种证据展示出来。并且尽量展示提供诸种证据的证人背景、利益关系等,从而让更多的人得知证据的可信度和真实性。使得更多的民众自己判断这里面是否有猫腻,而对相反(矛盾)证据的重视,恐怕作为在不开放的信息环境和有压力的状态下之调查者和机构,尤其应该注意。

三:为什么让你接触这个证人,而不让你接触另一个证人?钱云会案中,为什么有证人被抓,为什么只是与钱云会关系密切的同样是上访者的王立权,没有参加任何与钱案有关的直接事件(当然有人说他拿中了钱的手表和手机,说此两物件有录音作用,若仅如此,请王拿同来并公诸于众即可,而不是将其抓捕了事),就被一抓了事。那么为什么不让独立调查者采访?不采访到关键证人就匆忙得出结论,除了独立调查者自身的问题外,那么封锁和只提供单方同质信息者的当地政府,其责任何在?

四:任何机构和个人没有免受质疑的豁免权。别说中国的司法不独立不公正,即便是司法独立公正,也免不了人们持续至今的质疑,比如辛普森案就是如此。换言之,别说中国的各级政府应该他们在许多方面都应该饱受质疑,就是许志永、于建嵘等都难以免受质疑。

五:乐清公安局赞美“公民调查”意味着什么?在没有真正的真相之前,乐清公安局迫不及待地承认公盟和于建嵘等人的调查是“公正”的,这里面的连锁反应是,其它“不公正”的调查不允许调查了,其它报道就不允许报道了,官方可以在掌握一切权力的基础上,利用公盟许志永和于建嵘等具有的影响力和公信力,来匆忙了结此事,从而使钱云会完全沉入和其它任何群体和恶性事件的暗箱操作中。

六:事实判断和社会背景分析同样重要。钱云会的真相是道难题,在目前的情形下,我不承认任何公布出来的所谓真相,即是真相。那么在真相的还原中有很大的难度,那么必要的社会背景分析,其重要作用也就不可低估,这也就是我为什么推荐老虎庙这篇文章的用意之所在。2011年1月2日21:36分于成都

老虎庙:公民无须为乐清事件“权威定论”

从乐清钱云会事件爆出后至今(也即于建嵘认为的“七日危险期”),我注意到了其间一段官方的沉默阶段,这不禁令人狐疑,也因此我一直不想发表观点。但现在可以看出,这个“沉默者”正逐步换取着他所期望中的情势发展主动权。他是在寻找最适合借用的拐棍儿,这个拐棍儿看来是找到了。

我所说的“拐棍”,恰就是来自个别的“公民关注团”,因为“关注团”的定性偏移而导致变性为“刑侦团”和后来的“判定团”。这就无疑导致事件最终会出现“权威发言人”,而到时候这个权威就不一定是“公民关注团”了。根据以往的经验,事件将很快“盖棺”,舆论将迅即封锁,沉默者将不再沉默,继续出现的不同意见将成为“一小撮居心叵测”,更多的公民将成为“不明真相”。如此复杂的舆情就此被简单冻结而埋藏下无尽的狐疑、不解和隐患。看似和谐的局面终被推出前台。

那么“公民关注团”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呢?不能不让人痛心!诚然,钱云会的死亡疑窦需要澄清,而且必须得到澄清,但作为公民的责任应该是不断向官方职能机构发出质疑,从而促使侦测程序依法进行、公正进行。有必要公民关注团也变身刑侦去做自己力所不能及的事情吗?果然,元月二日一大早,出现在各报铺天盖地的消息应验了以上观点——《乐清公安局赞钱云会案“公民观察团”立场公正》。官方终于可以用取自公民视角的结论来自己支持自己了。换句话说,那么来自民间的不同于官方的观点的就一概而为“立场不公正”吗?也不能不庆幸:向来令官恼火的什么“公民关注团”第一次成为他们的所爱。这不是拐棍又是什么呢?痛心!

因此,钱云会悲剧的后面我们看出了两条路,一条是刑侦技术论者,一条则是深度质询其社会根源的一类。后者带出的话题其更显宏观和博大,因为他所折射的社会现象遍及全国,影响更其深远!面对中国社会之现实尤为举足轻重。也因此“李昌钰派”的出现又有多大意义呢?(并非否定李昌钰)。

我讨厌研究车轮子,讨厌研究尸体的角度,讨厌研究那架失效的摄像头,更讨厌李昌钰的参与从而转移事件背后的中国社会隐情。我相信即使死者钱云也会更希望为了农民,为了土地而前赴后继的后来者!

因此,要想解决钱云会的问题,那就去华山、去成都、去太原、去……960万平方公里的每一个旮旯拐角,以至你只须走出门去一看,钱云会就在你家门外。

乐清模式是乐清百姓为中国农民们趟出的一条路子,以至瞬间导致官方不得不噤声。想到今日如此,能不痛心吗?有些人其实正是希望你们都拿着放大镜去车轮子地下看究竟。而恰恰只有寨桥村村民和乐清之外的更多的中国农民才最明白:钱云会事件是上天赐予中国农民的千载难逢之机。反之,又有谁会关注车轮子下面压着的土地问题呢?

看看今天的官方媒体在说什么:津津乐道于死亡真相。接下来几天谁还敢有异议?再接下来万马齐喑。而寨桥的农民和他们的土地却从此沉寂了,全中国的土地均落得个白茫茫大地一片干净……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