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童客厅丢失 苦寻至今无果(组图)


1

1月5日,合肥天气阴沉,气温很低。袁秀兰靠在床上,双眼红肿,嘴里不停地念叨着:“宝贝,你在哪里,你那里冷不冷,冷不冷啊……”她的丈夫,29岁的李德志双眼红肿、表情茫然。当日,是他们两岁大的儿子李元锦失踪的第20天。

在自己家里,孩子不见了

李德志是肥东人,在江苏镇江工作,平日里老婆袁秀兰带着孩子生活在肥东老家,跟孩子的爷爷奶奶、叔叔婶婶住在一起,一大家子其乐融融,邻里之间关系也非常和睦。

在合肥市森景大道紫桐街紫兰园小区,李家有一套回迁房,这房子几乎没有装修过,客厅水泥地上摆着一老式沙发,沙发对面是电视机和DVD,电视柜里有几张动画片碟片,李德志说,这套房子平时几乎没人来住,“孩子大多时候随妈妈生活在老家,偶尔才到这里来。每次来的时候,小元锦喜欢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

2010年12月17日上午,李德志和老婆孩子告别,返回位于镇江的单位上班,走了以后发现钥匙丢在紫兰园小区这套回迁房里面,便打电话给老婆袁秀兰,“去房子那里帮我把钥匙找到,用快递寄过来。”正巧当天小元锦身体不太舒服,袁秀兰计划先去找钥匙,然后带孩子去医院看病。就这样,她把孩子带到紫兰园小区,上午11:00多,孩子喊渴,袁秀兰烧了壶水准备给孩子喝,然后去了趟紧邻客厅的卫生间,在进卫生间之前,她还看了孩子一眼,当时小元锦正乖乖地坐在沙发上看动画片。

但她没想到,这是她见孩子的最后一面。十几分钟后,当她从卫生间出来时,只见入户门开着,孩子不见了。

“我在洗手间的时候,外面客厅电视机的声音开得很大,我没听到一点不对劲的声音。”袁秀兰反复念叨着这句话。就这样,似乎没有一点征兆,孩子丢了!

2

周边找个遍,仍杳无音讯

小元锦是李德志的第二个孩子。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在出生仅仅30天时就因病夭折了。如今小元锦又丢了,全家所有人几乎陷入崩溃的状态,小元锦的姑奶奶听力不好,面对记者,她嚎啕大哭一遍遍地重复着一句话:“孩子啊,你在哪里?全家三代人啊,活不下去了啊!”

“蹊跷”,李德志不止一次地提到这个词,“如果我在,说不定不会发生这件事,可我刚好当天上午才离开;如果在老家,乡里乡亲的都有个照应,可当天刚好老婆一个人带着孩子在紫兰园。”

李德志去找物管,物管说小区里没有一个监控摄像头,门口的保安、小区里的居民也都说没见过孩子,李家印了一千多份带有孩子彩色照片的寻人启事,去小区周边、火车站、汽车站疯了似地发,结果都石沉大海。李德志觉得这是另一个蹊跷之处,“一点点有价值的线索都没有,孩子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

2010年12月27日,合肥市公安局大杨镇派出所所长梁斌表示,警方对这个案子非常重视,“派出所、责任区刑警队、庐阳区刑警大队联合成立了一个十几人组成的专案组负责此案”,“我也是有孩子的人,李家人的心情我很理解,专案组所有民警都在没日没夜地工作,以争取早日破案。”

当天下午,李德志要和老婆袁秀兰赶紧坐车到小元锦的外婆家去,“孩子外婆知道了这个事情,现在一病不起,几乎快要不行了,我们要回去看看。”

思子心切切,夫妇形憔悴

2011年1月5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李家,李德志和袁秀兰脸色消沉,明显瘦了许多。他们说,自从孩子丢了,俩人就没上过班,李德志已经把镇江那边的工作辞了,现在每天的工作就是发传单、到处打听、上网发帖和等电话,“为了找孩子,我专门装了宽带,每天不停地在网上征集线索,还特地办了一个手机卡,24小时带在身上,从不关机。”

“宝贝,你在哪里,你那里冷不冷,冷不冷啊……”合肥阴霾的天气里,袁秀兰一声声地念叨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