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云专栏】一周要闻述评(2011/02/21-2011/02/28)

2011-03-01 15:11 作者: 李立云

手机版 正体 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国记者李立云报道】上周,中国发生的“茉莉花革命”虽然规模不大却成了国内状况最主要的关注点,许多事情都围绕着这个话题展开,中共政权加强了宣传攻势,并且大肆抓捕软禁民运维权人士,采取了种种防控措施来制止中国的“茉莉花革命”。有海外媒体阿波罗网刊文分析,此事很可能是中共的一次诱捕,把中国最有血性的人先抓起来,或看管起来。使得将来的抗议搞不起来,吓阻大家将来不敢参与。

*京沪等13城市民众初次街头集会受镇压*

今天出版的香港明报引述总部在香港的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消息称,自周末起有多达百名维权律师和人士被带走或软禁,但有网民矢言要定期举行这样的活动,有网民在推特留言﹕“围观就是一种力量,即使最后没达到目的,自由的种子也已广播人心。”

中国网民参照仿效中东北非最近的民主示威浪潮,在北京、上海等13个城市发起街头集会,昨日至少有数百名民众响应,更吸引众多不知集会真相的市民围观。当局严密戒备,出动大批警察便衣到场“维稳”,北京和上海均有人被带走或遭粗暴对待,广州更有维权律师被打。

对此,海外的阿波罗网刊文分析,此事很可能是中共的一次诱捕,把中国最有血性的人先抓起来,或看管起来。使得将来的抗议搞不起来,吓阻大家将来不敢参与。文章表示,中共所为不是很像是中共回应“茉莉花革命”的毒计吗?

英国《星期日电讯报》表示,今次在博讯网发起“茉莉花革命”集会的网民,呼吁今次无法成功组织示威的城市民众,可自行尝试每个星期天下午2时再进行集会。该报称,发起者身分未明,可能是中国流亡海外人士。新华社昨天罕见的用英文报道上海人民广场有人群众集会,警察事后拘留了3人。

海外博讯网前日发布匿名投稿,号召民众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的指定闹市或广场,举行“中国茉莉花革命”集会,表达诉求。虽然该网站遭到黑客攻击,在内地一直被屏蔽,但仍有知情民众响应,并通过网络发布现场消息。在北京聚集地点——王府井麦当劳外,昨午2时起民众逐渐聚集,人数最多时一度达到近千人,但秩序大体良好,没人有过激行为或是喊口号。当局最先出动数十公安,多次驱散,但效果并不明显,后来近百警员到场,人群始在3时许散去。

在场一名王姓民众说,20多年,北京终于再现民众自发聚集,以后会每月选择一个周末下午,寻找北京一繁华地点聚集,“这次在王府井,下次选择西单的广场,今次口号为茉莉花,下次就是玫瑰花。每月进行一次,不需要理由,纯粹是为了散步”。

上海人民广场昨虽未现大规模聚集,但大批公安在场戒备,下午2时10分左右,有3人因喊口号被警方揪头髮粗暴带走,其中一名戴眼镜青年向现场记者举起V字手势。有路过的年长市民打抱不平说﹕“没看到他们做什麼啊,不讲法治!一党专政,镇压老百姓!”结果也被带走,多名民众高呼“放人!”

与京沪相比,广州的集会地人民公园“散步者”稀疏,但公安如临大敌,早上开始已有大批公安车,园内每个路口都有穿制服的警察监视。广州维权律师刘士辉中午在前往参加集会途中,被不明人物殴打受伤,正在医院治疗,他怀疑打人者是便衣。此外,在哈尔滨、杭州、兰州、成都、南京等地,亦有小量民众去到集会现场,大批警察维稳,秩序良好,未现冲突。

该报引述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表示,自周六网上出现呼吁集会后,中国各地有过百维权活动人士被带走、软禁或失踪,包括维权律师唐吉田、江天勇、滕彪,异见作家冉云飞等,有网民在网上怒斥政府“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当局虽全面封杀相关信息,但网民仍能通过twitter等有限渠道庆祝首次“茉莉花革命”集会成功。有twitter网友道﹕“今天将是永载史册的日子。我们就是要用行动告诉统治阶级,权力是在人民的手中。他们的时间已经不多,如果再不改革,人民将会来书写歷史。但愿中国明天更美好,自由,平等,民主之花开遍神州!”

点评:

当初发布这次20日举行中国茉莉花革命的号召,也并不被人看好,现在还算能在这第一次活动中有成百上千人参加,也算可以了。这还只是个开始,第一次预演没有为零就算成功。而且中国革命毕竟不是把所有方式全部押到一个篮框里,还有各种力量都在暗中潜伏伺机而动,全民上街的热情还没在社会中形成气氛。但这次行动还是有效果的,引起了中共政权的高度紧张,引起了国际社会的重点关注,影响也波及到了中国社会的部分层面。现在倒不用指望中国刚开始的茉莉花革命就能很快推翻中共政权,那也不现实需要一段相当时间的路要走。现在初期这些街头小型活动,如果能让相当部分的中国民众了解到,中国社会也不是铁板一块死水一潭,中国社会也会有革命发生,并且在持续发生中,中共政权已经进入高度不稳定期,哪怕能够让相当多的中国民众明白这些,目前这些轻微小型活动的目的也算达到了。

现在这种活动希望还要持续搞下去,如果由每月一次逐渐发展到每周一次甚至每天一次,令中共政权及其追随恶警始终处于惶恐不安疲于奔命的状态。以后人数逐渐越来越多,最后可能在某个强力突发事件影响下演变成全民反迫害的中国大革命,到那时就有革命中坚力量参与了。现在的这种活动可以搞得极其轻微都可以,那些知名的民运维权人士,为了不给中共政权留下迫害的口实,可以考虑初期阶段不去参加,还有暗中潜伏的解体中共力量,为了不提早暴露目标,也暂时不要参加。现在的参与者显得越草根越平民化越没有什么事迹把柄越好,参加了也不见得非喊口号打标语发传单,没有任何过激举动,就往那一站或者来回游走甚至远处围观,可以互相小声交流或跟路人打招呼,警察来了不要对抗,要驱赶马上就散开转移地方,甚至可以带着食物饮料生活娱乐报刊,到达指定地点就开始慢条斯理的饮食阅读,警察来询问,也不说是参加活动,警察要让离开,就马上离开几十米再继续。总之这么做在初期力量弱小时可以尽量把损失降到最低,能达到那种既像在参与又不像在参与的境界,令警方也无计可施,能在群众中引来围攻效应传播效应就可以了。这种方法贵在长期坚持不懈,私下里的时候需要多制作些传单小不干胶四处张贴,海外民运有条件的可以建立一个组织协调平台来发挥作用。当然以后随着形势变化规模扩大,反抗程度也要相应升级。

*中共官媒《环球时报》呼吁知识分子配合社会治理*

2月19日,胡锦涛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社会管理及其创新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发表讲话。胡讲话中“完善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完善应急管理体制”;以及“提高对虚拟社会的管理水平,健全网上舆论引导机制”的说法显示了中国政府将进一步加强对社会舆论的掌控。

2月20日,负责政法的中共常委周永康在这个研讨班上讲话,谈及对社会管理的许多具体做法,仅就公开的新闻稿中可见的就有,境外非政府组织(NGO)在华活动管理,要建立“联合管理”机制,互联网管理方面,形成党委统一领导、政府严格管理、企业依法运营、行业加强自律、全社会共同监督的“综合管理”格局等。

2月21日,中共官方媒体《环球时报》中共高层相关政策配发的社评则呼吁中国知识分子配合社会管制。

该评论称,现代条件下的社会治理受到中共中央最高层的高度重视,但搞好社会治理,需要中国社会各界的积极参与,在社会稳定这个核心问题上,尤其需要广大国民,特别是社会精英们的认真配合。

该报称,中国不仅是人口大国,也是各种社会问题的“超级大国”,民间有大量诉求得不到很快满足都是“不可避免”的,社会草根甚至精英层存在某些不满,是中国作为发展中大国将长期伴随的特征。中国近年来的现实显示,现代社会治理虽难却不断往前走,中国平安度过社会转型期的可能性很大,但从理论上说,中国社会治理失败,社会陷入全面动荡的可能性不会是零。

该报指责,“近年来中国总是有少数人热衷于带头挑战社会秩序,以不配合国家稳定为荣”,又指责,“当前确有少数人张扬分歧,用制造不和谐哗众取宠,彰显自己的存在。”

该报认为,“知识分子的天职就是批评”,这种说法,至少是“片面”的,有时还会成为一些人不负责任的托辞。

评论称,在今天被互联网、微博、群发短信装备起来的中国,发表批评性言论,串联一些对社会不满的情绪,实在太容易了。通过某个激进的举动吸引一些眼球,博得某个圈子里的喝彩,也非常容易,甚至不需要成本。

该报呼吁,“中国的知识分子,特别是那些有话语权的人,以及拥有或掌握着各种社会资源的人”,应该“旗帜鲜明”地为维护社会稳定“贡献”自己的力量。“配合中央及各地政府的社会治理,协助培育可持续的中国社会稳定。”

点评:

胡锦涛讲话中说要“完善社会治安防控体系,完善应急管理体制”;以及“提高对虚拟社会的管理水平,健全网上舆论引导机制”咋不说要“完善人民参政自由独立公正选举的政治体系,完善人权法治保障监督体制:以及“提高对虚拟社会的开放水平,健全网上舆论自由机制”呢。面对中国社会的种种问题,不去想着输导满足民意,一味的实施围堵严控,采取防民之口甚于防川的态度,只能不断的加大社会矛盾的沸点,终归要引来一场火山爆发似的革命。周永康这里也在说这个管理那个管理,就是让大家服从党的管理听党的话,可是却不管理官员的贪污腐败与警察的为非作歹。

该评论称,搞好社会治理,需要中国社会各界的积极参与,在社会稳定这个核心问题上,尤其需要广大国民,特别是社会精英们的认真配合。这个无论是社会管理,还是社会稳定,广大民众与社会精英是否需要配合,这个主要就看民众或精英是否认可支持这个政府,认可的的话就会主动去配合,不认可的话就没有配合的义务反而有反对的权力。民主国家政府都是通过公正选举出来的,政府做的好获得大多数民众认可有可能下次继续被选举执政,政府做不好就有人出来反对甚至马上倒台,没有什么说法讲一定必须跟政府配合,要说政府来配合民众需求才是正道。现在中国民众绝大多数都对中共政权并不满意,凭什么要求人家配合呢。

要说一个国家大、问题多,一个政府不能处理的尽善尽美,这是可以理解的,民众也能认可,民众也没要求政府完美无缺。但对政府的总体满意度本国人民会有一个底线与衡量标准,达不到那个底线标准这届政府就该下台走人,有些民主国家甚至政府更替频繁,比如意大利、日本等等,出现一点政局不稳社会动荡的征兆,但民众还是乐见政府倒台,宁要民主的乱,不要专制的稳,因为即使某段时间民主造成了社会混乱也是短暂的,绝大多数很快就调整过来恢复正常,而专制的稳则意味着国家与人民要长期受苦受难,长痛与短痛哪个好,不言而喻。从上世纪90年代初专制国家转型为民主国家的例子上看,都获得了很好的结果,唯有伊拉克被恐怖分子趁虚而入,可即使这样,伊拉克人民也不愿回到没有恐怖分子的萨达姆独裁统治时期。

该报指责,“近年来中国总是有少数人热衷于带头挑战社会秩序,以不配合国家稳定为荣”。那么请看当年孙中山是不是以一小撮革命党来推翻满清王朝统治,革命不就是要挑战所处的社会秩序,,破坏所处社会的稳定,你中共本身当年不也是靠一小撮成员造反起家的吗,怎么一当上统治者就换了一幅嘴脸高喊稳定压倒一切,还不是怕丢了政权失去了既得利益嘛。

*香港人权组织抗议北京大规模打压维权人士制造白色恐怖*

阿拉伯世界抗议浪潮活动逐渐获得中国民众的响应,同时也导致中国政府加强对异议人士的镇压力度,香港多个维权组织周三确认了此前有关近百名维权人士近日遭到拘押的传闻。

中国维权律师关注组周三在一份声明中列出了2月16日至22日先后被当局拘捕、软禁或殴打的多名中国内地维权律师的名单。维权律师关注组执行秘书潘嘉伟向媒体透露说,虽然香港的有关团体没有具体统计被拘押和软禁的人数,但可以证实多起个案。

该组织周三下午还同香港支联会和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等组织一同在香港中联办门前集会,抗议北京方面“大规模打压维权人士,制造白色恐怖”。

香港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此前透露,滕彪、唐吉田和江天勇等多名维权律师在上周的集会号召发表后被带走或失踪,广州维权律师刘士辉也在集会当天遭到殴伤。

总部设在纽约的人权观察称,至少有100名中国维权人士近日遭到警方的逮捕。

点评:

目前中共政权针对在国内发生的初次轻微的茉莉花革命,简直可以用胡抓乱判来形容,中国各地有过百维权活动人士被带走、软禁或失踪,包括维权律师唐吉田、江天勇、滕彪,异见作家冉云飞等,其实这些人之中,很难说就有中国茉莉花革命的组织、发动、传播者,他们从身份角度讲,很可能还不会参加20日那次过于草根化的、轻率不确定的茉莉花革命。也就是说,中共政权抓人也抓错了,可是中共政权就是这样,仗着手中暂时还有权力就胡乱使用,精神高度紧张看谁都像可怕的敌人,缺乏足够的精细准确分辨力,尽管打压本身就不对,可中共政权还要牵连波及到一大批无辜者及中间人士,这样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都造成了中共政权的迫害人数数目巨大,对其不满人数也不断攀升,当年镇压法轮功就是这样一个错误的恶果。现在这些维权律师也是这样,还没有要求推翻中共政权,只是要求些司法公正,要求当局改善些些人权状况。可中共政权不是缓解矛盾疏导矛盾而是加剧矛盾,有可能最后逼得一些温和派或中间派都走上革命的道路。

现在又有消息称中共当局要对四川作家冉云飞与几个参加了茉莉花革命的人士,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拘捕或判刑。这里先不说这个罪名有多么的不合理,中共政权执行起来也是全无章法,没有一个明确的量刑标准,想整治谁就整治谁,想什么时间用就什么时间用,有时用来迫害所谓情节严重的,有时又用来迫害情节轻微的。国内有些人可以公开接受国外媒体采访时大谈结束中共暴政而没事,可也有人仅仅因为上访维权就被安上罪名而判刑。以前上访示威民众喊了打倒共产党也可能没人管,现在有人如果在茉莉花集会上喊句要吃饭要住房就要被扣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了。拿四川作家冉云飞来说,所作所为几年来一贯如此,早不抓晚不抓,现在中共政权有点见人就抓的味道,赤裸裸的向外界展示人权迫害在不断加重,已经又快到了每年一度的联合国人权大会召开之时,中共政权这些迫害人权罪行也将遭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

*中国网民发起第二轮“中国茉莉花革命”*

中国网民发起第二波“中国茉莉花革命”,号召民众27日在全国23个城市集会,要求政治改革,争取自由。中央社报道,中国当局已从各地增调通讯监听人员增援北京,周边的防暴部队已进入北京。

中央社报道,有消息表示,中国官方已从各地增调通讯监听人员增援北京,周边的防暴部队已进入北京。以往只有在“两会”和北京奥运会出现的北京“红袖章”,再次上街协助“维稳”。

英国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报导,位于王府井大街的麦当劳快餐店外26日架起大型围栏,并贴上“城市新发展”宣传海报。多辆公安车在附近驻守,大批便衣警员及首都治安义工巡逻,民众只要拍照,就被警员叫住问话。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报导,脸书(Facebook)昨天的匿名指示也鼓励大陆23个城市的民眾,27日在市中心现身,集体“散步”。不过目前脸书和推特(Twitter)两个社群网站以及影音网站YouTube都在大陆遭到封锁。

另一个原本未遭封锁的商务社交网站LinkedIn,昨天也因中国当局加强网路审查而遭封锁,稍后才似乎恢復连线。

1989年北京学运领袖吾尔开希表示,中国小规模的“茉莉花革命”集会可能会升高到全面的民主抗议,使共产党军队的镇压失效。

星期天(2月27日)的第二轮集会同样被安排在北京时间14时(格林尼治标准时间6时)举行。北京王府井的现场至少有两人被警察带走。

BBC驻上海记者贺智杰说,上海人民广场至少有100名制服警察,还有不少便衣警员驻守。据称该处已有五人被带走。

在北京王府井预定举行集会的麦当劳餐厅外,上周人群聚集的范围已经被围板封闭,并有工人钻挖路面。香港电台报道称,当局曾封闭该段街道“清洗”一个小时。

据路透社报道,该地点下午过后有大批警察看守,王府井步行区南端停靠了至少40辆警车。据香港媒体报道,王府井有两名香港的摄像记者被警察带走,也有外国记者被没收照相机。

而在上海,人民广场旁的和平影都贴出告示称因要进行维修而暂停营业。附近一个地铁站口被封闭。BBC驻上海记者贺智杰说,警察不断驱赶行人,不让任何人在现场逗留。

另据香港电台报道,广州的集会地点人民公园和天河体育中心一带有多辆警车驻守,也有警员监视。

自上周号召集会的消息传出后,中国不少网站据报无法搜索“茉莉花”一词,曾在王府井集会现场出现的美国驻华大使洪博培,其名字也成为了“敏感词”。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克劳利星期六(26日)在其twitter帐户上留言说,值得注意的是,已经提出请辞的洪博培还没有离开北京,“中国就让他从互联网上消失了”。

点评:

上周中国发生了第一次极其轻微的茉莉花革命,已经引起了中共政权异乎寻常的恐慌,特别是在北京地区,简直都快采取了像预防军事政变一样的措施,调派了大量防暴警察进京。由于这次中共政权采取了封路、关店、驱赶行人、严厉杜绝人群聚集等手段,而参与者也采用了更温和的表达方式,所以第二次茉莉花革命比第一次形式上还要小。但中共警方在一些地区的防范做法,本身就会引起过往民众的疑问围观,也会引起整个城市民众的传播与议论纷纷,这样持续搞下去,让中国民众意识到自身不是生活在虚伪的稳定中,革命的气氛已经在四处弥漫,大部分中国民众如果目前都有了这种思想意识心理准备,目前的中国茉莉花革命即使搞的不够大也是有意义的。

现在的情况是虚虚实实,双方展开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中共在明,民众在暗,实际上中共政权就被人牵着鼻子走,退一步讲,即使以后也不能形成抗议风潮,也等于是拿中共耍着玩了。当然经过第二次茉莉花革命,革命的组织者还可以根据情况调整策略,比如一个城市多设立一些地点,变聚集为行走,或者使用单人出击的方式,在人多与没有警察的地方,喊一句口号就立即撤离隐蔽,或者在一条街上,每个参与者唱着中国的茉莉花小调来回游走都行,方法还会创造出来很多,中国人不乏这方面的智慧。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