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底啥人养活啥人

论“剩余价值”在中国

2011-03-06 12:36 作者: 张成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我记得共产党刚取得全国性政权,在上海一带、特别在纺织女工中流行一首以上海方言唱的一首名为“到底啥人养活啥人”的歌。歌词内容主要是工人养活了资本家,供养他们骄奢淫逸生活,而工人用劳动养了他们,反受贫穷和压迫。这是一首“启迪”工人阶级“觉悟”的歌。

在六十年代初,风行一时的“洪湖赤卫队”电影在全国范围内普遍为“革命群众”喜爱,其中包括“洪湖水,浪打浪”在内的不少歌曲传遍了大江南北、长城内外,其中一首带有江南小调式的“小曲好唱口难开”的一首,为南方小姑娘,在江南水乡的田边、地头到处传唱,其核心意义是为党唤醒“劳动人民”起来反对富人,争回自己所创造的价值。歌词中有“高楼本是穷人修,先生老总笑开怀”,而现在喝酒作乐的却是那些富人,号召一定要推翻不合理的旧制度。

共产主义思想的老祖宗马克思自己认为自己一生中在经济学上的最大发现是“剩余价值”,即劳动力作为商品中,不是等价交换,资本家获取了工人的剩余价值,因而工人要起来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夺回这“剩余价值”。提出“资本主义的每一个汗毛孔里”都淌出肮脏的浓血。“

现在中国的高楼大厦、高官、大款们的豪华生活,直到将来可供大官们贪污、挥霍的数万亿美元的外汇存底是怎么来的?是靠的“伟大的党”的改革开放政策吗?还不是靠对几亿劳动人民(特别是近二亿农民工)的超强度超时劳动,但给予极低报酬而积累到他们口袋和他们控制的专政体制中的吗?

就拿建造高级富丽堂皇的大厦来说,每一块砖、每一公斤水泥、每一块石头、每一根钢筋”不都是从矿山或大地上通过半机械化甚至手工操作制作出来的吗?不少是被封闭起来的奴工、童工,甚至是犯人在生活极艰苦的条件下制造出来的。在建造时,不少也还是由小工手提肩挑、安全设施不完善条件下完成的吗?而给他们的报酬却远远低于他们创造出来的价值。

从这里可以看到真正的“剩余价值”已喷雾而出。这些劳动者仅取得自己所创造价值的一部分、甚至一小部分,其他的到那里去了。在资本主义社会,即使在马克思的时代,工人可以自己组织为维护自己权利的工会,以致“黄色工会”,可以组织罢工。这一切在中国“历史上人权最好”的社会里,有可能做到吗?

举例如山西的煤窑的老板们为节省成本,多得盈利(剩余价值),在安全措施不到位,甚至完全没什么安全措施的条件下,让工人(主要是农民工)下井采煤。在煤价以成倍上涨的情况下,工人的工资才增加得可怜的一点点,致使事故频出,不过他们也不太怕,因为他们与地方官紧密勾结,出了事故,地方官也会尽量保他们过关,为封锁消息,给记者们以“封口费”堵嘴,死了工人,给几万元、十几万元也就内部“处理”了。致使这些煤老板们一个个腰缠万贯到大城市购置房地产、包二奶、疯狂消费。这也是大城市房地产一路出轨了上涨的原因之一。此外,他们生活里也少不了女人,连著名演员赵本山都说,“中国的漂亮小姐都叫他们给包了”。

在取得政权前,天天讲反对剥削、压迫的中共,夺取政权后,还以此“教育”人民。而现在已经成了“禁语”了,再多说可能就成为“反对”的了。一些无形的文人也为它(中共)和它的政策摇旗呐喊、歌功颂德,以期能得到主人一点残羹剩饭和主人施舍的肥肉碎骨。

现在,中共已经完全地背叛了其老祖宗口头教导的“反对剥削、反对压迫”的遗训,而是用手中的权力,“当仁不让”地取而代之了。现在的中共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剥削者了。

所以现在再唱“到底啥人养活啥人”、“小曲好唱口难开”这类的歌曲就成为“反动”分子了。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