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茉莉花言论被抓 刘安军被囚45天获释


因评论 “茉莉花革命”被当局绑架关押45天的“北京阳光公益”创办人刘安军,星期天获释。他告诉记者,期间遭到绑架者殴打,拖行及抢钱,曾绝食抗议十天,日前身体极度虚弱,在医院短暂治疗后,当局才放他回家。

北京民间慈善团体“阳光公益”创办人刘安军,自2月18日中午被当局绑架,星期天下午回到家中,他对自由亚洲电台讲述了被绑架的经过: “当时我准备开着我的残包车回家的时候,刚到家门口就有两个穿着便衣的人不叫(让)我回家。我说:‘你有什么权利不叫我回家’?他说:‘今天就不叫你回家’。我说:‘如果你要是想把我带走,第一个拿着传讯或者有法律手续’。最后我想上楼的时候,他们就开始动手了,先把我推倒在地下,两个人在地下拖我,因为我没有拐(杖)了,保安还拿脚踢我。”

刘安军说,在他家的楼下,曾有两位访民试图阻止,结果也遭殴打:“在这个期间,其中有两个阳光公益的访民,一个姓秦的喊了一声,说你们不能打人,他们(便衣)拿了我的电话直接砸在他的头上;还有一个姓杨的杨大妈喊了一句打110,他们把老人按在地下打了一顿,拖了有三、四十米。”

刘安军说,绑架者还抢走了他的低保金,至今不知被绑架者具体带到何处:“把我绑架到车里头,攫(把手指反方向掰)我的手指头,基本上不能动了。把我拉进了山里头,具体山里头什么地方我也不太清楚,好像一个农家山庄似的。关在里面以后他们又把我的手机抢走。我的钱包里有600块钱,我看他(便衣)拿我钱包以后,我再看钱包里头只剩下二、三十块钱了,那600块钱公开的给抢走了。”

慈善团体“阳光公益”致力于协助在北京的访民,提供衣物、食物及咨询。近年来,公安曾多次派人绑架甚至暗算他,包括破坏他家的门锁,摩托车刹车系统。他们从不透露真实身分。他说,这次被绑架后,身体极度虚弱,绑架一个月后的3月18号,被送到医院:“他们穿着便衣,有说是派出所的,有的说是国保,他们都不露自己身份,就跟一群强盗似的。在那里面我绝食10天,最后虚弱得基本上我下不了床。一直到现在身体特别虚弱,心跳100来下。18号,身体越来越不行了,直接去了医院,一直待到今天下午2点才回来的。”

另据维权网报道,被囚禁期间,刘安军被关进农家院一个房间中,门有两三道锁,每天七八人值班,这些人多是当局从当地雇请的农民,每天给他们五十元钱,然后免费供他们吃喝。这些看守对他生活不闻不问。有时给他点吃的,有时就不给。3月18日,他身体出现多处不适,心跳很快,才将刘安军送到了一家医院看守。

刘安军称,公安局曾详细问他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评论埃及局势,他相信与此有关:“丰台区公安局法制办的一个人到那儿问了我三次,主要的就是说我说话太多。16号的时候,我记得也是自由亚洲的一个记者采访我一个问题,就是关于说对埃及茉莉花革命有什么看法?我说了几句,主要可能是因为这个大动干戈了吧。”

由于被囚禁期间,环境恶劣,刘安军虽然获释,但健康状况很差,他说:“明天我还得上医院,因为现在说几句话心跳就特别厉害。”

在网友号召民众2月20日参加“中国茉莉花微笑散步”活动前夕,已有腾彪、江天勇、唐吉田等维权律师被绑架,至今下落不明。被当局断电一百零四天的北京维权人士倪玉兰说,至今没有他们的消息:“没消息。一点消息都没有,腾彪是19号,江天勇好像也是19号,大家都特着急。”

刘安军谴责有关当局无视法律,践踏人权,以野蛮方式对付维权人士。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