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80岁老妇为亡儿讨清白上访28年(组图)


一名80岁的重庆妇人,为被警方拷问致死的儿子讨回公道,奔走上访28年,虽然年纪老迈且身体渐差,她仍坚撑下去,只求还儿子一个清白。

80岁老妇为亡儿讨回清白上访28年
李裕芬老人2009接受本台记者采访。(RFA粤语部图片)

在文革前已经丧夫的李裕芬,只有一名独子范李。李裕芬接受本台访问时说,其子在1983年在派出所被警察殴打重伤丧生,但警方则诬陷儿子是服食精神药物死亡,她一直为儿子寻求清白。在这么多年,除了到重庆市各个政府部门上访,亦不知多少次向北京中央政府部门求助,但到现时仍未有部门肯立即处理。

李裕芬:我找人大、最高检察院,还有政法委,我告诉他们,你们不立案是错误的、违法的。

她忆述曾多次北京上访,最深刻是前年到中南海,立即被带到黑监狱囚禁了十多天。她说,事件受到传媒和法律界的关注,人大委员会及最高检察院在1998年开始,先后派人到重庆和多个部门开会认为可能是寃案,指示他们要尽快处理,但重庆官员互相包庇,加上其后十几年,中央有关部门的高层很多亦已换人,事件一直拖下去。

80岁老妇为亡儿讨回清白上访28年
李裕芬。(李玉芬老人同意使用)

李裕芬:全国人大的领导、信访局的领导劝我,就说你这一生已够苦,对得起你丈夫,对得起你儿子,你应该想通嘛。我说我怎么想得通,他们搞假案、寃案,我怎么想得通!

李裕芬表示,在这些年间,她曾被诬蔑、陷害,多次被送院企图指她患有精神病而囚禁她,但可幸她能够脱身。她表示,在多年前求助无门时,曾经写了一本报告文学,将事件的始末和过程公开,在传媒的帮助下出版,虽然这书被重庆政府列为禁书,而北京亦要透过有关方面才可购买,但仍可卖出五万本,她指现时身体比较差,记忆力不比从前,但仍准备再出版另一本报告文学,将这过去28年的经历让大众知道,并会将所有的证据及各部门的文件公开,现时正寻求协助出版。

她又说,她现时生活非常困苦,儿子死后卖了房子打官司,只靠社会上的好心人和网民的资助。

李裕芬强调,无论如何,她会继续坚持下去,为死去的儿子寻回一个公道。

住在重庆大渡口区的李裕芬,她的24岁儿子范李,因提醒一名女职工不要抄错水表而被对方报假案诬告被打,警察之后带走范李。李裕芬到派出所寻儿子,看见儿子扣上手铐,满身伤痕和血渍,她又听见儿子被毒打的惨叫声。两母子先被送返家,其后再送医院,范李终伤重不治。警察曾三次到李裕芬居所,在没搜查证下搜查,取走了一些工具如锄头、铁锤等,后来又取走范李的病历表,并说在其房间拿走一些精神科药物。法医起初鉴定为脑出血死亡,后来被人收买。警方最后指范李是服食精神科药物死亡。


2009年的采访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