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坊间奇谈】小三国母的前世今生

笑声误国,淫乱丧国

2011-05-23 21:37 作者: 张昭涵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在坊间常听人说,著名歌星宋祖英身怀绝技:会笑,特别是眼睛会象狐狸一样勾人;会媚,她媚态摆出的时候一般男人都会乖乖就范。而且她“命好”,一段小曲就勾住了江大蛤蟆,好色与卖弄具备的人丑,与宋媚人一拍即合。

如果说,江与宋的苟合,单单是他们个人的事情也就罢了。但是他们却是互相的利用来破坏道德伦理,做坏事丑事,为了小宋出国演出而慷国库之慨,甚至挥霍人民血汗建造国家大剧院,这就不能不提醒国人注意这个媚人了!

关于江泽民的来历在《江泽民其人其事》一书中已经说的很清楚了。那么本文就说说,我们的“小三”国母的前世今生吧!

“小三”国母的前世今生

我们都知道,在商朝末期,有一位纣王,因为写一首调戏女娲娘娘的诗,被娘娘迁怒,于是派下几个妖精来祸乱朝政,毁掉纣王的江山。妲己就是其中之一。那么我们可曾想过,妖精能是那几种吗?也就是说,那些妖精也是有一个群体的。在这个群体中,有一种叫做“鬼车”的类别,此种类别,身如鸵鸟大小,但是长有十只头。这种东西其实是最霪邪的代表,十只头分别有:妖、媚、卖、弄、显、斗、泼、耍、贱、赖等特点。因为它掠食人类儿童,被视为公害,于是西周“元圣”周公旦命令猎师射杀它,射掉一个头后,只剩下十个脖子九个头的“鬼车”赶快逃走。

当“鬼车”的第十个头被射掉后,那个没有头的脖子不断的滴出血,直到如今,九头鸟滴过血的地方都会有灾有难。古人认为,见到九头鸟是非常不吉利的事情,所以要赶快吹灭灯火、放狗把它赶走。它要附着在谁的身体之上,那她就是最妖艳与霪邪的代称,说白了就是最晦气最恶心的代称,其作用就是迷惑重要的人或者是君王级别的人物,祸害百姓、葬送江山。

仅仅举在历史上它曾经附体的两个例子就足可以说明问题:

一“烽火戏诸侯”,导致误国

史载:公元前781年周宣王去世,他儿子即位,就是周幽王。周幽王昏庸无道,到处寻找美女。大夫越叔带劝他多理朝政。周幽王恼羞成怒,革去了越叔带的官职,把他撵出去了。这引起了大臣褒响的不满。褒响来劝周幽王,但被周幽王一怒之下关进监狱。褒响在监狱里被关了三年。其子将美女褒姒献给周幽王,周幽王才释放褒响。周幽王一见褒姒,喜欢得不得了。褒姒却老皱着眉头,连笑都没有笑过一回。周幽王想尽法子引她发笑,她却怎么也笑不出来。虢石父对周幽王说:“从前为了防备西戎侵犯我们的京城,在翻山一带建造了二十多座烽火台。万一敌人打进来,就一连串地放起烽火来,让邻近的诸侯瞧见,好出兵来救。这时候天下太平,烽火台早没用了。不如把烽火点着,叫诸侯们上个大当。娘娘见了这些兵马一会儿跑过来,一会儿跑过去,就会笑的。您说我这个办法好不好?”

周幽王眯着眼睛,拍手称好。烽火一点起来,半夜里满天全是火光。邻近的诸侯看见了烽火,赶紧带着兵马跑到京城。听说大王在细山,又急忙赶到细山。没想到一个敌人也没看见,也不像打仗的样子,只听见奏乐和唱歌的声音。大家我看你,你看我,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周幽王叫人去对他们说:“辛苦了,各位,没有敌人,你们回去吧!”诸侯们这才知道上了大王的当,十分愤怒,各自带兵回去了。褒姒瞧见这么多兵马忙来忙去,于是笑了。周幽王很高兴,赏赐了虢石父。隔了没多久,西戎真的打到京城来了。周幽王赶紧把烽火点了起来。这些诸侯上回上了当,这回又当是在开玩笑,全都不理他。烽火点着,却没有一个救兵来,京城里的兵马本来就不多,只有一个郑伯友出去抵挡了一阵。可是他的人马太少,最后给敌人围住,被乱箭射死了。周幽王和虢石父都被西戎杀了,褒姒被掳走。

二,兄妹乱伦,最终丧国

春秋时,齐国国君齐僖公年过半百得到一个千金,起名文姜。孩子一落地就与众不同,十分惹人喜爱,长大以后更是生得面如桃花,眼似秋波,艳丽无比,直出落成一个绝代佳人。文姜天资聪慧,才思敏捷,时时能出口成章。可是,由于齐僖公的宠爱,她也养成了轻浮放荡、任性而为的性格。

文姜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哥哥,名叫诸儿,长她两岁,是齐国的世子。他英俊魁梧,仪表堂堂,但却是个不学无术的酒色之徒。兄妹二人,自幼在宫中一起长大,嬉戏玩耍,同起同坐,形影不离。关系十分亲密。及至成年,也不避什么男女之闲,诸儿为妹妹的美色所吸引,不久二人即做下乱伦之事。不知不觉到了成婚的年龄,齐僖公给诸儿聘娶了宋国的公主,而把文姜许配给了鲁国的国君鲁桓公。兄妹二人虽十分不情愿,但父命难违,也不敢表露什么,于是文姜便嫁到了鲁国。

鲁桓公对文姜十分宠爱。文姜提出的要求,只要是能办到的,鲁桓公都百依百顺,生怕文姜不高兴。而文姜虽受鲁桓公的宠爱,却忘不了对自己情深意切的哥哥诸儿,可又没有和他相见的理由,不免每日郁郁不乐。

齐僖公死后,世子诸儿即位做了国君,就是齐襄公。他虽然即位为君,仍然割舍不下对文姜的思念之情。每到夜深,一种莫名的渴求使他辗转难眠。于是就派使者到鲁国,迎接鲁桓公与文姜来齐国。

鲁国大夫申儒曾劝谏鲁桓公不要让文姜去,因为这不合礼法。但一来文姜思念哥哥,执意要去,鲁桓公溺爱妻子,不得不从;二来齐强鲁弱,对于齐国的邀请,鲁桓公不敢拒绝。就这样,鲁桓公夫妇同车前往齐国。

齐襄公亲往迎接,大摆宴席款待鲁桓公夫妇后,就以会见旧日宫中妃嫔为名,将文姜接至宫中。齐襄公将文姜迎到事先造好的密室,摆下酒菜,与文姜饮酒叙旧,兄妹二人四目相对,多日未见的相思,化作旺盛的情欲之火,不顾一切地搂抱在一起,亲热起来。两人难舍难分,当晚又同床共枕,同宿宫中。鲁桓公见文姜去宫中一夜未归,心中疑惑,便派人到宫门查访,得知兄妹二人之间眉来眼去,关系暧昧,十分气愤。文姜回来后,鲁桓公便详细盘问她,会见什么人,夜宿何处。文姜越是遮遮掩掩,鲁桓公就越是疑心,最后二人大吵起来。

自文姜走后,齐襄公也放心不下,怕鲁桓公知道他们兄妹乱伦的真相,担心鲁桓公会让文姜吃苦头,便派人跟踪探听。当得知鲁桓公已有所怀疑,并与文姜发生争吵时,心中便萌生了加害鲁桓公的罪恶念头。

第二天,鲁桓公派人向齐襄公辞行,要回鲁国。齐襄公哪能放他们走?他从鲁桓公勉强做态的表情中,坚定了自己必须马上动手的决心。齐襄公一定要请鲁桓公到牛山游览,说是以此为鲁桓公饯行。鲁桓公无奈,只得留文姜在驿站,自己应邀前往。酒席宴上,鲁桓公心事重重,闷闷不乐,齐襄公却兴致盎然,殷勤把盏,让大臣们轮流劝酒,直把抑郁寡欢的鲁桓公灌得酩酊大醉。齐襄公派力大比的武士彭生抱鲁桓公上车,送他回驿馆。他用眼盯着彭生,加重语气说道:“一定要把鲁国君送到家,不得有丝毫差错。”路上,彭生看看左右无人,遵照齐襄公的密令,用厚布毯子裹住鲁桓公的头,很轻易地将他害死在车上。

齐襄公闻听鲁桓公已死,心中踏实下来,又假意啼哭,悲伤无比。一面命人将鲁桓公的尸体厚殓入棺,一面派人到鲁国报丧,说鲁桓公暴病而亡,让人前去迎回灵柩。

其实,鲁国的大臣们早已风闻齐襄公与文姜的丑事,猜到了鲁桓公被害的真相。无奈自己国力弱小,齐国强大,武力征伐不得,只得派人前往迎回灵柩。鲁国使臣提出请齐襄公处死彭生,齐襄公为掩盖丑闻,当着鲁国使者的面将彭生斩首。

丧事完毕,鲁国在大夫申儒的主持下,拥立新君即位。这就是鲁庄公。鲁庄公知道母亲文姜的所为,也十分清楚父王为舅父齐襄公所害,正直的鲁庄公便征求大臣们的意见,如何处置文姜。从感情上说,文姜是庄公的生身之母,母子之情难舍,从道义上讲,文姜又有淫乱之过,杀父之仇,理应拒之国门之外。鲁庄公和大臣们都感到这个问题棘手。最后,鲁庄公为了恪守孝道,并照顾鲁国的面子,决定还是派人以礼去齐国迎回文姜。

文姜自鲁桓公死后,日夜留在宫中与齐襄公欢聚,肆无忌惮,情意缠绵。听说鲁国派使者来迎她回国,二人都难舍难分。但怕世人议论,齐襄公只得让文姜回去。在文姜乘车即将离开齐国的时候,齐襄公前去送行。他手拉着文姜的衣襟,一再嘱咐她要保重身体,相约后会有期。二人洒泪而别。

文姜怀着留恋其兄,羞见其子的复杂矛盾心情,既不情愿又无可奈何地缓缓向鲁国进发。走到一个叫禚的地方,文姜在车上看到房舍整齐洁净,便感叹道:“这里既不是鲁国,也不是齐国,我该在此安身啊!”于是派人回复鲁庄公说:“我性爱闲适,不愿意回宫。如果非要我回宫,除非我死之后。”

鲁庄公当然明白母亲无颜回国,就在祝邱这个地方建了馆舍,迎文姜住在祝邱。从此以后,文姜就来往于禚和祝邱两地,徘徊于齐鲁之间。齐襄公就在齐鲁之间的馆舍里和文姜幽会。文姜一直在这种有家难归、有国难投的可悲处境中生活,直到终老。

齐襄公因骄奢淫逸,大臣和百姓怨声载道。最后,昏庸的齐襄公被他的部下杀死。(文章出处:银瓶梅)

一个始终让人费解的问题迎刃而解

一个始终让人费解的问题是:宋祖英并不是一个能说会道的女人,而且卸了妆,走在街上也不是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万人迷。为什么在中南海她能打败李瑞英,江泽民也不敢再带李瑞英出访了呢?

先看看宋少将的丈夫和好友们怎么说:

《京华时报》曾在今年5月报道说:中国北京鸟巢夏季音乐会──《魅力.中国》”第二次新闻发布会5月18日在鸟巢举行,陈道明、阎维文、白岩松三位好友到场助阵,三人不约而同以“印象宋祖英”为话题,谈对宋祖英的印象。

陈道明说:“她除了有钱了、有名了,其它一点都没变,笨还是那么笨,说点不着调的话,干点不着调的事。……”

阎维文说:他眼里的宋祖英是个“典型的不会说话的人”,“听她讲话会紧张,因为不知道她下一句接到哪里”。

宋祖英的丈夫罗浩说,“在家里我们都管她叫‘脑膜炎’”。

怎么会这样呢?难道宋祖英没长脑子?原来宋祖英原名叫“鬼车”,后来又叫“九头鸟”。每当要说话时,九个脑袋有九个想法,九个头上的九个嘴都争着要表现自己,于是宋祖英就“脑膜炎”了,说点不着调的话,干点不着调的事,这个头说完上句,那个头抢着说下句,所以阎维文说:“听她讲话会紧张,因为不知道她下一句接到哪里”。

今朝且看江泽民为了宋媚人做了什么

为了让宋祖英高兴,江泽民没少花国库的巨款。

宋祖英一句话要到澳大利亚悉尼开个人演唱会,江泽民马上拨款数千万元人民币给海军,让宋祖英在澳大利亚和奥地利扬名。最奇怪的是,宋祖英是民歌手,她所演唱的民歌需要民族乐器伴奏,需要中国人的合唱团伴唱,但她在悉尼演唱会的伴唱都是连中国字都咬不清的外国人,伴奏用的都是西洋乐器。一个民歌演唱会台上只有她一个人是中国人,显得不中不西、不伦不类。2002年韩国世界杯开幕,主办方要求派名家去演唱,结果中国派出的是不够档次的宋祖英。尴尬的是,韩国给所有演唱的名星都付了很高的出场费,唯独没付给宋祖英一分钱。

江泽民还曾经花千万元给宋祖英出首张精选DVD碟,于2002年农历新年前夕在全国上市。

江泽民讨宋祖英欢心的最大一个礼物则是国家大剧院。

2001年12月13日新华社对外宣布,国家大剧院正式开工。国家大剧院位于北京人民大会堂西侧,占地11.89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4.95万平方米。大剧院主体工程总投资26.88亿元,外围工程由北京市投资8亿多元,建设工期4年,建成后正式营业尚需开办费3亿元。大剧院整个项目共需资金38亿元,差不多是过去15年希望工程累计接受海内外捐款总和的两倍,可以资助500万贫困学生受到教育。

从立项开始,有关国家大剧院的纷争就从来没有停止过。

无论从哪个角度,也没有一个专家认为有修建大剧院的必要,他们对此项目表示强烈反对和抵制。有学者明确指出,在下岗工人和民工的温饱都解决不了的前提下,完全没有必要花费三十多亿人民币修建这麽一个浩大的消遣工程。况且担任设计的是法国机场设计师安德鲁,他从来没有设计歌剧院的经验,而他主持设计的法国戴高乐机场候机厅在2004年5月23日发生屋顶坍塌事故,造成6人死亡,多人受伤。法国巴黎检控官办公室5月29日表示,负责设计戴高乐机场新翼客运大楼的总建筑师安德鲁涉嫌在赢得中国北京国家大剧院投标过程中舞弊,法国当局2003年7月开始进行初步调查。

建筑专家指出,从文化上考虑,大剧院给人的印象恰如外星人的巨大飞碟,降落在中南海的门口。什麽文字也不用写,就能看出这是个天大的错误和笑话,与北京六朝古都的文化传统完全不般配。此外,从实用性考虑则问题更多。加拿大皇家建筑学会院士MichaelKirkland称此设计将“建筑语言和基本科学规律都倒到沟里去了”∶这是一个功能性非常强的建筑物,但设计人把它当作一个艺术品来做,大错特错,上面加了盖子,房子套房子,是在屋中打伞作茧自缚,结果需要高大空间的舞台上不去,要向地下挖六至八层楼,这是全世界建筑界有史以来最荒谬的大笑话。

国际权威性建筑专业杂?英国ARCHITECTUREREVIEW1999年1月号更以社论“无法无天”(OUTRAGE)尖锐地批评法国建筑师设计的北京国家大剧院,直斥其为“完美的粪团”,与北京城中心和其它任何现有建筑完全不协调。

对于大剧院的整个造型,有人说,从空中鸟瞰下来,大剧院就像“一口痰”。但江泽民却欢喜得不行。库恩在《江泽民传》中说,“江喜欢站在中南海的南端赏月并观赏南海映月的美景,从这里沿着水面望去,可以看见这座美不胜收的大剧院款款落成。”事实上,世界著名建筑家贝聿铭所担心的正是从故宫能看到大剧院,因为这完全打破了古建筑群的和谐格局。

大剧院最遭人诟病的是其外表看起来像一个“大坟包”,它的地下入口,就像是一条墓道。安德鲁安排了从水底下走入大剧院的通道(100米),所以观众得先钻下去走过一个水下隧道,再走上去。这像是在穿过坟墓的积水。

民间有人说,中国的中心是北京,北京的中心是天安门广场,广场的中心是个坟包。号称讲究风水的中国人居然在中国最中心的地方造个坟,让故宫和大会堂都是“开门见坟”!还有比这不可思议的事情麽?风水专家认为,“大坟堆”毁坏了北京的精妙布局,将先人循五行、五帝、四方四象之方位设计彻底破坏,倒阴为阳,使京城从此为阴尸气所罩。但有人说,这种格局有利于阴类在阳间猖獗。江来历特殊,据传与阴类有关,这或许是这个耗费巨资而又丑陋无用的愚蠢工程得到江泽民如此青睐的原因之一……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