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公诉”茅于轼 左派借题逼宫(图)


2011/05/23/20110523221216532.jpg

大陆著名异见经济学家茅于轼早前发表的一篇批评毛泽东的文章,这两天在大陆掀起轩然大波。以毛泽东后人为首的左派阵营发起「公诉茅于轼、辛子陵」行动,上书全国人大吁追究两人刑责。而茅、辛两人则对香港媒体表示,正期待在法庭上就毛泽东的功过「辩个清楚」!也有评论指出,这是左派借题发挥,逼中共就毛的问题再次表态。

引发这场风波的是茅于轼4月26日的文章《把毛泽东还原成人》。该文以犀利的笔锋,揭露了这位共産党领导人在统治中国近30年间所犯下的种种罪过。

茅于轼认为,毛应该为三年困难时期中国三千多万人被饿死负责,更指责他搞阶级斗争,死人无数,还説毛奸污妇女不计其数。文章説,“在他眼中,人民只不过是一堆肉,是叫喊万岁口号的工具。权利完全控制住了他的生命,他为此而完全疯狂了。”

这篇文章是在大陆财新网发表的一篇网文,原是一篇读后感。因为文中痛陈中共已故领导人毛泽东的罪恶,痛快淋漓,俨如讨毛檄文,令外界轰动;虽然第二天即被删除,但已被网民热传。

这篇文章也引起了包括毛岸英的遗孀刘思齐在内的左派的不满,近两天,左派网站“乌有之乡”刊出了对于茅于轼和辛子陵的“公诉书”。茅于轼被列为第一被告,辛子陵则是第二被告。辛子陵榜上有名是因为,《把毛泽东还原成人》正是辛子陵所着《红太阳的陨落》一书的读后感。

这场由乌有之乡网发起的公诉茅于轼、辛子陵的行动,据称有10万网民响应,他们分别以「公诉书」方式,指茅、辛两人犯「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强烈要求全国人大责成司法机关,拘捕两人。北京领衔签署者包括退休部级高官,以及毛泽东儿媳刘思齐、侄女毛小青等。

对于左派掀起的这场“公诉”闹剧,茅于轼在接受香港《苹果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左派打着维护毛的旗号,其实是让中共永远不能从毛泽东的悲剧桎梏中摆脱。他说:「我正等着他们起诉,这样毛泽东的功过问题,定能在法庭上辩得更加清楚了。」

据香港《苹果日报》报导,被左派追杀的另一位学者、解放军国防大学前主任辛子陵也表示,左派网站“乌有之乡”发起的这场大围剿,目标不是针对他和茅而是中共,「他们是要逼中央就毛泽东的问题再度表态。」辛说:「前不久中央政治局通过决议,不再将『毛泽东思想』这个提法列入党的文件,引起左派惊慌,他们要借事件逼宫。」辛子陵指,中共夺得江山后,毛泽东搞阶级斗争,令几千万人生灵涂炭,如果坚持毛泽东思想指导,中共只会死路一条,「内地50岁以下的人,都是在神话和谎言中长大,不明白毛的祸害」。他指,左派胁持了社会一些群体对权贵阶层的不满,用毛做旗号,「他们不明白,一旦回到毛时代,中国只会更加黑暗,中国人民更加遭殃」。

据《美国之音》报导,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卫方评论说,这件事未尝不是件好事。他表示,80年代初,中共《关于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发布后,马上就停止了对于文革和毛泽东的任何严肃的讨论。这些年来,对毛的个人崇拜卷土重来。新一代的年轻人,对于这段历史“两眼一抹黑”,因此现在有必要重补历史课。他説:“过去的30年都没有真正地反思这个问题,所有的东西都变成了禁区。研究文化大革命的著作没有办法在国内出版,所以没有办法去让许多年轻的读者比较全面地了解文化大革命。所以这次为什么像『唱红歌』这样的一种做法能够在许多的地方甚嚣尘上。”

香港《苹果日报》评论说,公诉茅于轼,不只是闹剧。评论认为,毛泽东的后人及一些左派人士发起公诉茅于轼、辛子陵的运动,这首先是一出闹剧。他们既然认定茅于轼《把毛泽东还原成人》一文、辛子陵《红太阳的陨落》一书,是「赤裸裸的侮辱诽谤」,为什么不直接入禀法院,还想要全国人大代为出头?所谓「北京市人民公诉团」,更是滑天下之大稽, 50名发起人,那怕再加上三、五万联署人,就能代表北京市人民?中国《刑法》规定,侮辱罪、诽谤罪是「告诉的才处理」,即有人认为被侮辱、被诽谤,并具状入禀,法庭才会处理。近年内地一些公安跨省缉捕记者、网民,指他们的报道或言论,诽谤当地党委或政府官员,结果多沦为闹剧,并受到舆论谴责,就因为公安滥用公权力,替官员出头,违背了诽谤罪是告诉乃论的原则。

评论还说,荒谬的是,左派在所谓「公诉书」中声称:「任何人都有发表自己言论的自由,但任何人都没有侮辱诽谤别人的自由。」但无论公诉书,还是左派的网文,不是攻击茅于轼为汉奸,就是攻击辛子陵为「共产党的叛徒」,如此扣帽子、打棍子,无非是将他们念念不忘的文化大革命的大批斗重演一番而已。值得关注的是,左派发起公诉运动,又不只是一场闹剧,而是中国政治向左转、法治倒退的结果。中共即将進入换班阶段,高层权斗白炽化,由太子党薄熙来在重庆发起的唱红歌运动开始扩散,令那些怀念文革唱忠字歌、跳忠字舞的人士大为亢奋,令那些怀念毛泽东、怀念文革的人士大为亢奋,因此叫嚣:「如茅于轼、辛子陵这样的人多了,我们的文化也确实需要革命一下。」左派人士要全国人大介入,责令检察院、法院公诉及审判茅于轼、辛子陵,还上纲至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来是他们心虚,知道法庭极可能不予立案,二来也是仿效当局滥用经济、治安罪名惩治异见人士、维权人士的手法,滥用颠覆罪逼当局展开调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