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维平:农妇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组图)

2011-06-07 04:16 作者: 姜维平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剖腹自医的农妇吴远碧走了
农妇吴远碧剖腹自医:“这一刀下去,好了,就不再拖累家人了;要是要了命,也就不用再拖累家人了” ……(看中国配图)

5月中旬,《重庆晚报》等海内外众多媒体,披露了剖腹自医的农妇吴远碧的消息后,轰动一时,我也写了一篇题为《停唱红歌,救救母亲》的评论,原本的想法是,像这样的疑难杂症,只要解决钱的问题,及时加以治疗,特别是增加社会的关爱,总不至于死人吧,但今天,我在凤凰网上惊愕地看到了这样一条新闻:呼吸停止、心跳为零。吴远碧终未敌过病魔,6月2日21:48,重庆市中医院重症监护室6床,在做出挥刀自剖这一惊世举动后的第26天,吴远碧的生命定格在了这一刻,不再忍受任何病痛的折磨。也就是说,面对红歌泛滥成灾,学雷锋的口号震天响的山城,她毅然决然地走了,让我说,贫穷的农妇啊,走好,天堂里没有骗子!

剖腹自医的农妇吴远碧走了
吴远碧去世,她的先生流泪(网络图片/姜维平提供)

无疑地,这是一个政坛上充满了骗子的时代,看看各种冠冕堂皇的会议的主席台上,坐着讲话的口若悬河,滔滔不绝的官员,有几个不是两面三刀的骗子?而在骗术高手的丛林里,薄熙来是货真价实的冠军,当他领唱红歌《洪湖水浪打浪》的时候,淡水湖洪湖已经干底“翻塘”了,光是重庆就有168,4万亩农田受旱;当他鼓噪《唱支山歌给党听》的时候,党的女儿闭上了眼睛。他重新树立的白求恩在哪?雷锋在哪?王铁人在哪?焦裕禄在哪?

让我说吧,白求恩的亡灵已经对中共彻底地失望了,不会再漂洋过海,不远万里来帮中国了,因为他看到暴富起来的中国人,能一掷千万金,把温哥华的楼盘炒爆了,但未必愿意花一分钱资助中国的穷人和民主事业;雷锋呢?他早就走失了,被大大小小的骗子拐卖了,王铁人呢?听到《咱们工人有力量》的歌曲,看到现在劳工的贫困现状,他真想和上海的集装箱工人一起罢工,抗议,但他不敢啊,国保人员不让他从墓里爬出来呀!而焦裕禄呢,千万个焦裕禄式的干部,都被薄熙来赶到乡下去“同吃同住”去了,但他们一个个在宴席上喝得昏天黑地找不到北,有人还顺手牵了个农家小三!

于是,凤凰网的报道说,从再度病危到去世,52岁的吴远碧人生最后的8个小时走得如此匆忙,让身边所有人都猝不及防。持有五十万个摄像头的薄熙来,啥都能看到,唯独对这个穷苦母亲的死视而不见。

6月2日,在石桥铺殡仪馆里,曹云辉擦着眼泪,送妻子最后一程。没有哭声、没有哀乐、也没有亲友进进出出的焦急场面,6月3日清晨6点,石坪桥镇五一新村27栋一切如旧,只是31号屋外,两个坐在院坝里的男人低着头,其中一个戴着孝纱,出门的邻居认出,他们是吴远碧的丈夫曹云辉和儿子曹长城。“一晚没睡,也睡不着,倒不如在坝子里坐坐,心头好受些。”曹云辉说这话时,努力用手按了按眼睛,很快,眼睛红了,但眼泪被按了回去。

由此可见,小民百姓既使成了名人,也因无职无权而备受冷落,薄熙来日理万机,不亲自来瞧瞧也罢了,他的秘书呢?他的老婆呢?不是很有钱吗?为什么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呢?联想到2009年10月1日,参加打黑的民警程明死了,薄熙来下令奖励了一百万,试问:为什么不拿点钱早点帮帮这个大肚子母亲呢?难道只有警察是人,老百姓不是人?

报道详细描写了吴远碧火化前后的情景,除了她的丈夫和孩子,没有当地政府任何一个官员出现,我想,来一个村委会的主任也行啊!来一个民政局的小职员,也算你薄熙来搞的所谓“宜居重庆”有点人情味啊!然而,他们都去忙于招商了,忙于唱红打黑了,忙于弄虚作假了,如今,只有几个亲友来给她送行。吴远碧的先生说,最叫他安慰的,是妻子临走前的那大半天里,他一直守着她,尽管有一墙相隔。

是的,隔着官员和民众的是一道“墙”,它的名字叫“专制”,如果是在民选官员的加拿大,会有人和她一样病死或手术失误身亡,但绝对不会有无钱看病而耽搁治疗的事故发生,人是生而平等的,人人应当享有治疗疾病的权利,如果政府官员冷漠,老百姓一点也不怕,因为他可以用选票说话。而在中国呢,有这个权利吗?

假定吴远碧是一个官员,我相信她的病早就治好了,可惜她是一个乡下的农妇,既没有钱,也没有文化,更没有关系,不知道该到哪里求医,像这种情况,是应当由政府救济的。从近年来报纸上的宣传看,薄熙来提出了“民生就是硬道理”的观点,似乎在重庆已经做到了政府财政向弱势群体倾斜,但细加品味,深入调查,才知都是故弄玄虚的花架子,没一句是真的。

剖腹自医的农妇吴远碧走了
图片:大连西岗区长江路598号,万达公寓外景,在28楼,薄熙来霸占了三套房子。(姜维平摄于2007年)

他对民众的冷漠使我忆及一段旧事:九十年代,薄熙来任职大连市长和书记时,已经在付家庄附近搞到一栋位于仲夏苑的小别墅,但他还是不满足,又以上班远不方便为借口,在市政府北门附近的西岗区长江路598号28层,搞到了三套朝阳的公寓房,大约四五百平方米,而主管此处社区工作的曹书记,2006年还是无房户,她对我说,你看薄熙来多贪婪而冷漠啊,他都离开大连了,当上了国家商务部的大部长,还占着这个房子不用,门就那么常年锁着,连水电费和物业管理费都不结算,收费处的人来找我们好多次了,不信你去看看,我去了几次,还取走了一张催款单,至今贴在我的暗访日记里,还拍摄了一张大楼的外景照片。我想,反正他也不住,如果把它借给曹书记用,也算薄熙来是个热心人,但恰恰他不是,所以,这个政治骗子怎么会帮助吴远碧这样的穷人呢?!

不过,重庆的民间总是有许多善良人的,据报道,在上述媒体宣传之后,“社会上的好心人捐了7万多给我们,支出的每一笔钱我都有记录”,吴远碧的先生表示,“现在还剩6万多点。如何处理这笔钱?大家意见不一,但叮嘱用这笔钱要对得起好心人!”我想,薄熙来读到这个情节是不是该脸红和惭愧呢?但骗子没有脸。我只好写这篇文章批评他。还是那句话:走好,吴远碧,但愿天堂里没有骗子!

2011年6月4日深夜于多伦多。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