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无法解释的神秘事件(组图)



登山者的帐篷(网络图片)

未知力量致登山者死亡

这个事件是指1959年2月2日晚发生在乌拉尔山脉北部9位滑雪登山者死亡的事件。这个团队的队长叫做Dyatlov,他们在登“死亡之山”的东脊时,整队死亡。之后对此事的调查显示这些登山者的帐篷是打开的,他们在厚厚的雪上赤着脚,他们的尸体没有任何打斗的痕迹,其中一个颅骨断裂,两个肋骨断裂,一个舌头失踪,还有一些人被破烂的衣服包裹,而这些衣服又好像是从已死的人身上剪下来的。研究发现,死者的衣服含有很强烈的放射物,尽管这些放射物有可能是后来被添加进去的。但是没有任何证据显示相关涉及。一位调查的医生说三名死者的致命伤可能不是由人造成的,而是一种极端力量。迄今为止这种未知力量仍是个谜。


美国船帆座卫星(网络图片)

船帆座事件:

至今仍然无法解释1979年9月22日美国船帆座卫星显示的两道亮光。这两道亮光一直被猜测为核爆炸的典型亮光,但是最近解密的文件显示“尽管这像是核爆的信号,但这可能不是来自核爆炸。”这两道亮光在1797年9月22日格林尼治标准时间00:53被发现,卫星监测显示在印度洋的布维岛和爱德华王子群岛之间有两道可能由于2—3千顿的核爆炸而引起的亮光(一道快而明亮,一道长且稍微暗淡)。美国空军在亮光显示之后的很短时间赶到那里但没有发现任何爆炸或放射迹象。


玻璃瓶内为圣亚努阿里乌斯的血(网络图片)

圣亚努阿里乌斯的血:

圣亚努阿里乌斯是那不勒斯主教,罗马天主教的殉教圣人。他曾在拜访古城普特奥利(就是今天的波佐利)硫磺矿山的执事时被捕下狱。之后他受到严刑拷打,还被丢到波佐利弗拉维亚广场内的狮群中,之后他与同伴在硫质喷气孔火山被斩首,当时是公元前305年。根据早期的圣徒言行录记载,那不勒斯主教圣西弗勒斯下令将他的遗体转入那不勒斯地下墓穴。在10世纪前10年,他的遗体又被被贝内文托亲王移到贝内文托,但他的头还留在那不勒斯。在神圣罗马帝国弗雷德里克统治的混乱年代,他的遗体于再次被移动到蒙泰韦尔吉内修道院。

尽管有关他生活和工作的信息很有限,但他变得出名是因为令人惊奇的的是他凝固的血液每年都会变成液体,第一次有记录的时间是1389年。他凝固干涸的血液装在一个圣骨匣的胶囊里,当这些胶囊每年三次被带到接近他的身体时,血液就会变成液态,那时成千上万的人都会聚集到那不勒斯教堂观看,在高坛上祈祷的大主教会用一个小玻璃瓶装着干涸的血液,当血液液化时,主教会再次举起小玻璃瓶以证实血液确实液化。这种仪式一年举行三次,其中最著名的一年一次举行纪念圣亚努阿里乌斯寻道的节日上。一些科学解释说这种奇怪的液化体不是血而更像是触变的冻胶,如水合氧化铁在实验室中也会有相同的反应。但实际上干枯的血在特定的日子里液化又增加了神秘性。


蔡斯墓穴(网络图片)

蔡斯墓穴:

18世纪,瓦尔朗一个富裕的庄园主,他在巴巴多斯岛的一个基督教堂里建了一座岩石墓穴。墓穴有一道厚重的大理石门,1807年托马西娜夫人葬于此。一年之后,蔡斯家族接管这座墓穴,蔡斯家族同样是庄园主,蔡斯的两个女儿分别于1808年和1812年葬在此坟墓,然而就在她们的父亲托马斯·蔡斯的棺材在1812年也被抬进这座坟墓时,人们发现他两个女儿的棺材颠倒了。但是墓穴并没有任何被闯进的迹象。当1816年另一位男孩的棺材抬进墓穴时,人们发现蔡斯的棺材又被弄乱了。当时托马斯的棺材是由八个人抬进墓穴的,他的棺材是靠着拱顶垂直立着的。而八周之后这个男孩的棺材抬进墓穴时,有关这个奇怪墓穴的流言传开了。尽管墓穴是密封的,但蔡斯家族的四个棺材又再次处于混乱状态。之后巴巴多斯岛政府官员康博威尔长官出手,在1819年命令将这些棺木按秩序排好,并在门上贴了封条。第二年他再次去墓穴时,封条完整无缺,但是里面蔡斯家族的四个棺木再次被打乱。只有托马西娜夫人的棺木还很平静地躺在角落。

这种现象没有一个合适的解释。奴隶不可能在没有留下任何迹象的情况下移动棺木。也没有发生过洪水,而地震也不可能只震这一个墓穴而周围完好无损。最后人们决定将墓穴搬空,至今墓穴仍然是空的。


从泰国湄公河里出来的火球(网络图片)

那加火球:

那加火球是世界上有完整记录但无法解释的现象之一。每年10月的夜晚,成千上万的观察者聚集在泰国湄公河岸观看从河里出来的火球。这些球为淡红色,大小如蛋。他们缓缓从河里升起然后加速上升直至消失,人们每晚可以看到成千上万个火球。这些火球并不在节日晚上出现,这证明这些火球更像是自然现象而不是官方所为。

但是这种超自然现象还是受到质疑,来自侬开的一位医生玛纳斯·坎诺克森认为火球是由于河底的沉淀物发酵产生沼气,沼气浮出水面时产生火花形成的。意大利的化学家也认为这是由于物体腐烂产生的气体所引起的。但是也有其他一些研究人员反对这种观点,他们认为河底并没有太多的沉淀物,并且沼气会在浮出水面之前被水溶解。所有的这一切还是个谜。


爱尔兰王冠珠宝失踪(网络图片)

爱尔兰王冠珠宝失踪:

19世纪爱尔兰国王威廉五世收集了很多珠宝——绿宝石、红宝石、钻石,这些珠宝都被安全地放置在都柏林城堡的贝德福德塔里,由阿尔斯特军事首脑、他的外甥及两名助手保管。1907年6月18日,教区牧师称塔的大门钥匙不见了。5天之后,一名清洁工在她工作时发现大门是开的。接着在7月6日,她又发现了更奇怪的事情:装满珠宝的金库大门在整晚是敞开的。那天下午,牧师和威廉五世的外甥检查黄金并为圣帕特里克(爱尔兰圣徒)的领子装饰珠宝,这时一位门童进来,牧师将钥匙交与他并让他完成剩下的珠宝镶嵌,一分钟之后,当牧师再次回到金库时,他发现所有的珠宝都不见了!

警察一直没有抓到罪犯,苏格兰侦探曾经写出一张嫌疑人名单,但是这份报告被压制了。之后爱德华七世认为当时的四个人都应为保护珠宝不力而负责。14年之后,当年的牧师死在自己的花园中,令人不解的是他身中子弹,并被贴上标签“爱尔兰共和军永远不会被忘记”,但是大多数爱尔兰人民认为这位受到英国政府恶劣对待的牧师是无罪的。而爱尔兰王冠珠宝也再没被找到。


刚果恐龙(网络图片)

刚果恐龙:

刚果恐龙被认为生活在刚果河流域。据当地民间故事记载,刚果恐龙长得像大象,有长长的脖子、尾巴、小脑袋,这种描述很符合小蜥脚类动物的外观。动物学家仍在继续追踪刚果恐龙并认为它是恐龙遗迹,迄今为止,只有一些目睹者、模糊的远距离录像以及几张照片证明刚果恐龙的存在。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一条证据是有关一头刚果恐龙被杀。1979年美国俄亥俄州的牧师尤金·托马斯告诉詹姆斯·鲍威尔和罗伊·P·麦卡尔博士在1959年一头刚果恐龙在泰莱湖附近被杀。1955年以来,托马斯一直在刚果传教,他收集了很多关于刚果恐龙的最早证据和记录,并声称他自己就有两次碰到刚果恐龙。泰莱湖附近的土著俾格米人说他们在泰莱湖支流上建了一道篱笆以防止刚空恐龙妨碍他们捕鱼,一头刚果恐龙试图破坏篱笆,当地居民便杀了这头刚果恐龙。托马斯还提到有两个俾格米人在射杀刚果恐龙时模仿它的叫声,之后当地居民举行了一次宴会,刚果恐龙被煮了吃了。但是参加这次宴会的人最终都死了,不是死于食物中毒就是自然死亡。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