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布鲁塞尔

2011-07-16 10:00 作者: 比利时 杨明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布鲁塞尔是比利时的京城,也是欧盟总部和欧洲议会以及欧洲理事会的所在地,所以又有欧洲心脏的比喻。从濒临大西洋的比利时向东欧、西欧、南欧伸展扩张,充满盎然生机的欧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其它欧洲国家申请加入欧盟,例如塞尔维亚以及有一部分欧洲领土的土耳其,这些国家有着千丝万缕的政治经济文化联系,强有力的脉博与欧盟心脏一同跳动。

布鲁塞尔又是一个商贾云集,精英荟粹,所谓人杰地灵藏龙卧虎的地方。

因为在比利时这样一个三万平方公里,人口大约一千一百万的国家,历来都是以贸易立国,以其通达欧洲各地的战略地位,素有欧洲枢纽和欧洲走廊的称谓。

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百废待兴的欧洲,在美国马歇尔计划的支持下,得以重建恢复和发展。但是西欧除了法国、德国等算是大国,其它象比利时、荷兰、卢森堡等都是一些小国,市场相对狭小成为制约经济发展的瓶颈。于是在五十年代,就首先有了荷、比、卢炼钢联营的协议。这是西欧工业振兴发展的需要,也引起了法国、德国还有意大利等国的兴趣,要在欧洲西部有限的地理空间联合起来,发展经济,建立关税同盟,于是在布鲁塞尔建立了欧洲共同体。

经过几十年的不断发展,建立在欧洲原子能协议,罗马条约以及其它关税与货币条约,以及后来的里斯本条约等一大批法规,欧洲联盟在经济社会货币一体化以及政治一体化的发展道路上越来越成功。现在已有二十七个成员国的欧盟,总部设在布鲁塞尔,代表欧盟最高领导机构的欧洲理事会和欧盟最高立法机构,欧洲议会也同时设立于布鲁塞尔。繁忙的布鲁塞尔航空和高速铁路以及纵横交错的公路上就有了越来越多匆匆往返的欧洲政治家和议会代表们。

欧盟总部设在布鲁塞尔的舒曼,这是一个地铁站和火车站的名字,这个名称是为了纪念筹建欧洲共同体立有汗马功劳那批开拓者当中的一位,法国以前的外交部长罗伯特舒曼,而不是中国人都能耳熟能详的音乐家,舒曼。所有乘坐布鲁塞尔地铁的人,都可能经过,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机会在舒曼的欧盟办公大楼上班或者开会,尽管欧盟总部的宏伟建筑一年一度也对公众开放。

我曾多次有机会去欧盟总部,因为工作和研究以及一些会议讨论的参加。有一次我步入欧盟总部的大厅,在上电梯时,居然碰到了当时欧共体主席雅克德洛先生,他是一个大名鼎鼎的政治家,是法国前社会党的主要领导之一,因为推动和发展欧洲统一货币的巨大贡献。雅克德洛尔主席在欧洲经济货币统一和欧盟历史上占有非常卓越的地位,在布鲁塞尔欧洲议会大厦的一面,就有一幅雅克德洛尔主席的大幅画像照片,全世界各地有不少人都知道他的名字,就是这样一个重要人物,望之严然却即之也温和,在欧盟总部的电梯上与之邂逅,成为温馨美好的记忆。雅克德洛尔先生个头儿不高差不多是中国人中等的个头儿那么高。他态度温和可亲,一派长者风范。我用法语礼貌地和他打招呼问候,他很热情的与我握手回答,像熟识老朋友的寒喧,但其实我的确是第一次见到他,而且是偶尔地见到。也许是因为欧洲领导人都是经过民主选举产生的,在竞选当中一定要和选民打交道,亲民的作风就成为自然而然的习惯。雅克德洛尔先生会见过世界无数政要,也会见过无数法国和欧洲选民,当然他访问亚洲也会和各种东方人打交道。但是他像和一个认识的老朋友一样和我交谈,亲切的态度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在布鲁塞尔这块风水宝地,人材济济的地方每天擦肩而过的陌生人,或者不期而遇的朋友师长,都可能是一位令人尊敬的重要人物。

在我刚到布鲁塞尔时,因为研究学习欧盟前身的欧共体机构和法规,就曾经去过舒曼的欧共体办公大楼。当接待人员问明来意之后,就邀请我到楼上的一个会客厅等候。十几分钟以后就有一位学者风度的官员来到我面前。坐下之后,我作了自我介绍,开始向他提出各种各样关于欧洲共同市场的形成,消除各国关税壁垒还有欧洲在布鲁塞尔各种机构的设置等问题。他听了我的询问,一一做了详细的回答,他的解释和陈述完全是一个专家学者才能了如指掌,讲的清清楚楚,令人心中佩服。我问了好多问题,也不时在本子上记下要点。在告辞时,他递给我一张名片,上面赫然写着欧洲共同体秘书长的官衔。后来在大学的讲堂的大厅里,我又遇到这位应邀来讲课的高官,才知道欧盟委员会秘书长诺艾勒先生也是欧洲学院的兼职教授和院长。一般说来,在布鲁塞尔舒曼地铁站欧盟各大机关上班的工作人员,一层一层地数上去,都是经过严格考试竞争岗的。但是到了欧盟最高的领导,却是欧洲各国著名政治家和领袖人物。

欧盟各个层次的官员,都是按相应的规定先聘任职的,尤其是现在每一段时间,都在欧盟二十七个国家招考招聘各类年轻工作人员,考场也就设置在布鲁塞尔。这里包括语言和知识以及专业知识其它各类任职,还包括合同聘任制,对有经验和有专长的专家聘请任用,这里包括各种各样的人才。八十年代中期以后,我曾参与欧盟当时与中国外资部签定的协议项目,是和欧洲的教授们和欧共体官员一块进行的,最后去北京讲课。当时有一位欧洲大使馆的一位负责人是一位华人,他就是后来在香港代表欧盟任最高官职的丁先生。丁先生早年在法国学习,研究国际政治,后来进入欧洲共同体委员会,在布鲁塞尔总部工作,几十年的工作成绩使他逐渐成为欧盟亚裔当中任职最高的官员,非常了不起。他在去香港赴任之前,曾邀请我到他家作客,共进晚餐,我见到桌子上摆着一幅彩色照片,那是他在北京工作期间与中国当时的领导人会见时的照片。

丁先生在布鲁塞尔上下班时开的车是很普通的轿车,但是在北京或香港公事用车那一定豪华而且讲排场的,那是工作的需要。日常生活中的丁先生是一个非常谦和而谨慎的人。现在虽然也有少数华人和亚裔在欧盟工作,但是大批的年轻人来自欧盟二十七个国家,他们有的绝顶聪明,连中国话说得也十分流利,有的还会讲二十国语言,包括曾经跟我学习中文的希腊人约翰,他毕业于哈佛大学,在欧盟从事翻译工作。在布鲁塞尔的欧盟翻译有上千个,但法语、英语和德语是最主要的工作语言。

从布鲁塞尔舒曼坐车要换二线地铁,才可以到达另一个聘用了大量翻译工作人员的欧洲议会。欧洲议会一个在布鲁塞尔,一个在卢森堡车站的后面。这座非常气派的大厦是长条形的建筑设计相当出色,比利时政府为了和法国斯特拉斯堡另一个欧洲议会办公地点竞争,投资巨大,建设了供欧盟二十七国总数为七百三十六人的欧洲议会议员开会议政的场所,这些议员经常要乘飞机往来于各国和布鲁塞尔之间,花费浩繁,但又是工作需要。

欧洲议会每天都在议政,包括立法和监督欧盟政府机关工作。至于普通工作人员,包括秘书他们的工作待遇也十分优厚。我认识的一位工作人员,平时繁忙地在议会做事务性工作,周末却做自己喜欢的雕塑创作,并在布鲁塞尔的艺术区画廊沙布隆展出。因为欧盟几万元的高收入阶层的存在,还有企业家、商人和各国阔绰的游客,布鲁塞尔的艺术展和文物市场、古董市场也十分热络。欧洲议会的展出大厅有时也有展览来自中国的影展。但是更多的官方代表团来到布鲁塞尔却首先要到布鲁塞尔的欧洲理事会拜访。

欧洲理事会相当于总统府,尽管布鲁塞尔的欧盟没有一位总统。根据里斯本条约,欧盟理事会主席相当于元首的职务,比利时人范龙佩荣任此职。美国的基辛格曾经不无讽刺地开玩笑说道,欧盟有直拨的电话号码吗?意思上说是不是有可以直拨到总统办公室的电话。现在欧盟根据实际需要也设置相当于元首的职务,协调与二十七成员国之间国家元首的意向。

在布鲁塞尔的所有欧盟机构,其每年工作的预算来自于欧盟各国的增值税,欧盟进出口关税还有各成员国按生产总值摊派的捐献。

这和比利时政府设在布鲁塞尔的联邦政府还有其它政治机构的预算不同,比利时是世界上部长职务最多的国家。

从舒曼地铁和卢森堡火车站到布鲁塞尔中心火车站是很近的。中心火车站对面是一个西班牙式风格的五星宾馆,都是美国投资买下,院内有大而高的铜像,是塞万托斯的作品人物唐吉诃德和桑科,还有一匹度马,他们指向布鲁塞尔的市中心大广场。布鲁塞尔大广场是世界最著名的旅游点之一。市政厅就设置在这里,那是一个高高的尖塔,塔顶是圣米歇的神话传说中的人物雕像。布鲁塞尔的市旗是红色和绿色二种颜色,上面有圣米歇尔的图案。而比利时的旗帜却是黑色、黄色和红色的三条竖方块。

现在的比利时王国建立于一八三0年。但是这一地区的历史,尤其是布鲁塞尔的历史都是极其悠久而漫长的,据语源学家考证,布鲁塞尔一词,来自于上古生活在这地区的赛尔特人的语言,意思是泥洼滩上的殿堂庙宇。这使我想起中国北方最著名的滨海城市繁华的市中心居然叫青泥洼桥一样。

现在的布鲁塞尔大广场,从市政厅望去,对面的古典建筑叫国王之家,这是一五一五年西班牙人统治时期的建筑。左边的建筑是奥地利统治时期建造的,风格囧异。当年是各种行会的办公住处。大广场右面是辉煌的中世纪比利时建筑,当年是布哈邦大公的殿宇。同样是大广场上漂亮的建筑,有一处是一八五一年到一八五二年,维克多雨果这位法国大作家在布鲁塞尔下榻时居住的地方,他在那里写下不朽的文学和政论性著作。在这处建筑旁边也有白天鹅的建筑,是个咖啡馆,也曾同作旅馆。卡尔马克思在一八四八年在此写下了《共产党宣言》。其实,布鲁塞尔大广场是个四方游人众多的地方,几百年来,有多少风云人物,包括思想家、文学家和叱咤风云的将帅帝王贵族走过。现在大广场四周生意一片兴隆。坐在这里的人喝着世界上最好的啤酒,品尝最知名的巧克力和咖啡,听最好的乐队演奏交响乐和爵士乐。

通向大广场的一条小街非常热闹,那里有著名的撒尿小童像。这是一六一九年的作品,关于尿童的政事传说很多,但据说真实的背景是当时贵族幼童时的家中雕塑而已。而真正比较有意思的另一尊大型铜彫是离大广场不远的阿高哈小广场,水池边坐着的雕像是一个有二撇大胡子的老人,身边还有一只爱犬,此公名叫柴克拉斯,是一三五0年前后布鲁塞尔第一任地方行政长官。小广场周围是经营各种行业的店铺,还有大旅馆,其中一家已被中国国内公司买下。

布鲁塞尔自古以来就是一个商业发达的城市,其证券交易所就设在市中心,二十五年前,我刚到布鲁塞尔就在那里实习工作。而现在欧洲国家证券交易已经联网,用世界各种货币交易,但是欧盟国家正式发行欧元的只有十七个国家,维持金融市场和货币市场的稳定,也是布鲁塞尔政要讨论的议题。

布鲁塞尔是一个第三产业高度发达的地区,主要有银行保险和各种投资业务,欧洲各国著名大银行大公司都在此设立分支机构,这两年中国的大银行也开始在此开展国际业务。与中国业务相关的还有很多比利时的公司,包括知识产权和法律业务,布鲁塞尔的比利时公司对开拓中国市场有极大兴趣,学习汉语也逐日升温。这三十年来,在比利时与中国开展的投资中,最著名的有西安杨森制药厂,他们在中国发了财,所谓捷足先登者是也。

同样是在布鲁塞尔设立总部的跨国比利时公司是苏尔威化学公司,创立者是一百多年前的一位化学家,他的塑像至今矗立在布鲁塞尔罗斯福大街。苏尔威公司先前的董事长丹尼尔杨森先生毕业于哈佛大学,他有时也在布鲁塞尔大学商学院讲课,并且这所商学院也以苏尔威命名,是欧洲最负盛名的商学院。在以讲法语为主的布鲁塞尔,也有一部分居民讲荷语,因此也有一所荷兰语布鲁塞尔大学。每天从布鲁塞尔开车乘车上班的外地居民有三十万,大部分是北边城市的荷兰语佛拉芒人和南边城市的讲法语的瓦隆人。其中百分之八十来自外市而在布鲁塞尔工作是佛拉芒人。

比利时人北部讲荷兰语,南部讲法语,还有少数人讲德语,在而布鲁塞尔居民大部分讲法语,但是在联邦政府部门工作的多讲荷兰语,因为讲荷兰语的佛拉芒人多能讲法语,而讲法语的人掌握荷兰语的人并不多。到今年快一年了,大选后的中央政府还没有成立起来,这项打破世界记录的现象被载入吉尼斯记录,原因在于上述讲两种语言的所有政党在国家重大改革方面还没有取得一致,不过他们的耐心和以谈判要协方式,却是一处智慧的表现。

虽然两种语言文化完全不同的两大民族在比利时生活,比利时皇室在宪法规定的范围下发挥统一像征作用,这皇室家族来自一八三0年以前的德国王公贵族之家。皇宫的办公地点在大广场向中心火车站方向走去不远,那里的建筑是十八世纪十九世纪风格,非常漂亮。在皇宫附近还有皇家美术博物馆,收藏举世闻名大国家的绘画。

在美术馆附近有布鲁塞尔最著名的艺术街区沙布隆,这里有一处美丽的天主教教堂,但是大部分广场周围是以画廊为主与艺术有关的行业,从事造型艺术绘画的艺术家们以能在此处画廊展出为荣,欧美日本游客在经常光顾在这里购买艺术品,美国总统克林顿访问布鲁塞尔专程到沙布隆。在沙布隆的其它店铺如著名巧克力商店,还有日本寿司店都把产品当作艺术品制作销售,非常精美,价格也比较昂贵。

比利时是一个历史上涌现很多世界性大画家的国度,中国著名画家吴作人和张充仁在年轻时都曾在布鲁塞尔皇家美术学院学习,后来都取得很大的成就。

我小时候在家里经常能看到一摞水彩画作品,那是外国城市风景写生作品。我父亲告诉我这些是意大利等国家的西欧景象,画家的名字叫张充仁。张充仁曾经和我父亲有过共事的经历,那是一九五九年前后在北京周恩来万里还有其他人主持十大建筑时,一批工艺美术家也被邀请参与筹划设计装潢。当时,张充仁先生和我父亲被安排在同一宾馆下榻,他们因而得以在一段时间内朝夕相处,除了工作之外,也谈各自的经历和对艺术的见解。工作结束之后,张充仁把一些水彩画作赠送给我父亲作为留念。那时的张充仁先生居住在上海。我父亲告诉我,张先生是天主教徒,和大家在一起时,说话声音很轻,也很温和,他也建议大家不要高声说话。张充仁先生自然也会谈起他在比利时留学的生活经历。

一九八五年我来到比利时学习,在那以后一个偶然介绍比利时大画家埃尔热的连环画《丁丁历险记》的文化聚会中,我见到了张充仁先生。那时他已经接近八十高龄,但身体还相当健康,说话依然轻声细语,他为每一个比利时人购买的《丁丁历险记》签名,大家都流露出对这位老人尊敬热爱的神情。我这时有机会来到他的身边,作了简单的自我介绍,我和他提起我父亲和他一九五八年前后和他在北京共事的经历,他感到格外高兴见到我,又询问了许多关心的事情。我也向他介绍了我在比利时举办书法展览,出版书法图录等事情。当时厅内桌案上正好有毛笔、墨汁和宣纸,我就请他为我题写一幅用于出版书法作品集的书名,张先生欣然同意。他醮了醮砚台中的墨汁,开始全神贯注地认真书写起来。我连忙抓拍了几张照片,留下张先生作书的瞬间镜头形像。张先生题写的行书风格字迹,头二个字比较大,他大概没有注意到被剪裁成长条的宣纸并不长,后边二个字要写就要小一些,但是他还是巧妙地利用签字弥补了这一缺憾,使题辞整体上还是完美的,我猜想他留下的墨迹恐怕不会太多,也一直珍藏着这幅墨宝。

后来,张先生在比利时生活过一段时间后,就去了法国巴黎,我在法国电视台的新闻纪录片画面上,看到了张充仁先生为法国总统密特朗创作胸像雕塑。法国总统在爱丽舍宫总统官邸的办公室中,张先生在对面一间厅内看着工作中的密特朗,一边认真用雕塑泥开始制作总统雕像,他可能这样持续工作了一段时间,最后成功制作出他作为雕塑家在八十高龄以后最重要的一件作品。这一雕塑后来被翻制成青铜像。密物朗自然非常珍视这一作品,他愿意和艺术家、作家们打交道,也喜欢亚洲人的作品,当年密特朗总统力排众议,邀请美藉华裔建筑设计师贝聿铬主持卢浮宫金字塔式门厅改建工程,最后获得极大成功,包括当初反对的人们不得不承认总统高见。由一位中国的著名雕塑家完成总统的形像雕塑,同样是非常有意义的,成为中法艺术史上的一段佳话。

张充仁先生似乎远不如其他留法留比的那一代艺术家们在国内有名,但他的的确确是在全世界讲法语各国中家喻户晓的人物,这大概是他本人在帮助埃尔热构思绘画连环画时完全想像不到的吧。

张充仁帮助埃尔热创作的连环画名字是《蓝莲花》,表现丁丁在中国的奇遇,背景是中国抗日战争里面人物名字,中国店铺街名和文字,都出于张充仁的建议,因为埃尔热本人从未去过中国。后来又有丁丁在西藏的故事等等。所有连环画都被翻译成世界各国不同文字,发行数量以亿万册计。埃尔热大大地出了名,张充仁亦然。在比利时等欧洲国家,人们对这套连环画爱不释手,一代又一代人都在争相传阅,作为了解世界的启蒙教科书,也成为人们珍惜的收藏品,在带有埃尔热和张充仁签名的连环画册,现在可以卖到令人咋舌的天价。正像当年喜欢绘画作品的鲁迅预言,连环画创作也可以出现大师和巨匠的,埃尔热就是这样一个传奇人物。现在以丁丁为名或形象的商品或以之为商标注册的东西,皆成为游客抢购的纪念品,由专门公司经营管理。在布鲁塞尔大广场入口处,就有经营了几十年的专卖店,是世界游客必去的地方。

当年,作为游客和画家的张充仁到过比利时以外其它西欧和南欧国家。我所见到的水彩风景写生,正是意大利街头的景像,其中一幅给我印象深刻的是一座雕塑,那是一个有绿色铜锈的大型市内装饰铜像,一个人裸露布满肌肉的体驱,一手持刀,一手拿着头颅,这一定是以希腊罗马神话为题材。在意在利和法国的美术博物馆中,以神话或宗教为题材创作很多。张充仁先生是以水彩写生完成的绘画淋漓尽致地反映了欧洲人文景观和内心的感受,的确给人难以忘怀的印象。因为知道张充仁的名字,也就注意到美术杂志发表他的雕塑形像,那个作品叫做《爱情与责任》是二个青年男女站立在一起的形像。

张充仁先生从五十年代到重回欧洲的岁月间,出版的画册或书籍是不多的,那个年代比较著名的是同在比利时皇家美院留过学的吴作人先生,吴先生曾是徐悲鸿的高徒,在国内担任过中央美院院长和中国美协主席,境遇完全不同,这里自然有政治因素在起作用,同样在欧洲的法国留学的吴冠中先生,在相当长时间内,其艺术主张和创作受批制和非议,因为受到法国西方现代艺术的影响,但吴冠中先生的作品的确是一流的创作,因而在东西方产生轰动和影响,他在国内的地位后来也得益于他是共产党的缘故。但是张充仁先生是一名虔诚的天主教徒,又是传统中国学者那样的性格,耐得寂寞,宁肯默默无闻,但这不等于他在全世界没有名,事实上张充仁先生是为数不多的被欧美男女老少说得出名字的中国人之一。用家喻户晓耳熟能详形容他在比利时、法国的知名度应当不是夸张。法国的重要雕塑艺术博物馆收藏了张充仁的作品。当年在世的艺术家只有罗丹、毕加索获此殊荣。

张充仁先生三十年代出国时得助于中国现代史上的名人马相伯、陆征祥的帮助,前者是他的亲戚,后者长期生活在比利时。

张充仁先生塑造的中国名人有齐白石、蒋介石、邓小平三人,皆为栩栩如生,貌如其人,形神兼备的力作。

布鲁塞尔著称于世的文化活动还包括伊丽莎白皇后音乐大赛,包括不同年份的小提琴、钢琴还有西洋歌剧大赛,参赛的来自世界各国,都是艺术领域的天才素质秉赋高的年轻音乐家。在布鲁塞尔还有欧洲著名的歌剧院,每年与德国、法国、意大利还有日本甚至中国著名指挥家签约,演出经典歌剧。经常有普契尼、威尔弟还有其他大师的作品。

值得一提的是,在布鲁塞尔皇后与王子长廊中,有出售精美古典音乐的商店。这一长廊是十九世纪最著名建筑全长二百米。长廊在十九世纪中期建成时,被誉为最成功的艺术建筑设计,所有到布鲁塞尔来的游人都到此散步,或在咖啡店喝一杯。长廊优雅氛围极富诗意,这里的二家书店,一家以经营精美大型豪华美术画册为主,另外一家则以法国文学名著为主。至于长廊中的戏剧剧场,上演的有莫里哀,契诃夫经典作品之外,更多的是法国和比利时喜闻乐见的戏剧家作品。皇后长廊的名品店里,有一家世界级品牌的提包商店,名字叫带尔沃。当年在布鲁塞尔举办世界博览会时,展示购买带尔沃的各国仕女就很多,比利时皇室出国的礼品中也少不了比利时的名牌馈赠。现在以君主立宪制的比利时国体,皇家依然非常重要。现在的王子菲利浦,每年带领大型国际贸易投资团到中国和世界各地,推动比利时经济贸易在世界的发展。但是皇室在二十一世纪越来越趋于礼仪化,正像英国、丹麦和瑞典等其它欧盟当中拥有皇室的国家一样。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