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 为何醒来就想跑?


中国现在处于一种状态,除了一帮装睡的人以外,一些人本来睡着挺好的,一旦被叫醒,第一个念头就想跑,而装睡的人悄悄地把孩子和家属往外送。在我回国的两个月时间里,走了很多的地方,接待我的大部分都是过去素昧平生的朋友。大家之所以能够自己掏钱盛情接待,用他们的话来说是被我叫醒的。一个非常明显的特点就是,这一路的话题都离不开出国,几乎毫无例外地围绕着怎样出国,出国以后会怎样,等等。

这让我回到加拿大以后反思了很长时间,因为这并不是我写文章的本意,我真诚希望中国人能够把西方的先进学到手,把自己的国家建设得像西方那样的环境,这里首先要解决的是制度问题。制度是一个社会的基础,但事实是当人们醒来的时候感到的是无比的绝望。逃跑其实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而且针对的是有条件的人,这里包括经济条件以及个人的机会,另外还有要去国家的移民政策等等。所以说,这个过程对于没有条件的人来讲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就像是地震发生的时候,腿脚利落的人跑起来很轻松,而宣传防震意识,加固房屋结构往往是针对那些腿脚不利落的人而言,因此非常的矛盾。

最近其中有位朋友给我发来邮件说,我已经下定决心了,宁愿在美国当下等人,也不愿意在中国当上等人。这种说法非常耐人寻味,我觉得是用中国人的等级观念套用到美国的环境上了。这与两个国家人民的价值观有非常大的关系,像是完全两种度量单位的环境。

如果说美国这个社会完全没有人与人之间的等级观念是不客观的,非常显然,美国总统和街头流浪汉之间一定是有差异的,这种差异的划分方式与中国不同。中国的划分方式大家都知道,自古以来都是以名利为划分界限,要看官职高低,拥有的财富多寡。从表面上来看,美国这个社会也是这样,难道美国总统不是名利双收吗?难道流浪汉不是名利皆无吗?显然如果美国总统是人们心目中的上等人,而流浪汉便成了人们心目中的下等人。

但你要是真的问美国人到底谁是上等人,或者谁是下等人,他们还真的说不出来。但终究是有划分的,如何划分呢?我曾经介绍过美国人怎么判断,他们也似乎把自己所认知的人分成三等:第一等是最值得尊敬的,比如说华盛顿、马丁路德金、林肯......还有当今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社会知名学者、慈善家等等。第二等是比较值得尊敬的,比如在自己的小圈子里有学术成就的同事,地区被大家推举出来的议员,社区热心公共事业的人士,等等在自己认知范围之内的一些人。第三等是没有感觉的,无论你是亿万富翁,跟我没关系,你是行政长官,我也没必要求你办事,或者你是流浪汉,我也没有义务借钱给你。但无论这三类人当中属于哪一类,至少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人与人之间都相互尊重。

我们来分析中国,中国的划分也是这三类,以是否值得尊重为界限。第一类是最值得尊重的,比如说国家领导人、大富豪、当然也包括自己觉得最值得尊敬的人。第二类是比较值得尊重的,比如说单位领导、朋友当中的有钱人,总之是和自己有关系的,要么就是用得上的,当然也包括自己比较尊敬的人。第三类便是流浪汉、民工、保姆、当然也包括与自己意见相左的一部分人,或者说觉得不值得尊敬的那一部分人。对于这这些人没有人与人之间最起码的尊重,开口便骂,有机会出手便打。大部分人处于中间地带,相对于比你强的上等人来讲你是下等人,整天被人欺负与盘剥,相对于比你弱的下等人来讲你又是上等人,然后把自己在上等人那里所受的气都发到比自己弱的人身上。

你就会发现,尽管尊敬与尊重之间只有一字之差,但这体现了人类文明的巨大变化,从奴隶社会到今天差别在哪里?发达国家与落后国家的差别在哪里?就是人与人之间变得越来越尊重了,原来中国还没有进化到那个境界呢。因为大部分人都会处于中间地带,而尊敬是一种奢侈品,尊重则是一种必需品,也就是说是一种基本人权。

尽管进化过程是相互作用的,人们很难去讨论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问题,也就是说到底是人与人至今相互尊重促进了生产力呢,还是生产力发展促进了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尊重。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西方国家实现人与人相互尊重的时候,也就是人们崇尚自由平等的年代,完善人权制度的时代,生产力肯定不如现在的中国。有个道理很简单,你不把提供生产力的人当人看,不是欺负他们就是骗他们,要么就瞒着他们吓唬他们,那他们的生产力能够很好地发挥出来吗?他们总有觉醒的时候吧,所以醒来就想跑。

细心一点的话就会发现,两个国家的次序是颠倒的,中国是由于有了地位和金钱才被划成上等人,因而受到万分的尊重,而美国是把你划成上等人,觉得你是自己最值得尊敬的人以后,人们才给了他们地位和金钱。你会发现中国政府垄断了通往“上等人”的通道,地位靠党内提拔,国家范围之内的所有名誉由政府官方颁发,特别是这个发财,所有利润丰厚的产业准入都是由政府控制的。那么所有东西都指向一个方向,支持我执政者昌,否则你受尊重(上等人)的通道基本上是堵死的,弄不好还要进监狱。因此在这个说假话、昧良心的环境当中人们的精神是分裂的,人格是分裂的。想想你在单位所说的话,与在家里,在朋友之间能说同一番话吗?随时需要在两种人格之间切换,否则将会很不受尊重。而回头看看,那些看似尊重你的人真的是因为尊敬你吗?这种怀疑更加导致精神分裂,你生活在一个不说假话就办不成事情的环境当中。

上述分析回答了这样一个问题,那就是宁愿在美国做下等人,也不愿意回来做上等人。其实这样的说法非常悲哀,从美国回来怎么就自然而然能做上等人了呢,本来并不成因果关系的。原来在美国的中国人尽管你觉得很下等,但是已经达到最起码的被人尊重的地步,被人尊重,在中国不就是上等人了吗?至少属于中等人了吧。而回到中国,即便作了海待,至少不至于遭受民工一样的待遇吧,于是这本来歧视性的因果关系便成立了。至于那些觉得自己用主人的思维方式来思维的“被主人”,我说什么好呢?那你就自己慢慢享受去吧。

最后要说的是为什么在美国的中国人并没有让美国人觉得值得尊敬,也就是让人家找不到感觉呢?这与美国人觉得什么样的人最值得尊敬有关系,要说中国人很勤奋,祖先就为西方修铁路,今天为西方提供勤奋的劳动。美国人觉得那种对社会做出巨大贡献的人最值得尊敬,而贡献效率最高的当属创造性,包括有思想。总统,富豪的确比较值得尊敬,但不包括所有的总统和富豪,像克林顿,未必大家觉得他最值得尊敬,甚至在隐私方面对掌握公权的人都有那么一点不尊重,但是毕竟人家有治国的能力,投票是因为他有这方面的能力而已。除了有思想,有创造力,还要有胆量,有精神,人们开始敬佩这样的人了,所以把金钱和地位给到这些人作为奖励。买苹果的产品让乔布斯有钱,选总统议员是由人民投票的,这才是一个不会让人精神分裂的顺序。

为自己生活打拼阶段很难有创造力,也就是说对社会的贡献效率比较低,很难让美国人找到尊敬你的理由。这是针对第一代移民,或者是几代都难以适应美国环境的人而言,一般来讲,移民的第二代开始,或者从第三代开始,孩子只要从小学就融入美国的社会了,那就与当地的美国人差异不大,所以说奥巴马是个黑人,如果能够有能力的话,也就是说能够让人觉得值得尊敬的话,照样可以当总统。众所周知,奥巴马的父母谈不上是人们所认为值得尊敬的所谓上等人。因此说人们飘洋过海来美国从让人觉得下等人开始打拼,为的是什么?为的是还有那么一个机会,但至少是受到尊重了。

不过有一点我一直是这样认为,有思想,本事的人首先需要在理念上足够的前卫,要有创新与学习的精神,这样才能为社会提供更有价值的东西。在任何的国家,任何的环境都会受人敬佩,只是中国的这个环境未必把这样的人划成受尊重的人(上等人),很容易被划到监狱里面去。那么如果抱着中国人的等级理念到美国这个环境,显然会水土不服,难怪你混不好呢,难怪没有人觉得你值得尊敬呢,这只能怪你自己,理念跟不上,十代移民也没戏呀。

为何醒来就想跑的原因渐渐开始明朗了,那就是中国这个地方人与人之间没有最起码的尊重。根源是制度造就了特权,特权造就了人与人的不平等,不平等造就了不尊重。最大的特点就是让人没有安全感,你连吃什么,喝什么都觉得不安全,不知道哪天自己的房子被人拆了,这已经触及人类文明的底线,那还是人住的地方吗?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