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专栏】自由先行

——利比亚人民起义的启示

2011-08-24 13:22 作者: 唐子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半年武装起义的坚持,利比亚人民终于胜利了。这是自由的胜利。看到利比亚人民从卡扎菲半极权专制的统治下解放出来的欢庆场景,我们不由地想到中国,准确地说是中国大陆。生活在“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我们该如何获得自由?

一、中国人被蛊惑而丢失自由成为政治奴隶

正确认识利比亚人民的胜利,对于中共极权专制奴役下的中国大陆人而言,这是第一重要的。看到利比亚人民反抗军队的胜利,中国大陆空有“公民”、“人民”之名的政治奴隶,非常多的人,首先会想到“人民的胜利”、“民主的胜利”,而不是自由的胜利。这样的人,还是毛泽东“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共魔的思想,不抛弃马克思“武器的批判”的唯物史观而首先争取思想政治的起义,人民革命的武装起义难于上青天。稍加了解中国和利比亚的历史和现状,就知道真是这样。

中国从历史上的汤武革命、国人暴动,到秦朝起的历次农民起义和晚清的辛亥革命,都是敬天(道)信命(运)、虔信天理、抗暴政合情的思想情态的结果。没有自由甭想有起义。就是周恩来、毛泽东们搞的共产主义枪杆子暴乱,在南昌、湖南暴乱之前也首先有从1915到1927年的思想政治上的造反活动为前提。没有新文化反礼教运动、护国护法分裂战争、五四爱国愤青运动和国民革命政府北伐的12年自由的飞扬,共产党想组织一支能走出山寨攻城建政的军队,门都没有。中共武装叛乱能坚持22年直到1949年的胜利,没有蛊惑人心和血腥整肃更休想。单纯军事较量,毛泽东肯定打不赢受过正规军事训练和抗战考验的蒋介石。但经过根据地赤祸共潮、党组织(崇拜)整风运动、《东方红》和《白毛女》以及忆苦思甜的思想政治蛊惑,中共军队洗脑催眠,主要以军队策反和人海战术获胜。

二、利比亚信仰自由下的千年传统支撑人民革命

看利比亚,尽管卡扎菲是个残酷无情的独裁者,但由于阿拉伯整个地区信仰真主安拉和先知穆罕默德的宗教文化及意识形态的思想环境并没被破坏,卡扎菲在利比亚民众心目中只是个独裁者而非神或半神。这就是说,利比亚在今年起义之前,还有信仰伊斯兰教的自由传统以及与此传统相联的人民力量。这是利比亚人民示威游行、广场集会失败之后能够转向起义的历史前提,天天诵读《古兰经》和向真主作祈祷的信仰传统,成了共同谴责卡扎菲的千年文化矿藏,从而汇聚起反政府血腥镇压而建利比亚民主新国的政治革命力量,组织起一支能在总司令被暗杀的情况下依然能够团结一致、坚持下来的武装部队,获得法、意、美等西方国家的支持,促成卡扎菲政府加剧分裂,进而才能由开始失败走向最后胜利。

利比亚人民武装起义的胜利,是自由意志支撑的勇气和精神的胜利。认识到这一点非常关键,用西方神人二元(契约)视角看是神创世界的正义法则的胜利,利比亚的军事胜利只是突尼斯、埃及的政治胜利的激烈形式;用中国天人合一(感应)的视角看,则是天时、地利、人和:上天解体中共之前,在中国之外利比亚地区搭建政治舞台的天象使然,是整个中东地中海自由民主环境的大势所趋,是《古兰经》思想文化传统还强有力的利比亚人民合力创建新制度水到渠成。

自由先行,这是利比亚2011年这次持续半年的人民起义给中国人最具启示意义的经验。利比亚由于信仰自由的千年传统没有被破坏,在现代科技工业支撑的工厂、公司主导的经济制度环境下,国民先天的就是宪政法律体系下的公民、人民:个体是公民,群体是人民。这完全是没有争议、无可非议的政治公理。所以卡扎菲一旦对街头、广场的民众动用军警力量予以政治镇压,他的政府必定就成了利比亚公民心目中的敌人,成了人民一定要用打倒和清除的历史政治陈迹。没有网络上的“五毛党”为卡扎菲半极权的专制政府引导舆论,蛊惑人心,即使硬学中国组织起这样的赚取昧心钱的洗脑队伍,也是白费力气,惟有封网。卡扎菲一封网,政府就走上绝路,千年的宗教传统必定支撑利比亚人民为自由而战。

三、复兴中国文化,真中国人心灵起义唾弃中共

1952年出版的《内在的敌人》一书《第四章反共的力量》中说:“共产主义败坏了中国人的天性,但不曾把中国人的天性消灭,中国的共产主义日后必为中国人的天性所击灭。”由此可知,“六四”学运失败后中国海内外诉求民主政改误入歧路。参看走出天主教会干预世俗政权的西方中世纪末期的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中国在1989年以后民间诉求就理应是:复兴中国文化和信仰。

历史的逻辑的确如此。《内在的敌人》书中所说中国大陆“佛教徒的地下运动”在反会道门运动中被中共成功扼杀,佛教从此接受中共佛教协会领导,到今天和尚、尼姑居然高唱“大刀向鬼子头上砍去”。六四学运前后中国文化复兴居然以气功健身活动开出一片天空,悄然以“真善忍”修炼活动复兴“中国人的天性”。法轮功遭迫害后的讲真相活动持续12年,劝三退活动7年,全民三退人数已经超过1亿多人,《内在的敌人》预言“中国的共产主义日后必为中国人的天性所击灭”,以及和平主义信仰者“变成反共产主义的坚强份子”,正一一实现。

诉求民主自由的误区是:民主先行。其思想政治的逻辑是,更多青年人加入中共,推动党内改革派实现民主。历史运动的现实却是:超级腐败机制造就的新青年郭美美、卢星宇和李刚的儿子们,比其祖辈、父辈们更热衷权力和反对民主。所以自由运动在中国必须先于民主,原本中共从黄帝修道回天的传说中就已有自由存在,到中华民国丢失大陆时已近五千年传统。复兴自由传统,就是彻底摆脱中共蛊惑人心的“党文化”操控,扔掉假的“公民”、“人民”帽子做真中国人。

1940年在中国传教40年的天主教神父雷鸣远被中共囚做政治奴隶40天后,逃出太行山时说:“中国共产党不是中国人;中国共产党不是人;中国共产党是活阎王。”自由先行,即中共政治奴隶起义,“三退”党团队唾弃中共是开始。

点击与作者交流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