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阻挡特权阶层的强横?

2011-09-22 23:19 作者: 笑蜀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爹是儿的通行证,儿是爹的墓志铭,这是微博上流行的一句非名人名言,说的就是李双江之子街头寻釁之事。年少气盛一时冲动,本也寻常。不寻常的是,寻釁之后依然嚣张。这就让人不得不联想到其特殊的家庭背景,尤其乃父李双江所起到的心理暗示作用了。

民意至此一发不可收。压力之下,官方不得不宣布将其收容教养一年。这虽然也于法有据,但毕竟取的是最上限即最严厉的追惩,对一个15岁的孩子,恐怕还是过重了。但由此也可看出民意之激烈。李双江的显赫身份,不仅助长了孩子平时的骄横,更在事发后,先天地将自己置于道德审判的不利地位,显然都是咎由自取。谓之墓志铭,倒也恰如其分。

但相比最近披露的京城阔少王烁当街拔枪案,李双江之子的拳脚之勇,却又不值一提。去年年底,“京城四少”之一的王烁在王府井跟另一“京城四少”王珂发生摩擦,不仅故意倒车将王珂的奥迪撞至起火,甚至拔枪怒指王珂。其气焰之高,能量之大,令人咋舌。那么王烁到底底气何来?原来也因出身豪门:其父是澳籍华人富商王志才,其继母是演员王艳。

这种豪门闹剧不仅反覆上演,而且反覆在首善之区的皇城根下上演,端的是有恃无恐,不惜最大限度地刺激公众的神经。令人不得不质疑:其有恃无恐到底所恃者何?单单是因为他们显赫的家世吗?

单个的家庭无论如何显赫,能量其实都很有限的。任何一个单个的家庭,能量都不可能超过国家机器。正常情况下,只有国家机器,即只有执法者,才是这个国度中最强大的力量。如果执法者公正无私,那么任何豪门的嚣张就都有限度,即不敢挑战法律和执法者。否则,必玩火自焚。

但是,无论是李双江之子寻釁案,还是阔少王烁当街拔枪案,我们都看不到他们对国家机器的敬畏。毋宁说,从他们的视角来看,国家机器彷佛就不存在,这天下就完全是弱肉强食的丛林世界,所以他们可以如入无人之境,谁阻挡,谁死。看看王烁犯案时和犯案后的从容:从容倒车撞对手,从容指使手下藏匿枪支弹药,删除当晚街头监控录像,等到这一切处置完毕,才从容向警方自首。那些从容里无不透出十足的自信。

什么样的自信?天大的事都能摆平的自信。这份自信,无疑基于对国家机器的彻底藐视。即你固然牛,但你不是最牛,我能找到更牛的力量摆平你,所以天大的事你们也不可能拿我怎么着。

这种自信,毋宁说是对国家机器的公然侮辱,是可忍孰不可忍?但愤怒的同时,冷静地反思一下,难道他们的那份自信,都是毫无依据的吗?当然有他们的依据,即他们日常生活中的切身体验。

这即是说,至少在他们的切身体验中,那种比国家机器的力量更牛的力量,那种他们可以如臂使指的超凡力量,是真实存在的。正是那种真实存在的超凡力量,慢慢累积出他们对国家机器的傲慢与偏见。而那种超凡力量,当然不是单个的豪门所能拥有的,而应该是多少个那样的豪门的联合力量。即整个特权阶层的力量。

这就不难理解公众的愤怒。这愤怒说到底,是出于一种深刻的恐惧。他们可以强大到连国家机器都不放在眼里,还会把一介草民放在眼里么?那么,这个世界上,还有谁能够阻挡他们的强横?面对他们,还有谁能够是安全的?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