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车追尾 地铁追尾 拷问谁?(图)

2011-09-28 21:57 作者: 张佑宇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9.27上海地铁追尾救援现场
9.27上海地铁追尾救援现场

【看中国记者张佑宇报导】人们对温州动车惨剧还记忆犹新,上海地铁又发生追尾事故。动车追尾、地铁追尾、公路翻车、水上沉船、飞机不听指令……。当今,中国事故频仍,其中有技术问题,也有管理问题。中国社会在目前政府管理体制下,在公众一连串拷问后,似乎让人们难以看到得以摆脱祸祸相连的泥淖。

上海地铁事故的诸多疑点拷问

温州动车惨剧诸多疑问未解,上海地铁事故又产生了新一连串疑问。《潇湘晨报》报导,据多名当事乘客称,在事故发生之前,出现长时间停车现象,而上海地铁的官方微博也于14:14、14:17与14:20分别发布“突发运营信息”,称“目前上海地铁10号线因设备故障”,说明运营方知晓设备故障,但为何没有引起警觉,还是导致事故发生了?

据运营方公开信息,事故发生在信号系统故障后采用电话闭塞方法运行约40分钟,简单地说就是2个车站区间通过打电话的方式联系、调度,对此,有专家坦承“无法理解为何在电话闭塞下发生追尾?”

公众舆论提出了三大疑问质问有关责任者:为什么信号供应商又是屡屡出事的卡斯柯?7月份,10号线已经接连发生多起事故,事后检查维修是否未落到成效导致又出事?为什么事故发生不到5小时,在无详细调查结果前,10号线就恢复通车?

问题系统供应商

《南方都市报》28日社论指出,此次事故同样事关信号问题。这次为上海地铁10号线提供信号系统的,同是“7•23”温州动车追尾事故的信号系统供货商———卡斯柯信号有限公司。该公司由通号集团和阿尔斯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合资成立。有媒体据公开信息统计获知,卡斯柯承揽或参与的已建、在建地铁信号项目达28项,其中仅京沪两地就占20项,而广州地铁6号线、深圳地铁2号线和5号线均位列在建项目中。

据报导,该公司参与的各类招投标过程,以及更早的发迹传奇,都存在着挥之不去的体制垄断阴影。不少地铁线路信号系统的招投标,在门槛设立初始,就几乎注定了只有像卡斯柯这样的“铁道部系统内公司”才拥有和具备中标的资格。事故发生后又不可避免地会出现“老子调查儿子”等吊诡现象。

为此,南都社论指,长远来看,那些可能不仅属于技术层面的因素,则使人们的忧虑满是绝望的哀伤。

必须问责建设部

《苹果日报》李平评论,两宗事故信号系统都是卡斯柯信号有限公司的产品,卡斯柯显然是中国高铁、地铁大跃进的受益者;不一样的是,高铁、地铁的发展分别由铁道部、建设部主导,如今要追究责任,岂能放过上海市政府和建设部?

自1969年第一条地铁线在北京通车至2006年,中国内地只有10条地铁线运行,但至去年已增至48条,目前共有47个城市正在建设或准备建设地铁,总里程接近一万公里,至2020年地铁投资规模将超过一万亿元。内地专家披露,地铁修建成本每公里约五亿元。一些城市不顾财力、不顾每小时客流量不足三万人的要求,抢着兴建地铁,一是留下政绩工程,二是透过地铁投资拉动GDP增长,三是推高地铁沿线地价楼价。

评论指出,地铁项目的审批权在建设部,国务院地铁事故灾难应急领导小组办公室也设在建设部质量安全司。对于北京、上海等城市近期频发的地铁安全事故,地方政府当然负有主要责任,但主导中国地铁大跃进的建设部也难辞其咎。

“人命危浅”不只在列车之中

中国社会在目前的政府机制管理体制下,似乎让人们难以看到能摆脱陷於灾祸相连的泥淖之中。

经济观察网27日时评指,动车追尾,地铁追尾,列车上打死人,公路翻车,水上沉船,飞机不听指令……分而论之,大概有技术问题、管理问题、操作问题,但归总而言,与生命相关的事项,被随意地处理,使所有人共处“人命危浅”的境地,于是必然地产生了事故和事件。中国的交通进入了多事状态,这很难说是谁有意制造,而是日常运行状态呈现出来的客观风险。

事故频仍,人们不禁担心下一次,灾难又会落到谁头上?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