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追尾 快马不识途岂能不失蹄?

2011-09-30 00:42 作者: 知风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9月27日,上海地铁10号线发生追尾事故,这不仅是地铁追了地铁的尾,而且还追了还没给出事故报告的“7.23甬温线特大动车事故”的尾。这让从形态上看很简单的列车追尾事故,变得扑朔迷离,因此也更加令人惊恐。所谓追尾,就是在同一条轨道上的两辆列车,不该停的停了,不该开的开了,于是便狭路相逢了。但在“电脑“和人脑混合使用的时代,这个问题反而显得十分复杂,连有关专家也坦承“无法理解”。

确实是无法理解,这次发生追尾的上海地铁10号线,曾在7月28日晚开错方向,这让不了解地铁运行的公众凭常识产生担忧,反向行驶会不会与正常行驶的列车相撞?但“相关负责人介绍,由于全网络均采用严格的ATP列车运行自动保护系统,一旦发生情况就会立即报警并采取制动措施,不会发生追尾事故,确保安全”。这倒并不是一个凭空的安慰,因为除了“ATP列车运行自动保护系统”,还可以通过“电话闭塞”对“2个车站区间通过打电话的方式联系、调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轨交专家告诉新民网记者,电话闭塞后两站间会分成多个闭塞分区,“一般是一公里多一点”;而闭塞分区中前后车之间将有红灯、黄灯、黄绿灯三个“不能驶入”的区间,“等于是‘三保险’。”这就是说,除非“电脑”和人脑同时出毛病,在这样的“三保险”系统下运行的列车,想追尾都难。

这就有点鬼使神差的玄乎了,但这次雷公电母还真的没有参与,这至少让事故的调查少了一些分散注意力的干扰。“据上海地铁方面介绍,当天下午14时10分,上海地铁10号线新天地站设备故障,交通大学至南京东路上下行采用电话闭塞方式,列车限速运行。也就是说,采用了人工调度、手动开车的方式。”据介绍,地铁两站间的区段相对较短,一般在一公里左右,“电话闭塞时两站间可能只允许一辆列车进入,因此,对此次发生的10号线追尾,专家坦承“无法理解”。而究其原因,专家称不排除应急状态下处理不当等人为因素导致。用排除法推理,即使先进的“ATP列车运行自动保护系统”因故障停用,还有“两站间可能只允许一辆列车进入”的人工“电话闭塞方式”,要让两辆列车穿越这重重保险相会,也只能用“奇迹”来形容了。

然而,两车确实追尾了,这让“上海地铁曾两次宣称不会发生追尾事故”成了令人惊悚的谎言。其中的“惊悚”在于,我们应该有足够的理由相信,上海地铁两次承诺“不会发生追尾事故”不是故意的欺骗,而是一种盲目的自信。而在这种由盲目自信带来的勇气里,不乏急功近利的浮躁之气。事实上,任何国家的任何交通工具都不可能百分之百安全,不能苛求不出任何纰漏。但如果在投入营运前作了充分的可行性试验,那么,就算出现问题,也是十分的意外或不可抗拒,这类的意外事故应该有十分明显的客观原因。而最近接连发生的轨道追尾事故,连专家都“无法理解”,其中的错乱可能突破了常规,或者说这些问题都应该在可行性试验中暴露出来的。如果说一种新型的轨道交通工具,必须要经过一定时间的“实战”考验,那么,我们现在问题不断的正式运行是不是还在可行性试验阶段?当然,我们有理由相信,相关部门对地铁的安全性做过基本的测试,但上海地铁故障频发,充分暴露出相关部门的浮躁和草率,把速度和经济效益置于公众安全之上,以至于快马不识途,这岂能不失蹄呢?

尽管对追尾事故最终会有一个结论,但大多是技术层面的。如果仅止于此,也许错失了一次对“高速发展”提起反省的契机。不管是动车还是地铁,在世界范围内已经不算最新尖端科技,为何在咱们这里屡屡发生不可思议的事故?对此,应当多找一些人为的因素,这些直接或间接的人为因素,技术方面的专家当然是“无法理解”的,而作为政府部门,如果放弃一些政绩的追求,也许就可以少出现一些“奇迹”;如果把社会利益放到经济效益之上,才不至于让飞奔的“快马”迷失了方向——这不仅是公众用鲜血和疼痛为地铁安全敲响的警钟。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