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当下的中国

2011-10-07 09:13 作者: 程功

手机版 正体 0个留言 打印 特大

当我看到温州民间借贷危机愈演愈烈时,我首先想到的这极有可能是有计划、有目的的炒作,然后是被套官银的全身而退,其二想到的是,这是咎由自取,当民间和企业的资金化作各种房产、煤、黄金、字画、钱等的炒作资本时,危机的发生就是注定的了。

在反思我的想法时,竟是有些恐怖了,我似乎总在以类似的思维方式在响应当今社会发生的一些大事,不管他是正面的或反面的,通过一些网上的言论,在这社会上似乎也有着大量相同的情绪:我们不忌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当下的中国,尽管我们也知道事件的背后有很多是需要我们去认真研究的。

当“天宫一号”升天后,我们不是去想他的伟大意义,对国家科技实力的巨大的促进作用等正面的东西,我们质疑着他的意义,他的技术水平,想到的这只是如今混乱社会所需要的一针鸡血似的兴奋剂而已,当权者又可以自豪地、自娱自乐的宣扬这个时代的伟大了,宣扬这个体制的优越性了,同时转移一下当今政府所面临的各种矛盾冲突的压力,这只不过是又一个巨大的面子工程罢了,并无多大的实际意义!

当郭美美横空出世的时候,我们不会去想这可能是她的炒作,或只是一个简单的炫富的富家小女孩的幼稚无知形为,我们想到的只是在她的背后一定有着红十字会彻底的腐败和堕落。

当那些年轻人走上领导岗位的时候,我们不去想这可能是他们的能力得到了承认,他们具有着出类拔萃的领导才能,因而得以破格提拔,我们想到的只是官场的腐败,裙带关系家庭背景,潜规则等一连串的概念。

当奥运、世博、亚运辉煌落幕时,我们不去想他曾带来的荣耀和自豪,以及对社会进步的促进作用,我们想的只是巨额的、原本不需要的天文数字的开支、连串的面子工程,想到只是又有多少人会因此致富,有多少人因此而落马,想到又有多少人因此而离开生他养他的熟悉的老宅,又有多少古老的风景消失。

当下游干旱,洞庭湖变成草原的时候,当重庆朝天门码头被淹时,我们不去想这可能是气候变化的原因,我们想到的只是三峡工程可能带来的巨大生态灾难,想起的是那个要后人们“用良心和科学看住三峡”的黄万里,想起让科学走开的权力。

这是一种怎样的社会现实,我们失去了正常思维的头脑,我们的思想在这现实世界的浸淫下似乎也变得阴暗和腌臢。然而最为恐怖的不是我们不忌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当下的中国,而是这些推测中有些可能就是事实的真相!

当下的中国,这是一种怎样的悲哀!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