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中国的“电老虎”

垄断、经济低效是中国缺电的根本原因

2011-12-17 10:11 作者: 王维洛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拉闸限电:“电老虎又回来了”

二○一一年春夏,中国长江三角洲地区、珠江三角洲地区、华中地区相继出现拉闸限电,老百姓和中小企业叫苦连天。之后中国政府调高了工业用电电费,满足了电力行业的部分要求。时过几个月,中国媒体又传出消息,预计二○一一年冬季到二○一二年春季中国部分省份将持续缺电,缺电高达二千六百万千瓦。这就意味着电力供应部门将继续采用拉闸限电的措施,当然被涉及的又是弱势的小老百姓,弱势的中小企业,弱势的乡村和小镇。当今的社会是一个依赖电力的社会,没有电,生活就乱了套。人们不敢想像,一个没有电梯、冰箱、电视、电脑,空调、交通灯的日子该怎样渡过。人们对拉闸限电可以说是谈虎色变,“当年的电老虎又回来了”。

在记忆中,拉闸限电和凭粮票买米,凭布票买布,凭肉票买肉应该是同一年代的产物。那时电、粮、肉都是短缺商品,您看电视剧《老马家的幸福往事》中的主人翁是个卖肉的,那时却是一个让人十分羡慕的职业。后来改革开放了,引入了市场机制,商品丰富了,当年粮票、布票和肉票如今已成为收藏品。只有拉闸限电仍然是不断扰乱人们日常生活和生产的恶魔,而如今,电力公司的高管们成为中国收入最高的阶层。

电力工业的超前发展

在“苏维埃加电气化等于共产主义”的信念指导下,中国电力工业一直得到优先超前的发展。一九四九年中国发电装机容量只有一百八十五万千瓦,到一九七八年发展到五千七百一十二万千瓦,二十九年增加了二十九点八八倍,年增长速度为百分之十二点六;二○○五年发电装机容量达五亿一千七百一十八万千瓦,二十七年间再增加了八点零五倍,年增长速度为百分之八点五;到二○一○年中期,电力装机容量突破九亿千瓦,年增长速度为百分之十三点一。中国理论界一直认为,电力工业必须超前发展,弹性指数以一点零五至一点一零为合理。但是六十多年来电力装机容量以高于GDP发展速度的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三十持续超前发展。而国际上现行的理论,即使电力工业保持零发展,国民经济依然能健康发展。伴随着电力工业的超前发展,中国经济结构越来越畸形,大耗电工业成为经济主体。

经济效益低:发电设备利用率低

众所周知,中国的GDP发展速度比百姓的收入提高要快,而电力装机容量的发展速度又远高于GDP发展,那么经过六十多年来高速发展,为什么还会出现拉闸限电的怪象呢?这是由于电力工业的经济效益低下所造成的。

电力工业的经济效益低下的最主要表现是发电设备利用率低。一台发电机组一年八千七百六十小时满负荷发电,就是实现了百分之一百的最佳理想利用率,称发电设备利用率为一点零。而中国的平均发电设备利用率为零点五,也就是说,九亿千瓦发电机有一半时间是在休息,只有一半时间是在工作。

如果说,对发电设备利用率的最低要求是零点六二五的话,中国不是缺(发)电(设备)二千六百万千瓦,而是多余一亿六千万千瓦的发电设备,就是说一亿六千万千瓦的发电设备是过剩的生产能力。如果发电设备利用率达到零点七,就多余二亿四千万千瓦的发电设备。这就是中国可以不拉闸限电的根本原因。

电力工业的利润来自两方面,一是投资发展发电和供电设备,一是生产和供应电力。前者的利润大,来得快。因此超前发展发电设备,更符合它们的利益。而后者可以通过垄断地位,不断调高电价得到弥补。

中国电力工业生产能力过剩是一个内部皆知的事实,但是每次都是通过拉闸限电,制造人为电荒,而将问题掩盖起来。

三峡工程的发电经济效益

据说三峡工程有多项世界第一的纪录,其中一项就是世界上发电装机容量最大。三峡工程以二十六台七十万千瓦共一千八百二十万千瓦的发电装机名列世界水电站的第一名。现在地下电站又增加六台发电机组,一共二千二百四十万千瓦,更是名列前茅。但是三峡工程发电设备利用率低,只达零点五。二○一○年发电八百八十亿千瓦时,其发电量就不是世界第一名,而是世界第二名。

位于巴西和巴拉圭边界的伊泰普工程,发电装机容量为一千二百六十万千瓦,为三峡工程的百分之六十九点二,但其二○○八年发电量就达九百四十六点八五亿千瓦时,为三峡工程的百分之一百零七点六。伊泰普工程的发电设备利用率高达零点八六,为三峡工程的百分之一百五十六。

伊泰普工程造价一百五十三亿美元(包括施工期利息,一九八三年底价),三峡工程的官方造价为二千亿人民币。由于时间和计算方法不同,两者难以直接对比,但可以看出一个事实,三峡工程的单位发电能力的造价远远高于伊泰普工程,而发电效益又远远低于伊泰普工程。

为根本没有生产出来的电能付费

为什么中国的电力工业的经济效益低下?这是因为电力工业是个垄断行业。虽然为了参加世界贸易组织,中国政府也在表面上做了一些与世界接轨的改革,比如将发电和电网供电分割,发电工业又分割成几大公司等等,但是国家完全控制电力工业,保持电力工业的垄断地位的做法并没有变。几大电力公司之间没有真正的市场竞争,只有势力范围的划分;电力价格不受市场调节,完全被国家操控。

下面一个实例十分有力地说明,中国电力市场根本不遵守自由市场经济的规矩。根据统计数据,二○○九年中国全年净发电量约为三万四千四百九十二亿千瓦时,而全社会用电量却为三万六千四百三十亿千瓦时,全社会用电量为净发电量的百分之一百零五点六。电是一种特别商品,它必须即时消费,加上中国电力市场基本是个封闭的市场,电力略有出口,所以全社会用电量根本不可能超过净发电量。当全社会用电量超过净发电量时,需求者和供给者在市场中的地位不是平等的,需求者的地位低,必须为根本就没有生产出来的电能支付费用。如果是自由市场经济,有官方、民众和媒体的三方监督,这种情况是不可能发生的。万一发生,错误也会得到修正,供给方必须退还多收的费用。

同样,在自由市场经济条件下,电力供应也不是一个完全相同的商品,而是质量不同的商品。经常拉闸限电的电力就是质量最差的商品,所得到价格也会是最低的。在中国,拉闸限电似乎就是电力部门的权利,和商品质量没有关系,只是和使用者的社会地位有关系。这肯定违反自由市场经济的原则。

中国电力工业的经济效率低下,表现在发电设备利用率低,其深层原因是电力工业的垄断地位所造成。拉闸限电是电老虎手中的王牌,既可以保持垄断地位,又可以随时提价,将经济效率低的后果转嫁到最终用户身上。

中国发电设备超前发展,不是缺电二千六百万千瓦,而是起码剩余一亿六千万千瓦的发电设备,因此中国完全可以不拉闸限电。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