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镜】万古一耻大跃进

2011-12-23 03:24 作者: 古镜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人类自有史以来,最大的人祸是什么?最大的群体灭绝是什么?最残忍的屠杀是什么?最荒唐的灾难是什么?最疯狂的谎言是什么?最大的死亡集中营是什么?最大的农奴庄园是什么?最阴毒的算计是什么?最广泛的吃人事件是什么?什么是人类最可耻的遗忘?什么是我们民族最大的耻辱?什么是最邪恶的歌颂?什么是最麻木的人心?……

对于当今的大陆人来说,以上的这些问题,不同的人可能会有不同的答案,但是历史会告诉我们,所有这些问题都指向一个事件。它不是国家间的战争、也不是民族之间的仇杀、更不是野蛮时代的种族清洗。它是在二十世纪的和平年代,一个自称一心为人民的政府对其治下的无辜民众进行的一场没有硝烟、没有流血、没有反抗的群体屠杀,它就是毛泽东、共产党精心策划的人民公社极其大跃进运动。

西元1958--1960年,在漫长的三年里,中国大地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如果听中共的宣传那是永远也找不到真相的,它们用了一个“三年自然灾害”的弥天大谎就掩盖了其滔天的罪恶!但是,只要你走到乡村,随便拽一些六十岁以上的老人,他们多会告诉你那三年他们是如何熬过来的,他们所经历过的种种惨剧、不幸与万幸。那是中华五千年文明历史中从来没有过的人间炼狱,也是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也无法体会的恐怖与残酷。至少三千万的民众被活活饿死,更多的是被饿的死去活来、生不如死。整个神州大地,一边是亿万民众的饥寒交迫、饿殍遍野,惨绝人寰;一边是党媒的欺天谎言、党官们的共产主义天堂,歌舞升平。

有人说文革是浩劫、六四是浩劫,其实在中共统治的每一年、每一月、每一天,中华民族都是浩劫。大劫连着小劫、小劫连着大劫,中共时时刻刻都在制造苦难、制造愚昧、制造冤案、制造死亡,而大跃进无疑是这些劫难中最为阴毒、荒谬、黑暗与恐怖的,人们就象牲口一样被中共肆意操纵、愚弄、驱赶、屠杀。三千万啊!在今天说来只是一堆冰冷的数字,其背后附着多少无辜百姓的冤魂!多少撕心裂肺的人间惨剧!中共通过对农民的残酷屠杀,完成了其十二年的暴政循环,所有的社会阶层被系统的杀了一遍,六千万人命在手,中共在华夏大地上布下了巨大的邪恶能量。中共的暴政机器也练的无恶不作,无善不摧了,每一个齿轮上都注满了邪恶的能量。恐怖就象空气一样无处不在,人们只有通过对毛泽东的顶礼膜拜,来消解无边的恐惧。大跃进就是中共的一场谎言演练、恐怖演练、党性演练,也是毛泽东的一次淫威演练、考验其爪牙们的效忠演练、杀人盛宴,更是对中华民族的群体灭绝演练。

毛泽东是农民出身,难道不知道一亩田产多少粮食?即使他不知道,难道那些御用专家不知道?除非他们都是白痴,不然会有N种方法能知道。但是中共的洗脑却至今让无数的愚民们深信不疑,大跃进只是政策失误,一不小心导致的,或是基层干部吹牛皮导致的、或真是什么三年自然灾害导致的。如果真的是中共的政策失误导致的,怎么可能会有长达三年的饥荒?没有上层的鼓动,基层干部就敢吹这种不着边的牛皮?吹吹牛就能骗得了中共、骗得了毛泽东,你当他们是弱智吗?三年自然灾害更是胡说八道,抛开那几年的风调雨顺不说,要真是有什么灾难,中国自九九年以来,已不知道有过多少次千年一遇、万年一遇的自然灾害了,岂不早已饿死上亿人了?

二十世纪,日本全面侵华八年,导致了一千多万国人的非正常死亡;第二次世界大战导致的死亡人数全球也才五千多万。而在和平年代,短短三年内,中共居然制造了至少三千多万人的死亡惨剧,至今死亡数据还被封存在中共的绝密档案里。要把自己国家的上亿万民众集体灭绝,除了恶魔,谁能想到、谁能做到?这是一个正常人无法用语言来想象的邪恶,也无法用人性与胆量来面对的屠杀计划,要杀死这么多的人,难道他们不反抗吗?几千万人的力量可不小啊。不幸的是,中共做到了,毛泽东做到了,惨烈的事实早已在历史上定格。

中共的篡权,很大程度上是利用了农民的力量,在大跃进之前的历次政治运动中,很多也是利用了农民的力量。但中共对农民不但从不感激,而且是最残酷的压榨;虽然中共毫不吝啬的吹捧农民如何如何伟大,那只是给他们灌迷魂汤而已,当中共把社会的其他阶层都彻底控制之后,农民就成了其暴政的最后一道屏障,也是最后一道人肉大餐,必须大杀一遍才能把党的淫威建立起来,也可就机搜刮财富,为邪党在国际上的金钱外交买单、为中共的研制原子弹买单。不过农民即使是再无知、再奴性、再愚昧,当你真要杀他的时候,他们能心甘情愿的坐以待毙吗?这时中共的谎言欺骗就登台了,在毛泽东的带领下,对中国人开始了人类历史上最邪恶的一场忽悠与屠杀。

首先就是利用媒体营造全国一片大好形势,宣扬党的恩情比山还高,然后搞几个公社示范点,给农民们画了一个共产主义的大饼,鼓动农民热血沸腾,跑步进入共产主义。干部们晓之以情、动之以利,再威逼恐吓,一步一步把农民诓入了人民公社的陷阱里。所谓人民公社就是中共打造的一个个农奴庄园,在这里,人们统一起床、统一吃饭、统一睡觉,统一上工收工,夜间民兵巡逻放哨,一切成了军事化管制。人们不得在自家生火,都得到大食堂就餐,吃什么、吃多少、给谁吃不给谁吃,都由干部说了算,中共美其名曰共产主义的吃饭不要钱。这与劳改集中营式的残酷管制毫无二致,农民们除了干活就是被洗脑,失去了一切的自由,成了百分之百的共产奴隶,他们没有自己的财产、空间、隐私,甚至一点个人的思想,中共彻底的控制了的他们衣食住行、所思所想。

当人民公社在全国铺开之后,毛就开始了对农民的疯狂折腾。毛要大办钢铁、赶美超英,于是乎全国沸腾、全民炼钢,中国大地成了一座烈火熊熊的炼钢炉。可怜的农民有的连钢铁两字都不会写,就被逼着去漫山遍野的找矿、挖矿,最后只得把家里是铁的东西全部捐献出来。一场折腾下来,几乎是家家门无鼻、灶无锅、碾无轴,犁耙都成了废物,连一些寺庙的也被拿去溶成了一堆铁渣。许多的房舍被扒了建炉,林木被砍伐当成了燃料,更揪心的是,无数已成熟的粮食烂在田里,无人收割!

神州大地上,五千来以来,中国人从来也没有这样被愚弄过,然而疯狂却不止于此。河南遂平县一天内办起了几百所大学,诗人到处都是;有的公社一夜之间办起了成批的工厂,一天内冒出了出了几十个专家。更不可思议的是,人们不但折腾自己,还去折腾什么四害,那些可怜的麻雀、老鼠、蚊子、苍蝇,本是生物链中的一环,却无端的遭到了灭顶之灾。在中共媒体铺天盖地的煽动下,党官们的煽情下,人们就象中了邪一样,跟着中共的魔术棒四处折腾,日日群体梦游。

当疯狂被点燃之后,在整个社会情绪都极度的亢奋下,中共的共产风毫不费力的刮起来了。中共以高层暗示、专家论证、文痞歌颂、口号煽动、官员攀比、媒体鼓噪、基层造假等一系列的手段,刻意诱发了人类历史上最为荒谬的造假、吹牛大赛。“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一天比能一百年”,“打死一只苍蝇等于消灭一个美国大兵”,“超英赶美,只须一年”,“给玉米扎针,用芝麻杆榨油”,“豆角长得七尺半高,一个红薯长了万把斤”,“用大锯、斧头割芝麻,爬梯子摘棉花”……,看看这些可笑至极的口号与牛皮,就可以想象那是一个何等荒谬的年代,但这在当时,谁要敢对此提出异议与疑问,轻则批斗,重则做牢。人人都假装深信不疑,自欺互欺。

刮起的共产风也把粮食产量吹到了云端,从最初的小麦亩产三千多斤到最后到水稻亩产二十万斤,中国的粮食产量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向上攀升,真是一星升空、万星飞天,全国粮食高产卫星满天乱飞。尽管人们都知道这全是假的,但几乎人人都把其当成了真的来信。在中共官员与媒体的双簧合唱中,农民们只有附和与沉默,说真话就会被打入另册、全家遭殃。整个中国上演了《皇帝的新装》现实版,有过之而无不及。对于官员来说,反正吹牛皮不交税,还能名利双收;毛泽东们也表面装作信以为真、四处考察、指示,暗地里早已是屠刀高举,只待秋风了。

既然粮食如此高产,那么高额征购也就理所当然了,中共图穷匕现、亮出了大跃进的底牌,荒唐的背后隐藏着惊天的杀机,毛泽东找到了的最为冠冕堂皇的夺粮理由。当许多人还沉浸在共产主义提前到来的憧憬之中时,一道道高额征缴令把他们的美梦击得粉碎,老百姓们即使几年不吃不喝也缴不齐中共的公粮。粮食就是命根子啊,他们只是本能的自保,想方设法的私藏点粮食。但是在中共无所不在的控制下,他们的努力是多么的无力。中共官员们在党性的支配下哪里还顾民众的死活,到处催粮、逼粮、挖粮,私设公堂、刑讯逼供、掘地三尺,用尽种种手段把粮食搜走。

神州大地上演了无数场残酷的夺粮大战,中共的基层官员们早已堕落成了一群毫无人性的野兽,比当年日本鬼子凶残百倍。在许多农民已经饿得全身浮肿时,它们依然每天到处挖粮、搜粮,搜空再搜,直到鸡犬无声,全村死寂。老百姓即使下跪哀求也难以打动他们的一丝良知,连种子也不会给你留下。有的干部还总结出了挖粮十字诀:政、帅、摸、带、报、挖、揭、突、执。中共征缴队所过之处,老百姓家家没有隔夜粮,徒剩四壁、啼饥号寒。而中共的官员们却是鞭炮齐鸣、锣鼓喧天,欢庆粮食征购工作胜利结束!

可怜的农民,不缴粮是死,缴了粮还是死,许多人费尽心机藏的一点活命粮也被官员们抄走。公社大食堂日渐稀薄的伙食,每天残忍的流过人们的肠胃,饥饿象瘟疫一样在神州蔓延开来。人类历史上一场不流血的、比流血还要残忍百倍的群体灭绝由此拉开的黑暗的帷幕,人民公社变成了恐怖的死亡集中营。饥饿使人们成批成批的死去,有的大食堂最后停止了冒烟,许多村庄绝户,松蒿长得比人还高,家里、路上都是倒毙的饿殍,无人收尸。有的人走走路就倒在地上,再也没有爬起来,人们对死亡已是司空见惯。许多人是慢慢的被饿死的,个中凄惨,非亲历者难以想象。

人们被饿得灵魂出窍、六神无主,树皮、野菜,所有能吃的都被吃光,在无边的饥饿中,不能吃的也被人们拿来充饥。笔者家乡的农民们吃糠、吃花生壳、吃山芋秧、吃草,有的吃过糠之后,肠胃板结而死。有的就到公社的地里偷吃,但往往付出的代价就是被发现毒打、游街,甚至百般凌辱致死。中共组织了一些民兵四处巡逻,严密监视百姓,专事打人(当然他们是吃好喝好),还不准百姓出去逃荒。亿万农民成了待宰的羔羊,那时随便一个小队长,就能决定一个社员的生死,随便编个理由或把你打死,或把你饿死。在极度的饥饿中,吃人的惨剧遍布全国,即使这样,中共还征发许多农民去从事各种浩大的水利工程,那些工地上不知埋葬了多少被饿死、打死、累死、折磨而死的冤魂。

然而中共的邪恶总是超出人的想象,在农民地狱般的哀嚎里,它们还觉不够,还要强迫那些啃着树皮、嚼着野草的人们歌颂党的伟大、毛主席的英明:“人民公社幸福多,集体生活真不错。又是汤又是馍,饭菜多样好生活。集体食堂大家办,全体群众没意见。要吃水,自流化,蒸笼蒸馍白又嫩。人人感谢共产党,幸福生活乐无边”。这就是当时的赞歌,人已奄奄一息,还得唱:“共产党真英明,公共食堂搞得凶。群众力量真伟大,一锤擂得天地动。幸福日子没法说,东风永远压西风”。农民在死亡线上挣扎,中共的媒体却依然是赞歌天天唱、牛皮日日吹,谎言层出不穷,中共之邪几乎已超出人类语言的极限!

在这场旷古未有的大屠杀里,毛泽东一边欣赏着国民的苦难与死亡,一边还要组织一些文痞艺奴们吟诗作画,讴歌它的疯功伪绩。有多少良知灭绝的共产文妖们参与了这场魔鬼吸血的合唱?编造了遗臭万年的文艺垃圾。在这饿殍遍野鬼不叫的人间地狱里,毛除了斥巨资造出了原子弹外,还为自己建了许多豪华别墅行宫,把搜刮来的粮食大量的无偿的赠予“友邦”,茅台酒厂无粮造酒,周恩来特批了2000多吨粮食酿酒。即使粮食烂在粮仓里也不给农民开仓放粮。在这期间,许多国家都愿为中国提供人道援助,连翻脸的苏联也提出无条件的援助中国粮食,但是都被毛泽东“理直气壮”的拒绝了。这些老外哪里知道,他们面对的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饿死农民就是它们的既定计划。

仅仅三年,至少三千万条的生命从这片土地上凄惨的死去、魂无归所,没有墓碑、没有名册、没有纪念、没有哀悼,他们就象荒草一样从这个世界消失。没有人知道他们在死前想的是什么,是谁导致了他们的惨死,也许他们想的只是一个山芋或一块玉米,只是能饱饱的吃一顿。毛泽东究竟准备饿死多少人,本人无从知道,不过绝对不止是三千万人。大饥荒之所以得以迅速终止,并非是毛的良心发现,而是刘少奇的良知与人性打断了毛的如意算盘,使它庞大的屠杀计划中途流产,把无数农民从死亡线上拉回了人间。但毛并未就此罢手,由此又开始了另一场腥风血雨的阴险筹划,为文革的登场埋下了伏笔。但可悲的是,如此惨烈的人祸却并没有唤醒那些活下来的人们,好像三年地狱般的煎熬只是一场误会,几千万的冤魂只是一阵轻风。没有人追问谁是这场万古浩劫的元凶?谁是这个死亡集中营的制造者?谁是这场荒谬绝伦的共产风的背后推手?

相反的是,无数幸存者还入了党、发誓为它献身,无数农民依然在家里供着毛泽东的画像、敬若神明。折腾死了三千多万人,毛泽东却依然高坐庙堂、还成了大救星,共产党依然是伟光正。中共的一句“三年自然灾害”就把它们的滔天大罪推脱的一干二净,就把这场残酷的大屠杀遮掩的严严密密,而经历的人们大多也选择了遗忘,甚至为毛氏辩护。没有人为这场人祸负过责,曾经的那些作恶者没有人受到过惩罚,哪怕是一点象征性的也没有。毛没有下罪己诏,反而自封为红太阳,继续其大跃进中的未竟计划。

这是中华民族五千年来最大的耻辱,一个政权残酷的饿死三千万人,不但丝毫无伤,反而还成了无数人的党妈;一个党魁制造了万古无匹的生命浩劫,居然还被呼为大救星!对魔首的膜拜、对罪恶的麻木、对邪恶的容忍、对亲人死亡的漠视、对国仇家恨的无视、对善恶是非的颠倒,中国人何时有过如此的愚昧?苦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苦难的原因;邪恶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对邪恶还感恩戴德。判断中共的邪恶与罪行,我们并不需要多大的智慧,仅仅是一点常识就够了,然而这对许多中国人来讲,已是奢望。他们几乎已经丧失了做人的常识,丧失了是非判断的常识。

有人说毛泽东是伟人、有骨气,宁愿饿死也不接受美帝的人道援助。我实在不知道这种中共国宝级的脑残是怎么训练出来的,饿死的不是它,还是千千万万无辜的农民。有人说毛泽东是暴君,我说这是对暴君的侮辱。商纣王、秦始皇、隋炀帝哪个暴君能比上毛的邪恶阴毒?商纣王被妲己所惑,乱政虐民,最终自焚以谢天下;秦始皇虽滥用民力,却留下了万里长城,还创立了一整套的君主制度;隋炀帝虽奢侈无度、荼毒天下,还挖了一条泽及后世的大运河。而毛带来的除了死亡就是疯狂,留下的除了几千万累累的白骨,就是一眼望不到头的废墟,文化的废墟、文明的废墟,还有国人心灵的废墟。这样一个制造了空前绝后惨剧的恶魔,时至今日还受到无数国人的崇拜,他们何止是没有常识,简直没有人心。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民众是主体,也是最大的财富。只有中共政府才处心积虑的大规模屠杀其民众,简直匪夷所思,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政府是被魔鬼控制的。古今中外,没有哪个政府能象中共政府这样的歹毒过,活活饿死三千万民众。它们哪里是什么政府,分明是一群人间最凶残的犯罪集团。人类历史上,即使是那些曾经的侵略者、殖民者也没有如此的屠杀过被其征服了的民族。可怜的三千万冤魂,他们大多临死都不知道,是他们日夜歌颂的伟大领袖把他们送入了鬼门关。他们活着连亡国奴的待遇也没有,死了在伟大领袖心目中也只是一堆肥料。

一个政党杀了几千万的民众,居然没有产生社会动荡,居然还能能安之若素,居然没有人揭竿而起造反,平静的就象是昨夜的一场毛毛雨。不但如此,它们还能让无数受害人感恩戴德、发誓永跟,这不得不说是一个人间魔迹,除了魔鬼,谁能办到?而中国人正是一群被这个魔鬼附体的人。六十年来,他们跟着中共从一种荒谬走向另一种荒谬,从一个陷阱走向另一个陷阱,从一种灾难走到另一种灾难, 受尽愚弄却经年不醒。君不见,十二年前,当中共对法轮功残酷迫害之时,依然如法炮制谎言,逼迫人人表态,又有几人能不受其欺骗,看清其邪恶?多少人紧跟其后,助纣为虐!

曾经的九.一八事变,中国人视为国耻,南京大屠杀人们也大呼为国耻,而百倍、千倍于南京大屠杀的大跃进却被人们遗忘,包括那些活过来的受害者也早已淡泊,这是中华民族真正的国耻!对滔天罪恶的极度漠视,对民族苦难的置身事外,对杀人恶魔的顶礼膜拜,这一切许多人都习以为常。在那些粪民心的心中,好象中共杀再多的人也只是政治问题;还有人说:多亏大跃进饿死了那么多的人,不然现在人更多了。我不知道说这种话的人还能不能称之为人,只有仰天一声长叹!

这场荒谬绝伦、荒唐透顶、足以让国人反躬自省一千年的旷古浩劫,仅仅才五十年就沉入了时光的黑洞中,淡化在人们的记忆中,今天的年轻人听起来就象是一场愚人节闹剧。一个不知反省的民族将永远走不出苦难的深渊,六十年来,中共总是以种种的暴行来提醒国人,它的存在就是我们民族的恶梦。然而多少国人却躺在这场恶梦里不愿觉醒,如果亿万死去的冤魂都无法唤醒人们,恐惧使他们人不敢觉醒,真相依然使有些人不愿觉醒,也许只有等到地狱降临的那一天这些人才会觉醒,但那早已没有意义。正是:

万古仅有大饥荒,饿殍遍野断人肠。
白骨当成牛皮吹,千载谁见此荒唐。
风调雨顺人相食,中原千里变坟场。
胡说八道升官快,流氓恶棍登天堂。
千万农奴同殒命,饿死还要颂党娘。
毛氏阴毒谁能匹,一纸催粮万姓亡。
可悲生者迷不醒,依然高歌红太阳。
换来文革十年虐,腥风血雨屠炎黄。
而今毛氏早成鬼,却见毛左时跳梁。
抱着僵尸当活宝,还把红歌当蜜糖。
华夏子民何时醒?可知谎言是砒霜。
执迷不悟自遭难,大劫一至空悲伤。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