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证人揭露:辽宁罪恶,惨绝人寰

2011-12-31 21:52 作者: 飞瀑

手机版 正体 8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惨烈迫害,除了法轮功学员自己揭露的之外,还有一些是与他们曾经有过接触的不修炼法轮功的人士所揭露的。那么这些局外人对法轮功遭受的迫害的见证,也从一个特定的角度证实着这场迫害的邪恶。

上访民众揭露关山子劳动教养院血腥黑幕

二零一一年十月,海外媒体报道了曾在文革中被以“反革命罪”判处死缓的赵振甲,因为自己受到的不公上访而被非法劳教,出来后他撰文揭露发生在辽宁省关山子劳动教养院的血腥黒幕。

赵振甲说:“我也亲眼看到被打的半死,怎么打呢?有打心脏内脏震伤,外伤看不出来,回到家没几天就死了的。他们不怕死人,就怕跑人,跑人如同跑钱嘛!承包者宁可打死你、折磨死你,也不让你活着跑出去。……我在劳教所五年,亲身体验一年一个大队给2个死亡名额下的滋味。国家给死亡名额意味什么?就是做开山采石放炮这些高危作业,如果一年一个大队没两个死亡名额怎么办?管教干部就打死两个,顺便来个杀鸡儆猴。拿你人不当人,死了都给你报正常死亡。”

赵振甲气愤地说:“在中国就是共产党权大于法,老百姓上访反应国家问题有什么错?政府杀人放火抢劫都可以,老百姓反应问题就犯法?那法轮功又有什么错?有自己的信仰不行吗?这几年来我接触这些法轮功,都是心地善良的,我从抚顺教养院被转到关山教养院,法轮功的朋友还去看望我,我和他们结交不少朋友。共产党现在就是一党独裁暴力不讲理,法律由党领导。”

大连法轮功学员陈勇就是在关山教养院惨遭酷刑而死。当时把人送回来的警察的说法是“不死都送不回来”。警察“不死都送不回来”的说法,与赵振甲揭露的“宁可打死你、折磨死你,也不让你活着跑出去”所表达的意思完全相同。

辽宁省访民控诉马三家劳教所内被关押者凄惨遭遇

身为基督徒的辽宁省抚顺市访民朱桂芹,因上访在沈阳马三家劳教所遭非法劳教三年。她得知二零零九年二月,美国国务卿希拉蕊‧克林顿来华访问,她准备向希拉蕊揭露马三家劳教所的暴行。事前她在接受海外媒体采访时说:“希拉蕊访华,我要见到她们,我要带她们去马三家劳教所,看看受酷刑的基督徒以及其他法轮功学员被关的小号。我要向国际人权组织控诉及作证,陈诉那些被关押者的凄惨遭遇。”

朱桂芹揭露说:“看到另一位基督徒,因为不写悔过书,被绑在热气管上27天,一天给吃一片包米饼,身体发出了臭味。还有一位修练法轮功的老太太,劳教所的人把她的牙用钳子拔掉。”

还有一位因上访告状两次被劫持进马三家劳动教养院的沈阳铁西区市民盖凤珍,向外界揭露说:马三家劳教所里的“小号”都是关法轮功和上访人员的,分成几个房间关押。小号的房间没有窗户和门,连透气的地方都没有,我待了1个月零7天的小号。在小号里见到法轮功学员受酷刑折磨。

“08年9月9日或10日的晚9点半后,我去厕所的路上,亲眼看见管教对两个法轮功学员施加酷刑。管教把她们打得死去活来,惨叫声令人心悸。6个男管教队长在打一名张姓法轮功学员时,用棉签、夹子往私处捅,捅小便处,不让她们大小便。最后把人打得不行了。”

“6个戴白色手套的男子把尸体抬走,但这个人的姓名无人知道。我们几个被劳教人员都看见他们把人抬走了。其中有马三家劳教所公安处的处长。”

“我们看见管教在劳教所后面的楼下埋了什么东西,第二天我们看见在同一个地方他们挖出埋葬的血衣,一看是被劳教人员穿的校服。我们后来告到城郊检察院,带着检察官去指证,但检察院和马三家都不承认这件事。”

主刀医生太太及辽宁省公安揭露最残忍的迫害行为:活体摘除器官

中共迫害法轮功最为残忍的莫过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以牟暴利的罪行。2006年3月17日,一个曾参与摘除法轮功学员眼角膜器官的主刀医生的太太,在海外透露设在沈阳苏家屯区雪松路四十九号的辽宁省血栓中西医结合医院,有一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的地方。2001年开始有法轮功学员被秘密关押此地。此家医院发生了大量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肾脏、肝脏和眼角膜等器官的骇人事件;被强行摘取器官的法轮功学员的活体被秘密扔进用锅炉房改装的焚尸炉,骨灰和锅炉中的焦炭混为一体作为炉灰被倒掉。01年医院邪党的领导叫她丈夫参与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绝密行动,负责摘取眼角膜。两年中仅他一人就做过近二千例。为了不被人发现医院手术用的麻药用量增加,他们很少用麻药。

一位当年曾在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现场担任警卫的辽宁公安,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亲自打电话到海外进行了揭露。

他揭露说:2002年4月9日下午5点,辽宁省公安厅某办公室派来两名军医,将一位30多岁的女性法轮功学员,转移到沈阳军区总医院15楼的一间手术室内进行活摘器官。在这名女学员完全清醒的情况下,没有使用任何麻药,摘取了她的心脏、肾脏等器官。

他具体揭露道:“手术刀在胸脯,一刀下去,血是喷溅出来的……得有一个星期对她的审问,严刑拷打,身上已经有无数次伤疤,并且电棍电,她已经神智不清……不打任何麻药,刀在胸脯上,他们这个手啊一点抖都不抖,要是我下手我一定抖了。……先摘的是心脏,还是再摘的肾。当心脏的血管剪动一下,她就进行抽搐,非常可怕的,我给你学下声音,反正我也学不好,撕裂的撕裂的那样式的,然后就啊……啊……就一直张着大嘴,睁着两个眼睛,张着大嘴。哎呀……我不想再讲下去了。”

这位公安还揭露道,在摘取她器官之前,其他人还对她进行了强暴:“对她进行属于是猥亵,她长的有点姿色,比较漂亮,对她进行强暴……”

以上五位人士的揭露令人感到非常不可思议,但又十分真实,因为他们本身就是亲历者。这是发生在一个省内,局外人所见证的迫害。他们之间没有任何关联,可是他们揭露出来的内容却是非常一致。他们的见证从一个方面印证了法轮功学员的揭露真实不虚,也让人们从局外人的角度对这场迫害有了更加切身的感受。

从中,人们也进一步认识到,如果一个辽宁省的迫害都如此残酷,那么全国呢?这场全国性大规模的迫害究竟令多少中国人蒙受不白之冤?而到目前为止又还有多少迫害没有被揭露出来呢?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