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若再圈钱 只好离开

2012-01-01 13:59 作者: 谢念渝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上周我去迪拜旅游,去那里,与儿时熟读的一千零一夜童话有关。这个漫漫黄沙里的国度,与同样有着悠久历史的我们,究竟有着怎样的不同?带着诸多疑问,去问这个过去依靠骆驼的现在是豪车云集的国度。与其说是旅游,不如说是去躲中国股市的寒冬,每天看着自己长期持有的股票市值缩水,死的心都有了。于是眼不见心不烦,在阳光下心才不冷。

当我站在传说中的七星酒店帆船酒店和茱美拉海滩……浮想联翩:因为作为中国活得最长的股民之一和最早的散户主义股市文化倡导者,我想到三个有关中国股市的故事。

故事一:透支炒股的悲情

十五年前,我在一家大型企业党委宣传部从事新闻工作,并利用业余时间发表了上百万字的作品并顺理成章进入了省文学院,成为了一位合同制专业作家。1992年,还不知股票为何物的我,在深圳红岭大楼16楼,亲眼目睹了著名的“8.10”事件。随后,为了采写报告文学《股票,挡不住的诱惑》,结果,自己也没经受住一级市场买中签表暴利的诱惑,开始了走南闯北的一级市场的“博彩”。并从申购长印、武凤凰、重庆万里、泸州老窖、猴王、武汉中商等股票中挖到了第一桶金。可后来自己从股市挖到了第一桶金,又连“金”代“桶”还给了股市,所不同的是,差点搭进了自已的生命。

1995年1月6日,这一天因是作者的生日,故记得特别清楚。西藏明珠在拉萨发行,因是西藏发行的第一只股票,被全国股民普遍看好,当时,发行方式是采取向银行存入半年期定期存款,然后视存款数决定中签率。中证报曾报道,一架飞往西藏的飞机上的申购现金达200多亿,超过了飞机的价值。我也是飞机上的乘客之一,但后来才知道我是其中最不幸的乘客。谁会料到此行竟成为一生中最铭心刻骨之旅。

从券商处透支了数百万现金前去申购。一生中第一次携带了那么多现金,足足装满了一个登山包和两个密码箱。当搭乘着淘金者民航班车在距市区十公里的雅鲁藏布江边抛锚时,一位同行者倒吸一口冷气言:“要是这时跑出一帮抢匪,可就中了头彩了。”这一车足足拉了几十亿的人民币现钞啊!在拉萨市农行,目睹了一生中见到的最多的钱堆积在六张乒乓桌上,如山的现金。当所有的点钞机都因超负荷数钱数坏了之后,最后就省略为大致检查一下万元一扎的钱没开封就ok。钱多得就根本不能一张一张数。

饿着肚子三小时等候,终于存完钱,终于走进了宾馆。当陡步攀上六层楼高的宾馆房门前时(当时拉萨很少有电梯),双眼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后来,才知道自已因缺氧导致严重脑水肿,躺在医院的急救病床上。后来,才知道,几乎与自已同时送进这家医院的两位山东、上海“申购”兄弟,永远再没走出医院。

恶运也许从抬进医院开始,我在一级市场和一级半市场,用平均价7.6元认购的西藏明珠股票,2月17日,竟以5.5元让人不可想象的低价开盘,当时市场流传着邓小平去世的利空,在一天的交易中抛盘汹涌,临收市,券商急了,要保住自已的本金,不停催我们卖票,并特许让我们看“龙虎榜”,(一种监控交易的软件)暗示全国的机构大户都在抛这只股票,因多持一天股每天要付出万分之五的透支利息,我只好在收盘前以5.6元的价格全部卖出。

冒着生命危险去一趟西藏结果赔了个倾家荡产。更让人欲哭无泪的是,三日后,美国主谈世贸的代表坎特访华、邓小平去世的谣言不攻自破,引起股市反弹,西藏明珠一枝独秀,领涨大盘,一口气涨到了23元。

逃离股市,站在没有扣盖的长江边上,此岸是数十万债务而彼岸是数百万财富,而命运之神却把我留在了此岸,眼睁睁看着财富大江东去。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死!每天彻夜难眠,脑子里想的都是死。之所以最终没死成是想到自己一死固然痛快,而妻女从此将背负沉重的债务枷锁。这对她们太不公。为了家人,我选择了活,并远离家乡到深圳去打工。三年后,当我还清最后一笔亲戚朋友的债务后。我跳进了长江,在畅游中实实在在体验了万劫不复之后获得再生的感觉。感谢股市,给我了人生最有意义的一次体验,让我的生命从此无比精采。

故事二:置之死地而后生

1999年因股市持续低迷,我在当时作为武汉标志建筑的湖北建行的证券营业厅大户室认识了陈先生。陈先生是位憨厚而血气方刚的汉子,炒股前自己经营出租车最多时拥有九辆的士。随着股市的下跌他不断卖了的士将资金投入股市,殊不知陷入恶性循环越套越深,后来居然卖掉了最后一辆的士。眼看着全部家当一天天缩水,他承受不了巨大的心理压力患上了严重的抑郁症。

在一个阴雨绵绵的中午陈先生突然进入证券营业厅包间紧握我的双手口中念念有词说:道别!他那异样的神情引起了笔者的警觉。道什么别?从他那满脸写满的绝望来判断不是好兆头。我把他拉到走廊上,打破沙锅问明原由。这一问,让我惊出一身冷汗。原来陈先生已写好遗书准备从这标志性大楼上跳下去。我抓住陈先生,对他不厌其烦的讲自己经历的西藏明珠的故事。并告诫他一句话:死很容易也很痛快,但你的亲人从此也会死,活着比死还难受。只要活着就有机会翻本。我马上叫证券公司员工想法尽快通知他爱人来,直到把他亲自交到他爱人手上。

而今陈先生已是开着宝马的职业投资者成为了超级大户,我们也成了忘年交。每每回武汉,他都要为我接风,且老是重复那句话:我的命是你捡回来的。我却说:不是我捡的原本你的命就不该丢。

故事三:写给郭主席的信

前不久证监会新主席上任,我正在候机便在QQ上写下这样的信:希望新主席能重新定位股市功能改圈钱市为投资市。

中国股民从肩上卸下了国企三年脱困的重任,又肩负起了喂养中小企业承担社会保障,维护安定团结的担子,而几千万投资大众的利益谁来保障,他们难道不是被安定的对象吗?他们付出的如此之大,索要的回报却很小,他们希望:新股再少发一点,上市公司包装上市少一点;印花税和佣金少一点,上市公司的分红多一点;上市公司圈钱的手短一点,创业企业的生命力长一点;股评家诚实一点,信息披露透明一点;监管力度更大一点,打击黑庄和内幕交易更猛一点;投机歪风更弱一点,投资理性更强一点;证券市场综合治理紧严一点,发审委员更清廉一点;股民投资生态环境宽松一点。倘若中国股民这“一点点”起码的回报都达不到,那我们股市奉献给股民的除了风险,就只剩下危机了。作为主席让大多数股民赚到钱才是硬道理,否则没有人会陪你玩了。作为主席看到中国股市与中国经济反其道而行,坐在那位置不感到失职吗?这封信被全国上百家媒体转载,郭主席也表示看到了这封信。

茫茫股海,潜伏着多少暗礁、险滩,从原野“地震”到327国债风波;从苏三山的“山中陷阱”到郑百文的“一文不值”;从“银广夏”大厦的坍塌,到“蓝田”的一畦“烂田”,从基金坐庄的“双汇发展”到跳水明星“重庆啤酒”……中国的散户经历了多少不平和欺诈?

我国著名的经济学家华生12月16日在其微博中写到:读几大证券报头版评论说股市下跌与扩容无关有感:虽然大家都得靠证券吃饭,但咱不能昧着良心说话。股市跌跌不休可以跟正常扩容无关,但能跟持续三高大扩容无关吗?纸包不住火,我们不是要跟领导过不去,而是人必须说真话,至少不说违心的假话。讳疾忌医,最后毁了投资者,害了大家,也害了领导。

正是由于重融资轻回报无休止的圈钱的股市功能错位,才使中国股市跌无穷期、中国投资者亏损累累。作为老股民和长线投资者,我也难以幸免,亏光了老本。

看着高楼林立,繁华而富贵的迪拜风情,我暗自发誓倘若中国股市不重新定位股市功能,我会不再投一分钱进股市了,因为看不到希望。如果有机会少亏或解套,我会彻底同这个让我铭心刻骨的不公平市场说声:再见!就像我即将同迪拜说再见一样……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