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长青:蔡英文输在哪里?

2012-1-27 10:46 作者: 曹长青

手机版 正体 2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这次台湾总统大选,蔡英文败选,令很多台湾人困惑,因为选前绿营支持者是一面倒地乐观,认为一定赢。但在去年三月民进党总统初选之际,我就做过“长青论坛”,说蔡英文会输给马英九。结果导致相当一些绿营的朋友们很不高兴,甚至有前FAPA会长出面呼吁抵制我。

我的反共、右倾、亲美,尤其是支持台湾和西藏人民自决权的言论,早已受到无数中国人的围攻和辱骂,这次诋毁言论虽来自台湾人,我也并不吃惊。但为了不让蔡英文的支持者们太伤心,我就没再写这方面的文章,而是保持了沉默。但从去年三月直到选前,无论蔡英文被造神到何种地步,我都没有怀疑过原来的判断——她会输给马英九。因为这一年来,那几个导致她败选的原因都没有改变,反而更增加了几个其他会败选的因素。

我在选前一个多星期抵达台湾,做了几场演讲,见了许多朋友。被问到的最多的问题居然是:蔡英文当选后,距离520就职还有四个多月,这期间马政府会出什么花招阻挡蔡英文就职?我没回答这个问题,因为这就像是手里一分钱都还没有,就操心该买什么样的高级别墅。虽然我仍是一路地给绿营的朋友们鼓劲,也在节目上为绿营助阵,但在选前两天,下了汪笨湖先生的电视节目之后,我私下对他肯定地说:我认为输定了。把他吓了一跳。

我不是算命大师,更不是赌徒,不会拿自己多年写作的信誉算卦、押宝、开玩笑。我做出这样的判断,是根据这许多年对台湾、美国和其他民主国家的选举仔细观察、研究的结果。

现在蔡英文输了,绿营有人抱怨国民党买票,有人强调选前几位大企业家帮国民党喊话,吓唬台湾选民。当然,买票问题一直都存在,但在二千年和零四年,国民党照样有巨款可买票;那两次,他们比今天更强烈感觉输不起,更应该不惜一切代价买票才对,但为什么没买赢?再说那些亲蓝企业家在选前的临门一脚,当然会起到一定的作用,但却不是决定性的,绝踢不出80万票。

选举中的不定因素什么时候都会存在,但都不是决定性的。就像两颗子弹在零四年绝不会给陈水扁打出11个百分点,上次连胜文一颗子弹,也不会给一路高喊“五都全赢”的绿营打掉“三都”一样。民进党如果学国民党当年输掉了中国之后的心态——“不是我们无能,而是共军太狡猾”——那就不会有进步和新的起点。

事实上,蔡英文输的根本原因在她自己,在民进党,在绿营。我简单地对比一下马英九和蔡英文的选战,希望和能理性对待这个选举结果的朋友们一起探讨。

我们且不论正确与错误,马英九的竞选主轴一直是清晰的。政治上,长远诉求:和中国统一;短期诉求:不统,不独,不武;选前主打:九二共识,把所谓陈水扁贪腐跟民进党挂钩。经济上,艾克法(ECFA),要和中国这个经济正在腾飞的大国拉好一切关系,借中国的合作,促台湾经济发展。政治上强调九二共识,也是为这个经济目的。这个竞选路线,清晰、明确、简单。老百姓不难懂。

我们反观蔡英文的民进党:

第一,政治诉求不清晰。长远诉求:没有。从来不敢提把自己和国民党区分开来的目标——把台湾变成正常国家。如果不在这关键的一点上和国民党有区隔,那绿营选民进党是为了什么?

短期诉求:孔子的语言游戏,“和而不同,和而求同”。这是什么意思?具体内容是什么?蔡英文的“台湾共识”也同样缺乏清晰内涵,只是说“台湾共识”是人民可以选择的过程。用如此这般模糊的东西,怎么击败马英九明确的“不统、不独、不武”?

蔡英文选前甚至主打“大联合政府”。这等于告诉对方,我没有胜选的自信,所以要靠组联合政府来赢一些选票。这能对抗九二共识、以及国民党对陈水扁案的利用吗?而对绿营老百姓来说,你要组联合政府,把一些重要的位置给蓝营的话,选你干什么?

概括一句话,在政治层面,蔡英文的整个选战,毫无鲜明的、打动人心的政见和主轴,完全避开正面迎战马英九。对“台湾走向正常化国家”的问题,采取全面回避,一字不提。哪个政治诉求如此模糊、如此不敢挑战和应战的候选人可以赢?没有可能。台湾的极特殊现状,使蔡英文仍然拿到了609万票。如果在其他民主国家,这么没政治诉求,得票率会更低。

但面对这种现状,绿营内部有一股很强的为蔡英文、民进党目前政策的辩护之声,那就是,如果提什么“台独、建国”就会吓跑中间选民,蔡英文现在不提,只是策略,等拿到政权以后就会去做。这个观点里有几个明显的错误:

1,你怕“吓跑”中间选民,而不是充满信心地去“争取”中间选民。这说明,你对自己的理念能赢得多数人心表示怀疑。自己对自己的理念都没信心,凭什么赢得多数人的信心?凭什么让多数人相信你的理念是正确的、是可以成功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不自信却能赢过别人的道理。

2,为权力而上台的人,永远会为保住权力而妥协,甚至不顾一切。权宜之计不可推崇,而政客们“拿到政权就会做事”的欺人之谈更不可相信。竞选时信誓旦旦的候选人,当选之后都会一路妥协。而在尚未拿到权力的时候,就把理念的命根子都扔了,你能相信他/她掌权后会做强化理念的动作?不需要去念个政治学博士才明白这一点,仅仅看过去十几年美国两党的老布什、克林顿、小布什和奥巴马就足够得出结论了,更别说大家看到了陈水扁政权的妥协和妥协之后的结果、现状。

3,如果诚心想做一件事,却“犹抱琵琶半遮面”,掩掩饰饰,结果是两边不讨好:那边国共根本不相信,这边失去基本盘人心。同时,不坦然也给人以不诚实的感觉。所以说,靠权术和玩政治都不仅错误,事实证明也不能赢。

美国目前正热火朝天地进行共和党的总统初选,上次的候选人之一,现福克斯电视主持人哈克比提醒选民说:如果一个人用不诚实的手段得到那个(总统)位置,那么他在坐那个位置的时候就不会诚实。这点值得任何地方的选民重视。

事实上,绿营朋友们四年前为谢长廷,今天为蔡英文的辩护都是太一厢情愿了。以我的观察,从谢长廷到蔡英文,并不是为了争取中间选民而走中间道路,而是他们自己理念不清楚、理念不坚定,“争取中间选民”只是他们的一个借口,一个掩饰他们没有勇气带领台湾人民走向独立的遮羞布而已。令人唏嘘的是,绿营很多人看不清,买这个账。我一直强调,没有理念,就没有胜利。没有理念,即使侥幸赢了一局,得到的政权也不会沿着为台湾人民争权利的道路走。

第二,蔡英文经济理念不清楚。如果说那些企业家最后的喊话起到一定作用的话,那是跟蔡英文拿不出有效的经济政策有关。大企业很重要,但中小企业更是台湾经济的命脉。绿营的支持者以台湾本地人为主,本地人和所谓“外省人”的一个很大的区别是,他们有土地,有企业,多是立足台湾的中小企业的经营者,他们总体来说比“外省人”更富有。对他们来说,降低税收,削减政府开支,减少和废除限制企业自由发展的陈规,改善投资环境,吸引更多外资等才是正确的、有效的、可以赢得人心的经济理念。

但蔡英文却主打(只打)左倾的照顾弱势群体。在非常好地保持着华人勤劳致富传统的台湾人中,有多少靠福利为生的人?他们是台湾人的主体吗?用什么底层人对大财阀、“穷人VS富人”的阶级对立思路,不仅使企业家恐惧,同时也不能获得中小企业的热情和支持。而对普通的上班族来说,企业不兴旺,我能得到什么经济好处呢?

蔡英文所以左倾,一是跟民进党的左倾历史有关;二是跟她毕业于伦敦经济学院有关。那所学院是“社会主义经济学”的大本营,熏陶出很多满脑子社会主义思想的左派领袖。像印度经济长期落后,就因为其开国总理尼赫鲁毕业于伦敦经济学院,从那里得到社会主义想法,把印度经济国营化、社会主义化,最后全国贫穷。

第三,选举操作上的错误:主要有四个方面。首先是排斥深绿基本盘,打压深绿干将,压制有影响力的深绿人士对蔡英文走中间路线的批评,听不得任何批评意见。像陈师孟、金恒炜、黄越绥、蔡丁贵等许多、许多深绿理念的代表人物和干将,都遭到排挤,被边缘化。绿营不执政,可利用的行政资源本来就少,更何况金钱少,媒体少,人才少。即使全方位调动起来,大家一起众志成城,能赢都很不容易。而蔡英文团队却满不在乎,沉浸于一个近乎造神的运动中,蔡英文被认为是民进党创党以来权力最大的主席。对这种状况,蔡英文有责任,民进党有责任,绿营整体也有责任。多数人不是探讨批评意见的道理,而是怂恿蔡英文和民进党,把他们捧着、呵护着,谁都说不得。于是大家合伙联手,营造了一个不健康的环境。

其二是对陈水扁案,不仅不去严词抨击、认真追究这个案子中的严重缺乏程序正义问题,而是彻底切割,等于完全认同国民党对这个案子的裁决。陈水扁无论是否有问题,都是个人问题。但对国民党司法机器的严重弊端(一个绝佳的攻击目标),你不重炮猛轰,反而东跑西躲的,心虚地好像自己犯了罪。这种做法,不仅没有正义、没有勇气,更没有躲开国民党利用这个案子攻击你。结果是把自己和民进党栽进爬不出来的炼狱中。这是一个明显的,必须以攻为守的议题。但蔡英文和民进党竟然完全不懂。不懂的原因,首先是对司法正义的价值无知。我千百遍地强调过,司法正义的价值,是真正民主国家的基石。只要台湾的知识精英(无论蓝绿)无视这点的重要性,无论谁执政,台湾都不会成为一个保护个人权利的社会。

其三是打击王定宇激起民愤。王定宇被视为绿营的后起之秀,但他参选立委硬是被民进党高层用卑劣手段拿了下来。陈师孟、金恒炜等对民进党申诉抗议,却毫无结果。最后陈师孟愤然宣布退出民进党。陈师孟说,蔡英文的竞选口号之一是公平公义,可是对民进党内部的战友,都无公平公义,她的口号是假的。

其四是民进党不分区立委名单也导致军心涣散。因这份名单更多是派系分赃,多是蔡英文的嫡系,也是缺乏公平公义。连蔡英文的选战操盘手邱义仁都说,国民党的不分区立委名单都比民进党的“漂亮”。

综上所述,由于政治、经济诉求都模糊不清,加上策略上的诸多错误,所以我做了蔡英文会输的预测。但如果这次大选不是今天的结果,出现奇迹,蔡英文赢了,那她基本上是赢在三个方面:

第一,赢在“台湾民族主义”这个因素上。也就是说,有超过一半的人,无论你政策如何,反正我就是闭着眼睛投给台湾人。第二,赢在“小英魅力”上。第三,赢在要创造台湾第一女总统的历史上。

我们先说“民族主义”。这种东西不是建立在理念之上的共识,而是种族、地缘、血液。它既不是正向价值,也不是长久价值。但是在面对外来压迫的时候,它反抗的力度超过反抗来自本民族之内的专制者。这点我们从台湾人反抗国民党、西藏人反抗共产党的例子就可以看出,它们都超过中国人反抗中共专制的力度。更早的,中国人反抗日本侵略者的力度,非洲人反抗英、法殖民者的力度,都远超过对本国(更残酷的)专制者。所以说,民族主义,在某个阶段可能赢。但在越来越走向常规化的民主国家,打民族主义牌的效力会越来越降低。

我们看台湾,由于有来自共产党和国民党的双重打压,目前民族主义当然还有相当的市场和实力。但光靠民族主义这张牌,已经打不赢绿营的选战,这点从2008年谢长廷能大输220万票就说明,“只要是台湾人就投他一票”的人,占不到选民的一半。而且,随着遭受国民党欺压的老一代台湾人的递减,没有受过多少苦、台湾话也不太会说的新生代台湾人的成长,民族主义这张牌将日趋弱势。除非中国对台湾强力施压,否则这是一张不可依赖、也不正确的牌。这次的结果再次证明,仅靠台湾的民族主义,不能胜选。

在这里我要特别强调和区分一下,我所支持的“推动台湾成为正常化国家”的运动,是一个保护在台湾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的自由、尊严和权利的政治诉求,不是支持民族主义情绪。我对任何一个国家的民族主义情绪都不持肯定态度。

第二,我们再来看所谓“小英魅力”。这是自蔡英文当选民进党主席以来就被一路渲染了三年多,几乎成为绿营救命稻草的一张牌。“造神”这种东西,在独裁国家很容易,像北韩,几天之内就把二十几岁的金正恩造成了闪闪发光的“伟大领袖”。但在已经民主的台湾,即使拥有绝对媒体优势的蓝营,把马英九吹捧成“不粘锅”“人间极品”,都无法使他的形象在民众心中真正“光辉灿烂”起来。

而绿营由于太渴望找一个清新、有学位、斯文的人出面,跟马英九比一下谁的脸更白,于是对蔡英文,好像挖到一个宝,立刻往天上捧。下意识地按照蓝营的标准,比比谁更斯文,是文化人乐于干的事儿,所以海外台湾人教授协会是最早出面给蔡英文背书的。

虽然普通百姓也崇拜有洋学位的人,但他们更呼应自己能听懂的语言,更看重“常识”。老百姓意识形态不强,你拿出几件实实在在的政策,让我琢磨一下,我能不能得到好处。能,就给你一票。就这么简单。“小英魅力”在媒体上好像满有光芒的,但选举结果证明,没有政治和经济诉求的“魅力”不构成赢得总统大选所需要的实力。更何况,蔡英文的演讲、辩论能力实在并不出色。

第三,我们看要“创造台湾第一女总统的历史”这个追求。对于现代文化人来说,没有多少人反对女性做总统,只要她有足够的理念和能力。我去年指出蔡英文会输的几个原因中,有一条是女性问题,主要是基于现实考量。我曾在不止一期的“长青论坛”中指出,虽然女性从政已经完全不是一个问题,但在西方成熟的民主国家中很少有直接民选的“女总统”,都是女总理。“总理”和“总统”有很大的不同:“总理”是党魁因本党赢了多数席位而自然当选的;而女性在党内竞争,成为党魁的障碍不大,就像蔡英文也顺利成为党主席。但“总统”是靠大众选票,那种在人群中声嘶力竭地演讲,满大街招呼、握手、拉票等行为,不是女性的长处。所以在西方这么多国家、这么长的民主历史中,至今没有几个女总统。人家的女权主义可是几十年前就风靡过了。而亚洲和美洲等地产生的女总统,多是有丈夫或父亲的“家族影响力”的因素。就连和“美国第一女总统”插肩而过的希拉里,也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是由于做前总统克林顿的妻子而产生的影响力。

这次大选过后,在台湾的电视节目上有人指出,蔡英文在客家人的桃竹苗都输给马英九,这跟客家文化强调“女性不站在前面有关”。在屏东,蔡英文得到的总统票甚至少于当地一位绿营立委的票数,在新竹也是这样。一位绿营前立法委员也跟我谈起,南部的乡下人不相信女人能当家,所以拉选票不容易。

即使上述障碍都不存在,仅仅是为了创造历史而选女性,即使当上了,也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为什么?因为,“要创造历史”是一个概念,不是政治理念和执政能力。不是为老百姓的实际利益所做的选择,一定不会有好的结局。一个摆在眼前的例子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很多美国人为了“政治正确”地创造“第一个黑人总统”而选择了奥巴马,结果怎么样呢?他把经济弄的一塌糊涂,牺牲的是老百姓的利益。

共产主义的最大特点就是“为了概念”,为了意识形态,而牺牲现实,牺牲实际利益。那是年轻人和知识分子最喜欢做的事情。所以这次蔡英文的支持者首先来自知识分子和年轻人。这两个群体的最大特点一是左倾,一是概念超过现实,超过常识,所以这是两个最容易犯错、也是犯下最多错误的群体。

这次蔡英文没赢,说明“台湾民族主义”“小英魅力”和“创造第一女总统”等不是政治诉求、经济理念的东西,可以让绿营自我陶醉,但却不能打赢选战。

一年多前的五都选举,绿营也是一片喜气洋洋。我在美国时也是不看好,但到了台湾,在绿营听到的是一片“五都全赢”的喊声。面对这种盲目乐观,我无言以对。而五都只赢两都,明明是败选,却是一片“虽败犹荣”之声。今天好像又一副同样的景象,实令人叹息。

如果民进党不诚心总结这次大选和上次五都选举败选的真正教训,而是一如既往地沿着似是而非、不清不楚、权力内斗超过理念追求的做法,那么我现在就可以预言:民进党就等着“三连败”吧。

事实是,台湾的选民,无论蓝绿,都越来越走向成熟、理性和常识。今后任何一个党的候选人,都必须靠真正的经济、政治诉求来赢得民心、赢得选票。绿营这次输了大选,但仍得到六百多万张票。这六百多万人心靠真正有内涵的诉求是完全可以保住、并扩大的。绿营在有上述这么多失误和不利因素的情况下,仍赢了这么多票,所以没什么好悲观的,而是充满希望。

2012年1月22日于美国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限350字。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