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大名单尘埃落定?高层分裂变数徒增(图)


2012/01/28/20120128112726179.jpg

距离中共召开十八大的时间不足一年,中共党内围绕十八大的内斗也从台下跃到了桌面。中共十八大究竟如何分赃权力,谁能进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成了中共内部斗争的焦点。不过,随着经济危机日益加深、民众抗议浪潮迭起,社会动荡加剧,中共内部高层也呈现分裂状态,有观察人士认为,十八大排位或有变数。

中共即将在今年秋召开第18次全国代表大会,掌握着最高权力核心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名单,被视为大陆政治世代交替重点观察指标。

台湾中央社发表文章对中共官员进入18大常委的条件进行了分析。

报导说,中共官员的年龄,被视为干部选拔的“硬指标”,因此,18大的年龄划线也成为第一个观察的标准。依惯例,政治局常委任期内必须未满70岁,68岁就不能新任政治局常委。

文章还分析,除了年龄外,论资排辈也是另一个标准,政治局常委惯例由现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遴选产生;而除了年龄与资历外,能否更上一层楼也往往取决于政绩、背景和派系。

文章列出有11人符合年龄限制,成为下届常委的候选人之一。

这11人分别为:59岁的习近平、57岁的李克强、64岁的王岐山、66岁的张德江、62岁的李源潮、65岁的刘云山、57岁的汪洋、63岁的薄熙来、67岁的俞正声、66岁的张高丽、67岁的刘延东。

中共改革派和自由派互击

十八大权位之争,在尘埃落定前,整个中国中、高层官场,都处于大大小小明争暗斗之中。在中共各派涌动的内斗暗潮中,最为壁垒分明的,是两大价值之战。这两大价值,就是现在被中共称之为主流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与曾被强烈批判,但仍有强烈坚持的普世价值。

近期,北京左右不同流派的阵营、不同色彩的媒体,纷纷以座谈、专访等不同形式来讨论价值观。建制派和左派,把所谓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立为主导地位;改革派和自由派,则继续力推接受普世价值,匡正改革、发展之路。

去年8月27日,北京各界政治、经济、理论、法学、新闻界人士等一百余人参加会议,四十多位专家学者作了主题发言。座谈会由胡耀邦史料资讯网、中国经济体制改革杂志社和南方周末报社联合主办。

这次座谈会被认为是中共改革派向“毛左派”的高调出击。

今年1月18日,广东南方报业集团借邓小平南巡二十周年的机会,接二连三发表专访和评论,呼吁推进政治改革,并影射老人干政及薄熙来在重庆唱红打黑。

而在北京,全国政协常委、已故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之子胡德平则组织了一个二百多人的座谈会,谈中国大陆改革现状。会上不仅纪念邓小平南巡,亦有人提出当日是赵紫阳逝世七周年,更有人当场呼吁中国应实行多党制、全民普选、新闻自由和军队国家化。

作为自由派、改革派之首的中共总理温家宝在近年不下十次在海内外提政改。在最近结束对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和卡达三国访问前夕,又突然在多哈的中外记者会上主动谈起政改,与国内自由派遥相呼应。

香港《东方日报》发表文章称,一直以胡耀邦衣鉢传人自居的温家宝,与胡耀邦的儿子在境内外互相唱和,配合默契,使自由派气势更盛。文章还认为,此次自由派连续政治攻势的背后,可能有系统的策划。

温家宝在回应中东国家爆发的阿拉伯之春革命时说:“我明确表示,尊重各国人民要求变革和维护自身利益的诉求。我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我认为,历史归根结柢是人民创造的。任何政府的责任都是为人民谋利益,除了这一点,不应该有任何特权。”温家宝还指,任何社会的动荡,都有其内因和外因,“但我以为,内因还是主要的”。

路透社指出,温家宝的讲话是中共领导人首次、也是唯一一次公开对中东革命做这样的表态,并且是认同阿拉伯人民的选择。

也有分析人士认为,温家宝屡提政改,是有意在剩下不多的任期,为自己留下历史定位。

还有观察人士指出,温家宝等改革派即使提出政改,为的也是让中共茍延残喘,维持中共政权以及特权阶层利益的保障。但中共一党独裁的本质与世界文明普世价值根本就是脱节的。所以,温家宝之流恐怕也是有心无力。

高层分裂各派内斗十八大排名或有变

新年前夕刘少奇之子刘源对600名军官讲话大谈军中腐败,以及前总理朱鎔基再度活跃。

《自由亚洲电台》引述海外媒体分析称,刘源是胡锦涛一手提拔。而胡的最大政敌是江泽民,军队的很多高官都是江泽民的人,刘源的矛头所指就是江泽民用钱买来的高官。

大陆时事评论员朱健国表示,从近期的一些迹象显示,不能否认十八大之前存在变数的可能。

他认为,中共高层主要分为四派,江泽民,胡锦涛,温家宝以及薄熙来派系。

他分析,江泽民考虑的是家族子孙安全的问题,虽然他不是“六四”的作俑者,但他是最大的利益获得者,此外,他最大的心病是他迫害法轮功,担心被清算,所以他尽力争取对十八大影响,推荐自己放心的人上去,最后维护自己的利益。

朱健国认为,胡锦涛这一派是希望把十年的政策延续下去,不过,他的维稳政策,压制了最底层的,现在社会抗议声音很大,很可能党内会把所有的罪过都推在他身上,让当替罪羊,所以胡锦涛要极力维护自己这方面利益。”

而温家宝和薄熙来派系,朱健国认为,温家宝代表了党内的开明派,让社会上包括文化界、知识界的改革派对他给予了希望,但他没有军方影响力,也没有多少行政的影响力。

而薄熙来这派,尽管现在只是一个地方诸侯,但他可以借助毛泽东来凝聚天下一批人,只要条件可能他会突然异军突起。

不过,谋求挤进中共新的权力核心的自由派汪洋与薄熙来的争斗依然是角力不断,两派已多次交火。

汪洋日前承认今年最困难,并再放豪言:广东要成为民族复兴动力。而薄熙来却突然转向,从之前的“唱红打黑”到“民生十条”、“共富十二条”,再到近日提出“民主法治十五条”,试图改变其极“左”形象。

按照中共的传统,路线决定之后,才会考虑人事。中共十八大用什么样的人,提拔什么样的人,关键是看此人的政治立场。但中共党媒频繁变调,今天支持薄熙来,明天又倾向于汪洋。

加拿大时事评论员刘淇昆认为,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十八大召开前,中共十八大前党内高层斗争的激化,说明哪一派目前都不是处于绝对优势,才会出现这种左右摇摆的情况。

朱健国认为,这届十八大力量来讲,是最高层传统稳定最差的一届,因为大家都觉得自己有可能争位才引发各派内斗。

刘淇昆指出,中共不管唱红脸还是唱白脸都是一种手腕,都是想延续一党专制,维护当前的既得利益。

十八大改变不了中国现状

著名时事评论家伍凡认为:只关心十八大的人事没有太多意义,因为十八大并不能解决中国的问题。十八大就是开了,九个八个都是团派的人,能解决中国的问题吗?还是解决不了。

他说:“因为整个体系没有改变,他们还在维护共产党的体制,共产党的体制在十八大里边不会改变了,所以我对十八大我有个怀疑,十八大还能不能开。到现在一个半月几乎天天都有消息,明天不知道出什么事。所以不要对十八大抱多大希望,十八大的权力角斗,预示中共寿命不长。”

中共党史学者林保华分析指出,中国所有问题都无法解决的原因,是因为中囯共产党肮脏的道德血液使然。

他建议,想解决中国当今问题的人,应该去研究共产党现在龌龊的道德血液是从哪里来的,再研究如何给他们换血。

外界评论认为,无论任何派别都是在中共体制内争斗,而解决中国问题,必须解体中共这个体制。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