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镜】中共是如何占领中国的

2012-01-30 01:35 作者: 古镜

手机版 正体 17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一、历史是天意的展现

中华民族是一个伟大的民族,五千年来创造了无数人类历史的精神丰碑,象永不坠落的星辰,给尘世中沉迷的我们以生命的智慧。中华传统文化是博大精深的文化,有着诗性的芬芳,水性的包容、神性的底蕴,她是宇宙大道在人间的投射。中国曾经更是一个气象恢弘的国度,壮丽的山河、灿烂的历史、悠久的人文、庄严的庙堂、淳朴的民风象一串串五彩的珍珠散落在神州大地上,沉淀了的昔日的荣耀与辉煌。

然而这样一个充满神奇的国度却在近百年之间,饱受了无数的苦难,被世界上最邪恶的政权——中共所蹂躏。曾经的一切美好都离我们远去,古老的东方不再有一个诗意的中国。人群被异化、山川被污染、历史被颠覆、道德被践踏,中共暴政带给我们的不光是恐怖与堕落,还有遗忘与自虐。无数被党文化洗过脑的人们纷纷以咒骂祖先为荣、以贬损传统为能。“中国这么好,为什么会被中共占领?”,这是他们时常对传统中国冷嘲热讽的一句歪论,邪恶在祸乱中国,他们却在嘲弄自己受难的民族是咎由自取,其自宫自虐之至堪为世界一绝。

笔者无意于回答这些基于流氓逻辑提出的问题,但很想与大家一起回溯历史,看看中共是如何才占领神州的。古人云:“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人总是不自觉的站在自己的角度来思考问题,而历史并不是以人的逻辑来演进的,在传统中国人的历史观里,历史的展开只是天象变化的结果,或称之为天意。要想看清历史的真相,站在一个狭小的时空中来认知无异于管窥蠡测,以党文化或无神论的立场来审视更是一叶障目;只有穿透历史的风云,循着大道的指引,我们才能看清历史的天空,参透人世兴亡的因由。

二、神创的国度

中国自古即称神州,这在世界上是独一无二的。全球有无数信神的民族,却没有第二个民族把自己的国家称为神的国度。中国的山川风貌钟灵毓秀、宛若神工;中国的传统文化崇尚天人合一、返本归真;传统中国人更是敬天知命、信守道德,他们的祖先是开天辟地的盘古、抟土造人的女娲、乘龙飞去的黄帝,他们是神的子民、神的后裔。

所以中国一个神创的国度,神传的文化、神造的民族。 在五千年的悠长岁月里,不知有多少天国的诸神来到这片土地上,演绎了无数动人的神奇,留下了灿烂的文化。这片土地上有着太多的承载,仿佛一草一木、一砖一石都有一段神奇的历程。为什么五千年来,无论是政治、经济、科技、文化,中国都能领先于世界,有的甚至是达上千年的差距。这不是什么文化早熟,而是因为中国是神州,是众神开辟之国,其社会的方方面面都与天地息息相通、与天地和谐一序,古人称之为天人合一。

宇宙中相生相克,正邪同在。有神就有魔,神是慈悲的,魔却是为恶的。如此丰饶而光华璀璨的神州大地,在众魔的眼里又何尝不是唐僧肉?神造神州是为了普度众生;而恶魔就会跟着捣乱,也一心想占据中国,如此就可以获得魔乱世界、进而毁灭众生的最大资源。在神州初创的上古时代,其魔子魔孙们就迫不及待的尾随众神而来,共工部落就这样应劫而生了。它们不事生产,专以花言巧语来迷惑人们共产为生。但在那个人心纯朴的年代,它们的伎俩很快就破产,一场大战,共工部落最终被华夏族逐出中原。共工氏怒撞不周山,引来滔天洪水,也给华夏民族以重创,使他们失去了许多宝贵的文化成果。

三、魔界的策划

自此之后,魔界群魔们并不甘心其失败,念念不忘其魔乱人间的大业,时时想着如何反攻神州。但是神州在众神的开创下,道德礼义早已深入人心,儒释道修炼文化的普传,使华夏族更加敬天信神、睿智超脱,整个社会充满了强大的正的能场,歪理邪说根本无法插足。众魔虽垂涎欲滴却是无处下牙、无机可乘,两千多年来,即使派下来的一些魔兵魔将也如鸡蛋碰石头似的一去无回,象写《神灭论》的范缜之流,虽逞妖言于一时,却难有受众;只落得被打入地狱的下场,徒增笑耳。在天人合一的社会生态里,魔王们也是徒唤奈何!由此它们把目光投向了西方。

西方的文化很大程度上是一种物质文化,主张心物二元,人与自然互不相属,其看世界只是一堆物质的组合。推演到社会,就是看重物质权利,人与人之间好争,人与自然也是充满对立。如果用中国传统文化的视角来看,西方的文化只停留在术的层次,没有道的支撑,其对宇宙万物缺少一种生命的观照。其逻辑、分析也好,实验、推理也好,虽然不能够了悟天道,但却为实证科学的发生提供了方法。在魔界的精心策划下,众魔们正是籍之打开了进入人间的通道,达尔文、马克思、列宁、斯大林等魔头纷纷在西方出世,一场魔道的战略大迂回也在欧洲展开,以期在适当的时候一举占领神州。

它们的策略是科技先行、共产随后,理论先导、暴力继之,由西向东、迂回进逼,然后对中国是内植妖邪、外竖强寇,民主先行、专制藏后,全球撒网、广置共谍,最后是里应外合,夺取神州,在曾经神创的土地上建立一个共产魔教王国。籍此打断神州大地天人之际的沟通,以妖言魔化人心、以金钱淫乱全球,使众生背叛神佛,在天地大劫来临时失去被救度的机缘。

四、共工的复活

西方名言“知识就是力量”,这句话的背后隐含的不是对上帝的虔诚,而是近代西方世界对科技力量的崇拜。自工业革命开始,西方世界的商业机制与实证科学一拍即合,在物质欲望的推动下,短时间内获得了迅猛的发展与足以主宰世界的强大物质力量。西方人本想用科学来证明上帝,可是却引来了魔鬼;很多西方人在为自己的科学创造得意时,却没想到这种不用道德支撑的技术是一把双刃剑,能给人类一点好处,也会毁灭人类自己。轰鸣的机器声打破了地球古老的宁静,科技改变了世界,也改变了人心,人们在享受实证科学带来的便利时,内心与上帝也越来越远。

当达尔文抛出进化论时,就自称其是魔鬼圣经。但不可思议的是,这个亵渎神灵、破绽百出的假说最终竟然被西方学术界普遍接受。科学逐渐代替了人们心中的上帝,成了新的主宰;当猴子被普遍认为是人类祖先时,谁还重视上帝的告诫?人间的大门已经对魔界洞开了。随之而来,绝对的唯物论、无神论等歪理邪说纷纷以科学的名义粉墨登场。此时的西方,一边是种种杀人武器的发明与升级,一边是种种杀人理论的问世,最终一个旷古的邪灵,在欧洲上空徘徊已久的幽灵——共产主义落地而生了。《共产党宣言》的发表,意味着上古的共工部落在欧洲还魂了,也意味着《圣经·启示录》里的撒旦、红龙、古蛇又一次被放入人间。

但是西方世界毕竟有着近两千年的正教信仰根基,也饱受过专制政权的荼毒。虽然人们对科学崇拜有加,但对于共产主义赤裸裸的反基督、反人类、反文明、反民主的恐怖暴力邪说心有提防,巴黎公社对人类文明的破坏更是令欧洲人震惊。共产主义的诞生立即遭到了欧洲正统势力的联合围剿,几经周折逃窜,在西方文明的薄弱处——俄罗斯,这个邪教找到了立足的地盘,进而被列宁“发扬光大”。然而这正是魔界的巧妙安排,苏俄的崛起正为它们进入神州搭上了跳板。

五、共产主义在神州的预演

中国在经历了大唐王朝那无与伦比的辉煌之后,国势渐下,文化的高峰也随之回落。在两宋三百余年强敌压迫的局促国势下,文人们的心境早已失去了昔日的恢弘气度,变的内敛而狭小,多喜欢在细微处下功夫、在形式上做文章,理学的兴起更是把儒家的理念开始导向极端与僵化。由此更是促成了世俗文化的发展,人心离古德渐行渐远。由元及明、再到清朝,满清部族政权的高压使得文化的创造力江河日下,文人们多以汲古、考据来消磨生命,市井文化的泛滥更是给人心带来冲击。当康乾盛世的余辉扫过东方之后,神州的大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一八四零年,鸦片战争爆发。实证科学给西方人带来了强大的物质能量,也给了他们殖民世界的庞大野心,终于他们来到了梦寐以求的东方天堂之国,用他们的坚船利炮敲开了中国的大门,也打碎了这个古老文明的诗意。《中英南京条约》的签订使得东土上国的威严从此不在,也使得国人开始看到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文化。但中国人首先学到的不是西方文化的民主与法制,而是其专制与极权。

六、红魔登陆

曾国藩开启了中国的洋务运动,西方文化开始大量的涌入中国,国人的心智开始发生转变,对传统文化开始产生分歧与争论。中法战争、中日甲午战争、庚子权乱,在一次又一次的战败求和、割地赔款中,许多文人对中华文化的自信彻底丧失,由对道德的坚守蜕变成对物质力量的无限崇拜。义和团之类的装神弄鬼也是在背后推了一把,人们看到了西学背后的物质力量。于是科举废除、读经停止、西学大兴,至此中华传统文化已沦为边缘。人们不再把西方诸国视之为西夷,而是热衷于去西洋留学,以增身价。

从百日维新到辛亥革命,在无数中华志士的奋斗下,终于换来了中华民国的诞生,但随之而来的民主为国人带来了空前的自由,也为邪说的泛滥提供了绝佳的时机,苏俄的崛起恰其时也。这个新兴的共产帝国刚立国不久,就把其邪恶的黑手伸向了中国。民国草创,各种势力纠结在一起、错综复杂,各种学说林立、莫衷一是。在这种空前的政治混乱、思想混乱里,共产主义邪灵乘虚而入,中共也悄悄的应劫而生了。如果说英国人输入了鸦片惊醒了国人,那么俄国人送来的马列主义则是比鸦片毒百倍的精神鸦片,带给中国人的是至今未醒的昏沉、麻醉。

至此,在魔界的操纵下,通过几百年的努力,上万里的迂回,从西欧到俄罗斯再到中国,借助西学的外衣、民主的漏洞、文人们的短视,共产主义终于跨进了中国。昔日的共工部落摇身变为共产党,所不同者中共更会欺骗、更加残忍,更为邪恶,理论准备更为周密,而且还多了一个强大的俄共主子。它们再一次将在神州大地掀起腥风血雨。

七、新文化运动的铺垫

神州之所以五千年来长盛不衰,就是因为有一套博大精深的神传文化的熏陶,千古不变。可以说,只要神传文化不断绝,华夏族即可高枕无忧,即使中共能登陆神州,也很难在这片土地上立足。因为只需以儒家的春秋大义、以传统的伦理道德来衡量一下中共,就很容易看出其邪恶的本质。这时民国的一些文人们却鬼使神差般的发动了一场新文化运动,这种自上而下的的文化空投,根本就没有其社会心理基础与文化基础,除了自断五千年一贯而下的道统、政统与文脉外,只能为共产主义邪说的传播广开了门路。失去了传统文化的指引,人们更多的是以利益来衡量一切,那么中共也就有机可乘了。

所谓的新文化运动其实就是全盘西化运动、反传统文化运动。胡适的自由主义、文学改良,陈独秀的马列主义、文学革命,他们对中华文化传统一个是割裂、一个是背叛。这些洋奴学者们所做的工作就是从西方文化中讨来一些标准对中华传统文化作一番定义与剖析、研究与整理,搞出了一大堆非驴非马的文化杂交品,什么中国哲学、汉语语法、中国文学、中国美学,定义、公理、概念、分析之类。单说这些枯燥的名词与传统文化的神韵与内涵相去何止万里,它把传统文化的神性与灵性给解构了,使人心再难抵御共产魔道的蛊惑了。

在中国历史上,曾经有过数次亡国的命运,但中国的文人们却有始终如一的信念,以其坚韧与承受把异族统治者化入了华夏族中,使他们也成为了传统文化的维护者。而民国的一些文人们一无亡国、二无逼迫,却拜倒在西学的石榴裙下,对西方的物质文明膜拜不已,对祖先的传统视之如敝履。救国图强并没有错、学习西方也没有错,但否定自己的民族传统,对传统的政治、文化、伦理、经济、信仰、道德进行全面的攻击,这何异于精神自宫,他们与汉奸还有什么区别?世界上还有哪个民族有这群异类的知识精英?日本与韩国都西化成功,但并没有抛弃自己的传统,丢失了自己的民族之魂还拿什么立足于世界民族之林?这场文化自宫运动还导致了中国社会上层与下层的断裂、民间与知识阶层的脱节,使得民间被中共迅速赤化成为可能。

新文化运动的另一巨大危害就是白话文运动。传统的文言文,其用词与行文有一种天然的雅正,在宇宙的层层空间都有其对应。而这种白话文中却混入了许多低下的词句与欧化的术语,使汉语失去了应有的纯正与美感、失去了深层次的内涵,完全表面化、浅俗化,但这些恰恰适合于中共用来洗脑与宣传。中共的壮大靠的正是对下层民众的煽动与欺骗,说之乎者也没有几个老百姓能懂,而说打土豪、分田地人人皆知。白话文的普及使中共的邪说迅速的在神州大地扩散,建立了它们维持存在的能场,使得其对民众的煽动性成倍增长,同时为中共另造一套邪恶的党话系统提供了语言基础。

八、两个恶邻的配合

在中共对神州的入侵中,不得不提到在近代以来对中国伤害最大的两个国家,俄国(苏俄)与日本,近代中国的最大不幸都是拜这两个凶恶的邻居之赐。它们对中国的伤害不止于杀了多少人,占了多少地,而是帮中共这个邪魔篡得了华夏神器,使中华民族沦入无边的黑暗之中。它俩可以说一个是中共的亲妈,一个是中共的干爹,也可以说是中共的两大护卫。次次在中共行将灭亡的时刻,出兵中国、挑起纷争,或暗中相助、沆瀣一气,把中共从地狱的边缘拉回。其中最可恶的是日本,损人而不利己,自己最后输的一身光;最邪恶的是俄共,占尽了便宜却害惨了中国。

中华民族有着五千年的道德根基,历朝历代都涌现出无数的志士仁人。中共虽然在中国蛊惑了许多人,但也有许多正义之士对中共是洞若观火,在神州的大劫中成了中华文化的守护神,他们就是以蒋介石为领导的国民党精英阶层。他们代表的是华夏的正统势力、身上凝聚的是中华民族千古传承而下的乾坤正气,以国民党的力量消灭中共并非太难,但数次在一战即可灭之的关键时刻却功败垂成!中国的两个凶邻起到了关键的作用。就在它俩都无力回天的历史一刻,张学良这个纨绔将军却出人意料的给了蒋介石背后一刀,这一刀不止是杀了六十七名军人,而是结结实实的砍在了四万万的炎黄子孙身上。历史就是这样的荒诞而残酷,蒋公无泪!青史长叹!神州何辜!

当中共在文化上、政治上、思想上、经济上、人心上都作好了铺垫之后,就剩下军事上的行动了。即使如此,在中共与国军的世纪缠斗中,以中共的武功是无法成功的,这时中共的蛊惑术与遍布世界的共产间谍们发挥了力量。中共是一个无所不用其极、没有任何道德约束的邪教组织,其最大的长处并不在于如何的能打,而是十分的能蛊惑,能对人心的种种弱点进行毫无遗漏的攻击。其手段包括策反、统战、欺骗、煽动、利诱、色诱、株连、恐吓等等,不光是国内的许多学生、工人、民主党派、文化名人、国军将领都上了当,连美国人也掉入了中共的陷阱之中,关键时刻都充当了中共的玩偶,帮着它们将国民党赶出了大陆,把神州推入深渊。

九、神州的陷落

人生犹来是一梦,古今兴亡都成空。
问道谁是迷中客,欲语无言看西风。

从一八四零的鸦片战争到一九四九年的中共篡政成功,百年的动荡、百年的厮杀,在历史风云的背后我们可以隐约的看到正邪两种势力在神州大地的搏弈。一切的铺垫好象都是为了中共的最终登陆,在文化的异变、道德的堕落、强寇的入侵、内奸的出卖、经济的震荡、人心的混乱、政治的腐败等重重夹击下,神州终于悲壮的陷落了,从此在世界的东方站起了一个以共产邪教独霸社会的魔鬼国度,亿万的炎黄子孙陷入了中共的政治迷幻之中,即使白骨累累、沉冤如海也难以醒来!

中国的文化是神传文化,之所以五千年来恒定有常,因为他方方面面都是以天道贯之。虽然在总体态势上有一定的下滑,但其核心价值是从从没有动摇的。为什么会在近百年来在大陆惨遭灭顶之灾?众神为何不再护佑?这里我想说,一切都取决于我们的内心,人心向善,天必佑之;人不信神,天亦何为?当社会的主流都背弃了传统的价值观后,我们凭什么还奢求神的护佑?所谓人心不正,为魔所乘!中共能占领中国恰恰是中国人背离了传统文化的精神所致。

近百年来,神州大地的风云激荡,正是神魔之战在人间的投射,中共能够篡得政权是天象变化的一种结果,我们也可以说这是一种邪恶的天象。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天象,也许《九评共产党》中的一句话能给我们正确的回答:“世界上存在着两种势力,两种选择。一种是旧的、邪的势力,它要进行恶的、负面的选择。另一种是正的,好的势力,要进行好的、善的方面的选择。共产党是旧势力的选择”。而今六十二年过去,中共早已是恶贯满盈,在穷途末路中等待天灭。红尘中的我们也要进行最后的决择了,是追随中共,还是回归五千年的悠悠文明?何去何从,只凭我们各自的良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