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镜】中共酷吏的彷徨末路

2012-02-14 15:50 作者: 古镜

手机版 正体 3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中国是一个历史大国,五千年的漫漫时光里,演绎过无数种的人物命运。帝王将相、贩夫走足,荣辱浮沉,纷繁万千,给我们以丰富的参照与启迪。现实中的各类人物命运也多能在历史中找到其未来的答案,古人云:以史为鉴,可以知兴亡;这是从国家的角度而言。对于个体的生命来说,以史为鉴,也可以知祸福吉凶,从而知道如何远离祸殃、安度天年。

但是,尽管历史给我们留下过N种教训,现实中却依然有人N次的重复曾经的悲剧,因为他们经不住世俗名利的诱惑,终致误入歧途、害人害己。其中酷吏就是这样一群悲剧性的人物,他们都曾经跋扈一时、呼风唤雨,却几乎少有善终者,还留下千古骂名。为什么?按照佛家的理论来说,种什么因,收什么果;害人的种子一旦种下,收获的只能是罪罚。天理在衡量着一切人的善恶行为,谁人能逃!

何为酷吏?用现在的话说,就是政治打手,或曰暴政工具、黑恶权力的爪牙。他们少有什么道德上的约束,为了利益常常是坏事做绝,所以投靠权力就成立了他们最佳的获利之道。而那些黑心政客们也乐于豢养他们为己所用,在权力争夺中博取上位,所以会一拍即合。但这种同盟关系往往如瓷器一般的脆弱,所谓以势利交者必以势利散,当双方利害相左时,抛弃背叛也就顺理成章了。历史上大多数酷吏们最后都成了权力倾轧的牺牲品,不是被对手杀,就是被主子杀,这也是他们的宿命。

两千多年来,酷吏们的悲剧故事不时的在这片土地上演。如果说他们对历史有什么贡献,那就是以自己的生命给做恶必报这一天理作了N次的注解,唐代的酷吏们还为汉语增添了“请君入瓮”一句警语。但是对于一些权力在手的官吏而言,这样的警示好象总是们太微弱了,在强大的物欲面前,即使是近在眼前的教训,他们也多是视而不见,最终在万民唾骂声中走向他们的宿命。特别是在中共这样一个反人类的政权之下,邪教式的洗脑彻底的解放了酷吏们的人性负担,使得他们更加的邪门、阴毒,无所不用其极。其结果也就是走入了马克思为他们设计的“瓮”中,不过这个“瓮”却直接与地狱相连。

在帝制时代,酷吏多是权力倾轧中的调剂品,非政治常态、数量有限,还受传统政治的道德制约。而到了中共治下,酷吏则是空前的壮大,以十万百万计,从上到下覆盖了整个社会,成了其邪恶政治不可或缺的一个环节。因为中共的酷吏不仅是用来防官的,主要是用其残民的。可以说中共的暴政就是用酷吏建立起来的,就是用酷吏来上下维持的,培养酷吏、任用酷吏已成了中共的祸国基础。六十年来,共产酷吏的泛滥几乎侵入了社会的每一块肌体,成了中共祸害中华民族的先锋队。

毛泽东策划的大跃进,若没有酷吏们的积极卖命,怎么会饿死三千万的无辜民众。他们比一百万侵华日军的作战效率要高多了,一枪未放就能屠杀数倍于鬼子在八年中才屠杀的同胞人数。文化大革命若不是爪牙们的认真执行,怎么会屠杀了那么多的民族精英,怎么会让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扫地而亡,怎么会造成上百万的家庭支离破碎。几乎中共的每一次政治运动,都离不开这些共产酷吏们的高效配合,他们是中共政权的哈巴狗,却是大陆同胞的门前狼,中共的一块骨头就会让他们拼命的去嘶咬人群。

在毛泽东时代,中共的酷吏是以党性加奴性来武装的,外加一点邪教式的理想主义色彩;而到了江、胡时代,酷吏们浑身充满的却是狼性与邪性,为了利益什么坏事都敢做。他们已由酷吏而堕落成了酷匪,成了专门横行社会的官匪,从遍及街头的城管,到深居中南海的九常侍,多数是一身匪气,满脑子的土匪思维,只知抢与骗,除了对老百姓横征暴敛、明抢暗夺之外,已不知道什么叫礼义廉耻、天地良心。所以他们才会对民众下手如此之狠,拆房毁田、暴力计划生育、非法拘禁、滥用酷刑、行贿受贿等等,真是红黑兼营、黑白通吃,他们已不是通常的酷吏,而是一群黑帮分子。

虽然这些共产酷吏们多不信因果报应,不相信曾经那些酷吏们的下场会在自己身上重演,或根本就没有想过什么报应,但是报应并没有忘了这些助纣为虐者,没有因为他们不相信而不来光顾他们,六十年来从没有间断过。从陈毅这样的高级酷吏到红卫兵打手,还有文革结束后许多被秘密处决的警察,报应之广遍及社会各层。连曾经不可一世的江青也会喊出:我就是主席的一条狗,叫我咬谁就咬谁;其阶下凄惶之状可怜可恨。

自从一九九九年中共镇压法轮功以来,大陆又多了一种酷吏,专门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邪教酷吏,它们并不是为主子争权夺利,而是替中共屠杀信仰。这群用邪教理论武装起来的共产酷吏们远非传统的酷吏能比拟,在短短的十三年中,创造了无数人类酷吏史上的世界之最。它们有最庞大的酷吏人数、最精巧的酷刑工具、最丰富的酷刑种类、最下流变态的酷刑摧残、最残酷的思想酷刑、最系统的害人理论、最无耻的害人理由、最荒唐的害人目的,还有最邪恶的酷刑——活摘大法弟子器官。他们还把其肆意摧残人的黑牢称为“爱心家园”,把如何害人的经验编成教材在其系统内推广。这些共产酷吏可以说是马列邪教培养出的一群魔兽,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人间酷吏的最高“境界”。

对于这些邪教酷吏来说,它们已超越了一般的凶恶,成了宇宙中的最恶,因为它们迫害的是根本无意于人间权力的修炼人。虽然他们的作恶换来了一时的名利与“荣誉”,同时也换来了层出不穷、触目惊心的现世现报,只要大家留意一下明慧网就可以知道这些害人者的下场是多么的悲惨。十三年来,从最低层的村干部到最高层的中共政治局常委黄菊,对它们的恶报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这个群体已成了中国死亡率最高的职业,他们病死、暴死、车祸死、被人杀死,死法不一,还有的死的十分离奇,而且多死的痛苦、死相极惨。有的还殃及家人,家破人亡,到头来官没当几天、名利没享受几天,就连本带利全赔上。中共给它们的“荣誉”只不过是邪教的催命符。

重庆副市长王立军的下场无疑就是这群酷吏未来的最终写照。他的身上曾经带了中共给的炫目光环:中国十大杰出民警、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重庆市人民卫士,又是打黑英雄、公安楷模,同时还是博导、教授。不过这些光环的背后却是无数灭绝人性的罪恶,中共给的荣誉就是对他罪恶的最好奖励。虽然他自己也知道只是中共嘴里的口香糖,但却乐意被嚼,做了一个十恶俱全的共产邪教酷吏。二十年来不仅鱼肉一方、作恶无数,还双手沾满了大法弟子的鲜血。曾经是多么的风光无限,然而转眼之间就沦为一只丧家的狗熊,名利化为乌有,生命走向散灭。

即使如此,上天用成千上万的恶报并没有警醒一些共产酷吏们的良知,依然在害人的绝路上阔步前奔,帮着中共绑架大法弟子。常言说鬼迷心窍,它们已经被中共彻底的挖掉了人心、迷住了百窍,成了邪党的末日敢死队、铁杆的中共邪教徒。历史上的报应它们不相信,现实中的恶报它们认为是偶然,在上苍如此的慈悲之下,一再的冥顽不化,努力做一只合格的“口香糖”。大概只有大难临头、或被中共吐到地狱时,它们才会后悔莫及,但是除了赢得马克思的几点笑声之外,早已忏悔无门。

老子云: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孰为此者?天地,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人乎?共产酷吏们把性命押在行将就木的中共身上,真是愚不可及,乌云怎能永远挡住青天?2012年,注定将是人间恶类的集体谢幕年,中共的灭亡已近在眼前,中共的爪牙鹰犬们,若再不悬崖勒马、将功抵罪,你们就等着上天的毁灭吧。被中共处决的文强,到美领馆只休了一天假的王立军就是对你们最后的警示。文强、王立军都为中共迫害法轮功而尽心尽力,到头来不过是免死狗烹、一枕黄粱。古今酷吏的宿命皆是如此,谁能逃脱?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