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卫方去年就预料到王立军的结局(图)

2012-02-15 18:40 作者: 蔡慎坤

手机版 正体 1个留言 打印 特大


“等冥王注定的命运一露面,那时候,没有婚歌、弦乐和舞蹈,死神终于来到了。”(看中国配图)

昨天出版的财新传媒《新世纪周刊》报道,目前已是副省级官员的王立军已移交中纪委“接受审查”,目前,重庆市政府官方网站上,王立军仍在副市长名单上。外界估计全国人大常委会即将解除其人大代表的人身保护权。

由于王立军仍为全国人大代表,根据中国法律,人大代表享有不受“逮捕或刑事审判”的人身保护权,因此,外界预估很快全国人大常委会将很快履行这一许可手续。

《新世纪周刊》详细查证并披露了王立军进入美国领馆事件前后时间点,以及北京、重庆各方获知信息的先后次序和反应,意味深长。

根据该刊报道,王立军于2月6日,即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滞留一天后离开。2月7日中午时分,成都和重庆警方接到“北京方面”的通知,才得知王已在美国领事馆一事。

2月7日晚,成都大批警员接紧急通知召回机关,一些特殊警种接到命令,前往位于城南的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门口执勤。

8日凌晨,王立军走出美国领事馆,据《新世纪周刊》称,王立军离开美国领事馆时表现“非常平静”,警方办妥手续后,将王立军带走。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事后的解释,王是自愿离开。

8日早上,王立军由中国国家安全部副部长邱进等一行人乘8点的国航班机带往北京。第二天,即2月9日,王立军被移交中纪委接受审查。

此外,2011年初,中组部考察组到重庆对空缺的副市长人选进行考察,重庆市委提名提名王立军为重庆市政府副市长人选,王被擢升为副省级官员。

5月27日,王立军获任重庆市副市长,并继续兼任重庆市公安局局长。当时,重庆官方媒体称,王立军在当地人大的副市长补选中“全票”当选。据该刊披露,实际上,投票第一轮出现了弃权票,最终经过“反复数轮投票”方才出现“全票通过”的结果。

早在去年4月,著名法学教授贺卫方曾公开致信王立军,醒目的标题就是:王局长 没有独立司法就没人是安全的,没想到,不到一年的时间,王立军就应验了贺卫方预料的结局。贺卫方公开信的结尾部分如今看来,更是令人深思。

最后,我要对重庆公安局王立军局长说几句话。2010年11月,你被西南政法大学聘为兼职博士生导师,我恰好也是母校的兼职博导(查简历,还获悉你也是北大法学院刑法研究所的研究员,足见我们的缘分不浅),所以这里不妨做些学者间的交流。虽然你只是公安局局长,但由于重庆当局将“打黑”运动作为工作的重点,你的角色就特别凸显,可谓举足轻重。对于你主导的这场雷霆万钧的运动,我颇有一些担心。一是指导思想上如果存有净化社会的观念,结果可能是危险的。人性总有某些无从改变的特性,一个健康的社会也许只能对于某些人性的弱点采取容忍的态度。况且秩序与自由有着内在的紧张,过于重视秩序,未免偏于一端,令自由受到减损。

第二,尽管我们都痛恨黑社会,也赞成以法律制裁这类犯罪行为,不过还是要看到,黑社会在重庆能够发展到你们喜欢声称的那种可怕程度,那一定是我们的“白社会”出了严重问题。例如司法不彰,企业界只好依赖法外手段保证交易安全。打黑固然必要,但治本之策却是健全政府依法行政和司法正义的相关制度。

第三,假如政府在惩罚犯罪的过程中使用非法手段,例如刑讯逼供,剥夺嫌疑人的诉讼权利,甚至让那些从事刑事案件辩护的律师提心吊胆,朝不虑夕,势必会带来严重的后患。政府用非法手段打击犯罪令人产生某种不好的感觉,那就是“以黑制黑”,强权即公理。而且,过于严厉的惩罚损害了人们的平等预期,对国家心存怨恨的已决犯亲属以及将来出狱的人们将形成一股可怕的反社会力量。多年来,很多非常恶性的犯罪的作案者都是此前“严打”中受到过于严厉打击的刑满释放者。你从事公安工作多年,对此一定有比我更多的了解。

第四,尽管在现行体制上,公安机关具有超越司法的强势,但是,你作为一个兼职法学博士生导师,我相信一定会理解,法治国家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警察权要受制于司法权;公安需要尊重司法权,要接受检察机关独立的监督和审查,要维护法院和法官的独立性。其实,尊重独立司法对于手握大权的人一样重要。文强在炙手可热的时候根本不会意识到这种独立性的价值,但一旦沦为阶下囚,他也许幡然醒悟,深刻地感受到,没有独立的司法,没有一个人是安全的。

各位同仁,我在写这封信的时候,时时会想到死亡这件事。虽然相关数据没有全部公布,不过自从“打黑”以来,文强之外,在重庆还有不少人被判处死刑。人都不免一死,由国家公权力剥夺一个人的生命毕竟是很重大的事情。在网上看到你们的城市组织市民唱“红歌”的图片,真是红旗招展,满目赤色。旗帜的颜色也是血液的颜色。“唱红”与“打黑”两者行为都以同样的颜色铺陈渲染,令人不禁产生复杂的联想。不过,无论是权倾一时者,还是屈辱偷生者,生命注定是朝向死亡的。那些死刑犯不过比活着的人早走一些时日。砍头和枪杀都会留下可怕的伤痕,不过,那却是一种无需治疗的创伤。古希腊伟大的戏剧家索福克勒斯对此看得很清楚,容我把他的诗句作为这封信的结语吧:

等冥王注定的命运一露面,

那时候,没有婚歌、弦乐和舞蹈,

死神终于来到了。

一个人最好不要出生;

一旦出生了,求其次,

是从何处来,尽快回到何处去。

等他度过了荒唐的青年时期,

什么苦难他能避免?

嫉妒、决裂、争吵、战斗、残杀接踵而来。

最后,那可恨的老年时期到了,

衰老病弱,无亲无友。

愿各位幸福,并致法治的敬礼!

2011年4月12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退党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