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的“行宫”──三亚(图)


2012/02/23/20120223104809433.jpg
中南海的“行宫”──三亚

前不久网路曝三亚天价菜宰客,由于官方无视当地宰客盛风,先后以“零投诉”、“无法举证”冷漠应对,引发社会强烈反响,微博上形成声势浩大的声讨潮。即使删帖也无法遏制。有关三亚的各种问题,知情者一一数落,连明星也加盟。最牛的,莫过于在过年的这黄金时段,连中共副部长级别也嫌小靠边站,没地方招待。外界认为三亚已经成了新权贵的天堂。有学者更是指三公消费是三亚的特色,三亚是中南海的行宫。

三亚被宰客 微博晒账单

1 月28日,新浪微博实名认证用户,北京风至飞扬房地产服务机构董事长罗迪发布微博 “三个普通菜4000引四万人共鸣”,称过年期间他朋友一家三口在三亚湾的海鲜排档点了三个普通的菜被宰将近4000元,他的朋友还目睹了该海鲜排档强买强卖的违法经营行为。这条微博很火爆,短短两天,被转发四万多次,评论近两万条。

一些去过三亚有相似经历的人也跟帖揭自己被宰经历。其中《南都》记者姜英爽披露“去年几个朋友去红沙渔排,菜要2700元,一样的遭遇,后来我赶到说找当地报社的朋友,给了他们2000元,才让我们离开。” 明星马伊璃也跟帖爆料:两个助手自己出去吃饭要了西红柿鸡蛋和墨鱼,结帐800,最后叫来当地朋友解决。海口人“打死不嫁凤凰男”也吐苦水说:在三亚一家农家乐吃了顿天价大排档,这一餐竟要1300元,这样天价还人满为患,三亚大发了……被宰的是本地人。

四川成都“睡不着的广大”的新浪博主,也称中国最没谱、最贵的是“旺季”的三亚,简直没有操作规则了。房费已经8800元一夜,然而一个早餐还要300 元+20%服务费,出租车去大东海要价是400(元),就连当地超市的物品都全面调价提升2-3倍,农夫山泉要6.5(元)一瓶!一个旅游者平均每天花费一万元左右,比出国访欧、美都贵。也引起众人围观,被转发近两万,评论近5000。

据悉目前三亚市有211家旅游饭店,2012年过年期间,三亚酒店标间平均价格为3636元/间,同比上涨6.8%。

北京的一位游客披露,幸好自己是在过年前一周去的,不过也被宰了两次,一次是在亚龙湾的“渔人码头”,两只普通小螃蟹1000块,他还建议别去潜水,其中580元有250都回扣给送你去的司机。

官方无视宰客风气 招致众怒

由于官方无视当地宰客盛风,先以“零投诉”,后一度坚称“查无实据”冷漠应付,招致众怒。三亚市工商局官员傅念国还曾在通报会上声称对恶意攻击三亚者,当局将依法追究责任。海南官方媒体《国际旅游岛商报》还以“罗迪,请你站出来”打黑标题,要求当事人出面举证,名媒体人罗昌平谴责是“公权对私权的粗暴恐吓 ”。《南方日报》官方微博也反问道:三亚媒体同行,游客被宰时你们可曾“站出来”?

正当三亚“富林渔村海鲜排档”宰客案尚未了断之际,2月1日,一名来自西北工业大学的“黑人光辉”在微博上晒出过年期间在三亚“海岛渔村”的海鲜排档消费明细,打了七折后的“七道海鲜价格高达9746元”的菜单,再度引起围观,他表示替朋友打抱不平,竟然被宰成那样了。

而这个账单上的墨鱼(又称乌贼)价格高达298元一斤,大陆媒体记者直接打电话给这家店调查发现,当晚150~160元一斤吧,而鲜活墨鱼近期广东大概90元一斤左右,冷冻的仅在15至40元之间。

对此,三亚工商回应称,下单前消费者已签字认可,是合同关系,只要是明码标价,又有消费者签字,不算宰客。三亚方面的回应,不仅激怒民意,更引起大陆舆论谴责。

对此《新京报》评论认为,《合同法》第三章第54条规定: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受损害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变更或撤销。也就是说,即便签了字,如果并非本人真实意愿,或者在欺诈胁迫之下签的字,这个合同是可以被变更或撤销的。如果消费者是受到欺诈签的字,这个签字怎么能视作不存在欺诈行为的证据呢?

有调查显示,网上近八成民众表示不会再去三亚旅游,称“被吓怕了”。日前在新浪微博发起的“拒绝被宰”话题,已有近80万条微博呼应。

三亚天价背后的玄机

笔名“赤橙红绿青蓝紫”的网友,在大陆多个网站和论坛上撰文揭露今年400名中共部长级高官携带家眷前往三亚过年蜂拥而至,一时间,将蓝天碧海的“天涯海角”变为高官享乐的天堂和官商贪腐的舞台,他认为疯狂的公款消费,又怎么可能不殃及普通游客?

文章说,据三亚凤凰机场要客通道记录显示,节日期间,这条专供部级官员使用的通道共有400余人的记录,也就是说至少有400名部级官员携家属在三亚过年。由于来的高官太多,一些平常有资格走要客通道的副部级官员也被拒绝。据悉,高官大多应邀携全家到三亚休假。节日七天,三亚旅游收入逾33亿元,较去年增长七成,其中有多少是公款消费不言而喻,一顿饭三万元,一条鱼6000元,这绝不是工薪阶层所能承受的。

陈永苗:三亚是中南海的“行宫

北京著名宪政学家陈永苗接受《新纪元》采访时表示,三亚就是一个权力经济。它就像北戴河一样,他们的经济就是靠公款消费,三公消费最能体现在三亚。对有钱人来说,把价格抬得那么高,没问题的,他还是有人会去消费的,对一个中共部级干部来说,他有上千万、上亿元,一顿饭吃个上万元也是没有问题的。其实对公费的官员来说,多一点无所谓,但这次被宰的可能是普通游客,他们被斩就觉得受不了叫起来了,还是一个三公消费的权力体制的问题。

他认为三亚根本就是中南海的行宫,也是官员们公款消费的地方,普通的人去凑热闹,也按那个规格的话,就会觉得很贵。冬天北京很冷,那些官员会飞去暖和的三亚渡假。

“小蜜傍大款” 三亚的女孩难避嫌

有意思的是三亚的天涯海角有一棵树,名字叫“小蜜傍大款”,见过的人说,缠得真紧,跟现在的社会问题还真有点相像。天津正大方圆的总经理徐燕还特意将拍的图片放在网上供大家欣赏。

北京石景山的新浪博友“熊熊两好三坏”非常委屈的披露,“来三亚之后,追我的人都以为我傍了大款,对我远没有那么好了;其实谁是大款我都不知道,我仍旧六点就爬起来上班,仅此而已;已经鲜有人问我过得好不好,即使问了,我的回答也永远是:还好。你好一点就行了。”

另外根据大陆河北石家庄的评论名人陈方披露,三亚开始申请保障性住房以来,婚姻登记处时常出现诡异现象——笑着离婚、精神病人领证、中风患者来领证……这样的一种保障房申请“乱象”是高房价异化社会关系的新例证。高房价扭曲了人的心灵,问几个朋友若有机会是否会傍大款,无论男女他们都不会斩钉截铁否定,而是犹疑着说顺其自然。我常常为此幻灭 。

有评论说,权贵一餐饭,百姓三年粮。当中共的部长高官在风光明媚的三亚享受椰树海风、沙滩阳光时,多少农民工正挤在沙丁鱼车厢里,或因一票难求而圆不了回家梦。老百姓衣食住行没有安全保障,但部长大人却享有名目繁多的特权特供,吃有特供食品,车有专车,机有专机,连出入机场都可走“要客通道”。他们更像候鸟一样,夏天飞北戴河避暑,冬天飞三亚过年,天上人间,让百姓情何以堪。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