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火:“两会”的娱众效应(组图)

2012-03-13 13:10 作者: 野火

手机版 正体 6个留言 打印 特大


“被代表”“两会”,从来都是如此“忽悠”公众的。——全体一致热烈鼓掌(看中国配图)

事实上,年复一年建立在没有什么民意基础上的“被代表”“两会”,从来都是如此“忽悠”公众的。然而,类似这样浪费智力资源也挥霍纳税人血汗钱的各种“文山会海”,一直以来非但屡禁不绝,而且越开越旺。而北京的“两会”,对于粉饰中国这个庞大专制机器外在形象和假民主的招牌式媚笑,却不仅可以给统治者,也能给日益觉醒的围观者带来一种政治催眠术似的娱众化效应。

前些天,一年一度的“两会”在北京戒备森严的夸张警戒中鸣锣开场。如果是一点也不了解国情的老外,可能还以为是中国也有“格莱美”或“奥斯卡”之类的盛典吧。姑且相信“两会”的初衷或许有让代表们达到“参政议政”的目的,但如今的“两会”已在众多从来不关注社会民生的艺人、富豪和政客的扎堆炫富下,越来越折腾成为名媛交际的社交场、海外银行大客户会和欧美同学家长会了。

可以肯定的是,在绝大多数中国老百姓心目中,“两会”是无足轻重的娱乐化盛典。这点可从老百姓对“两会”的了解中一管窥豹。据网民调查显示,至少50%的人搞不清楚“两会”具体是哪两个会;至少60%的人不清楚“两会”分别是干嘛的;至少80%的人不知道“两会”到底多久才开一次;至少90%的人不知道那个“代表”的资格是怎么整出来的。


全体一致举手赞成的大会(看中国配图)

“两会”上的代表提案,常常被执政当局作为国家民主的脸面加以粉饰。但实际上一个尚且有益的代表提案,如果走正规程序,是要被当作皮球在多如牛毛的各个部门之间踢来踢去的。最终大部分提案都成了不了了之的悬案。本来每年一度才能呈交提案的制度,就是极不民主的形式。以美国为例,一个或部分议员如要总统的决定表示异议,他可以在一年之中的任何时候,通过参、众两院的平台发表反对意见,而无需像中国这样,使代表们只能集中几天时间拼凑提案。总统班子常常会在第一时间就针对某位议员的意见发表看法,以思考是否可以采纳。这便是民主制度的及时“纠错功能”。而在中国,“两会”代表们大部分时间是必须用来聆听领导讲话的。即便是分组讨论,也是以领导的重要讲话为基调,一般不会出现敢于冒犯领导的反对意见。所以,中国的“两会”,年年无一例外都是“和谐”的大会,“胜利的大会”,全体一致举手赞成的大会。而美国则就正好相反。前总统克林顿执政时期,曾一度抱怨自己的决定总是遭到很多国会议员的反对。他曾带着调侃但不无气恼地这样讽刺那些喜欢投反对票的议员:“国会对我的决定最常使用的表决就是‘NO、NO、NO……’”,但国会议员很快也对总统反唇相讥地还以颜色:“那我们以后对总统的提议就直接说Yes、Yes、Yes……好了!”表面上看起来,上下两者之间的确不“和谐”,但这恰恰反映了民主制度是制衡权力膨胀的苦口良药。

而我们这个国家的“两会”代表,都是如申纪兰老太太那样呆若木鸡、永远只会投赞成票的人大代表。申纪兰从她1954年首次参加第一届全国人代会,直到今年出席第十一届全国人代会为止,这半个世纪以来,她从来没有投过一次反对票。她大跃进她赞成,人民公社她赞成,文革她赞成,林彪上台她赞成,林彪垮台她也赞成,批林批孔她赞成,打到刘少奇她赞成,斗争邓小平她赞成,否定文革她赞成,平反刘少奇她赞成……无论台上的人物如何更迭变幻,政治口号如何变幻,她都始终赞成,绝不反对,也从不弃权!似乎她只要还有一口气,就会不放弃举手赞成。这真是一个不论是非、对错、善恶、真假、美丑,即使罪恶滔滔都一律举手赞成和拥护的“肉体表决机器”。

当有位记者采访申纪兰老太时,这位年逾80岁的老人仍然激动而自豪地宣称,“我非常拥护共产党。当代表就是要我听党的话。”但我们同时也不该忘记,从未投过反对票的申纪兰,在许多已被历史证明充满罪孽的政治事件中,成了不自觉的权力帮凶和忠实拥趸。纵观历届两会,申纪兰只是这个一党独大的“两会”代表标本,而历届那些和她一样的群氓应声式代表,又何尝不是一个个年龄不同、性别不同的申纪兰呢?

更有意思的是,即使是在这样机会难得的“两会”上,许多所谓的代表提案也丝毫显现不出一个公民的责任感,以及对自己和他人的权利和人格尊重。随意列举一下今年这次两会代表的雷人提案,你可能就会大致清楚这些代表的思维有多么新奇了:

——“给在家做家务的妇女发工资。”

——“建议引进外国人加入公务员队伍。”

——“建议允许妇女买淫。”

——“生二胎指标可转赠。”

——“允许警察向刁民开枪。”

——“让企业老板享受局级干部待遇。”

——“用高房价控制人口素质。”

——“让农民工开垦边疆。”

——“西安机场更名为‘秦始皇机场’”。

——“建议树和谐女神像”

……

还有一位在海南当省长的提案是,建议以后将“扫黄打黑”改为“扫淫打黑”,他的理由是炎黄子孙的黄字有尊称的含义,故而不宜将黄色作为色情代名词。难怪民间早有“到海南才知身体不行”,大概这位省长连脑子也不行了。也许只有这些不用脑子思考的两会代表们,才会突发奇想地弄出这些无关紧要的弱智提案来。

更为诡异的变化还有,现在的“两会”代表中还有不少人是已入外籍的艺人。如混迹好莱坞的陈冲,“海外军团”的郎平,还有蒋雯丽、张国立、王姬、殷秀梅、陈鲁豫、张瑜、邬君梅,刘亦菲、顾长卫以及邓质方等人都有美国护照。这样的名单也许还可以列很长。既然连中国人都不想做了,何来资格做中国人的代表?难道还要你以外籍身份给“两会”领导施加影响不成?

总之,在代表成员构成上,凡有资格被送入这架表决机器的人,几乎都是非富则贵的官商、名媛或直接就是带“长”字的官老爷。据《中国经济周刊》的信息归纳出,截至上月月底,在2987名身为全国人大代表和2267名全国政协委员中,一共有111名人大代表和45名政协委员都拥有傲人的市值持股。据网上估算的粗略结果,2011年,70名最富有中国人大代表的净资产,总计达到898亿美元之巨;而同期,包括美国行政、立法、司法三大政府部门660名高官的净资产,合计为75亿美元。换言之,仅中国70名富豪人大代表的资产就达美国全部高官资产的12倍之多。

一个集聚了既得利益阶层精英的所谓“两会”,怎么可能设身处地地为平头百姓的切身利益鼓与呼?但权贵们的盛会还在照开,歌也将照唱,一如网友用辛辣的排比式顺口溜道出的秘密:“上午交流会,你忽悠我,我忽悠你;中午迎宾会,你灌醉我,我灌醉你;下午表彰会,你吹捧我, 我吹捧你;晚上联欢会,你搂着我,我搂着你……人多的会议不重要,重要的会议人不多;研究小事开大会,研究大事开小会;开会的人基本不干事,干事的人基本不开会。”

事实上,年复一年建立在没有什么民意基础上的“被代表”“两会”,从来都是如此“忽悠”公众的。然而,类似这样浪费智力资源也挥霍纳税人血汗钱的各种“文山会海”,一直以来非但屡禁不绝,而且越开越旺。而北京的“两会”,对于粉饰中国这个庞大专制机器外在形象和假民主的招牌式媚笑,却不仅可以给统治者,也能给日益觉醒的围观者带来一种政治催眠术似的娱众化效应。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