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贺卫方等被辱骂看中国“公知”困境(图)

2012-04-09 13:40 作者: 李悔之

手机版 正体 4个留言 打印 特大


一位金陵科技学院“博士副教授”、新浪微博呢称叫“清流_清议”丑化“公知”的漫画

近年来,以网络为代表的媒体不断出现唱衰、抹黑“公知”的声音。这种声音有些复杂:有骂“公知”奴颜媚骨崇洋媚外,是汉奸、卖国贼、带路党的的;有骂“公知”品质低下、道德败坏的;也有骂“公知”虚伪投机、小骂大帮忙的……然而,在“右派”(中国语境中约定俗成下的“右派”)网民中,像下面如此激烈的、近乎仇恨式的辱骂“公知”言论,笔者却是第一次看见——

4月初,有几位青年在广州天河区举牌,要求官员公布个人财产。次日,这几人离奇失踪。不久,有人在新浪微博上发帖寻人启事。后来,有人怪国内“公知”们无人响应此帖,激愤之下便发言讥讽辱骂。现将一条主帖中的几条跟帖刊出(原帖复制,错别字不改):

微博里的这些公知大V们啊,你们不是天天在微博上呼吁政改的吗,这下可好了,广州有几个不明真相小青年就因为听信了你们的网上言论,并上街呼吁改革,现在被抓了。现在你们开心了吧,你们这些始作俑者把人家给害惨呀,害了别人后还自己装死、装作没听见、没看见

“肖勇、几个小青年本来就比蠢猪公知比如笑蜀、何兵、贺卫方聪明勇敢,他们不过是以行动来践履自己的理念,表达自己的声音,何来蛊惑?公鸡们的可恶,在于说谎,兜售虚假愿景,使更多的人不愿、没想到像肖勇们那么有勇气献出自己的肉身。”

“如今的所谓公知,搁在腊肉时代就是tmd郭沫若、姚文元、余秋雨这样的货色,勇敢行动的小年轻林×、张×新、遇×克难道需要他们来启蒙和鼓励,恰恰相反,时移世易,曾经的小年轻成了当代公知蛆们寄生膜拜的腐肉,他们躲在永远年轻的林、张、遇的羽翼下苟且偷生,是龙种生下的。”

“公知们的第二重虚伪、无良,就在于当真的有民众以更激烈更令人信服的方式推动他们的坐而论道纸上谈兵时,却畏如蛇蝎,漠视,假装不知道,甚至恨不能与之切割,由此可知,他们完全没有思想的真诚性,是一群tmd骗子。”

看了上述几条帖子,心情便有几分沉重:上述言论,已远远超出了批评的范畴……这里,我很想引用温家宝总理的一句话:“我对社会感到有些忧虑。”

本来,在多元社会中,任何声音的出现,任何人被批评,都是正常的。然而当今中国,有些媒体和人士动辄站在“爱国”的道德制高点上,无须论证、无须理由地将一顶顶大帽子扣向“公知”,把“公知”变成跟当年“臭老九”、“汉奸”、“四类分子”一类的贬义词,肆意嘲笑之,蔑弃之,仇视之……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有一些经常在公共场合针对社会和公共事务发言的文人,也站在“爱国”的道德制高点上朝“公知”指指戳戳,将一个个脏词和大帽子扣到对手头上,他们忘记了自己也是一位如假包换的“公知”!下面,是一位自我简介“副教授、博士”、新浪微博呢称叫“清流_清议”的人发的一条帖子,帖子上面还画上于建嵘头像的漫画:

〔公知,公知,公知你呀〕公知公知真美丽,民主人权花外衣,民主以后杀全家,要比虚伪我第一;公知公知真美丽,公益活动花外衣,表面助人杂私货,要比无耻我第一;公知公知真美丽,学者专家花外衣,造谣传谣没常识,要比无知我第一;公知公知真美丽,爱国爱民花外衣,一心只为反政府,带路卖国我第一。(原帖复制)

更令人遗憾的是:近年间,有不少“右派”网民也经常讥讽“公知”,甚至恶言相向。这些网民之所以讥讽、斥骂“公知”,原因固然是多方面的。但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他们曾把一些著名的“公知”视作“民族脊梁”,并寄予太高期望。有些人的潜意识中,甚至把这些“公知”视作民主领袖或革命导师一类的角色。所以每有大事发生,他们总是第一时间聆听这些著名“公知”的声音,观察其动态……然而现实却是:“公知”们的言行,往往与人们的期盼相差太远。越是有影响力的“公知”,与人们的期盼就越脱节。这样一来就成了:“寄望越高,失望越大”,从冷嘲热讽到恶言相向也就成了必然。

话到这里,感到有必要对“公知”的定义进行一番界定:所谓“公知”,这些年陆续选评“华人百大公共知识分子”的一个中文网站是这样定义的:“关心并为公共利益说话、以及以行动推动公共利益改善的知识分子”。我个人的定义呢?就更加中国特色一些:所谓“公共知识分子”,就是“或经常在公共领域对政府的政策、错误提出意见和批评;或经常在公共领域抨击社会不公、为弱势群体鸣不平;或用言论、行动推动公民社会建设,维护或改善公共利益的知识分子”。

之所以要对“公知”的定义进行一番界定,目的如下:

一、推动中国社会进步,靠整体公民的觉醒和努力。不要对任何人寄望过高。就“公知”们而言,在现实国情和语境下,他们能坚持发出自己声音已委实不易。况且,越是知名度高的“公知”,言论尺度就更须审慎把握,否则就极容易成为烈士。就被辱骂的笑蜀、贺卫方而言,因为坚守知识分子的良知和价值观,各自付出了不轻的代价:笑蜀在未过五十的情况下“被内退”;贺卫方先是高薪受聘浙江大学被阻,后又“被支教”于新疆石河子市……两人付出的代价不谓不重。然而,却仍然免不了被讥笑和漫骂。尤其是笑蜀先生,是近年受“右派”网民漫骂最多的“公知”。所以,多一分体谅,多一分包容就显得十分重要。

二、是否为反对而反对,是否为公共利益而发声,是否为弱势群体而代言,才是检验“公知”的基本准则。道德高尚与否,意见的对错,并非成为“公知”的前提条件。如果一个人的道德修养非要到了“内圣外王”境地,所提意见必须永远正确才有资格做“公知”,那么,将没有人敢做“公知”。这个国家将永远不会有“公知”。这个国度也必将永远不可能建立良序、自治、自律的公民社会。

三、“公知”并非“正确路线”代表。他们的观点有时可能是正确的,有时可能是错误的。对了,无须赞扬;错了,可以严厉批评。糊涂之下痛斥“汉奸”、“卖国贼”、“带路党”可以谅解,激愤之下痛骂“虚伪卑鄙投机无耻”在所难免……然而,如果象有些媒体和人士那样,把抹黑“公知”、唱衰公知当成一项特殊任务和特殊目的来完成,众人也不分青红皂白一哄而上,把“公知”当成昔日的“臭老九”来痛打,则绝非民族和国家之福。

四、“公知”是利用业余时间在公共场合发言或在公开领域活动的普通人,而非“革命领袖”。时间和诸种因素制约,使他们不可能对网民们的呼吁或诉求一一回应。更不可能对大小问题和事件都有所表态。所以,多一分理解就显得十分重要。

近年中国唱衰、抹黑“公知”的现象,既有“政治任务”的微妙原因,也有非此即彼、非黑即白、非好即坏、非友即敌的二元对立思维作怪。如果再不彻底反思、摒弃这种极端思维和方法论,一言不合便恶言相向,推动社会和民主进步,建构公民社会的理想将遥遥无期。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