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思想引导下 无处不在的“敌情”

2012-05-09 13:40 作者: 老绥远韩氏

手机版 正体 2个留言 打印 特大

文革时期,阶级敌人越抓越多,阶级敌对的情绪越来越严重。伟大领袖说:阶级斗争要年年讲、月月讲、天天讲,一刻也不能放松。因为阶级敌人人还在,心不死,时时刻刻想变天。于是,人们阶级斗争的这根弦绷得越来越紧,都快要绷断了。风声鹤唳,草木皆兵,一些人天天在寻找阶级斗争的新动向,用放大镜到处搜寻阶级斗争的蛛丝马迹,用鼻子在到处嗅闻阶级斗争的血腥,没有敌情,人为地也要生造、妄想出来,于是,光怪陆离的事情一时层出不穷,使得人们惊恐万状:

1、公元1967年的夏天,呼和浩特市的街头巷尾流传着一种谣言:贰元票子的图案里隐藏着一个反动人物的头像。

这还了得!于是,满城的人都紧张起来,纷纷打开钱包,寻出贰元的票子,在阳光下照来照去,人人都是一副神经兮兮的诡秘样子。有人说:“啊呀!好像哦!”也有人说:“我怎么就看不出来呢?”于是人们在反复查看那张贰元票子时,总是充满了一种发现的亢奋以及莫名的恐惧。

一天我也拿了一张贰元的票子回家让妈妈和妹妹看,妈妈说不像,妹妹说很像。于是我也被弄得更加玄妙。我想,如果贰元的人民币果真在图案中隐匿了一个反动内容,那张票子岂不成了一张反动钞票么?然而这么大的一件事,居然全国上下都没有发觉,唯独让呼和浩特的革命群众率先发现了,可见内蒙古革命群众的政治觉悟与警惕性之高。

但是,关于贰元纸币图案之事终究只是一桩糊涂案,就像天上的云,你说像什么便像什么,大家把那张票子照过来照过去,终究没有结局。

2、贰元票子的事过去不久,又有人开始谣传:大青山牌的香烟盒图案中藏了一个“反”字。于是,全市又开始为一张烟盒纸而紧张兴奋起来。大家马上动手搜罗“大青山”烟盒子,把它拆开来,铺在桌子上反复地看,左看右看,有人越看越兴奋:啊呀!真是像呢!已经自认为看出门道来的人身上冷一阵热一阵,难以言表。

那些天,到处都能看见人们拿着烟盒,对着天空仔细地研究,我也在家中偷偷拿出放大镜,细细地对着烟盒看,可忙乎了半天,依然什么都没有看到。这件事一时间弄得全城沸沸扬扬,吓得副食店都不敢再卖大青山牌香烟了。

过了不久,听舅舅说山西生产的一种普通香烟也被发现了问题,它的问题也是由于烟盒上的图案,据说,在那烟盒的图案上的某个部位藏着一条反动标语,上面写的是“地主万岁”。这样的反动口号在当时是很恐怖的。

3、烟盒的风波总算是过去了,不久又听说《毛主席去安源》的画中也隐匿了一个反动内容,那内容大家不敢说,只说那内容就在画右下方的色彩线条的明暗之中,约略可见。于是大家又忙乱了一阵,纷纷找了那画翻过来覆过去地看,越看越痴迷,眼睛都看花了。有不少人都说看见了,但我却始终没有看明白,也许是由于我对色彩的敏感度不高吧。

4、不久,又听说呼和浩特街头有工人纠察队抓了不少“现行反革命”和“牛鬼蛇神”,这些纠察队员辨认“牛鬼蛇神”和“反革命”的方法相当简单,他们拦下行人,让他们脱下鞋,仔细查看其鞋底的纹路,有些人的鞋底纹路上会有类似于“工”“共”这样的字形或者某些让人联想到政治标志的纹路,这些人就倒霉了,被抓去游街。这让所有的人都感到恐慌,一双鞋经家里所有的人共同确定没有问题才敢穿。那些天,几乎家家户户晚饭后都在电灯底下查看鞋底子。父亲单位的人上班时间也都把自己的鞋脱下来,相互仔细检查,生怕会带来厄运。

那时,听从北京出差回来的人说,在北京,好端端一双塑料凉鞋,有人能从鞋底读出“介石过海”的字样,使人听得咂舌。但不久,呼市塑料厂生产的塑料凉鞋,也被人发现鞋底的纹路是个“毛”字,“呼市塑料厂”简直成了对伟大领袖充满仇视的反革命集团。后来“呼市塑料厂”终于倒闭了,不过倒闭是由于改制,与此事无关。

5、几乎与此同时,从北京又传来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北京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1964届毕业生李泽浩的作品《你追我赶》,隐藏有“反动”内容。这幅油画我曾经在《中国青年》杂志的封底(彩页)上看到过。此画以明净的天空和正在收割的金黄色的田野作为背景,把前景上一群“社会主义青年人”的矫健身姿衬托得更为鲜明。金色阳光的描绘,加强了整幅画面热烈、明快的气氛。前景上那一片在和风中起伏摇动的芦花,不仅在构图上起了掩映衬托的作用,而且和奔驰着的人群一起,构成了一个向前突进的态势。作者以素朴的油画写实技法,塑造了一批朝气蓬勃、满怀希望的青年劳动者形象。

在文革正开展的如火如荼时,有“阶级斗争观念强”的读者给《中国青年》杂志打电话并来信,指责此画那些横七竖八的芦苇里实际藏有“蒋介石万岁”的“反动标语”!一时间人们议论纷纷,沸沸扬扬。传言越来越广,人们的“政治敏感”越来越强。于是有人顺看有人倒看,有人左看有人右看,甚至有人从背面对着阳光灯光看,越看“反动”越多:有人发现了“反共”“以血还血”等“反标”;有人提出芦苇倒向画面左侧是“西风压倒东风”,恶毒攻击伟大领袖毛主席关于国际形势是“东风压倒西风”的英明论断;有人提出画面中心有五个人物,四个人挑着稻谷挡着裤子,只有一个人是显出裤子的全身,作者用意是说“五个人穿一条裤子”,和赫鲁晓夫攻击我国一唱一和,是一个腔调;由于印刷品画面较小,有人误把稻田远处弯腰收割水稻的红衣女青年和远处大道上拉车的红马看成倒了的红旗,于是指责作者暗喻“三面红旗倒了两面”;作者的名字也是反动透顶,李是“离”,泽指“毛泽东”,浩是“好”,连起来就是“离开毛泽东好”,寓意背叛毛泽东思想。

由于事关重大,团中央曾协同公安部、美协党组认真调查,结论是此画并无政治问题。但由于结论下的不及时,中国美协的画家们已有不少死于非命了。

从此以后,人们几乎对所有的印刷品都过敏起来,对到手的任何一件印刷品都不放过。阅读、审视、细究印刷品已成为一种下意识的动作。不管是宣传画、邮票,只要一拿到手,便要对着阳光左照右照。

据说那时全国各地的“革命群众”都从香烟盒、包装纸、报纸杂志的装饰花纹、鞋底纹……中发现过“反标”。

现在看来,过去那种人群的心理和行为都属于一种病态人格。要轮到现在,只怕都需要集体接受心理医生治疗了。然而,没有人再记得过去。时光之水洗却了那个时代的病根。不信,你去看看阳光下来来往往的人群,似乎个个健康并充满自信。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